老外为何偏爱中国女子

摘要:要回答这两个疑问,不是件容易的事。我只好找出亲耳听过的西方男人对他们所爱的东方女子的赞美语,把它们整理一番,把主线找出来,也算是个答案吧。

在今天这个“地球村化”的时代,西方男子娶东方女性为妻已是相当普遍的现象。在欧洲街头,看到一个高高大大的西方男子挽着一个比他矮一个头、短半个肩膀的娇小东方女子,已不新鲜。

摘要:真正的差别在于,东方女子的“虐待”常常是一种生活中的调情,其中,撒娇任性的成分多一些,西方女子的“虐待”是性活动中的一部分,旨在取悦和增强快感体验。

在今天这个地球村化的时代,西方男子娶东方女性为妻已是相当普遍的现象。在欧洲街头,看到一个高高大大的西方男子挽着一个比他矮一个头、短半个肩膀的娇小东方女子,已不新鲜。这些东方女子来自中国、泰国、菲律宾、日本、越南这些现象使许多人的脑子里浮起一个问号:为什么有那么多的西方男人喜欢东方女性?如果这些嫁给西方男人的东方女子都是出落得天仙似的,那最简单直接的答案当然是:因为这个女孩子漂亮。可是,奇怪的是,在这些女子中,真正称得上美的(当然是按照大多数人的水准来评判)占少数。不但如此,往往女子的相貌还让旁观者大为失望,令人大惑不解地猜度:好看的东方女孩多的是,干吗他偏爱上个那么丑的?

这些东方女子来自中国、泰国、菲律宾、日本、越南……这些现象使许多人的脑子里浮起一个问号:“为什么有那么多的西方男人喜欢东方女性?”

有哪个男人在热恋期没有被自己的女人折磨过呢?掐、拧、捏、咬哪一样没有试过呢?女人是否真的会从折磨男人的肉体中获得快感呢?

要回答这两个疑问,不是件容易的事。我只好找出亲耳听过的西方男人对他们所爱的东方女子的赞美语,把它们整理一番,把主线找出来,也算是个答案吧。
我找到的答案是:那些西方男士在他们所爱的东方女子身上,找到了一种他们在现代西方女性那里得不到的东西,一种很可贵的东西。
这种可贵的东西并不是三言两语可以说清的;它是一种无形无体、有因果关联的心理满足。换言之,那些东方女性能在无形中满足西方男人内心深处渴望被女人欣赏、被女人需要的心理欲望。

如果这些嫁给西方男人的东方女子都是出落得天仙似的,那最简单直接的答案当然是:“因为这个女孩子漂亮。”可是,奇怪的是,在这些女子中,真正称得上美的(当然是按照大多数人的水准来评判)占少数。

Q:心理学的虐待是一种什么概念?
A:任何虐待都不是单方面的身体侵害,还需伴随精神的歧视。本文涉及的内容都不属于虐待的范畴。
Q:女人这种喜欢掐人咬人的现象算是一种虐待心理?
A:还不如说是一种爱和快乐到了极致的投情,当然也不排除有潜在的占有欲和攻击欲。
Q:这种虐待心理在女人中很普遍吗?
A:被爱过的男人和身体上留下对方的牙印和掐痕几乎为百分百,如果你是个例外,有理由怀疑你是否被人真正的爱过。统计表明,一半以上的女子精于此道乐此不疲。
Q:东方女人的虐待倾向比起西方女人是否轻一些?
A:真正的差别在于,东方女子的虐待常常是一种生活中的调情,其中,撒娇任性的成分多一些,西方女子的虐待是性活动中的一部分,旨在取悦和增强快感体验。
Q:喜欢施虐的女人是否也喜欢受虐?如果我也掐她她会觉得伤心吗?
A:理论上说有施虐倾向的人也潜藏着受虐倾向,可以发展出受虐的快感来。但问题是如果你在施虐时没有快感,彼此的强化就会适可而止。
Q:女人掐人是否是内心对男人不满意的一种变向发泄?
A:在某些情况下,不排除有这种假戏真做的时候,当然是一种爱恨交加。女性在赌气的时候,掐你意味着消气,意味着关系有了转圜。
Q:喜欢掐人的女人是否内心很专制,对男人的占有欲很强?
A:我个人以为这是两码事,真正的专制是一种独裁,而爱情是需要彼此的占有,君子般的隐忍和温情只能是一种兄妹之情,而非男女之爱。

不但如此,往往女子的相貌还让旁观者大为失望,令人大惑不解地猜度:“好看的东方女孩多的是,干吗他偏爱上个那么丑的?”

要回答这两个疑问,不是件容易的事。我只好找出亲耳听过的西方男人对他们所爱的东方女子的赞美语,把它们整理一番,把主线找出来,也算是个答案吧。

我找到的答案是:那些西方男士在他们所爱的东方女子身上,找到了一种他们在现代西方女性那里得不到的东西,一种很可贵的东西。

这种可贵的东西并不是三言两语可以说清的;它是一种无形无体、有因果关联的心理满足。换言之,那些东方女性能在无形中满足西方男人内心深处渴望被女人欣赏、被女人需要的心理欲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