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d=”hi-84050″>感冒风寒总括

幼时气血末充,肌肤柔脆,风寒所触,痞气入于腠理,荣卫受病,轻者为受寒,易痊,重者为伤寒,难治,又有夹食夹热夹惊等证或宜疏散,或宜和平解决,临证时细为观看比赛焉。

发烧夹热

孩提肌肤最柔脆,偶触风寒病荣卫,轻为受寒病易痊,重为伤寒证难退,夹食夹热或夹惊,疏散和平解决宜体会。

头疼夹食

[注]

小时候脏腑,平时素禀有热,今复失落风寒,风热相搏,则火邪愈盛。故目击面赤唇焦,口鼻干燥,憎寒壮热,口渴饮冷,心神烦躁,谵语猖狂,二便多艰。治宜散其风寒,更宜兼泻其热,先宜用双解通圣汤两解之。若服用后汗出便利,病须少减,热犹不退者,治宜祛痰为主,用凉膈散合绥化散煎服,则表里清而恢复健康矣。

宜杏苏饮解散外邪,同金沸草散开通逆气,此疏风解痉,若从容也。

胃疼夹惊

幼时喉咙痛风邪未解,复为惊异所触。故见心惊胆怯,睡卧不安,身热烦躁,气色青赤之证。先以传授散疏散之,复与凉惊丸清镇之。如病虽退,尚觉心惊不寐者,再以柴草温胆汤之剂和解之,则宁神定志,其效如仙矣。

小儿伤寒,乃荣分表感寒邪也。其证发热无汗而恶寒,发烧身痛,其脉浮紧,呕逆烦渴,此病邪盛欲传经也。初用九味羌活汤,如热盛者,以双解通圣汤治之。服此药后,已汗下不解,而邪传经者,用柴葛解肌汤;兼里证者,用大柴草汤,以开胃通里煎服。

小时候气血未充,肌肤最是柔脆。偶触风寒,则痞气入于腠理,其病在荣卫。轻者为受寒,而病易痊。重者为伤寒,而证难退。或有夹食夹热,或夹惊之辨,或宜疏散,或宜和平解决,临证之时,宜体会焉。

卫主皮毛,内合于肺,肺体会邪风,故令肢体发热,憎寒,胃痛痛,有汗嚏涕,其脉浮缓,鼻塞身重,脑瓜疼不只有。

小儿平常餐饮不节,内伤停滞,外复心得寒风。其证发热憎寒,胃痛疼,恶食嗳臭,吐出酸物,便闭尿涩,腹热膨胀。热盛者,用双解通圣汤两解之。内无热者,用藿香正气饮和解之。表邪已解,然后调理其脾,用平胃散钻探而行。

伤寒

总括

伤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