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d=”hi-99407″>4.太阳与阳明合病麻黄汤证

《伤寒论》原文∶太阳与阳明合病,喘而胸满者不可下,宜麻黄汤主之。

太阳与阳明合病,喘而胸满者,不可下,宜麻黄汤。

太阳与阳明合病,是太阳表证未罢,而又兼阳明之热也。其喘者风寒由皮毛袭肺也。其胸满者胸中大气因营卫闭塞,不能宣通而生
胀也。其言不可下者,因阳明仍连太阳,下之则成结胸,且其胸本发满,成结胸尤易,矧其阳明之热,仅在于经,亦断无可下之理,故谆谆以不可下示戒也。仍治以麻黄汤,是开其太阳而使阳明初生之热随汗而解也。

本条论太阳阳明合病,喘而胸满的证治。

证兼阳明,而仍用麻黄汤主治,在古人禀赋敦浓,淡泊寡欲,服之可以有效。今人则禀赋薄弱,嗜好日多,强半阴亏,若遇此等证时,宜以薄荷代方中桂枝。若其热稍剧,而大便实者,又宜酌加生石膏数钱,方能有效。

合病是两经或两经以上证候同时出现。合病治法,当根据复杂证候,突出重点所在,而为之施治。

从本条【太阳与阳明合病】及【不可下】,可知属太阳伤寒与阳明同时发病。本条明确揭示“喘而胸满”,而对阳明病则戒之以“不可下”说明病证以太阳伤寒为主,阳明病次之。

肺主宣降,肺气上逆则喘,肺气壅滞则胸满,皆因风寒袭表,不惟皮毛受邪,且内合于肺使然。

病之重心既然在表,自可所无汗而喘,主用麻黄汤以发汗解表。

要知喘而胸满,与阳明腹满而喘有别,即使是表里同病,今以伤寒表实证为主,治法自应先表后里,而不可早下。

【宜麻黄汤】,是说宜从麻黄汤解表之法,而具体运用,仍需视病情实际,而灵活变通。

本证虽偏重太阳,但毕竟涉及阳明,故不可拘泥其方,而不加斟酌。

论中凡日”宜“、”与“、”可与“某方者,均含此意,当审之辨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