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d=”hi-104645″>泄泻

高湿热内聚.腹痛.下痢初起.当分消兼清里邪.

因长夏湿热。食物失调。所谓湿多成五泄也。先用胃苓汤分利阴阳。
胃苓汤去甘草。

张肝水肆横.腹痛脉弦.宜当疏泄.

青皮 煨木香 淡黄芩 炒浓朴 川连 南楂炭 槟榔

长夏湿胜为泻。腹鸣溺少。腑阳不司分利。先宜导湿和中。胃苓汤。

青皮 煨木香 生谷芽 炒浓朴 广皮 炮姜炭 南山楂


向年阴分伤及阳位。每有腹满便溏。长夏入秋。常有滞下。此中焦气分积弱。水谷之气易于聚湿。或口鼻触入秽邪。遂令脾胃不和。是夏秋调摄最宜加意。拟夏秋应用方备采。天暖气蒸。南方最有中痧痞胀诸恙。未受病前。心怀疑虑。即饮芳香正气之属。毋令邪入为第一义。

殷腹痛.下痢无度.渴烦肛坠.议用分消.兼佐升提.

藿香梗 白蔻仁 橘红 桔梗 杏仁 郁金 降香
浓朴夏至后。热胜湿蒸。气伤神倦。用东垣益气汤。若汗退场门渴。兼生脉散敛液。

陆腹痛数日.始由跌仆惊恐而得.经旨谓惊则气乱.恐则气下.其气漫无所归.斯痛全在于气.今若是危笃者.误投下蛔.五味扰动厥阴肝络.以致胃伤废食.饮食不思.关脉迟缓.按之痛止.抚摩稍适.色现黑滞.倘加呕逆.乃为顺候.今因戊土残惫.难以立方.勉拟戊己成法.望其百中一幸.戊己汤去参.加半曲、谷芽.

青皮 炒白芍 煨升麻 炒浓朴 炙草 醋炒柴胡 南楂炭 广皮


秋暑秽浊。气从吸入。寒热如疟。上咳痰。下洞泄。三焦蔓延。小水短赤。议芳香辟秽。分利渗湿。

焦白术 炒焦半曲 谷芽 炙草 广皮 茯苓 生白芍


下痢纯血.气陷肛坠.昨用升举.原得小安.未能全退.想在里湿热未清.再当酸苦泄热.

藿香 浓朴 广皮 茯苓块 甘草 猪苓泽泻 木瓜 滑石 檀香汁

小川连 炒焦白芍 炒当归 北蓁皮 炙甘草 石莲肉 炒黄柏 乌梅肉□


进药稍缓。所言秽浊。非臆说矣。其阴茎囊肿。是湿热甚而下坠入腑。与方书茎款症有间。

戴寒客于胃.腑阳不宣.腹痛脉弦.少食.然六腑属阳.以通为用.古人谓痛则不通耳.

陈湿热内聚.腹痛下痢.恶心眩晕.痞闷不饥.此属高年肝阴久亏.肝阳乘阳明上胃.最有身热之虞.拟苦辛宣通.佐以和阴.

议河间法。

生益智 炒焦神曲 焦谷芽 南山楂 广皮 块茯苓制浓朴

淡黄芩 制半夏 藿香叶 川连 枳实 飞滑石 生白芍 淡干姜

浓朴 杏仁 滑石 寒水石 石膏 猪苓 泽泻 丝瓜叶


阴疟久伤成损。俯不能卧。脊强。脉垂。足跗浮肿。乃督脉不用。渐至伛偻废疾。近日暑湿内侵泄泻。先宜分利和中。

陆昨用戊己甘缓.痛势略减.饮食稍进.幸之机也.但痛来汗泄.由惊则伤心.致心伤金.是脏气之伤.前以蛔下.腑阳未复.兹当培土泄肝.以扶其正.

钱暑湿内伏.下痢腹痛.拟分消主之.

浓朴 藿香 广皮 茯苓 泽泻 木瓜 炒扁豆 炒楂肉 炒砂仁

桂枝木 炒焦乌梅肉 煨木香 川楝子土炒白芍 淡黄芩 延胡 茯苓

青皮 煨木香 藿香叶 炒浓朴 炒广皮 六一散 南楂炭 淡黄芩

气短少续为虚。近日腹中不和。泄泻暑伤。先以清暑和脾。预防滞下。

浓朴 广皮 炙草 茯苓 泽泻 炒扁豆 麦芽 木瓜 炒楂肉 砂仁

朱腹痛呕逆.惊骇而起.例进辛香.其病可愈.

冯赤痢月余.近日无度.因始病未经清理.致温热变迁.酿成厥阴下痢.今已身热腹痛.后重里急.胸痞不食.呕恶频加.腑气欲绝之验.昔贤虽有通涩二法.凭症难施.参仲景厥阴下痢篇.勉拟连芍苦辛之属.假其降火制肝之义.使其木得条达.则土自敦阜.俾得安谷.再商治痢.

香砂异功散。

延胡 郁金 青木香 金铃子 制半夏 炒小茴 青皮 橘核

吴萸炒川连 炒半夏 川楝子 淡干姜 枳实 茯苓 生白芍 香粳米


平素操持积劳。五志之火易燃。上则鼻窍堵塞。下有肛痔肠红。冬春温邪。是阳气发越。邪气乘虚内伏。夫所伏之邪。非比暴感发散可解。况兼劳倦内伤之体。病经九十日来。足跗日肿。大便日行五六次。其形粘腻。其色黄赤紫滞。小便不利。必随大便而稍通。此肾关枢机已废。二肠阳腑失司。所进水谷。脾胃不主营运。酿湿坠下。转为瘀腐之形。正当土旺入夏。脾胃主气。此湿热内淫。由乎脾肾日伤。不得明理之医。一误再误。必致变现腹满矣。夫左脉之缓涩。是久病阴阳之损。是合理也。而右脉弦大。岂是有余形质之滞。即仲景所云。弦为胃减。大则病进。亦由阳明脉络渐弛。肿自下日上之义。守中治中。有妨食滋满之弊。大旨中宜运通。下宜分利。必得小溲自利。腑气开阖。始有转机。若再延绵月余。夏至阴生。便难力挽矣。四苓加椒目浓朴益智广皮白。


服分消方法五日。泻减溺通。足跗浮肿未消。要知脾胃久困。湿热滞浊。无以营运。所进水谷。其气蒸变为湿。湿胜多成五泻。欲使湿去。必利小便。然渗利太过。望六年岁之人。又当虑及下焦。久病入夏。正脾胃司令时候。脾脏宜补则健。胃腑宜疏自清。扶正气。驱湿热。乃消补兼施治去。晚服资生丸炒米汤送下。人参
广皮 防己 浓朴 茯苓 生术 泽泻 神曲 黄连 吴萸

虞身热腹痛.前议疏泄得效.缘稚年体质最薄.邪气得以乘虚蔓延.腹痛复作.身热不止.幼科但知治惊.不明内经诸痛之义.所用方剂.皆镇惊化痛之剂.不惟腹痛不减.益且大便坚秘.少腹痹热.四肢厥冷.酿成危患.

桂昨进疏泄.得汗邪解.身凉咽痛亦愈.询久卧湿地.蕴酿湿热.致腹痛下痢.并不渴饮.述嗔怒未曾发泄.是肝阳郁勃于中.脏土早热.治宜分消.

口腹不慎。湿热内起。泄泻复至。此湿多成五泄。气泻则腹胀矣。

川桂木 南楂炭 茯苓 淡黄芩 橘红 泽泻 苡仁 生谷芽

青皮 煨木香 赤苓 炒浓朴 淡黄芩 泽泻 楂炭加老姜

人参 茅术 川连 黄芩 白芍 广皮 茯苓 泽泻 楂肉


脉缓大。腹痛泄泻。小溲不利。此水谷内因之湿。郁蒸肠胃。致清浊不分。若不清理分消。延为积聚粘腻滞下。议用芩芍汤。

淡黄芩 生白芍 广皮 浓朴 藿香 茯苓 猪苓 泽泻

脉缓涩。腹满。痛泻不爽。气郁滞久。湿凝在肠。用丹溪小温中丸。

针砂 小川连 苍术 白术 香附 半夏 广皮 青皮 神曲浆丸。


诊脉肝部独大。脾胃缓弱。平昔纳谷甚少。而精神颇好。其先天充旺不待言矣。目今水泻。

少腹满胀。少腹为厥阴肝位。由阴阳不分。浊踞于下。致肝失疏泄。当以五苓散导水利湿。仿古急开支河之法。


久泻兼发疮痍。是湿胜热郁。苦寒必佐风药。合乎东垣脾宜升。胃宜降之旨。

人参 川连 黄柏 广皮 炙草 生于术 羌活 防风 升麻 柴胡 神曲 麦芽


形瘦尖长。木火体质。自上年泄泻。累用脾胃药不效。此阴水素亏。酒食水谷之湿下坠。阴弱不能包涵所致。宜苦味坚阴。淡渗胜湿。

炒川连 炒黄柏 浓朴 广皮白 茯苓 猪苓 泽泻 炒楂肉

寒湿已变热郁。六腑为窒为泻。

生台术 浓朴 广皮 白茯苓 益智仁 木瓜 茵陈 泽泻

酒湿内聚痰饮。余湿下注五泄。常用一味茅术丸。

炒半夏 茯苓 苡仁 刺蒺藜 新会皮


头胀。喜冷冻饮料。咳呕心中胀。泄泻不爽。此为中暑。故止涩血药更甚。舌色白。议清上焦气分。

石膏 淡黄芩 炒半夏 橘红 浓朴 杏仁


自春徂冬。泻白积。至今腹痛。小水不利。想食物非宜。脾胃水寒偏注大肠。当分其势以导太阳。胃苓汤主之。


三疟劫截不效。必是阴脏受病。衄血热渴。食入不化痛泻。二者相反。思病延已久。食物无忌。病中勉强进食。不能充长精神。即为滞浊阻痹。先以胀泻调理。不必以疟相混。

草果 浓朴 陈皮 木香 茯苓皮 腹皮 猪苓 泽泻


经营劳心。纳食违时。饥饱劳伤。脾胃受病。脾失运化。夜属阴晦。至天明洞泻粘腻。食物不喜。脾弱。恶食柔浊之味。五苓通膀胱分泄。湿气已走前阴之窍。用之小效。东垣谓中气不足。

溲便乃变。阳不营运。湿多成五泄矣。

人参 生白术 茯苓 炙草 炮姜 肉桂

形寒便泻。舌白。

浓朴 广皮 半夏 茯苓皮 桂枝木 生姜

寒湿腹痛。恶心泄泻。

浓朴 藿香梗 益智仁 广皮 炒茅术 煨木香 茯苓 泽泻

寒凝胃阳。腹痛泄泻。

草果 浓朴 茅术 广皮 吴萸 炒楂肉

泻后腹膨。

人参 生益智 炮姜 茯苓 浓朴 广皮砂仁

气滞为胀。湿郁为泻。主以分消。

炒浓朴 大腹皮 茯苓 泽泻 煨益智 广皮 炒楂肉

雨湿凉气。乘于脾胃。泄泻之后。腹膨减食。宜健中运湿。

焦白术炭 浓朴 广皮 生谷芽 炒扁豆 木瓜 茯苓 泽泻

湿郁脾阳。腹满。肢冷泄泻。四苓散加浓朴广皮。


湿伤泄泻。小便全少。腹满欲胀。舌白不饥。病在足太阴脾。宜温中佐以分利。

生茅术 浓朴 草果 广皮 茯苓 猪苓 泽泻 炒砂仁

早服真武丸。姜汤送二钱五分。一两。

夜服针砂丸。开水送一钱五分。 六钱。

人参 附子 枳实 茯苓 干姜 生白芍

脉沉缓。肌肉丰盛。是水土
质。阳气少于营运。水谷聚湿。布及经络。下焦每有重着筋痛。

食稍不运。便易泄泻。经水色淡。水湿交混。总以太阴脾脏调理。若不中
。恐防胀病。

人参 茯苓 白术 炙草 广皮 羌活 独活 防风 泽泻

阳伤湿聚。便溏足肿。

粗桂枝 生白术 木防己 茯苓 泽泻

脉紧。足肿便溏。阳微湿聚。气不流畅。怕成单胀。照前方加茵陈。

晨泄肢肿。

生白术 桂枝木 淡附子 茯苓 泽泻


当脐动气。子夜瘕泄。昼午自止。是阳衰寒湿冱凝。腑阳不运。每泻则胀减。宜通不宜涩。

制川乌 生茅术 茯苓 木香 浓朴 广皮


消渴干呕。口吐清涎。舌光赤。泄泻。热病四十日不愈。热邪入阴。厥阳犯胃。吞酸不思食。久延为病伤成劳。

川连 乌梅 黄芩 白芍 人参 诃子皮


病由春木正旺。中焦受克。先泄泻。继以腹痛。小便不利。食不思纳。皆是六腑不和所致。夫胃为阳土。肝属阴木。腑宜通。肝宜柔宜凉。治胃必佐泄肝。制其胜也。阅方呆补。不知脏腑阴阳。故辨及之。

泡淡黄芩 炒小川连 炒广皮 浓朴 生白芍 炒乌梅肉 猪苓 泽泻

因惊而泻。腹痛欲呕。是为蛔厥。当用酸苦。忌进甜物。

川椒 乌梅肉 川连 淡干姜 金铃子 延胡索 桂枝木 生白芍


胃中不和。不饥少寐。肝风震动。头迷。溏泄。高年经月未复。两和厥阴阳明。

炒半夏 人参 枳实 茯苓 炒乌梅肉


入夜咽干欲呕。食纳腹痛即泻。此胃口大伤。阴火内风劫烁津液。当以肝胃同治。用酸甘化阴方。

人参 焦白芍 诃子皮 炙草 陈仓米

去陈米加南枣一枚。

咽干不喜汤饮。腹鸣溺浊。五液消烁。虚风内风扰于肠胃。

人参 木瓜 焦白芍 赤石脂 炙草

经月减食泄泻。下焦无力。以扶土泄木法。

人参 焦术 炒益智 茯苓 木瓜 广皮

病后。阴伤作泻。

乌梅 白芍 炙草 广皮 茯苓 荷叶


霍乱后痛泻已缓。心中空洞。肢节痿弱。此阳明脉虚。内风闪烁。盖虚象也。异功去参术。

加乌梅木瓜白芍。


上吐下泻之后。中气大虚。身痛肢浮。虚风内动。以补中为法。异功散加木瓜姜枣。


腹鸣晨泄。巅眩脘痹。形质似属阳不足。诊脉小弦。非二神四神温固之症。盖阳明胃土已虚。厥阴肝风振动内起。久病而为飧泄。用甘以理胃。酸以制肝。

人参 茯苓 炙草 广皮 乌梅 木瓜


头痛损目。黎明肠鸣泄泻。烦心必目刺痛流泪。是木火生风。致脾胃土位日戕。姑议泄木安土法。

人参 半夏 茯苓 炙草 丹皮 桑叶


自春季胸胁肌腠。以及腹中疼痛。从治肝小愈。腹鸣泄泻不止。久风飧泄。都因木乘土位。

东垣云。治脾胃必先制肝。仿此。

人参 焦术 炙草 木瓜 乌梅 炒菟丝饼


劳损经年。食入腹胀痛泻。心中寒凛。肤腠热蒸。此阳不内潜。脾胃久困。万无治嗽清降之理。议用戊己汤。扶土制木法。


左胁气胀。在皮膜之里。此络脉中病也。泄肝破气久服。脾胃受困。而为泄泻。得养中小愈。

然以药治药。脉络之病仍在。

半夏 桂枝 茯苓 远志 归须 橘红姜枣汤泛丸。

腹鸣 胀。清晨瘕泄。先以熄肝风。安脾胃方。

人参 茯苓 木瓜 炒乌梅 炒菟丝子

泄肝醒胃方。

吴萸 生白芍 炒乌梅 人参 茯苓


脉右弦。腹膨鸣响痛泻。半年不痊。此少阳木火郁伤脾土。久则浮肿胀满。法当疏通泄郁。

非辛温燥热可治。

黄芩 白芍 桑叶 丹皮 柴胡 青皮


阳虚恶寒。恶心吞酸。泄泻。乃年力已衰。更饮酒中虚。治法必以脾胃扶阳。

人参 茯苓 附子 白术 干姜 胡芦巴


晨泄难忍。临晚稍可宁耐。易饥善食。仍不易消磨。其故在乎脾胃阴阳不和也。读东垣脾胃论。谓脾宜升则健。胃宜降则和。援引升降为法。

人参 生于术 炮附子 炙草 炒归身 炒白芍 地榆炭 炮姜灰 煨葛根 煨升麻


肠风鸣震。泄利得缓。犹有微痛而下。都缘阳气受伤。垢滞永不清楚。必以温通之剂为法。

生茅术 炙草 生炮附子 浓朴 广皮 制大黄


能食不化。腹痛泄泻。若风冷外乘。肌肉着冷。其病顷刻即至。上年用石刻安肾丸。初服相投。两旬不效。知是病在中焦。不必固下矣。自述行走数十里。未觉衰倦。痛处绕脐。议用治中法。足太阴阳明主治。

生于术 生茅术 生益智 淡干姜 胡芦巴 茯苓 木瓜 荜茇


三年久损。气怯神夺。此温养补益。皆护元以冀却病。原不藉乎桂附辛热。以劫阴液。今胃减咽干。大便溏泄经月。夏三月脾胃主候。宜从中治。

人参 炒白芍 炙草 煨益智 炒木瓜 茯苓 广皮


冲年遗恙。先天最薄。夏秋疟伤。食少不运。痞胀溏泻。都是脾胃因病致虚。当薄味调和。进治中法。

人参 益智 广皮 茯苓 木瓜 炒泽泻 谷芽 煨姜


脉沉。形寒。腰髀。牵强腹鸣。有形上下攻触。每晨必泻。经水百日一至。仿仲景意。

茯苓 炮淡干姜 生于术 肉桂

阳微浊滞。吐泻心痛。当辛温开气。胃阳苏醒乃安。

炒半夏 浓朴 广皮 益智仁 煨木香 乌药 香附汁 姜汁

色白。脉
。体质阳薄。入春汗泄。神力疲倦。大便溏泄不爽。皆脾阳困顿。不克胜举。无以鼓动生生阳气耳。刻下姑与和中为先。

益智仁 广皮 姜灰 茯苓 生谷芽

小便不利。大便溏泄。补脾法中。佐以淡渗。分其阴阳。

人参 熟术 茯苓 象牙屑 泽泻 苡仁 广皮 白芍

水谷湿邪内着。脾气不和。腹膨不饥。便溏。四肢酸痹。

浓朴 茯苓皮 大腹皮 防己 广皮 泽泻 苡仁 桂枝木

肢酸。腹膨便溏。

木防己 生白术 苡仁 木瓜 桂枝木 泽泻


饮酒少谷。中气久虚。晨泄。下部冷。肾阳脾阳两惫。知饥少纳。法当理阳。酒客性不喜甘腻滋柔之药。

茯苓 覆盆子 生益智 炒菟丝饼 补骨脂 芡实

酒湿内困。脾肾阳虚。用黑地黄丸蒸饼水煮和丸。


晨泄病在肾。少腹有瘕。亦是阴邪。若食荤腥浓味。病即顿发。乃阳气积衰。议用四神丸。


阴疟初愈。不慎食物。清阳既微。健运失司。肠胃气滞。遂为洞泄。且足跗微肿。虑其腹笥欲满。夏季脾胃主令。尤宜淡薄。药以通阳为先。平时脾肾两治。胃苓汤去白术甘草
接服黑地黄丸去五味。


久泻无有不伤肾者。食减不化。阳不用事。八味肾气。乃从阴引阳。宜乎少效。议与升阳。

鹿茸 人参 阳起石 茯苓 炮附子 淡干姜


久泻必从脾肾主治。但痛利必有粘积。小溲短缩不爽。温补不应。议通腑气。

浓朴 广皮 茯苓 猪苓 泽泻 川连 煨木香 炒山楂 炒神曲


瘕泄一年。食减腹鸣属脾肾阳衰。近腹中微痛。兼理气滞。用陈无择三神丸。

背部牵掣入胁。晨泻。 苓桂术甘去甘加鹿角姜枣。

诊脉两关缓弱。尺动下垂。早晨未食。心下懊
。纳谷仍不易化。盖脾阳微。中焦聚湿则少运。肾阴衰。固摄失司为瘕泄。是中宜旋则运。下宜封乃藏。是医药至理。议早进治中法。夕用四神丸。

经来腹膨。脐脊酸垂。自秋季泄泻不已。脘痞妨食。用济生丸不应。

鹿角霜 炒菟丝饼 生杜仲 淡苁蓉 茯苓 沙苑 焦归身 炒黑小茴


产育十五胎。下元气少固摄。晨泄。自古治肾阳自下涵蒸。脾阳始得运变。王氏以食下不化为无阳。凡腥腻沉着之物当忌。早用四神丸晚服理中去术草加益智木瓜砂仁。

泄泻。脾肾虚。得食胀。

人参 炒菟丝子 炒黄干姜 茯苓 煨益智 木瓜

泻五十日。腹鸣渴饮。溲溺不利。畏寒形倦。寐醒汗出。用温中平木法。

人参 胡芦巴 炮姜 茯苓 诃子皮 附子 粟壳

脾肾不摄。五更泻。

巴戟 菟丝子 五味 补骨脂 芡实 建莲 山药 炙草

久泻。脉虚。

人参 五味 禹余粮石

产后不复。腹疼瘕泻。

炒菟丝饼 鹿角霜 生杜仲 淡补骨脂 炒黑小茴 炒杞子 茯苓


阅病原。是劳损。自三阴及于奇经。第腹中气升胃痛。暨有形动触。冲任脉乏。守补则滞。凉润则滑。漏疡久泻寒热。最为吃紧。先固摄下焦为治。

人参 炒菟丝饼 芡实 湖莲 茯神 赤石脂

肾虚瘕泄。

炒香菟丝子 生杜仲 炒焦补骨脂 茴香 云茯苓

阳微。子后腹鸣。前方瘕泄已止。

人参 炒菟丝子 炒补骨脂 湖莲肉 芡实 茯苓

脾肾瘕泄。腹膨肢肿。久病大虚。议通补中下之阳。

人参 川熟附 茯苓 泽泻 炒黄干姜


肾虚瘕泄。乃下焦不摄。纯刚恐伤阴液。以肾恶燥也。早服震灵丹二十丸。晚间米饮汤调服参苓白术散二钱。二药服十二日。


脉细下垂。高年久咳。腹痛泄泻。形神憔悴。乃病伤难复。非攻病药石可愈。拟进甘缓法。

炙甘草 炒白芍 炒饴糖 茯神 南枣


过食泄泻。胃伤气陷。津不上涵。卧则舌干微渴。且宜薄味调摄。和中之剂。量进二三可安。

人参 葛根 生谷芽 炙甘草 广皮 荷叶蒂

泄泻。注下症也。

经云。湿多成五泄。曰飧。曰溏。曰
。曰濡。曰滑。飧泄之完谷不化。湿兼风也。

溏泄之肠垢污积。湿兼热也。惊溏之澄清溺白。湿兼寒也。濡泄之身重软弱。湿自胜也。滑泄之久下不能禁固。湿胜气脱也。是以胃风汤治有血之飧泄。清六丸疗肠垢之热溏。

溏便清溺白。中有硬物。选用理中治中。滑泄脉微气脱。洞下不禁。急投四柱六柱饮。惟濡泄有虚有实。或以胃苓。或以术附。至于脾泄胃泄肾泄大肠泄小肠泄大瘕泄。痰泄郁泄。

伤酒伤食泄。古方古法。条载甚详。其急则治标。必使因时随症理固然也。及其缓则治本。惟知燥脾渗湿。义有未尽者乎。盖脾同坤土。本至静之体。而有干健之用。生万物而役于万物。从水从火。为寒为热。历观协热下利者。十不得一二。从水之寒泄者。十常八九焉。言当然者。主治在脾。推所以然者。必求之水火。因思人身水火。犹权衡也。一胜则一负。火胜则水负。水胜则火负。五泄多湿。湿水同气。水之盛。则火之衰也。于是推少阳为三阳之枢。相火寄焉。风火扇胃。而熟腐五谷。少阴为三阴之枢。龙火寓焉。熏蒸脏腑。而转输糟粕。胃之纳。脾之输。皆火之运也。然非雷藏龙
。何能无燥无湿。势有冒明燎上之HT
。如果土奠水安。从此不泛不滥。定无清气在下之患矣。吾故曰。五泄之治。平水火者清其源。崇堤土者塞其流耳。令观叶氏诊记。配合气味。妙在清新。纵横治术。不离规矩。依然下者升。滑者固。寒者温。热者清。脉弦治风。脉濡渗湿。总之长于辨症立方。因而投剂自能辄效。所谓读古而不泥于古。采方而不执于方。化裁之妙。人所难能者。余友吴子翼文。昔在叶氏门墙。曾言先生洞达人情。谙练时务。使之应世。一人杰也。以故小道居此盛名。又闻其应酬之暇。好读两汉。出辞自必高古。惜乎著作长案。不能一见。令人叹息不忘耳。

徐评
治泻之法。不过厘清降浊利水通气。案中方亦平妥。重复者七八。编书之人。意欲何为。凡泄泻无不有痰有湿有寒有风。故肠内不和而生此病。案中一味蛮补蛮涩。人参五味方居其半。无邪而纯虚者。或能有效。如正虽虚而尚有留邪者。则此症永无愈期矣。当时误人亦不少也。当时此老名重。凡延诊者。想必病重而久。故案中补涩之味甚多。而厘清降浊者少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