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d=”hi-90986″>流火门主论

凡腿上或头面红赤肿热,流散无定,以碱水扫上旋起白霜者,此流火也。
流火两脚红肿光亮,其热如火者是。

铁箍散 阳疮肿疡,根脚散漫。

凡肿疡初起时,肿高赤痛者,宜敷凉药,以寒胜热也。然亦不可太过,过则毒为寒凝,变为阴证。如漫肿不红,似有头而不痛者,宜敷温药,乃引毒外发也。经云∶发表不远热,敷热药亦发表之意。凡调敷药,须多搅,则药稠粘。敷后贴纸,必须撕断,则不崩裂,不时用原汁润之。盖借湿以通窍,干则药气不入,更添拘急之苦矣。凡去敷药必看毛孔有汗,意者为血脉通,热气散也,反此者逆。

骆潜庵曰∶腿脚红肿名火延丹。

五倍子 生大黄 秋芙蓉叶

如意金黄散
此散治痈疽发背,诸般疔肿,跌扑损伤,湿痰流毒,大头时肿,漆疮火丹,风热天泡,肌肤赤肿,干湿香港脚,妇女乳痈,小儿丹毒,凡一切诸般顽恶热疮,无不应效,诚疮科之要药也。

流火门主方

醋一盅入杓内熬滚,投药末搅匀敷患上留顶,以纸盖之,干则以醋扫之。一方照原方加寒食面五钱。

南星 陈皮 苍术 黄柏 姜黄 甘草 白芷上白天花粉 浓朴 大黄

贴骨火 天茄子捣烂,醋调敷之。

阴疽以及皮色不变,漫肿无头者不可敷。

上十味共为咀片,晒干磨三次,用细绢罗筛,贮瓷罐,勿泄气。凡遇红赤肿痛,发热未成脓者,及夏月时,俱用茶清同蜜调敷。

诸般火。

如意金黄散
痈疽发背,诸般疔肿,跌扑损伤,湿痰流注,大头时肿,漆疮火丹,风热天泡,肌肤赤肿,干湿香港脚,妇女乳痈,小儿丹毒。凡外科一切诸般顽恶肿毒,随手用之,无不应效,诚为疮家良便方也。

如欲作脓者,用葱汤同蜜调敷。如漫肿无头,皮色不变,湿痰流毒,附骨痈疽,鹤膝风等证,俱用葱酒煎调敷。如风热所生,皮肤亢热,色亮游走不定,俱用蜜水调敷。如天泡火丹,赤游丹,黄水漆疮,恶血攻注等证,俱用大蓝根叶捣汁调敷,加蜜亦可。汤泼火烧,皮肤破烂,麻油调敷。以上诸引调法,乃别寒热温凉之治法也。

黄柏 草乌

天花粉 黄柏 大黄 姜黄 白芷 陈皮 天南星 苍术紫浓朴 甘草
共为咀片,晒极干燥,用大驴磨连磨三次,方用密绢罗筛出,瓷器收贮,勿令泄气。凡遇红赤肿痛发热,未成脓者,及夏月火令时,俱用茶汤同蜜调敷。如微热微肿,及大疮已成,欲作脓者,俱用葱汁同蜜调敷。如漫肿无头,皮色不变,湿痰流毒,附骨痈疽,鹤膝风等病,俱用葱酒调敷。如风热恶毒所生患,必皮肤亢热,红色光亮,形状游走不定,俱用蜜水调敷。如天泡火丹、赤游丹、黄水漆疮、恶血攻注等证,俱用大蓝根叶或水芭蕉根叶捣汁调敷,加蜜亦可。汤泼火烧,皮肤破烂,麻油调敷。具此诸引,理取寒热温凉制之,又在临用之际,顺合天时,洞窥病势,使引为当也。

如意金黄敷阳毒,止痛消肿实良方,南陈苍柏姜黄草,白芷天花朴大黄。

研细末,用水口中漱过吐出调药,鹅毛扫数次。

四虎散

五龙膏 此膏治痈疽阴阳等毒,肿痛未溃者,敷之即拔出脓毒。

脚下火 煤炭研细,陈醋调敷。

天南星 草乌 半夏 野狼毒

五龙草 金银花 草车前草 陈小粉

流火。野辣芥子五钱,研细醋调敷。

上为细末,猪脑同捣,遍覆疮上,留正顶出气。凡痈疽肿硬,浓如牛领之皮,不作脓腐者,宜用。

上四味俱用鲜草叶,一处捣烂,再加三年陈小粉,并飞盐末二三分,共捣为稠糊。遍敷疮上,中留一顶,用膏贴盖,避风为主。若冬月草无鲜者,预采蓄下,阴干为末,用陈米醋调敷,一如前法并效。如此方内五龙草,或缺少不便,倍加
草亦效。

脚上流火 广煤用红糖醋磨敷。

铁桶膏 发发背将溃已溃时,根脚走散不收束者。

五龙膏用拔脓毒,平剂五龙草银花, 草车前俱捣烂,小粉飞盐搅糊搽。

流火。

五倍子 明矾 胆矾 铜绿 白芨 轻粉 郁金 麝香

四虎散 此散治痈疽肿硬,浓如牛领之皮,不作脓腐者,宜用此方。

当归 生地 防己 川牛膝 知母

上为极细末,用陈米醋一碗,杓内慢火熬至一小杯,候起金色黄泡为度。待温,用上药一钱,搅入膏内,每用顿温以新笔涂膏疮根上,以绵纸盖其疮根,自生皱纹,渐收渐小,再不开大为效。凡敷药宜极细,若粗则作痛,不可不知。

草乌 野狼毒 半夏 南星

生姜汁半杯,水煎。临晚服,服后再吃晚饭。不可过饱,一剂自好。

一切根脚走散,不能收束者用之,收根束毒,功效非轻。

上四味为细末,用猪脑同捣,遍敷疮上,留顶出气。

流火。

治对口脑疽,不必洗去旧药,逐日添药,恐动疮口惹风也。

四虎散敷阴疽痈,顽肿不痛治之平,浓似牛皮难溃腐,草乌野狼毒夏南星。

苏薄荷 黄柏 猪苓 赤芍 木瓜 甘草 陈皮 川芎 苍术 川牛膝 羌活 薏苡仁 天花粉

芙蓉膏 阳疮红 ,收根束毒。

真君妙贴散
此散治痈疽诸毒,顽硬恶疮,散漫不作脓者,用此药敷之,不痛者即痛,痛者即止。如皮破血流,湿烂疼苦,天泡火丹,肺风酒刺等证,并用之皆效。

葱姜引服一二剂,加当归、泽泻、木通,引换姜枣自愈。

芙蓉叶 榆面 生大黄 皮硝

荞面 明净硫黄 白面

敷流火。

研细,葱汁童便调敷留顶,初起敷之可消,不特收束根脚。

上三味,共一处,用清水微拌,干湿得宜,赶成薄片微晒,单纸包裹,风中阴干,收用。临时研细末,新汲水调敷。如皮破血流湿烂者,用麻油调敷。天泡、火丹、酒刺者,用靛汁调搽并效。

雄黄 百草霜 食盐 蚯蚓粪块煤炭 醋调敷。

敷大毒二法
茅厕垢浓敷四围,中空出气,自消。或用赤小豆、紫苏同研,敷上立消。

真君妙贴硫二面,水调顽硬不痛脓,油调湿烂流血痛,靛汁泡丹酒刺风。

流火
马前子水磨浓汁,鸡翎扫红肿上,一日五七次,其疼即止,红自退,两三日肿全消。

敷一切大毒消肿吸毒法
川贝母研末,同白槟榔汁敷之,有病之处即起白泡,无病之处则起红点如疮。

二青散 此散治一切阳毒红肿,疼痛 热等证,未成者即消。

流火腿脚通红
用炭三斤烧红,以水一盆,将红炭淬入水内,其水必热,将红处洗之,即消。

远志膏

青黛 黄柏 白蔹 白薇 青露 白芨 白芷 水龙骨 白鲜皮 天花粉 大黄 朴硝

流火香港脚
取活大蛤蟆肚子合足底,以绢帛缚好,看蛤蟆眼睛红即解下放去,另换一个再缚之,自愈。

凡一切痈疽肿毒,初起之时,随用远志肉二三两去心,清油煮,捣烂如泥敷患处,用油纸隔布扎,越一宿其毒自消,屡试屡验,其效如神。

上十二味为末,用醋、蜜调敷。已成者留顶,未成者遍敷。

火延丹
白海蜇皮洗净拭干,包扎肿处一伏时,揭开看,如蜇皮黄枯,即另换一张包裹,如此者三四张,即能消散矣。

芙蓉菊花膏

二青散用敷阳毒,肿痛红热用之消,黛柏蔹薇青露芨,芷龙鲜粉大黄硝。

赤小豆 芙蓉叶 香附 白芨 菊花叶

坎宫锭子 此锭子治热毒肿痛, 赤诸疮,并搽痔疮最效。

研细。每末一两加麝香一分,米醋调涂,围住根脚,或鸡子清调亦可。

京墨 胡黄连 熊胆 麝香 儿茶 冰片牛黄

敷药方

上七味为末,用猪胆汁为君,加生姜汁、大黄水,浸取汁,酽醋各少许,相和药成锭。

紫花地丁 白糖 米饭 捣烂敷四围留顶。

用凉水磨浓,以笔蘸涂之。

又方

坎宫锭子最清凉,热肿诸疮并痔疮,京墨胡连熊胆麝,儿茶冰片共牛黄。

鲜鲫鱼 山药 明矾

离宫锭子 此锭子治疔毒肿毒,一切皮肉不变,漫肿无头,搽之立效。

捣烂敷留头,片时发痒,痒定自消。

血竭 朱砂 胆矾 京墨 蟾酥 麝香

又方

上六味为末,凉水调成锭,凉水磨浓涂之。

乳香 没药 麝香 大蚰蜒

离宫锭治诸疔毒,漫肿无头凉水涂,血竭朱砂为细末,胆矾京墨麝蟾酥。

捣敷患上留头,自消。

奥门新葡新京赌场 ,白锭子 此锭专敷初起诸毒,痈疽疔肿,流注痰包恶毒,及耳痔、耳挺等证。

又方

白降丹 银黝 寒水石 人中白

当归 黄柏皮 羌活

上四味,共为细末,以白芨面打糊为锭,大小由人,不可入口。每用以陈醋研敷患处,如干再上,自能消毒。

研细。以生金银花汁调敷四围,空中。

白锭专敷初起毒,痈疽疔肿与痰包,降丹银黝人中白,寒水白芨醋研消。

又方

蝌蚪拔毒散 此散治无名大毒,一切火毒、瘟毒,敷之神效。

生大黄 白芨 穿山甲 麝香

寒水石 净皮硝 川大黄 蛤蟆子

醋调敷露顶,或黄蜜、葱汁敷之更妙。此药敷上,便能立时止痛。

上用蝌蚪水一大碗,入前药末,各二两,阴干再研匀,收瓷罐内。每用时,以水调涂患处。

又方

拔毒散治无名毒,火毒瘟毒俱可施,寒水硝黄蝌蚪水,浸干药末水调之。

车前草 草 五龙草 金银花

二味拔毒散 此散治风湿诸疮,红肿痛痒,疥痱等疾,甚效。

上四味鲜草一处捣烂,加三年陈米粉,即常用糨衣小粉浆。初起仍加飞盐末二三分,共打为稠糊,遍敷疮上,中留一顶,以膏盖贴,避风,自然拔出脓毒。若冬月草无鲜者,预采蓄下阴干为末,用陈米醋调敷,亦如前法并效。今恐前敷药内用五龙草,随地或有缺少,不便合用,预常熏后顶,以膏盖周遭肿上,以如意金黄散代敷之。

明雄黄 白矾

又方

上二味为末,用茶清调化,鹅翎蘸扫患处。痒痛自止,红肿即消。

荞麦面 硫黄末

二味拔毒消红肿,风湿诸疮痛痒宁,一切肌肤疥痱疾,雄矾为末用茶清。

研末。井花水和作饼,晒干,每用一饼,水磨敷之,痛令不痛,不痛自痛。

回阳玉龙膏 此膏治痈疽阴疮,不发热,不
痛,不肿高,不作脓,及寒热流注,冷痛痹风,香港脚手足顽麻,筋骨疼痛,及一切皮色不变,漫肿无头,鹤膝风等证。但无肌热者,一概敷之,俱有功效。

又方 用活泥鳅以手捉定头尾,放
赤痈疽根盘上,大则以数条围之,其鳅即吸紧拔其毒瓦斯。

军姜 肉桂 赤芍 南星 草乌白芷

又方

上六味制毕,共为细末,热酒调敷。

木香 乳香 榆皮面

回阳玉龙阴毒证,不热不疼不肿高,军姜桂芍星乌芷,研末须将热酒调。

滴醋熬稠调敷。

冲和膏
此膏治痈疽发背,阴阳不和,冷热相凝者,宜用此膏敷之。能行气疏风,活血定痛,散瘀消肿,祛冷软坚,诚良药也。

真君妙贴散
治痈疽诸毒,及异形异类,顽硬大恶歹疮,走散不作脓者,宜用此药,不痛者即痛,痛甚者即止。

紫荆皮 独活 白芷 赤芍 石菖蒲

荞麦面 白面 明净硫黄

上五味共为细末,葱汤、热酒俱可调敷。

共一处用清水微拌,干湿得宜,木箱内晒成面片,单纸包裹,风中阴干收用。临时再研极细,用新汲水调敷。如皮破血流,湿烂疼痛等证,麻油调搽。天泡火丹,肺风,酒刺,染布青汁调搽并效。

冲和发背痈疽毒,冷热相凝此药敷,行气疏风能活血,紫荆独芷芍菖蒲。

回阳玉龙膏 背疽阴病,不肿高,不
痛,不发热,不作脓,及寒湿流注,鼓风久损,冷痛痹风,诸湿香港脚,手足顽麻,筋骨疼痛,及一切皮色不变,漫肿无头,鹤膝风,但无皮红肌热者,用之俱有功效。此方乃救阴疽之外施良法。

铁桶膏 此膏治发背将溃已溃时,根脚走散,疮不收束者,宜用此药围敷。

草乌 军姜 赤芍 天南星 白芷 肉桂

胆矾 铜绿 麝香 白芨 轻粉 郁金五倍子 明矾

制毕,共为细末,热酒调敷。此药军姜、肉桂热血生血,既生既热,恐不能散而为害。故有草乌、南星可以破恶气,祛风毒,活死肌,除骨痛,消结块,回阳气。

上八味共为极细末,用陈米醋一碗,杓内慢火熬至一小杯,候起金色黄泡为度,待温,用药末一钱,搅入醋内,炖温,用新笔涂于疮根周遭,以棉纸覆盖药上,疮根自生绉纹,渐收渐紧,其毒不致散大矣。

又有赤芍、白芷足以散滞血,住痛苦,加以酒行药性,功通气血,虽十分冷证,未有不愈,诚为寒灰之焰,枯木之春。大抵病冷则肌肉阴烂,不知痛痒,其有痛者,又多附骨之痛,设若不除,则寒根透髓,寻常之药,固莫能及矣。

铁桶膏收毒散大,周遭敷上束疮根,胆矾铜绿及轻粉,五倍明矾麝郁金。

冲和膏 痈疽发背,阴阳不和,冷热不明。

乌龙膏 此膏治一切诸毒,红肿赤晕不消者,用此药敷上,极有神效。

紫荆皮 独活 赤芍药 白芷 石菖蒲

木鳖子 草乌 小粉 半夏

上为细末,葱汤热酒俱可调敷。药中紫荆皮乃木之精,能破气逐血消肿;独活乃土之精,能动荡凝滞血脉,散骨中冷痛,去麻痹湿;石菖蒲乃水之精,善破坚硬,生血止痛,去风消肿;白芷乃金之精,能去风生肌定痛;赤芍药乃火之精,能生血活血,散瘀除痛。盖血生则肌肉不死,血动则经络流通,故肌活不致溃烂,经通不致壅肿,此为散风行气、活血消肿、去冷软坚之良药也。其中五行相配,用者再无不效之理,如流毒骨疽冷证,用之尤效。故云∶风消血自散,气通硬自除。

上四味于铁铫内,慢火炒焦,黑色为度,研细,以新汲水调敷,一日一换,自外向里涂之,须留疮顶,令出毒瓦斯。

本方加乳香、没药,治流注筋不能伸。

乌龙膏用治诸毒,赤晕能收治肿疡,木鳖草乌小粉夏,凉水调敷功效良。

神应丹 治气血不和,壅遏为疮,高肿赤痛,兼痰兼郁,兼寒兼湿,并效。

神效千捶膏 此膏专贴疮疡、疔毒初起,贴之即消。治瘰 连根拔出,大人
疮,小儿拱头等证,并效。

小雄鲫鱼 鲜山药 连须大葱头

土木鳖 白嫩松香 铜绿 乳香没药 蓖麻子 巴豆肉 杏仁

共捣烂,加千年陈锻石半斤,天南星、半夏、白芨、赤芍药研末各一两,和匀阴干,再研细末,临用以蜜调敷四围,外以皮纸盖之。

上八味合一处,石臼内捣三千余下,即成膏;取起浸凉水中。用时随疮大小,用手捻成薄片,贴疮上用绢盖之。

敷疮头凹者。 荞麦面炒黄研细,水和敷之。

千捶膏贴诸疔毒,瘰 疮 拱头,木鳖松香铜乳没,蓖麻巴豆杏仁投。

化腐紫霞膏
痈疽发背,瘀肉不腐,并不作脓者,又诸恶疮,内有脓而外肉不穿溃者。

马齿苋膏
马齿苋性味清凉,能解诸毒。今用此一味,或服或敷,甚有功效,所治诸证列后∶一、治杨梅遍身如癞,喉硬如管者,取苋碗粗一握,酒水煎服出汗。

萆麻仁 轻粉 巴豆仁 螺蛳肉 潮脑 金顶砒

一、治发背诸毒,用苋一握,酒煎或水煮,冷服出汗,再服退热去腐,三服即愈。并杵苋敷之。

血竭

一、治多年顽疮、
疮,疼痛不收口者,杵苋敷之,取虫。一日一换,三日后腐肉已尽,红肉如珠时,换生肌药收口。

共为末。瓷瓶收贮,临时用麻油调搽,顽硬肉上至顽者,不过两次即软。

一、治面肿唇紧,捣汁涂之。

秘传敷毒法
独核肥皂去核一个,萆麻仁二十九粒,捣烂敷,留顶透气,已成自溃,初起自消。

一、治妇女脐下生疮,痛痒连及二阴者,用苋四两,青黛一两,研匀敷之。

铁箍散 敷诸般肿毒。

一、治湿癣白秃,取锻石末炒红,用苋汁熬膏,调匀涂之。

草乌 知母 天花粉 半夏 天南星 五倍子 芙蓉叶

一、治丹毒,加蓝靛根,和捣敷之。

上为末。蜜醋顿热,调敷四围,中留一孔透气。

马齿苋膏只一味,杨梅发背服敷之,顽疮面肿捣汁用,妇女阴疮共黛施,湿癣白秃加灰末,丹毒蓝根相和宜。

乌龙膏
敷一切肿毒。入小粉浆,炒黑研细,用滴醋调敷,或加生大黄、天南星更炒。

倍子散
敷一切肿毒,并乳痈初起。五倍子不拘多少,打碎炒黑为末,醋调敷,或井水调敷亦可。

立消散

雄黄 穿山甲 生大黄 芙蓉叶 倍子

共研极细末。滴醋调敷,中留一孔透气。如干,又搽,不过十次自消。

清凉膏

敷痈疽发背肿毒。先用白面调成,围圈患外。葱根捣泥,平铺疮上,用猪胆汁一枚,黄蜜二两,倾瓷器内和匀,茶匙挑胆汁于内,一时即消。

敷毒 大五倍子蜜炙九次,研末,醋调敷。

敷毒 老桑虫屎研末,醋调敷留顶,三四次即消。

毒疮未出脓,敷此即有头。

牙皂 京墨 干姜

研末。醋调敷。

敷药神功散

川乌 黄柏

研细,滴醋调。无头漫敷,有头敷四围留顶。

周氏曰∶用唾津调成膏敷。如干用米泔水润湿,听其流脓,不可手挤。

敷发背
松香半斤,将水煮一炷香,葱五十根,连根须研如泥,量疮大小,红绢摊贴。

敷毒并敷痘毒 紫花地丁草捣敷神效。

回生丹
敷痈疽发背诸毒,一切恶疮等证,敷之消散,起死回生神方。五倍子整个大者,去一角,入上好银朱不拘多少,再用银箔糊住角口,放铜勺内,微火慢慢焙之,烟绝为度。研细末,放地下出火气,用雄鸡蛋取蛋清调末,务要多搂匀浓,其药稍干,即以鸡翎或硬笔蘸药敷疮,自肿处由外往里周遭敷之,留疮口,一连三四次,住痛消肿如神,破后敷之亦效。

敷发背如神
熟铁锈刮为细末,鸡蛋清调浓,用新笔圈红晕肿处,自外向内渐渐圈尽,一日三次,其疮自然收小。

代针散 凡恶疮肿毒,日久不出头,用此即穿。

木鳖子 川乌

水磨以鹅翎扫刷疮上,留豆大一处出脓,如药水干,再刷上,不过一时即穿。

敷一切肿毒疔疮。

猪牙皂 羌活 大黄 防风 白芷 天南星 白芨 白蔹 连翘 乳香 没药 贝母

上研细,用蛋清同蜜调敷患处,未成形者即消,已成出头者,其效亦速。

敷一切大毒疔疮。

五倍子 白芷 陈小粉 川乌 黄柏 草乌野狼毒 天南星 半夏 粉甘草

研细。未破者,用滴醋调敷四围;已溃者,用蜜调敷,俱放滚水内顿,匀敷。

奇验金箍散

五倍子 白芨 白蔹 生大黄 芙蓉叶

研细。用蛋清些少,同醋调敷,如干以葱头酒润之,已有头者,露出头敷四围。

消毒围药 白糯米炒焦色,研细末,醋调敷患处,无脓即消,有脓即溃。

敷痈疽发背奇方先用陈金墨磨浓,涂四围红晕处,再以猪胆汁、生姜自然汁各等分,不得多寡和匀,有顶露顶,无顶一概用鸡翎扫上。干则又扫,未成即消,已成即溃,百发百中。

麦饭石膏

白麦饭石 白蔹 鹿角

凡用时量药末多寡,用经年好米醋入银石器内,煎令鱼眼沸,却旋旋入前三味药末内,用竹篦子不住手搅熬一二时久,令稀稠合宜,取出瓷盆内候冷,以纸盖固,勿令着尘灰。每用时,先以猪蹄汤洗去痈疽脓血至净,以旧绵挹干,用鹅翎扫敷四围,凡有赤处尽涂之。但留中心一口如钱大,以出脓血,使热毒之气随出。如疮未溃,能令内消;如已溃则排脓如淌水,则逐日见疮收敛;如患疮久,肌肉腐烂,筋骨出露,用旧布片涂药以贴疮上;如内膜才穿,亦能取安。洗疮勿以手触动嫩肉,仍不可以口气吹着疮,更忌有腋气之人,及行经妇女,或有孕人,见合药亦宜禁忌。外取好米醋一大碗,收瓷器,候逐日用药于疮上,久则其药干,常用鹅翎蘸醋扫上,可令其药常润也。初用一日一洗一换药,十日后两日一换药。

水澄膏 敷热毒肿痛,红赤神效,皮肤白色者勿用。

大黄 黄柏 郁金 白芨 朴硝 天南星 黄蜀葵花

研细末。每用新汲水一盏半,称药末二钱搅,调匀候澄底者,去浮水,敷于肿处,贴之如干燥,唾津润之。

乌龙膏 敷肿毒痈疽,收赤晕。

木鳖子 半夏 小粉浆 草乌

共入铁铫内,慢火炒焦研细,出火毒,再研细,用水调敷四围,中留顶出毒瓦斯,或用醋调。

宣毒散 敷初起及灸后,肿消晕聚。

露蜂房 天南星 赤小豆 小米 生草乌 生白矾

研细末,淡醋调涂四畔,干即再上。

清凉膏 敷痈肿 痛。生大黄 醋调敷。

金蟾膏
敷发背疔毒。活蛤蟆一个去骨,捣如膏,敷患上留头;如无头,都敷上,大有神效。一二日揭去,不过换敷二个全好。

火龙膏
敷阴发背,出黑水不知痛。新火姜六月六日晒干研末,瓷瓶收贮,每用以鲜猪胆汁调敷周遭,皮纸遮盖,干则热水润之。知痛时黑水自出为妙,如不知痛,虽出黑水难治。

隔皮取脓散

驴蹄 五倍子 白盐 草乌 荞麦面

共研,水调作饼,慢火炙黄,去火毒,研细醋调成膏摊贴,其肿渐退。

铁箍散

芙蓉叶 生大黄 牛蒡子 白芨 雄黄

共研细。看疮势大小,或称三钱或五钱,以鸡翎搅入鸡蛋清内调敷四围,束毒不致走散开大。

神草膏
专敷发背对口,一切无名肿毒,立时消散。蜈蚣节草一大把,入盐少许,捣烂如膏敷患上。

寸金散 患痈疽肿毒。

天花粉 赤芍 白芷 姜黄 白芨 芙蓉叶

上研细,每用姜汁三分,凉茶七分,未破敷头,已破敷四傍留顶,经验神效。

黄蓉散 敷手足肿毒,已成未成并效。

生大黄 芙蓉叶

研细,苦茶调敷。

蜗牛涎敷痈疽解毒止痛
蜗牛一百个,纳瓶内,入新汲水一盏浸之,封至次早,将蜗牛放去,其水如涎,入蛤粉调稀,鸡翎扫疮上,日十余次。

乳香止痛散 一切痈疽 痛,搽之立止。

乳香 没药 寒水石 滑石 冰片

上为末。以葱汁调搽,其痛立即止矣。

乌龙膏

臭小粉 五倍子

同炒黑研细,醋调敷,干则以醋调润之,消毒甚效。

止痛麻药

川乌尖 草乌尖 生南星 生半夏 荜茇 胡椒 蟾酥

上为末。用鱼胶烊化,入药拌匀,阴干,临用水磨涂于肉上,药力麻住刀割不痛。

赤小豆散
治一切无名大毒,敷之初起即消,已成立溃。赤小豆一斗,略焙磨细,用黄蜜调敷,或葱汁、好醋、酒、菊花根叶捣汁、靛汁,俱可调敷,中留一孔透气。

敷一切无名大毒生猪脑摊纸上贴之,一日三换。

痈疽提脓飞面以人乳调敷,一宿脓出。

发背初起新鹿角烧灰,研细,醋调敷之,一日四五次,以消为度。

痈疽久不收口老鼠皮烧灰,敷口上即收。

敷肿毒鼻涕虫同银朱捣敷留顶,立消。

一切白色阴毒以及对口初起者。

活鲫鱼 生山药 白洋糖

同捣极烂,敷上立消即去。更治瘰
如神。如妇人乳痈,初起用蜡、糟同捣敷上,立散。

冬瓜痈及四肢痈毒肿满
新锻石先以水一润,即用醋一碗化开敷上,再加醋调敷上,立消。惟身上肿毒忌用。

发背初起未成用活蟾一只,系于疮上半日必昏愦,置水中救其命。

再易一只必踉跄,再易其蟾如旧,则毒散矣,屡试极效。

又方凡患痈疽疮毒者,用土中大蛤蟆一个,剥全身癞皮,盖贴疮口,于蟆皮上以针将皮刺数孔以出毒瓦斯,自觉安静,且能抓住疮口,不令长大,又可免蜈蚣闻脓味来侵,神妙。

痈疽初起。

干姜

研末。醋调敷四围留头,愈。

肿毒凡毒初起及经十日以上,热肿疼痛,用鸡蛋一个打开,入新狗粪如蛋大搅匀,微火熬令稀稠得所,捻作饼子,于肿头上贴之,以帛包抹,时时看视,觉饼热则易,勿令转动及歇气,经一宿自愈。如日多者一日一易。至瘥乃止。一切诸方皆不及此。

铁箍散一切初起肿毒,敷之立消,已成毒不走散。未溃有脓即溃,已溃脓即追出。

九月九日取芙蓉叶 五倍子 白芨 白蔹 姜黄 大黄 陈小粉 蟹壳 研细末。醋调敷。

肿毒及指上痈肿。独蒜一颗,百合数瓣,腊糟同捣烂敷。

定痛散

山药 白糖霜 大黄

捣烂敷上,即止疼。

或手搭发背破烂者,只用糖霜、山药捣烂,塞入毒内不臭,烂肉自去,新肉自生。初时日换三次,三日后每日换一次,换时以甘草煎汤或猪蹄汤洗用,软鹅毛数根扎之,洗去再敷,待肉长满方止。

消毒神方
凡初起一切肿毒,用杏核半边,入干人粪填满,合疮顶上扎之。如毒盛其核即炸碎,另换一核填粪合上,至重不过易二三核,自消。

敷方

天南星 生大黄

研细,烧酒调涂,露顶即消。

又方 尿缸底刮下,研细,浓敷四围露顶,干则再敷再润,即消,极效。

又方
芙蓉叶或根皮或花,或生捣或干研,和白蜜调敷四围,中留一孔透气,干则频易,初起者消,已成者脓出易敛。加赤小豆末,其效更速。

又方
连须葱同白蜜捣极烂敷之露顶,如重换敷二三次即消。如已有脓将破,不可用此法。

又方 芥菜子研末,同扁柏叶捣敷,即消。

一笔描
治一切肿毒神效。四月间于田中收取蝌蚪数升,滤干水,装入瓦罐内,加入冰片三四分,紧封罐口,再用泥糊,勿令泄气,埋于不见天日土内六十四天,取出尽成水矣。凡遇无名肿毒之人,以笔蘸水在于患处画一大圈围之,逐渐收小,中间留头,其毒即散,神验。

敷肿毒一切恶疮。

糯米 稷米 米

五月五日上午时将米入于坛内,用滚水冲入,要通过米,浸至次年六月六日磨成浆,再将原水和入,晒干收贮,临用时取粉一两,加明雄末二钱和匀,醋调如稀糊样,周遭敷扫,中留一孔透气,如干以醋润之,每用药不过一钱二三分为率。

刘氏敷药秘方

人中黄 土子 生大黄 白芨 五倍子 榆皮面

上磨细。用鸡蛋清或葱汁、黄蜜、醋调敷,俱可。

金箍散

胆矾 硼砂 水银 明雄 黑铅

端午日修合,敷一切大毒。研为细末,火酒调敷,如不粘,加飞面六钱。

敷一切毒 五爪龙藤熬稠膏敷之。

又方香肥皂一圆,毒大用三圆,同生山药捣化敷上,中留一孔透气,未成即消,已成自溃。

治发背痈疽,不问已溃未溃,并杖疮诸蛇伤
白凤仙花连根、茎、叶捣烂听用,先以陈米醋洗净,然后敷上,一日一换。如冬月无鲜的,秋间采取,阴干为末,水调敷之,立消,止痛如神。疮将好,用桑叶醋煮,一滚即捞起,贴疮上,便能生肌收口。

水云膏 治发背

皂角 五倍子 川芎 干姜 乳香 儿茶 没药 枯矾槐花

上研细末,犍猪胆汁调涂,神效。

敷痈疽 五倍子醋炙为末。疮在左用猪左脑,疮在右用猪右脑,同捣匀敷。

芙蓉膏 发背痈疽,痛如锥挖不可忍者,立时止痛。

芙蓉叶 黄荆子

研细末。鸡子清调搽,四围留顶。中间如烟雾起,立效。用于未溃之先,将溃之际并效。

消肿止痛散

芙蓉叶 陈小粉 五倍子 生南星 生半夏 生草乌

共研末。醋调敷。

肿毒皮色不变,敷上实时红肿。

陈小粉 葱白

同炒黑,研末,醋调敷。

龙虎膏 敷一切无名痈疽大毒。

陈小粉 土木鳖 川草乌 干姜 白芨 花椒

共研细末。凡疮未成者,漫头敷,已成者,中留一孔,已溃烂者,敷于四围,俱以醋调炖温敷上,外用绵纸贴,干则温醋鸡毛扫上。

铁箍丹 敷一切肿毒。

五倍子 陈小粉 赤小豆 乳香

研细末。醋调敷四围。

神仙驱毒一扫丹
专治大小男妇一切痈疽发背,无名肿毒,赤紫丹瘤,缠喉风证。初起扫之即消,已溃扫之即愈。

雄黄 朱砂 牛黄 麝香

共研极细,用猪胆汁调敷毒上,其毒自散,疼痛即止,外用桐油纸捻点着,近毒处照之,须令冷气透出毒外,自愈。

神仙敷毒失笑饼 初起一切痈疽大毒。

黄泥 连须葱 蜂蜜 雄黄

共杵烂,作一饼,乘热敷毒上,如干了再敷,一二次自愈。

铁箍散 痈疽发背疔毒初起。

雄黄 熊胆 朱砂 京墨 麝香

共研细,醋调敷。已成只用京墨磨汁调敷四围。

金箍散 敷一切火毒及无名肿毒,痈疽初起者即消,已成者即轻。

生大黄 三柰 生南星 姜黄 生半夏 白芨 人中白 白芷 天花粉

草河车

共为细末。用黄蜜调敷,如红白色者,用米醋调敷。

白敷药 敷一切流痰湿痰,寒痰喉痰,腮痈腋痈,及妇人乳痈乳疽乳吹,瘰
等证,如神。

陈小粉 白蔹 生半夏 白芷 生南星 白芨 五倍子 三亲 人中白

共为细末,瓷瓶密贮。火痰用黄蜜调;流痰、湿痰用鸡蛋清调;瘰
、腮痈、腋痈、喉痰用米醋调。惟乳证用活鲫鱼一尾,捣烂去骨,和药末捣敷。

敷发背

车前草 草 巴山虎草 金银花

共研细末。陈小粉浆打糊调敷。

铁箍散

芙蓉叶 姜黄 五倍子 白蔹 白芨 蟹壳 生大黄 陈小粉

共研细末。用热米醋调如稀糊,敷围中留一孔透气。

麻药 此药敷于毒上,麻木任割不痛。

川乌尖 草乌尖 生半夏 生南星 胡椒 蟾酥

研细末。烧酒调敷。

疮口冷难收口 干姜研末掺之,患处搅热如烘,生肌最速。

消肿毒 土三七根捣烂,醋调敷,留顶出气,敷之立消。如脓已熟,敷之立溃。

一笔勾

蚰蜒虫 冰片

同入罐内,即化为水,入麻油半斤,封口收藏,勿令泄气。初起用笔圈涂毒外,四围频频圈之,即消。已成敷满留顶透气。

敷肿毒未成即消,已成即溃。

黄狗下颏 白蔹 蚕豆

研细末。醋调敷,留顶透气。

消对口 白牵牛茎叶一把,生姜三片,同捣敷,留顶透气。

敷诸肿毒并瘰 棒疮。

川倍子 川贝母 海粉

生半夏 川乌 生南星 草乌

各研极细末,和为一处。凡用以熟蜜茶汁和匀,贴患上,油纸护之。瘰
初起,以熟蜜茶汁调敷,如久成硬核者,单用陈米醋调敷,亦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