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新葡新京888882id=”hi-4619″>阴阳大论

①“阴阳大论”,萧本原缺。今据仁和寺本补。

平按:此篇见《素问》卷一第三《生气通天论》。

黄帝曰∶阴阳者,天地之道也,万物之纲纪,变化之父母,生杀之本始,神明之府也。治病必求于本。故积阳为天,积阴为地。阴静阳躁。阳生阴长,阳杀阴藏。阳化气,阴成形。寒极生热,热极生寒。寒气生浊,热气生清。清气在下,则生飧泄,浊气在上,则生
胀。此阴阳反作,病之逆从也。故清阳为天,浊阴为地。地气上为云,天气下为雨。雨出地气,云出天气。清阳出上窍,浊阴出下窍。清阳发腠理,浊阴走五脏。清阳实四肢,浊阴归六腑。水为阴,火为阳。阳为气,阴为味。味归形,形归气。气归精,精归化。精食气,形食味。化生精,气生形。味伤形,气伤精。精化为气,气伤于味。阴味出下窍,阳气出上窍,味浓者为阴,薄为阴之阳;气浓者为阳,薄为阳之阴。味浓则泄,薄则通利;气薄则发泄,浓则发热。壮火之气衰,少火之气壮。壮火食气,气食少火。壮火散气,少火生气。气味辛甘发散为阳,酸苦涌泄为阴。阴胜则阳病,阳胜则阴病。阳胜则热,阴胜则寒。重寒则热,重热则寒。寒伤形,热伤气。气伤痛,形伤肿。故先痛而后肿者,气伤形也;先肿而后痛者,形伤气也。风胜则动,热胜则肿,燥胜则干,寒胜则浮,湿胜则濡泻。天有四时五行,以生、长、收、藏,以生寒、暑、燥、湿、风。人有五脏化五气,以生喜、怒、悲、忧、恐。故喜怒伤气,寒暑伤形。暴怒伤阴,暴喜伤阳。厥气上行,满脉去形。喜怒不节,寒暑过度,生乃不固。故重阴必阳,重阳必阴。

平按:此篇自“伤肿”上残脱,篇目亦不可考。故自“黄帝曰”以下至“痛形”,谨依《素问》卷二第五《阴阳应象大论》补入。自“伤肿”以下至末,见《素问·阴阳应象大论》,又见《甲乙经》卷六第七,惟编次小异。

黄帝问于岐伯曰:夫自古通天者,生之本也,

冬伤于寒,春必病温。春伤于风,夏生飧泄。夏伤于暑,秋必
疟。秋伤于湿,冬生咳嗽。岐伯曰∶阳胜则身热,腠理闭,喘粗,为之
仰,汗不出而热,齿干,以烦冤腹满死,能冬不能夏。阴胜则身寒,汗出身常清,数栗而寒,寒则厥,厥则腹满死,能夏不能冬。此阴阳更胜之变,病之形能也。能知七损八益,则二者可调,不知用此,则早衰之节也。年四十而阴气自半也,起居衰矣。年五十体重,耳目不聪明矣。年六十阴痿,气大衰,九窍不利,下虚上实,涕泣俱出矣。知之则强,不知则老。故同出而名异耳。智者察同,愚者察异。愚者不足,智者有余。有余则耳目聪明,身体轻强,老者复壮,壮者益治。天不足西北,西北方阴也,而人右耳目不如左明也;地不满东南,东南方阳也,而人左手足不如右强也。阳者其精并于上,并于上则上明而下虚,故耳目聪明而手足不便也;阴者其精并于下,并于下则下盛而上虚,故其耳目不聪明而手足便也。俱感于邪,其在上则右甚,在下则左甚,此天地阴阳所不能全也,故邪居之。天有精,地有形,天有八纪,地有五里,五行精气,成象于天则为七政二十八宿,以定天之度;布位于地则为山川河海,以成地之形。惟天有精,故八节之纪正;惟地有形,故五方之里分。纪,考记也。里,道里也。故能为万物之父母。清阳上天,浊阴归地。天地之动静,神明之纲纪。生长收藏,终而复始。惟贤人上配天以养头,下象地以养足,中傍人事以养五脏。天气通于喉,地气通于嗌,风气通于肝,雷气通于心,谷气通于脾,雨气通于肾。六经为川,肠胃为海,九窍为水注之气。以天地为之阴阳,阴中有阴,阳中有阳。平旦至日中,天之阳,阳中之阳也。日中至黄昏,天之阳,阳中之阴也。合夜至鸡鸣,天之阴,阴中之阴也。鸡鸣至平旦,天之阴,阴中之阳也。夫人亦应之,言人之阴阳,则外为阳,内为阴;言人身之阴阳,则背为阳,腹为阴;言人身之脏腑中阴阳,则脏者为阴,腑者为阳。肝、心、脾、肺、肾五脏皆为阴,胆、胃、大肠、小肠、膀胱、三焦六腑皆为阳。所以欲知阴中之阴、阳中之阳者何也?为冬病在阴,夏病在阳,春病在阴,秋病在阳,皆视其所在为施治也。故背为阳,阳中之阳心也;背为阳,阳中之阴肺也。腹为阴,阴中之阴肾也;腹为阴,阴中之阳肝也;腹为阴,阴中之至阴脾也。此皆阴阳、表里、内外、雌雄相输应也。故以应天之阴阳也。

编者按:此篇萧本原缺篇名及自篇首至“伤肿”一段,今自仁和寺本补齐。凡增补部分均以今本《素问》、《甲乙经》校勘,并依萧氏体例记于“

古,谓上古、中古者也。谓阴阳而摄其生,则通天之义。上古、中古人君摄生,莫不法于天地,故生同天地,长生久视。通天地者,生之本也。不言通地者,天为尊也。

编者按”之后。

本于阴阳。

黄帝问于岐伯曰:阴阳者,天地之道,

本于天地阴阳之气。

道者理也,天地有形之大也。阴阳者气之大,阴阳之气,天地之形,皆得其理以生万物,故谓之道也。

天地之间,六合之内,其气九州岛岛岛岛、九窍、五脏、十二节,皆通于天气。

编者按:“黄帝问于岐伯曰”,《素问》作“黄帝曰”;“道”后有“也”字。

在于天地四方上下之间,所生之物,即九州岛岛岛岛等也。九州岛岛岛岛,即是身外物也。九窍等物,身内物也。十二节者,谓人四肢各有三大节也。谓九州等内外物,皆通天气也。

万物之纲纪也,

平按:《素问》“于”作“乎”。

形气之本,造化之源,由乎阴阳,故为其纲纪。

其生在其气三,

编者按:“也”字,《素问》无。

谓天地间九州等物,其生皆在阴阳及和三气。

变化之父母也,

平按:《素问》“在”作“五”,别本亦作“五”。

万物之生,忽然而有,故谓之化也。化咸□已,□异百端,谓之变也,莫不皆以阴阳雄雌合成变化,故曰□□。

谓数犯此者,则邪气伤人,此寿之本。

编者按:“也”字《素问》无。注“故曰”后所缺二字,仁和寺本只剩前一字上部,略似“父”字,据经文谨拟作“父母”二字。

阴阳分为四时和气,人之纵志不顺四时和气摄生,为风寒雨湿邪气伤也。此顺三气养生,寿之本也。

生杀之本始也,

平按:《素问》“数”上无“谓”字;“寿”下有“命”字;“本”下有“也”字。

阴为杀本,阳为生始。

苍天之气清静,则志意治,

编者按:“也”字,《素问》无。

苍,天色也。气,谓四时和气者也。天地之和气,清而不浊,静而不乱,能令人志意皆清静也。

神明之府也。

平按:《素问》“静”作“净”。

两仪之□谓□神明。玄元皇帝曰:“天不走转,日月不能行,风不能燥,雨不能润,谁使之尔,谓之神明。”斯则阴阳之所不测,化阴阳以为神,通窈冥以忘知,镜七曜而为测,一也。人法天地,具有五脏六腑四肢百体,中有鉴物之灵,为神明二也。亦以阴阳和气,故得神而无初,故为府也。

夫顺之则阳气固,虽有贼邪,弗能害也,此因时之序也。

编者按:注“曰”字,仁和寺本缺,谨据文义加。“窈冥”二字,原本略残,细考其形,当为此二字。

人能顺清静和气,则脏气守其内,腑气固其外,则虽有八正虚风贼邪,不能伤也,斯因四序之和自调摄也。

治病者必求于本,

平按:《素问》“顺”上无“夫”字。

本谓阴阳。

故圣人搏精神,或服天气,通神明。

编者按:“者”字,仁和寺本虫蚀不完,观其剩形,似“者”字,此字《素问》无。

搏,附也,或有也。圣人令精神相附不失,有服清静之气,通神令清,通性令明,故得寿弊①天地而不道夭。

故积阳为天,积阴为地。

平按:《素问》“搏”作“传”;“服天”上无“或”字;“通”上有“而”字。

夫太极□生两仪,即有两,阴阳二气。二气之起,必有两仪之形,是即託形生气,积气成形,故积清阳以为天形,积浊阴以为地形。

①“弊”,通“蔽”。

编者按:注“太”字残缺;“託”字,亦缺末笔,均据文义补。

气失之,则内闭九窍,外壅肌肉,卫气散解,此谓自伤,气之削也。

阴静阳躁,

阴气失和,则内闭九窍,令便不通,外壅肌肉,使腠理壅塞也。阳气失和,则腠理开解,卫气发泄也。此之失者,皆是自失将摄,故令和气销削也。

阴气至静,阳气主躁。

平按:《素问》“失”上无“气”字。“卫”原钞作“冲”,据本注应作“卫”,《素问》亦作“卫”。

阳生阴长,

阳气者,若天与日,失其行,独寿不章,故天运当以日光明,是故阳因上而卫外者也。

少阳,春也,生起万物;少阴,秋也,长熟万物。

人之阳气,若天与日,不得相无也。如天不得无日,日失其行,则天不明也。故天之运动,要藉日行,天得光明也。人与阳气不得相无,若无三阳行于头上,则人身不得章延寿命也。故身之生运,必待阳脉行身已上,故寿命章也。是以阳上于头,卫于外也。平

阴杀阳藏。

按:《素问》“行独”二字作“所则折”三字;“上而”二字作“而上”二字。

五月是阳,起一阴爻,杀气者也;十一月是冬藏,起一阳爻,生气者也。有本云:阴生阳杀也。

因于寒,志欲如连枢,起居如惊,神气乃浮。

编者按:《素问》、《甲乙经》均作“阳杀阴藏”。注“阴生阳杀也”后,原衍一“之”字,今删,仁和寺本衍“之”字处甚多,均径删,不再举。

连,数也。枢,动也。和气行身,因伤寒气,则志欲不定,数动不住,故起居如惊,神魂飞扬也。

阳化气,阴成形。

平按:《素问》“寒”下无“志”字;“连枢”作“运枢”,新校正云:“全元起本作连枢。”

阴阳化起物气,以阳为父,故言阳也;阴阳共成于形,以阴为母,故言阴也。

因于暑,汗烦则喘喝,静则多言,体若燔炭,汗出如散。

寒极生热,热极生寒。

喝,汉②曷反,呵也,谓喘呵出气声也。汗者,阴气也,故汗出即热去。今热,汗出而烦扰也。若静而不扰,则内热狂言。如此者,虽汗犹热。汗如沐浴,汗不作珠,故曰如散也。

物极而变,亦自然之所然耳也。

平按:《素问》“如散”作“而散”。

寒气生浊,热气生清。

②“汉”,萧本误作“漠”。今据仁和寺本改。

阴浊为地,寒气所以起;阳清为天,热气所以生也。

因于湿,首如裹攘,大筋濡短,小筋施长,施长者为痿。

编者按:注“阴浊”二字原残,“浊”字右半部尚可辨,拟作此二字,与下句“阳清”二字互文。

如,而也。攘,除也。人有病热,用水湿头而以物裹人,望除其热,是则大筋得寒湿缩,小筋得热缓长。施,缓也,绝尔反。筋之缓疭,四肢不收,故为痿也。

清气在下,则生飧泄;浊气在上,则生□胀。

平按:《素问》“裹”下有“湿热不”三字;“濡”作“□”;“施”作“□”;“小筋施长”下有“□短为拘”四字;“为痿”上无“者”字。

清气□阳在上,浊气为阴在下。今浊阴脱虚,清阳下并,以其阳盛,所以飧泄也。清阳既虚,浊阴上并,以其阴盛,所以□胀飧泄也,食不化而出也。

因阳气为肿,四维相代,阳气而竭。

此阴阳反祚②也,病之逆顺也。

因邪气客于分肉之间,卫气壅遏不行,遂聚为肿。四时之气,各自维守,今四气相代,则卫之阳气竭壅不行,故为肿也。

祚,福也。逆之则为反,顺之为福也。

平按:“因阳气为肿”《素问》作“因于气为肿”;“而竭”作“乃竭”。

编者按;“祚”字,原钞右半部残,当为此字,《素问》、《甲乙经》均作“作”。“顺”,《素问》、《甲乙经》均作“从”。

阳气者,烦劳则张,精绝辟积,于夏使人前厥,

②仁和寺本“祚”字旁注有“乍故反”三字。

辟,稗尺反。夏日阳气盛时,入房过多,则阳虚起,精绝辟积,生前厥之病也。辟积,辟叠停废之谓也。前厥,即前仆也。

故清阳为天,浊阴为地;地气上为云,天气下为雨;

平按:“前厥”《素问》作“煎厥”。

地之浊气上升,与阳气合为云;天之清气上降,与阴气合为雨也。

目盲不可以视,耳闭不可以听,

雨出地,气出天,

精绝则肾腑足太阳脉衰,足太阳脉起目内眦,故太阳衰者即目盲也。精绝肾虚,则肾官不能听也。

雨是地之阴气,上升得阳为雨;气是天之阳气,下降得阴为气。气,雾。

溃溃乎若坏都,滑滑不止。

编者按:此二句《素问》、《甲乙经》均作“雨出地气,云出天气”。注“雾”字后,疑脱“也”字。

溃,胡对反。溃溃、滑滑,皆乱也。阳气烦劳,则精神血气乱,若国都亡坏,不可止也。一曰滑不正则。都,大也。言非直精神血气溃乱,四肢十二大骨痿疭不正也。

故清阳出上窍,浊阴出下窍;

平按:“滑滑不止”《素问》作“汩汩乎不可止”。注“滑不正则”应作“都骨不正”。按:原钞“滑滑不止”右偏,有“滑滑不止,都骨不正”八小字。

夫阴阳者,有名而无形也,所以数之可十,离之可百,散之可千,推之可万,故有上下清浊阴阳、内外表里阴阳等,变化无穷也。内外者,脉内营气称为清阴,脉外卫气名为浊阳,是则阴清阳浊者也。言上下者,清阳为天,浊阴为地,是则阳清阴浊者也。彼说内外清浊阴阳,此言上下清浊阴阳也。是以谷入于胃,分为四道,出于上焦,剽悍行于分肉之间,日五十周□卫气也。起于中焦,并行于胃口,出上焦之后,泌糟粕,蒸津液,化其精微,上注肺脉,行于经隧,化而为血,以奉生身,名曰营气;其卫气上行于□面,以资七窃,故曰清阳出上窍也。若以内外阴阳,则内者为清,外者为浊;若以上下阴阳,则上者为清,下者为浊,有此不同。浊者,别回肠下行,故曰浊阴阳出下窍也。

阳气大怒,则形气而绝,血宛于上,使前厥,有伤于筋纵,

编者按:注“五十周”后所缺一字,谨拟作“于”字。“起于中焦”,“起”字原残右半部,今据文义加。“隧”字残,据文义加。“下者为浊”,“者”字残,据文义加。“浊阴阳”,“阳”字疑衍。

阴并于阳,盛怒则卫气壅绝,血之宛陈,上并于头,使人有仆,故曰前厥。并伤于筋,故痿疭也。

清阳发腠理,

平按:“阳气”下《素问》有“者”字;“而绝”作“绝而”;“宛”作“菀”;“使前厥”作“使人薄厥”。

此名卫气为清阳,发腠理,即浊为清也。

其若不容,而出汗偏阻,使人偏枯。

浊阴走五脏;

阻,坏也,慈吕反。容,缓也。阳气盛者必伤筋痿缓,其若不缓,则冷汗偏出坏身。偏枯,不随之病也,或偏枯疼者也。

此名营气为浊阴,走于五脏,即清为浊也。

平按:“而出汗偏阻”《素问》作“汗出偏沮”。

清阳实四肢,浊阴实六腑。

汗出见湿,乃生痤疽。

四肢、六腑虽□为阳,复分阴阳也。四肢在外,故清气实之;六腑在内,故浊谷实之。

若汗遍身,见湿于风,即邪风客于肌肉,壅遏营卫,伤肉以生痤疽也。痤,痈之类,然小也,俗谓之疖子。久雍陷骨者,为痤疽也。

编者按:后“实”字,《素问》、《甲乙经》均作“归”字。注“虽”字后残缺一字,只余右半“刂”形,据文义似当为“同”字,待考。

平按:《素问》“疽”作“疿”。

水为阴,火为阳,

高粱之变,足生大丁,受如持虚。

五谷为食中水冷,谓之阴也;食中火热,为之阳也。

膏粱血食之人,汗出见风,其变为病,与布衣不同,多足生大钉肿。膏粱身虚,见湿受病,如持虚器受物,言易得也。

阳为气,阴为味。

平按:《素问》“膏”作“高”;“钉”作“丁”,新校正云:“按丁生之处,不常于足,盖谓膏粱之变,饶生大丁,非偏著足也。”又《素问》“持虚”下有“劳汗当风,寒薄为皶,郁乃痤”十一字。

食中火热,发谷五气也;食中水冷,发谷五味也。

阳气者,精则养神,柔则养筋。

味归形,

卫之精气,昼行六腑,夜行五脏,令五神清明,行四肢及身,令筋柔弱也。

五味各入于脏,以成一形。

开阖不得,寒气从之,乃生大偻。

形归气。

腠理有邪,开令邪出,则开为得也。腠理无邪,闭令不开,即阖为得也。今腠理开邪入,即便闭之,故不得也。寒邪入已,客于腰脊,以尻代踵,故曰大偻。偻,曲也,力矩反。

阴形阳气有也。

陷脉为瘘,流连肉腠。

气归精,

寒邪久客不散,寒热陷脉以为脓血,流连在肉腠之间,故为瘘。

气生五味精等。

平按:“流”《素问》作“留”。

编者按:“气归精”之后,《素问》、《甲乙经》均有“精归化”三字。

输气化薄,传为善畏,乃为惊骇。

精食气,

输者,各系于脏,气化薄则精虚不守,故善畏而好惊也。

五味精华,五气变为。

平按:《素问》“输”作“俞”;“乃”作“及”。

编者按:注“味”字,原钞残缺下半部;“精”字,右半上部残,均据文义补。“变为”二字,疑乃“为变”之误。

营气不顺,逆于肉理,乃生癕肿。

形食味,

脉肉营气,为邪气伤,不得循脉阴阳相注,故逆于肉理,败肉即生痈也。

得于形者,以食为味。

平按:《素问》“顺”作“从”;“癕”作“痈”。注“脉肉”,“肉”字别本作“内”。

味伤形,

魄汗不尽,形弱而气烁,穴输已闭,发为风疟,故风者,百病之始也。

五味各走其脏,淫则各伤其脏。

魄,肺之神也。肺主皮毛腠理,人之汗者,皆是肺之魄神所营,因名魄汗。夏伤于暑,汗出不止,形之虚弱,气之衰损,淫邪藏于腠理,腠理已闭,至秋得寒,内外相感,遂成风疟而气烁,故邪风者百病始。烁,式药反,淫邪气□。

编者按:“味伤形”之前,《素问》、《甲乙经》均有“化生精,气生形”六字。

平按:《素问》“不尽”作“未尽”。

气伤精,精化于气,

清静则肉腠闭距,虽有大风苛毒,弗之能客,此因时之序也。

精本从气化,有气淫还,各伤其精也。

不为躁动,毛腠闭距,八风不能伤者,顺四时之序调养,故无病也。苛,害也,音柯。

编者按:“于气”,《素问》、《甲乙经》均作“为气”。

平按:《素问》“距”作“拒”;“客”作“害”。

气伤于味。

故人病久则传化,上下不并,良医弗为。

食中气盛,定伤五味。

人病虽久,得有传变,上下阴阳不并,至其所王,必当自愈,故良医不为也。

味出下窍,气出上窍。

平按:《素问》“病”上无“人”字。

五味糟粕为大小便也,谷气不行经隧者,积于胸中,成于□□也。

故阳蓄积病死,而阳气当隔,隔者当泻,不亟正治,旦乃败亡。

编者按:“味”字之前,《素问》、《甲乙经》均有“阴”字;“气”字之前,均有“阳”字。注“于”字后所缺二字,原钞残,似“吐利”二字。

故阳病者,蓄积不得传化,有其死期者,阳脉当隔,脉有隔之时,当即泻之,不急疗者,必当死也。隔,格也。亟,急也。

味厚为阴,薄为阴之阳;

平按:“旦乃败亡”《素问》作“粗乃败之”,别本“旦”作“且”。注“疗者”,别本作“疗之”。

夫阴阳之道,推之可万也。如五味是阴,味之厚薄亦是阴阳,故味之厚者,阴中之阴,味薄者,阴中之阳也。

故阳气者,一日而主外,平旦人气生,日中而阳气隆,日西阳气已虚,气门乃开,是故暮而收距,毋扰筋骨,毋见雾露。

编者按:“厚”字之后,《素问》、《甲乙经》均有“者”字。

夫阳者,生气也。阴者,死气也。故阳气一日而主外,阴气一夜而主内。一日外者分为三时:平旦人气始生,为少阳也;日中人气隆盛,为太阳也;日西人气始衰,为虚阳也。阳气虚者,阴气即开也。阴气开者,即申酉戌,少阴生也,故暮须收距,无令外邪入皮毛也;亥子丑时,即至阴也,故至阴时无扰骨也;寅卯辰,即厥阴也,故厥阴时无扰于筋,见雾露也,阴衰见湿,因招寒湿病。

气厚为阳,薄为阳之阴;

平按:《素问》“开”作“闭”。

五气是阳,气之厚薄又是阴阳,故气之厚者,阳中之阳,气之薄者,阳中之阴也。上下、贵贱、吉凶、福祸等,万物皆然。

反此三时,形乃困薄。

编者按:“厚”字之后,《素问》、《甲乙经》均有“者”字。“薄为阳”,“阳”字原缺,谨据《素问》、《甲乙经》补。

不顺昼夜各三时气以养生者,必为病困迫于身。薄,迫也。

味厚则泄,薄则通。气薄则泄,厚则发。

岐伯曰:阴者,藏精而极起者也;阳者,卫外而为固者也。

味厚气薄,则上下吐泄;味薄气厚则上下通发。

五脏藏精,阴极而阳起也;六腑卫外,阳极而阴固也。故阴阳相得,不可偏胜也。

编者按:“气薄则泄,厚则发”,《素问》、《甲乙经》作“气薄则发泄,厚则发热”。

平按:《素问》“极起”作“起亟”。

壮火之气衰,少火之气壮。

阴不胜其阳,则其脉流薄,疾并乃狂。

壮盛火热之气,盛必衰也。少微火暖之气,必为壮盛。此阴阳之□也。

阳胜,即人迎脉动,或停或速,是则阴并阳盛,发为狂病。

壮火食气,气食少火。壮火散气,少火生气。

平按:《素问》“脉”上无“其”字。

壮火壮盛,食气必衰;气食少火,气得□壮。故得壮火之盛,必散于气,少火之微定聚生气也。

阳不胜其阴,五脏气争,九窍不通。

编者按:注“衰”字,原钞残右半部,观其剩形,复考经文,当为“衰”字。

阴胜,则脏气无卫,故外九窍闭而不通也。

气味辛甘发散为阳,酸苦涌泄为阴。

平按:“五脏”上,《素问》有“则”字。

气之味□是□□甘□阴之厚者,发散薄为阳也。酸苦薄者为阳,下涌泄者为阴也。

是以圣人陈阴阳,筋脉和同,骨髓坚固,气血皆顺,如是则外内调和,邪不能客①,耳目聪明,气立如故。

编者按:注“味”字,原钞残下半部,观其剩形,似“味”字。

故圣人陈阴阳,使人调内外之气,和而不争也。

阴胜则阳病,阳胜则阴病。

平按:《素问》“顺”作“从”;“外内”作“内外”;“客”作“害”。

夫阴阳和,物生者也。今阳虚者,阴必并之,阴并阳者,是则阴胜,故阳病□。阴虚亦尔。

①“客”,萧本误作“容”,今据仁和寺本改。

编者按:“阳病”,“阳”字仁和寺本误作“汤”,今据《素问》、《甲乙经》改。

风客淫气,精乃亡,邪伤肝。

阴病则热,阳病则寒。

风客淫情之气,遂令阴盛,施精不已,故精亡也。肝脉循阴入肝,故精亡伤肝也。

阴病阳胜,故热;阳病阴胜,故寒也。

平按:注“淫情”,“情”字别本作“精”。

编者按:二“病”字,《素问》均作“胜”,《甲乙经》同,亦作“病”。

因而饱食,筋脉横解,肠澼为痔。

重热则寒,重阴则热。

澼,音僻,泄脓血也。肝主于筋,亦生于血,肝既伤已,又因饱食,谷气盛迫,筋脉解裂,广肠漏泄脓血,名之为痔也。

谓阴阳极。

平按:“肠澼”,袁刻误作“伤澼”。

编者按:此二句《素问》、《甲乙经》均作“重寒则热,重热则寒”。

因而一饮,则逆气。

寒伤形,热伤气。

一者,大也。既已亡筋伤肝,又因大饮,则为逆气之病也。

形者,和阴也;气者,和阳也。寒甚有伤于形,热甚伤夺其气,斯之常。

平按:“一”《素问》作“大”。

气伤痛,

因而强力,肾气乃伤,高骨乃坏。

卫气行于肤□之中,邪气客于肤肉,壅遏卫气,迫于分肉,故痛。

亡精伤肝,复因力已入房,故伤肾也。肾以藏精主骨,肾伤则大骨坏也。高,大也。

编者按:注“之中”前所缺一字,据下文“客于肤肉”,疑当作“肉”字。

凡阴阳之要,阳密阳固,而两者不和,若春无秋,若冬无夏,因而和之,是谓圣度。

形伤肿。

腠理密不泄者,乃内阴之力也。五脏藏神固者,外阳之力也。故比四时和气,不得相无也。因四时和气和于身者,乃是先圣法度也。

既迫痛伤形,即便为肿也。

平按:“阴密阳固”《素问》作“阳密乃固”。

编者按:自篇首至“伤肿”二字,萧本原缺,今据仁和寺本补入。

故强不能,阴气乃绝,

故先痛而后肿者,气伤形也;

阴气衰者,可以补阴,更强入房泻其阴,故阴气绝也。

先邪伤卫气致痛,后形肿者,谓卫气伤及于形也。

平按:“故强不能”《素问》作“故阳强不能密”,袁刻于“能”下加一“密”字,与原钞不合。

先肿而后痛者,形伤气也。

因于露风,乃生寒热。

邪先客于皮肤为肿,而后壅卫气为痛者,谓形伤及于气也。

精亡肝伤,更得寒湿风邪,邪风成者为寒热病也。

风胜则肿,燥胜则干,

平按:《素问》此段上有“阴平阳秘,精神乃治,阴阳离决,精气乃绝”四句。后二句,本书见下文。

邪风客于皮肤,则为□肿也;邪热燥于皮肤,则皮干无汗。

是以春伤于风,邪气流连,乃为洞泄;夏伤于暑,秋为痎疟;秋伤于湿,气上逆而咳,发为痿厥,阴阳离决,精气乃绝;冬伤于寒,春乃病热。

平按:《素问》、《甲乙经》“肿”均作“动”;“肿”下均有“热胜则肿”句。

洞,大贡反,疾流也。肺恶寒湿之气,故上逆咳也。至冬寒湿变热,四肢不用,名曰痿厥。二气离分不和,故精气绝也。

寒胜则胕,

平按:《素问》“流连”作“留连”;“春乃病热”作

扶付反,检义当腐,寒胜肉热,肉当腐。

“春必温病”。

平按:“胕”《素问》、《甲乙经》均作“浮”。

四时之气争,伤五脏也。

湿胜则濡。

风寒暑湿,四时邪气争而不和,即伤五脏也。

阴湿气盛,则多汗也。

阴之生,本在五味。

平按:“濡”下,《素问》、《甲乙经》均有“泻”字。

身内五脏之阴,因五味而生也。

天有四时五行,

平按:《素问》“生”上有“所”字。

天之用也。

阴之五官,阳在五味。

以生长收藏,

五脏,阴之官也。谓眼、耳、鼻、口、舌等五官之阳,本于五味者也。故五味内滋五脏,五官于是用强也。

四时之用。

平按:《素问》“官”作“宫”;“阳”作“伤”。

以生寒暑燥湿。

是故味过酸,肝气以津,肺气乃绝;

五行所生也。有本有“风”,谓具五者也。

夫五味者,各走其脏,得中则益,伤多则损。故伤酸者,能令肝气下流,膀胱胞薄,遂成于癃漏泄病也。肺气克肝,今肝气津泄,则肺无所克,故肺气无用也。

平按:“湿”下,《素问》、《甲乙经》均有“风”字。

平按:“肺”《素问》作“脾”。

人有五脏,

味过于咸,则大骨气劳,短肌气抑;

人之有也。

咸以资骨,今咸过伤骨,则脾无所克,故肌肉短小,脾气壅抑也。

有五气,以生喜怒悲忧恐。

平按:《素问》“肌”下有“心”字。

五气,五脏气也。喜怒等,心、肺、肝、脾、肾五志者。

味过苦,心气喘满,色黑,肾不卫;

平按:“有五气”《素问》作“化五气”,《甲乙经》作“化为五气”。“喜”上,《素问》、《甲乙经》均有“生”字。

苦以资心,今苦过伤心,喘满欧吐,则肾气无力,故色黑而不能卫也。

故喜怒伤气,

平按:《素问》“苦”作“甘”;“肾不卫”作“肾气不衡”。

内伤者也。

味过于甘,脾气濡,胃气乃厚;

寒暑伤形。

甘以资脾气,今甘过伤脾气濡,令心闷胃气厚盛也。

外伤者也。

平按:《素问》“甘”作“苦”;“濡”上有“不”字。

故曰喜怒不节,寒暑过度,生乃不固。

味过于辛,筋脉沮弛,精神乃英。

内外伤已,生得坚固不道夭者,未之有也。

辛以资肺,今辛多伤肺,肺以主气,筋之气坏,泄于皮毛也。心神克肺气沮泄,神气英盛,浮散无用也。

平按:《素问》无“故曰”二字;此节以上有“暴怒伤阴,暴喜伤阳。厥气上行,满脉去形”十六字,《甲乙经》同。

平按:“英”《素问》作“央”,王注作“久”字解。新校正谓:“此论味过所伤,不宜作精神长久解,央乃殃也,此古文简略,字多假借用也。”其说为长。

重阴必阳,重阳必阴。故曰:冬伤于寒,春必病温;

是故谨和五味,则骨正筋柔,气血以流,腠理以密。

伤,过多也。冬寒,阴也。人于冬时,温衣热食,腠理开发,多取寒凉以快其志者,寒入腠理,腠理遂闭,内行脏腑,至春寒极,变为温病也。

谓五味各得其所者,则咸能资骨,故骨正也;酸能资筋,故筋柔也;辛能资气,故气流也;苦能资血,故血流也;甘能资肉,故腠理密也。

平按:“病温”,顾本《素问》作“温病”,赵府本《素问》仍作“病温”。

如是则气骨以精,谨道如法,长有天命。

春伤于风,夏生飧泄;

谨,顺也。如是调养身者,则气骨常得精胜,上顺天道,如先圣法,则寿弊天地,故长有天命也。

春风,阳也。春因腠理开发,风入腠闭,内行脏腑肠胃之中,至夏飧泄也。飧,水洗饭也,音孙,谓肠胃有风,水谷不化而出也。

平按:顾本《素问》“气骨”作“骨气”,赵府本仍作“气骨”。

夏伤于暑,秋必痎疟;

夏因汗出,小寒入腠,藏之于内,至□气发,腠理外闭,风气内发,以成痎疟。痎,音皆。

平按:《素问》“秋生”作“秋必”。注“气发”上原缺一字,玩经文应作“秋”,袁刻作“夏”。

秋伤于湿,冬生咳嗽。

秋多雨湿,人伤受湿,湿从上下,至冬寒并伤肺,故成咳嗽也。恺代反,又邱吏反,谓逆气也。

平按:自此以下《素问》有“帝曰:余闻上古圣人”至“阳在外,阴之使也”一段,其文甚长,中间新校正所引《太素》及杨注甚多,当在今本所阙七卷中,惜不可考矣。

黄帝问曰:法阴阳奈何?

阴阳者,天地纲纪,变化父母,养生之道,法之以成,故问之。

岐伯答曰:阳胜则身热,

阳胜八益为实,阴胜七损为虚。言八益者:身热,一益也,阴弱阳盛,故通身热也。

腠理闭,

二益也。阳开腠理,过盛则闭。

而粗

三益也。热盛则腠理皮上粗涩也。

平按:“而粗”《素问》作“喘粗”,《甲乙经》作“喘息粗”。

为之俛仰,

四益也。热盛上下,故身俛仰。

平按:“俛仰”《甲乙经》作“后闷”。

汗不出而热,

五益也。阴气内绝,故汗不出,身仍热。

干齿

六益也。热盛至骨,故齿干也。

平按:《素问》、《甲乙经》作“齿干”。

以烦悗,

七益也。热以乱神,故烦闷也。

平按:“悗”《素问》作“冤”,《甲乙经》作“闷”。

腹满死,

八益也。热盛胃中,故腹满也。前已七益,复加腹满,故致死。

平按:“满”《甲乙经》作“胀”。

能冬不能夏。

以其内热,故能冬之大寒,不能夏之小热。

平按:二“能”字《甲乙经》作“耐”。

阴胜则身寒,

下言七损也:身寒,一损也,身苦寒。

汗出,

二损也。无阳禁腠,故汗出。

身常凊,

三损也。凊,冷也,身皮肤常冷也。

平按:《素问》、《甲乙经》“凊”作“清”,袁刻亦作“清”。

数栗

四损也。数数战栗也。

而寒,

五损也。战而复寒也。

寒则厥,

六损也。寒则手足逆冷也。

厥则腹满死,

七损也。前已六损,复加冷气满腹,冷气满腹故致死也。

能夏不能冬。

寒人遇热,故堪能也。

平按:两“能”字,《甲乙经》均作“耐”。

此阴阳更胜之变也,病之形能也。

此是阴阳变极之理,亦是人之病所能也。

黄帝问曰:调此二者奈何?

阴阳相胜,遂有七损八益,虚实不和,故谓调之。

岐伯答曰:能去七损八益,则二者可调也;

损者,损于身;益者,益于病。若人能修道察同,去损益之病,则阴阳气和,无诸衰老,寿命无穷,与天地同极也。

平按:“去”《素问》、《甲乙经》均作“知”。

不知用此,则蚤衰。

人不修道,不去损益,则阴阳不调,是谓不道,不道早衰也。

平按:注“不道”二字,原钞重,袁刻删去,不合,仍依原钞。

衰之节,年四十,而阴气自半也,起居衰矣。

始衰时节,年四十也。六腑为阳气,五脏为阴气。人年四十,五脏阴气自半已衰,腠理始疏,荣华颓落,发鬓颁白,行立之起,坐卧之居,日渐已衰也。

年五十,体重,耳目不聪明矣。

人年五十,脾气衰,故体重。肝气衰,故目不明。肾气衰,故听不聪也。

年六十,阴痿,大气衰,九窍不利,

人年六十,肾气衰,精气减,筋弛,故宗筋痿也。十二经脉、三百六十五络为大气也,其气皆上于面而走空窍,其精阳气上于目而为睛,其别气走于耳而为听,其宗气上出于鼻而为臭,其浊气出于胃走唇舌而为味,今经脉、大气皆衰,故九窍不利。

下虚上实,涕泣俱出。

腰以上为阳,以居上也;腰以下为阴,以居下也。年六十者,精减阴痿,行步无力,即下虚上实也。神衰失守,故涕泣俱出。

平按:“出”下,《素问》有“矣”字。

故曰:知之则强,

知察于同,去七损八益,其身日强。

不知则老。

人察于异,有损有益,故身速衰也。玄元皇帝曰:物壮则老,谓之不道,不道早已。此之谓也。

故同名异邪。

道理无物不通,故同名也。物有方殊,故异邪也。

平按:“故同名异邪”句,《素问》作“故同出而名异耳”。注“方殊”,“方”字疑是“万”字之误。

智者察同,愚者察异,

察,观也。智者反物观道,愚者反道观物。

愚者不足,智者有余,有余则耳目聪明,身体轻强,年老复壮,壮者益理。

愚者观物,有三不足:目暗耳聋,则视听不足也;体重力衰,则身不足也;老者日衰,壮者日老,则寿不足也。智者观道,神清性明,故三有余也:视听日胜,则耳目有余也;身强体轻,则身有余也;年老反同乳子之形,年壮更益气色之理,则寿有余。

平按:《素问》“年老”作“老者”;“理”作“治”。

是以圣人为无为之事,

圣人,谓广成子等也。忘物丧我,任物之动,即为无为之事也。

平按:注“无为”,袁刻作“无物”。

乐恬憺之能,

怡神适性,即乐恬淡之能也。

从欲快志于虚无之守,

圣人欲无欲之欲,志无求之志,故从快于虚无。不失其道,谓之守也。

故寿命无穷,与天地终,此圣人之治身也。

虚无守者,其神不扰,其性不秽。性不秽,故外邪不入;神不扰,故脏腑□内,与虚无同道,与天地齐德,遂获有余无穷之寿也。故广成子语黄帝曰:“吾以目无所见,耳无所闻,心无所知,神将自守,故人尽死,而我独存。”即其事也。斯乃圣人理身之道也。

平按:注“脏腑”下,原钞空一格,傍注“安欣”二字。

天不足西北,故西方阴也,而人右耳目不如左明;地不满东南,故东方阳也,人左手足不如右强也。

夫天地者,形之大也。阴阳者,气之大也。大形而生万形,则大形以为父母,万形为子也。故大形有所不足而生万物,万物不可足也。故人头法天,则右耳目聪明不足也;手足法地,故左手足便强不足也。以其天阳不足西北,地阴不足东南故也。

平按:《素问》“西方”作“西北方”;“东方”作“东南方”。

黄帝问曰:何以然?岐伯答曰:东方阳也,其精并上,故上明而下虚,故使耳目聪明而手足不便也;

东方是阳,阳气上升,故上实下虚,则人左箱上胜下劣也。

平按:《素问》“阳也”下有“阳者”二字;“并上”作“并于上,并于上”六字;“故上明”作“则上明”。

西方阴也,阴者其精并于下,并于下则下盛而上虚,故其耳目不聪明而手足便也。

西方是阴,阴气下沉,故下实上虚,则人右箱下胜上劣也。

平按:此段原钞无,谨据《素问》补于“西方是阴”注上。

故俱感于邪,其在上也则右甚,在下则左甚,此天地阴阳所不能全,故邪居之。

非直左右阴阳虚处耳目手足有所不善,然左右俱感于邪,虚处独甚,今人患手足左甚,耳目右甚,即其事也。则天地阴阳有所不全,人法天地,何取可具其全。非直人有不全,万物皆尔,不可全也。故圣人法天则地,中顺万物,居不得已,安于不足,是谓摄生之大妙。

平按:注“已安”下,袁刻有“居也”二字,乃因原“安”字右

旁有此二字,不宜混入正文。

故天有精,地有形;

天有气之精,成人耳目;地有质之形,成人手足。

天有八纪,地有五里,故能为万物父母。

天有八风之纪,纪生万物;地有五行之理,理成万物。故为父母也。

平按:“理”《素问》作“里”;“物”下,《素问》有“之”字。

清阳上天,浊阴归地,

故阴阳和也,称为万物;阴阳离也,号为天地也。

是故天地之动静,神明为之纪,故能以生长化成收藏,终而复始。

是故以天之动也,以地之静也,以神明御之为纲纪也,三者备,故能为四时生长化成收藏终始者也。

平按:“纪”上,《素问》有“纲”字;“化成”二字,《素问》无。

唯贤人上配天以养头,下象地以养足,中象人事以养五脏。

人头象天,故配天养头,使七窍俱美,同七曜之明也。足以象地,故使五①常安,同山岳双镇也。中身象于人事,人有五脏,余禽兽等有不具者,故象人事以养五脏,同真人。

平按:“中象”,“象”字《素问》作“傍”。注“双”字原缺,原校作“双”。

①“五”,人卫本注曰:疑当作“两足”二字。

天气通于肺,

肺为四脏上盖,是人之天,故天气通肺也。

地气通于咽,风气通于肝,

咽中入食,以生五脏六腑,故地气通咽也。东方生风,风生木,木生酸,酸生肝,故风气通于肝。

平按:“咽”《素问》作“嗌”。

雷气通于心,

心能觉动四肢百体,故雷气通心也。

榖气通于脾,

五谷滋味入脾,故谷气通脾也。

平按:“榖”《素问》作“谷”。

雨气通于肾。

雨者水也,故雨气通肾也。

六经为川,

三阴三阳六经之脉,流诸血气以注肠胃,故为川也。

平按:“川”,袁刻作“水”,注同。

肠胃为海,

夫海者,一则众川归之,二则利泽万物。肠胃为彼六经所归,又滋百节,故为海也。

九窍为水注。

声色芳味如水,从外流于上之七窍,注入经川,溲后糟粕之水,从内出下二窍也。有本为“外注”,理亦相似。

平按:注“经川”,“川”字,袁刻作“水”。

水注之气。以天地为之阴阳,

声色芳味之气,从外入内有养,故以地为阴也。糟粕溲后,从内出外得通,故以天为阳也。

平按:《素问》“水注”二字不重。

阳之汗,以天地雨②名之,

阳发腠理出汗,同天地间雨,故汗名雨也。

②“雨”字之前,《素问》有“之”字。

气以天地之风。

前明人汗,以天地之雨为名;则人之气,以天地之风为名也。

平按:《素问》“气”上有“阳之”二字;“内”上有“疾”字;“风”下有“名之”二字。

暴气象雷,

人身中气,上下有声,故象雷也。

气逆象阳。

无阴之阳即为灾,故气逆不和者,象于阳也。

平按:“气逆”《素问》、《甲乙经》均作“逆气”。

故治不法天之纪,不用地之理,则灾害至矣。

为家为国之道,不依天之八纲,地之五理,国有亡破之灾,身有夭丧之害也。

故风之至,傍如风雨。

风,谓天之邪气者也。邪气至,触身傍,伤人体者,如暴风雨入人腠理,渐深为病者也。

平按:“风”上,《素问》有“邪”字。“傍”《素问》、《甲乙经》均作“疾”。

故善治者治皮毛,其次治肌肤,其次治筋脉,其次治六腑,其次治五脏,五脏半死半生。

善者,谓上工善知声色形脉之候,妙识本标,故疗皮毛,能愈脏腑之病,亦疗脏腑,能除皮毛之疾。故病在皮毛,疗于皮毛;病在五脏,疗于五脏。或病浅而疗浅,或病深而疗深,或病浅而疗深,或病深而疗浅,皆愈者,斯为上智十全者也。今夫邪气始入皮毛之浅,遂至五脏之深,上工疗之有十,五死五生者,以其阴阳两感深重故也。

平按:“五脏”二字,袁刻不重。“五脏”下,《素问》有“治五脏者”四字。

故天之邪气,感则害五脏;

谓天降八正虚风,从冲上来,为损至深,故害五脏也。

平按:“害”下,《素问》有“人”字。

水谷之寒温,感则害六腑;

天地之间资生气味,谓水谷也。六腑贮于水谷,节之失和,次害六腑也。

平按:《素问》“温”作“热”;“害”下有“于”字。

地之湿气,感则害皮肉筋脉。

肾为水脏,主骨又深,少湿未能即伤。余之四脏,所主皮肉筋脉在外,感即先伤,未至六腑也。

故用针者,从阴引阳,从阳引阴,

肝脏足厥阴脉实,肝腑胆足少阳脉虚,须泻厥阴以补少阳,即从阴引阳也。若少阳实,厥阴虚,须泻少阳以补厥阴,即从阳引阴也。余例准此。

平按:“故”下,《素问》有“善”字。

以右治左,以左治右,

谓以缪刺,刺诸络脉;谓以巨刺,刺诸经脉。

以我知彼,

谓医不病,能知病人。

以表知里,

或瞻六腑表脉,以知五脏里脉;或瞻声色之表,以知脏腑之里也。

以观过与不及之理,见微得过,用之不殆。

寸口之脉,过五十动,然后一代,谓之过;不满五十,谓之不及。见关格微病,得过失也。见微过而救人者,谓未病之病,疗十十全,故无危殆。

平按:“得”《甲乙经》作“则”。

善诊者按脉,

善,谓上工善能诊候。诊候之要,谓按脉。

平按:《素问》“按脉”上有“察色”二字,《甲乙经》同。

先别阴阳,审清浊,而知部候;

按脉之道,先须识别五脏阴脉,六腑阳脉,亦须审量营气为浊,卫气为清,和两手各有寸、关、尺三部之别也。

平按:“部候”,《素问》、《甲乙》作“部分”,别本亦作“部分”。注“和两手”,“和”字疑是“知”字传写之误。

视喘息,听音声,而知所苦;

须看病人喘息迟急粗细,听病人五行音声,即知五脏六腑、皮毛肤肉、筋脉骨髓何者所苦,此谓听声而知者也。

平按:《甲乙》“音声”作“声音”;“知”下有“病”字。

观权衡规矩,而知病所在;

面部有五脏六腑五行气色,观乎即知病在何脏腑也。

平按:“规”上,《甲乙》有“视”字。“在”《素问》作“主”,《甲乙》作“生”。

按尺寸而观浮沉滑涩,而知病所生;

涩,所敕反,不滑也。人之两手,从关至鱼九分,为寸也;从关至尺一寸,为尺也;尺寸终始一寸九分,为尺寸也。凡按脉也者,按寸口得五脏六腑十二经脉之气,以知善恶;又按尺部,得知善恶。依此大经,竟无关部,关者,尺寸分处,关自无地。依秦越人,寸口为阳,得地九分;尺部为阴,得地一寸,尺寸终始一寸九分,亦无关地。华佗云:“尺寸关三部各有一寸,三部之地合有三寸。”未知此言何所依据。王叔和、皇甫谧等各说不同,并有关地,既无依据,不可行用。但关部不得言无,然是尺寸分处,自无其地,脾脉在中,有病寄见尺寸两间,至下脉经之中,具定是非也。按脉之道,先别阴阳清浊,知部分,以次察声色,知病所苦所在,始按尺寸,观浮沉等四时之脉,以识病源也。

平按:“所生”下,《素问》有“以治”二字,新校正云:“按《甲乙经》作知病所在,以治则无过。下无过二字,续此为句。”与此正合。注“尺寸分处”,袁刻作“寸尺分处”。

以治无过,以诊则不失矣。

此以诊候知病源已,然后命诸针艾汤药等法疗诸病者,必有祛疾服灵之福,定无夭年损伤之罪,以其善诊则无失也。

平按:《甲乙》“治”下有“则”字;“不”作“无”。

故曰:病之始起也,可刺而已;

以其善诊,病之始生,即以小针消息去之,不用毒药者,此则其微易散者也。

其盛,可待而衰也。

病盛不可疗者,如堂堂之阵,不可即击。待其衰时,然后疗者,易得去之,如疟病等也。

平按:“而衰也”,《素问》、《甲乙》作“衰而已”。

故曰:因其轻而扬之,

谓风痹等,因其轻动,道引微针,扬而散之。

因其重而减之,

谓湿痹等,因其沉重,燔针按熨,渐减损也。

平按:注“湿痹”,袁刻误作“滋痹”。

因其衰而彰之。

谓癫狂等,取其衰时,彰泻去之也。

形不足者,温之以气;

谓寒瘦少气之徒,补其阳气也。

精不足者,补之以味。

五脏精液少者,以药以食五种滋味而补养之。

其高者,因而越之;

风热实于头胸,因泻越之。

其下者,引而竭之;

寒湿实于腰足,引泻竭之。

中满者,泻之于内;

气胀肠胃之中,可以泻之。

其有邪者,凊以为汗;其在皮者,汗而发之;

凊,冷也。邪,肠胃寒热病气也。或入脏腑,或在皮毛,皆用针药以调汗而出之也。

平按:“凊”《素问》、《甲乙》作“渍形”二字,袁刻作“清”,今依原钞作“凊”。

其慓悍者,按而投之;

慓,芳照反,急疾也。悍,胡旦反。禁其气急不散,以手按取,然后投针也。

平按:“投”《素问》、《甲乙》作“收”。

其实者,散而泻之。

诸有实者,皆散泻之。

审其阴阳,以别柔刚,阳病治阴,阴病治阳。

夫物柔弱者,阳之徒也;刚强者,阴之徒也。阴经受邪,流入阳经为病,是为阴经为本,阳经为标。疗其本者,疗于阴经,即阳病疗阴也。阳经受邪,准阴疗阳也,即阴病疗阳也。人阴阳二经,阴经若实,阳经必虚;阳经若实,阴经定虚。故阳虚病者宜泻阴,阴实病者宜补阳也。

定其血气,各守其乡,血实宜决之,气虚宜□引之。

须定所病在气在血,各守血气病之别乡,泻乃用针刺去实血,补乃用针引气,引皮补已,纵皮闭门,使气不泄。掣,死曳反,引也。

平按:“气虚”《甲乙》作“气实”。“掣”《素问》作“□”。注“纵皮”,“纵”字,袁刻作“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