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d=”hi-96292″>十四、天年常度

平按:此篇自篇首至“故中年而寿尽矣”,见《灵枢》卷八第五十四《天年篇》。自“黄帝曰:其气盛衰”至末,见《甲乙经》卷六第十二。自“黄帝问于岐伯曰:人年老而无子者”至末,见《素问》卷一第一《上古天真论》。

黄帝问于岐伯曰∶愿闻人之始生,何气筑为基?何立而为
?何失而死?何得而生?岐伯曰∶以母为基,以父为
,失神者死,得神者生也。黄帝曰∶何者为神?岐伯曰∶血气已和,荣卫已通,五脏已成,神气舍心,魂魄毕具,乃成为人。黄帝曰∶人之寿夭各不同,或夭寿,或卒死,或病久,愿闻其道。岐伯曰∶五脏坚固,血脉和调,肌肉解利,皮肤致密,营卫之行,不失其常,呼吸微徐,气以度行,六腑化谷,津液布扬,各如其常,故能长久。黄帝曰∶人之寿百岁而死,何以致之?岐伯曰∶使道隧以长,基墙高以方,通调营卫,三部三里,起骨高肉满,百岁乃得终。黄帝曰∶其气之盛衰,以至其死,可得闻乎?岐伯曰∶人生十岁,五脏始定,血气已通,其气在下,故好走。二十岁,血气始盛,肌肉方长,故好趋。三十岁,五脏大定,肌肉坚固,血脉盛满,故好步。四十岁,五脏六腑十二经脉,皆大盛以平定,腠理始疏,荣华颓落,发颇斑白,平盛不摇,故好坐。五十岁,肝气始衰,肝叶始薄,胆汁始减,目始不明。六十岁,心气始衰,苦忧悲,血气懈惰,故好卧。七十岁,脾气虚,皮肤枯。八十岁,肺气衰,魄离,故言善误。九十岁,肾气焦,四脏经脉空虚。百岁,五脏皆虚,神气皆去,形骸独居而终矣。黄帝曰∶其不能终寿而死者,何如?岐伯曰∶其五脏皆不坚,使道不长,空外以张,喘息暴疾,又卑基墙,薄脉少血,其肉不石,数中风寒,血气虚,脉不通,真邪相攻,乱而相引,故中寿而尽也。第禀得其全而养能合道,必将更寿;禀失其全而养复违和,能无更夭。故知之者下可以希中,中可以希上;不知者上仅得其次,次仅得其下矣。所谓天定则能胜人,人定亦能胜天也。

黄帝曰:人之夭寿各不同,或夭,或寿,或卒死,或病久,愿闻其道。

问有四意:夭、寿、卒死、病久。

平按:《灵枢》“人之夭寿”作“人之寿夭”;“或夭、或寿”作“夭寿”。

岐伯曰:

答中答其得寿,余三略之。得寿有九:

五脏坚固,

澳门新葡新京888882,谓五脏形,坚而不虚,固而不变,得寿一也。

血脉和调,

谓血常和,脉常调,得寿二也。

肌肉解利,

谓外肌肉肉,各有分利,得寿三。

平按:注上“肉”字,恐是“内”字之误。

皮肤緻密,

緻,大利反。谓皮腠闭密,肌肤緻实,得寿四。

营卫之行,不失其常,

谓营卫气,一日一夜,各循其道,行五十周,营卫其身,而无错失,得寿五。

呼吸微徐,

谓吐纳气,微微不粗,徐徐不疾,得寿六。

气以度行,

呼吸定息,气行六寸,以循度数,日夜百刻,得寿七。

六腑化谷,

胃受五谷,小肠盛受,大肠传导,胆为中精决,三焦司决渎,膀胱主津液,共化五谷,以奉生身,得寿八。

津液布扬,

所谓泣、汗、涎、涕、唾等,布扬诸窍,得寿九也。

平按:注“涎”,袁刻作“液”。

各如其常,故能久长。

上之九种营身之事,各各无失,守常不已,故得寿命长生久视也。

平按:“久长”《灵枢》作“长久”。

黄帝曰:人之寿百岁而死者,何以致之?

问其得寿所由。

岐伯曰:使道隧以长,

谓有四事得寿命长:使道,谓是鼻空使气之道;隧以长,出气不壅。为寿一也。

其墙高以方,

鼻之明堂,墙基高大方正,为寿二也。

通调营卫,三部三里,

三部,谓三焦部也。三里,谓是膝下三里,胃脉者也。三焦三里,皆得通调,为寿三。

起骨高肉满,百岁乃得终也。

起骨,谓是明堂之骨。明堂之骨,高大肉满,则骨肉坚实,为寿四也。由是四事,遂得百岁终也。

黄帝曰:其不能终寿而死者,何如?

问其夭死。

平按:《灵枢》自“黄帝曰:其不能终寿而死者”至“故中年而寿尽矣”一段,叙次在“形骸独居而终矣”之后。

岐伯曰:其五脏皆不坚,

夭者亦四:五脏皆虚,易受邪伤,为夭一也。

使道不长,空外以张,喘息暴疾,

使道短促,鼻空又大,泄气复多,为夭二也。

平按:“不长”,袁刻作“不通”,依原钞更正,《灵枢》亦作“不长”。

又卑基墙,

鼻之明堂,基墙卑下,为夭三也。

薄脉少血,其肉不实,数中风,血气不通,真邪相攻,乱而相引,

脉小血少,皮肉皆虚,多中外邪,血气壅塞,真邪相攻,引乱真气,为夭四。

平按:《灵枢》“不实”作“不石”;“中风”作“中风寒”。

故中年而寿尽矣。黄帝曰:善。

黄帝闻夭寿之所由,故赞述之也。

平按:“故中年而寿尽矣”,《灵枢》作“故中寿而尽也”。

黄帝曰:其气之盛衰,以至其死,可得闻乎?

消息盈虚,物化之常,故人气衰,时时改变,以至于死地,各不同形,故请陈之也。

岐伯曰:人生十岁,五脏始定,血气已通,其气在下,故好走。二十岁,血气始盛,肌肉方长,故好趋。三十岁,五脏大定,肌肉坚固,血脉盛满,故好步。四十岁,五脏六腑十二经脉,皆大盛以平定,腠理始疏,荣华颓落,发鬓颁白,平盛不摇,故好坐。

血,营血也。气,卫气也。大盛,内盛也。始疏,外衰。

平按:《甲乙经》“人生”作“人年”;“始疏”作“始开”;“颓落”作“剥落”;“发鬓”作“鬓发”。《灵枢》“鬓”作“颇”;“颁”作“斑”。又按:原钞“平盛不摇”,“平”字傍有“丕,彼悲反,大也”六字,疑“平盛”应作“丕盛”,别本作“丕”。

五十岁,肝气始衰,肝叶始薄,胆汁始减,目始不明。六十岁,心气始衰,喜忧悲,血气懈惰,故好卧。七十岁,脾气虚,皮肤枯。八十岁,肺气衰,魄离,魄离故言喜误。九十岁,肾气焦,脏枯,经脉空虚。百岁,五脏皆虚,神气皆去,形骸独居而终矣。

肝为木,心为火,脾为土,肺为金,肾为水,此为五行相生次第,故先肝衰,次第至肾也。至于百岁,五脏虚坏,五神皆去,枯骸独居,称为死也。

平按:“始减”,《灵枢》作“始灭”。“喜忧悲”,《灵枢》作“苦忧悲”,《甲乙经》作“乃善忧悲”。又《甲乙经》“惰”作“堕”;“皮肤枯”作“皮肤始枯,故四肢不举”。“魄离”二字,《灵枢》不重,《甲乙经》作“魂离魄散”。“喜误”,《灵枢》、《甲乙经》均作“善误”。“脏枯”,《甲乙经》作“脏萎枯”。《灵枢》“脏”上有“四”字,下无“枯”字。又《甲乙经》“百岁”上有“至”字;“终”下有“尽”字。

黄帝问于岐伯曰:人年老而无子者,材力尽邪?将天数然?

材力,摄养之力也。天数,天命之数也。

平按:《甲乙经》无此一段及下“岐伯曰”三字。

岐伯曰:女子七岁,肾气盛,更齿发长。

肾主骨发,故肾气盛,更齿发长。

平按:“更齿”《素问》、《甲乙经》均作“齿更”。

二七而天癸至,任脉通,伏冲脉盛,月事以时下,故有子。

天癸,精气也。任冲脉起于胞中下极者也,今天癸至,故任脉通也,伏冲之脉起于气街,又天癸至,故冲脉盛也。二脉并营子胞,故月事来以有子也。

平按:“天癸”《甲乙经》作“天水”,下同。“伏冲”《素问》作“太冲”,新校正云:“《太素》作伏冲,下同。”与此正合。

三七,肾气平均,故真牙生而长极。

真牙,后牙也。长极,身长也。

四七,筋骨坚,发长极,身体盛壮。

身之筋、骨、体、发,无不盛极。

五七,阳明脉衰,面始焦,发始惰。

阳明脉起于面,行于头,故阳明衰,面与发始焦落。

平按:“始焦”《甲乙经》作“皆焦”;“惰”作“白”,《素问》作堕。

六七,三阳脉衰于上,面皆焦,发白。

三阳,太阳、少阳、阳明也。三阳脉俱在头,故三阳衰,面焦发白。

平按:“发白”《素问》作“发始白”,《甲乙经》无此一段。

七七,任脉虚,伏冲衰少,天癸竭,地道不通,故形坏而无子。

任、冲二脉气血俱少,精气尽,子门闭,子宫坏,故无子。

平按:“伏冲衰少”《素问》、《甲乙经》作“太冲脉衰少”。

丈夫年八岁,肾气实,发长齿更。二八,肾气盛,天癸至,精气溢写,阴阳和,故能有子。三八,肾气平均,筋骨劲强,故真牙生而长极。四八,筋骨隆盛,肌肉满。五八,肾气衰,发惰齿藁。六八,阳气衰于上,面焦,鬓发颁白。七八,肝气衰,筋不能动,天癸竭,精少,肾脏衰,形体皆极。八八,则齿发去。

齿藁者,骨先衰,肉不附,故令齿枯也。

平按:“写”《甲乙经》作“泻”,下同。“肌肉满”,《素问》、《甲乙经》均作“肌肉满壮”。“阳气衰于上”《素问》作“阳气衰竭于上”。“肾脏衰”《甲乙经》作“肾气衰”。

肾则生水,受五脏六腑之精而藏之,故五脏盛乃写。今五脏皆衰,[平按:《素问》、《甲乙经》“生水”均作“主水”;“乃写”均作“乃能泻”。以下据《素问·上古天真论》及《甲乙经·形气盛衰大论》补入。]筋骨解堕,天癸尽矣,故发鬓白,身体重,行步不正,而无子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