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d=”hi-87411″>方脉泄泻合参

论气虚胃虚

凡泄泻水,腹不痛者是湿,宜燥渗之。饮食入胃不住,或完谷不化者是气虚,宜温补之。腹涌肠鸣泻水,痛一阵,泻一阵是火,宜清利之。时泻时止,或多或少是痰积,宜豁之。腹痛甚而泻,泻后痛减者是食积,宜消之。实者,宜下之。如脾泻已久,大肠不禁者,宜涩之。下陷者,宜升提之。

〔薛〕经曰∶胃为水谷之海,六腑之大源也,人身气血腑脏,俱由胃气而生,故东垣之法,一以脾胃为主,所谓补肾不若补脾,正此意也。在小儿虽得乳食,水谷之气未全,尤仗胃气,胃气一虚,则四脏俱失所养矣,故丹溪谓小儿多肝脾之疾也。若面色
白,目无晴光,口中气冷,不食吐水,肌瘦腹痛,此胃气虚寒之证,用五味异功散或六君子汤主之。若大便不实,兼脾虚也,加干姜温之。中满不利,脾不运也,加木香开之。喜冷便秘,胃实热也,用泻黄散凉之。命门火衰,不能生土者,用八味丸补之。禀赋胃气不足,亦用此丸。盖下焦真阳充盛,则上生脾元,自能温蒸水谷矣。

天师曰∶凡人有病气虚者,乃身子羸弱,饮食不进,或大便溏泄、小便艰涩。方用人参一两,茯苓三钱,白术五钱,陈皮一钱,甘草一钱,泽泻一钱,车前一钱,水煎服。此乃病欲下行,而随其性而下补之也。方中用人参为君者,开其胃气。胃为肾之关,关门不开,则上之饮食不能入,下之糟粕不能出,妙在用人参以生胃土,而茯苓、车前能分消水谷也。且胃之性最喜温和,不喜过湿,湿则必上壅呕,下积而泻矣。今顺土之性而温补之,则饮食自进,而大小便各安其位矣。

河间曰∶泻而水谷变色者为热,不变色而澄澈清冷者为寒。若肛门燥涩,小便黄赤,水谷虽不变,犹为热也。此由火性急速,食下即出,无容克化,所谓邪热不杀谷也。然泄泻之症,虽分湿火寒虚痰食六者之殊,必以渗湿燥脾为主,湿则导之,火则清之,寒则温之,虚则补之,痰则豁之,食则消之,是其治也。虽然六症既明,三虚不可不察,脾虚、肾虚、肝虚是也。脾虚者,饮食所伤也。肾虚者,色欲所伤也。肝虚者,忿怒所伤也。饮食伤脾,不能运化;色欲伤肾,不能闭藏;忿怒伤肝,木邪克土,皆令泄泻。然肾泄、肝泄,间必有之,而脾泄恒多,盖人终日饮食,必有所伤,便致泄泻。

平胃散
治脾胃不和,不思饮食,心腹胀痛,口苦短气,恶心嗳气吞酸,面黄体瘦,嗜卧体痛,霍乱吐泻等证。

张公曰∶此方生胃土以消水谷,谁曰不然,然而不止生胃土也,且能健脾。脾健则胃气益开,而胃气益壮。方中最妙用白术也、白术上利胃而下健脾,且能祛湿以生肾。有此大功,则大小便得脾肾之气而能开能合。下既通达,又何患饮食之不进乎,吾见其饱食而无碍也。

又尝论之,泄泻痢疟,同乎一源,多由暑月脾胃气虚,饮食伤积所致,饮食才伤便作,则为泄泻为轻;饮食停积既久,则为疟痢为重。而疟与痢,又有分别,饮食为痰,充乎胸胁则为疟疾,饮食为积,胶乎肠胃,则为痢疾,故有无痰不成疟,无积不成痢之论也。

浓朴 陈皮 甘草 苍术

服前方而不愈者,兼服八味丸以补土母,盖八味丸最能实大肠利膀胱也。

人之一身,脾胃为主,胃司纳受,脾司运化,然胃阳主气,脾阴主血,奈世之治脾胃者,不分阴阳气血,概用辛温燥热助火消阴之剂,遂使肾火益旺,脾阴愈伤,清纯冲和之气,变为燥热,胃脘干枯,大肠涩结,脾脏渐绝而死。独不思土虽恶湿,然亦必赖湿润,乃得化生万物,岂可徒知偏用辛热之剂乎?况肾脾窍于二阴,若肾气衰弱,则不能蒸腐水谷,世人但见泄物,概用参术补之,殊不知参术乃补脾胃中州阳气之药,不能补至阴闭藏主蛰之司也。胃属土而肾属水,肾泻而用补脾,则土愈胜,而水愈亏,一阳之火,若无二阴敛纳,何能处于釜底而为蒸腐五谷之具耶!

上为末。每服二钱,姜枣水煎,沸汤点服亦得。常服调气暖胃,化宿食,消痰饮,辟四时不正之气。

胃之上口为贲门,水谷于此而入。胃下口为幽门,水谷之滓秽,自此入于小肠,小肠十六折,水谷赖以缓行,阑门为小肠下口,水谷自此泌别,分秽为浊入大肠,分水为清入膀胱。如水谷不分,清浊不别,则皆入大肠,而成泄泻,此其由也。然有火湿暑风痰寒食积八症之殊,有肝虚、脾虚、肾虚三虚之别。若食入口即下,此为直肠泄难治,下利日十余行,脉反实者,死。腹大胀,四末清,脱形泄甚,不及一时,死。下则泄泻不止,上则吐痰不已,为上下俱脱,死。泻久而脉洪大急数,皆难治。六脏气绝于外者,手足寒,五脏气绝于内者,利不禁,甚者,手足不仁,为难治。

愚按∶前证,若乳食停滞,嗳腐吞酸,呕哕恶心者,宜服是方。若饮食既消,脾胃虚弱,呕吐恶心者,则宜四君子汤。

脏腑泻利,其证多端,东垣先生制《脾胃论》一篇,专以补中益气汤,升提清气为主,但未及乎肾泄也。故仲景云∶下利水止,医以理中汤与之,利益甚,理中者,理中焦也。此利在下焦,当以理下焦法则愈矣。赵以德云∶泄泻之病,其类多端,得于六淫五邪饮食所伤之外,复有杂合之邪,似难执法而治。先师治气,暴脱而虚,顿泻不知人,口眼俱闭,呼吸甚微,几欲绝者,急灸气海,饮人参膏十余斤而愈。治积痰在肺,致其所合大肠之气不固者,涌出上焦之痰,则肺气下降,而大肠之虚自复矣。治忧思太过,脾气结而不能升举,陷入下焦,而成泄泻者,开其郁结,补其脾胃,使谷气升发也。治阴虚而肾不能司禁固之权者,峻补其肾,而闭藏之司得职也。

调中丸 治脾胃虚寒。

肾泻看,五更时泻也。肾者,胃之关也。前阴利水,后阴利谷,肾属水,水旺于子,肾之阳虚,不能健闭,故将交阳分则泻也。脾泻者,脾之清阳下陷,不能运化阑门,元气不足,不能分别水谷,不痛而泻也。两症皆出于肾,命火衰,不能上生脾土,故杨仁斋曰∶肾命之气,交通水谷,自然克化,肾司开阖,又曰∶肾开窍于二阴,可见不但仅主小便,而大便之能开能闭者,肾操权也。肾既虚衰,则命门之火熄矣。火熄则水独治,故令水泻不止,其泻每在五更,天将明也。盖肾属水,其位在北,于时为亥子。正当亥子水旺之秋,故特甚也。惟八味丸见去丹皮加补骨脂、菟丝子、五味子,用山药糊丸更妙,)以补真阴真阳,则肾中之水火既济,而开阖之权得职,命门之火旺,火能生土,而脾亦强矣。古方有椒附丸、五味子散,皆治肾泄之神方,不可不考也。薛氏云∶脾胃虚寒下陷者,用补中益气汤,加木香、肉果、补骨脂,脾气虚寒不禁者,用六君子汤加姜桂。命门火衰,脾土虚寒者,用八味丸。脾肾气血俱虚者,用十全大补汤,送四神丸。大便滑利,小便闭涩,或肢体渐肿,喘咳唾痰,为脾肾亏损,宜金匮加减肾气丸,即《难经》有五泄之分,胃泄、脾泄、大肠泄、小肠泄、大瘕泄。其大瘕泄者,即肾泄也。里急后重,数至圊而不能便,茎中痛,世人不知此症,误为滞下治之,祸不旋踵,此皆肾虚之症,欲去不去,似痢非痢,似虚弩而非虚弩,盖痢疾后重,为因邪压大肠坠下,故大肠不能升举而重,治以大黄槟榔,泻其所压之邪而愈。又有久泻,大肠虚滑,元气下陷不能自收而重,乃用涩剂,固其脱,升其坠,而愈其虚,坐弩责,此痢后积已去尽,无便而但虚坐耳。此为亡血过多,清气下陷,倍用归芎芍药,佐以升提,和之而愈。惟肾虚后重者,亦数至圊而不能便,必茎中痛,或大便不能得,而小便先行而涩,或欲小便而大便反欲去而痛。褚氏《精血论》云∶精已耗而复竭之,则大小便道牵痛,愈痛则愈便,愈便而愈痛,须以补中益气汤,倍升麻,送四神丸,又以八味地黄丸料,加五味子补骨脂,多服乃痊。此等症候,以痢药致损元气,肢体肿胀而毙者,不可枚举。肾既主大小便而司开阖,故大小便不禁者,责之肾,然则大便不通者,独非肾乎?《金匮真言论》云∶北方黑色,入通于肾,开窍于二阴。故肾气虚,则大小便难,宜以地黄苁蓉之属补其阴,少佐辛药致津液而润其燥。洁古云∶脏腑之秘,不可一概治疗,有热秘,有冷秘,有实秘,有虚秘,有风秘,有气秘,老人与产后,及发汗利小便过多,病后气血未复者,皆能成秘,禁用硝黄、巴豆、牵牛等药。世人但知热秘,不知冷秘。冷秘者,冷气横于肠胃,阴凝固结,津液不通,胃气闭塞,其大肠内气攻,喜热恶冷,宜以八味地黄丸料,大剂煎之,冷冻饮料即愈。或局方半硫丸,碾生姜调乳香下之;或海藏已寒丸俱效。海藏云∶已寒丸虽热,得芍药茴香润剂,引而下之,阴得阳而化,故大小便自通,如遇春和之阳,冰自消矣。然不若八味丸更妙矣。东垣云∶肾主五液,津液盛则大便如常,若饥饱劳役,损伤胃气,饮食辛热浓味,而助火邪,伏于血中,致散真阴,津液亏乏,故大肠结燥。又有老人气虚,津液衰少而结者,肾恶燥,急食辛以润之是也,体法东垣之论,不用润燥汤、润肠丸之类,惟六味地黄丸料煎服自愈。如热秘而又兼气虚者,以前汤冲入人参止钱,此因气虚不能推送,阴虚不能濡润故耳。

白术 人参 甘草

《经》曰∶春伤于风,夏生飧世,邪气留连,乃为洞泄。又曰∶清气在下,则生飧泄。又曰∶湿胜则濡泄。又曰∶暴注下迫,皆属于热;诸病水液澄澈清冷皆属于寒。此《经》言,风湿寒热四气皆能为泄也。又言清气在下,则生飧泄,此明脾虚下陷之泄也。统而论之,脾土强者,自能胜湿,无湿则不泄,故曰湿多成五泄。若土虚不能制湿,则风寒与热皆得干之而为病,治法有九,一曰淡渗,使湿从小便而去,如农人治涝,导其下流,虽处卑隘,不忧巨浸。《经》云∶治湿不利小便,非其治也。又云∶“在下者,引而竭之”是也。一曰升提,气属于阳,性本上升,胃气注迫,辄尔下陷,升柴羌葛之类,鼓舞胃气上腾,则注下自止。又如地土淖泽,风之即干。故风药多燥,且湿为土病,风为木药,木可胜土,风可胜湿,所谓下者,举之是也。一曰清凉热淫所至,暴注下迫,苦寒诸剂用涤燔蒸,犹当溽暑伊芳郁之时而商
疯然倏动,则炎
如失矣。所谓热者,清之是也。一曰疏利,痰凝气滞,食积水停皆令人泻随证祛逐,勿使稽留。

八味地黄丸
即六味地黄丸加肉桂、附子、各一两,治禀赋命门火衰,不能生土,以致脾土虚寒,或饮食少思,及食而不化,腹脐疼痛,夜多漩溺等证,《内经》谓∶益火之源以消阴翳。正此药也。

《经》曰∶实者泻之;又曰∶“通因通用”是也。一曰甘缓,泻利不已,急而下趋愈趋愈下,泄何由止?甘能缓中,善禁急速,且稼墙作甘,甘为土味,所谓急者,缓之是也。

钱氏益黄散 治脾胃虚冷吐泻。

一曰酸收,泻下日久,则气散而不收,无能统摄,注泄何时而已,酸之一味,能助收肃之权,经云,散者,收之是也。一曰燥脾,土德无惭,水邪不滥,故泻皆成于土湿,湿皆本于脾虚,仓禀得职,水谷善分,虚则不培,湿淫转甚,《经》云“虚者补之”是也。

愚按∶前方若脾土虚寒,或寒水侮土,而呕吐泄泻,手足并冷,或痰涎上涌,睡而露睛,不思乳食者,宜用此方。若脾土虚弱吐泻者,用六君柴胡。如不应或手足俱冷者,属虚寒,加木香炮姜。若因乳母脾虚肝侮,亦治以前药。若乳母郁怒,致儿患前症者,其母、兼服加味归脾汤。

一曰温肾,肾主二便,封藏之本,况虽属水,真阳寓焉。少火生气,火为土母,此火一衰,何以营运三焦,熟腐五谷乎?故积虚者,必挟寒,脾虚者,必补母,《经》云“寒者温之”是也。一曰固涩,注泄既久,幽门道滑,虽投温补,未克奏功,须行涩剂,则变化不愆,揆度合节。所谓滑者,涩之是也。夫是九者,治泻之纲领,而不能出其范围矣。刘宗浓曰∶饮食入胃,输精心肺,气必上行,然后下降。若脾胃有伤,湿热相合,阳气日虚不能上升,脾胃之气,下流肝肾而成泄利者,法当填补中气,用轻薄风药升之、举之,则阴不病而阳气生矣。此东垣发前人所未发也。

参苓白术散
主脾胃虚弱,饮食不进,多困少气,中满痞噫呕吐逆,此药不寒不热,性味和平,常服调脾悦色,顺正去邪。

夫始泻而属热者,邪气胜则实也。终变为寒者,夏气奔,则为虚也。久病而热者,内真寒而假热也。久泻虚寒者,乃夏候也。凡每早大泻一行,若止空心服热,药亦无效,须于夜食前,再一服方妙,盖暖药虽平旦服之,至夜药力已尽,无以敌一夜阴寒之气耳。

人参 白茯苓 粉草 白术 白扁豆 山药 缩砂仁 薏苡仁桔梗 莲子肉

泄泻而属脾胃者,人固知之矣。然门户束要肝之气也。守司于下,肾之气也。若肝肾气实,则能闭束而不泻泄,虚则闭束失职,而无禁固之权矣。且肾为胃关,故肾泻必在子后,五更之分也。盖人生二五,妙合而成,左右两肾,肾间动气,即先天元阳之祖气,此气自子后一阳生,生即渐渐上升,历丑寅卯辰已,而六阳已极,则入离宫,午后一阴生,即白气变为赤液,渐渐降下至坎宫,复为白气,昼夜循环,升降不息,《经》所谓少火生气,医家所谓真阳之火,名为相火也。道家所谓君火,乃先天祖气也。方此火之自下而上也,行过中焦,必经脾胃,则能腐熟水谷,蒸糟粕而化精微,脾气散精,上归于肺,通调水道,下输膀胱,是谓清升浊降,既济之象也。《经》曰∶阴平阳秘,精气乃固,苟不慎摄生之道,则精神日损,肾之真气渐衰,而子复一阳,不以时生,不能上升,水谷无由腐熟以传化,故寅为三阳之候,阳微既不能应候而化物,且不能胜阴而上升,故五更或黎明而泻,其泄亦溏,俗名鸭溏,是为肾泄,亦名大瘕泄,是阳之亡,气之脱也,则补火尤要于补气。凡天久淫雨,湿令大行,人多腹疾,泻且痛者,胃苓汤,加炮姜、肉桂最宜。

上,锉焙为末。每服半钱至一钱,用枣汤空心调服,或温米汤亦可。

保婴至宝锭子药

健脾饮
建脾养胃,理呕吐,治泻痢,及诸病后气色虚弱,有痰恶心,腹中微痛,饮食减,精神慢,并宜服之。

神治婴孩风痰发热,惊疳吐泻,积滞等症。

浓朴 人参白茯苓 肉豆蔻 半夏 益智仁 净香附 良姜 诃子肉 甘草

留白广陈皮 莱菔子蓬术 三棱 麦芽 浓朴 苍术 香附子 草豆蔻 鹅眼枳实 山楂肉
神曲,上各制度为细末。

上锉。每服二钱,水一盏,姜二片,枣一枚,煎七分,无时服。

神曲糊和剂成锭,每锭约重三四分,每岁磨服半锭,不论何病,俱用生姜汤磨下。此方传流甚久,先师秘授,婴儿吐泻惊疳发热诸症神效,发心广济,敬陈此方,幸勿轻视。

藿香饮 理虚化痰,及治脾胃不和,饮食少进,正气除邪。

木香散

人参 半夏 赤茯苓 甘草 苍术 陈皮 藿香 浓朴

神治久泻脾虚,及受慢脾风候。

上件
咀。每服二钱,水一盏,姜二片,枣一枚,煎七分,空心温服,或入烧盐同煎。

木香 晒甘草 肉果 诃子肉苍木 泽泻 浓朴 茯苓 干姜 车前子 广皮 白术 木通
猪苓肉桂,为末,生姜炒砂仁汤调下,量人大小轻重。

治小儿脾胃虚弱,饮食少进。

加味平胃散

用人参、白术、茯苓、甘草等分,为末。每服一钱,盐汤点服。一方,加陈皮、缩砂。

澳门新葡新京888882 ,神治水泻。

治胃虚气逆,吮乳不食。

留白广皮 白扁豆 苍术 浓朴 甘草 木通 共为细末,姜汤调下,量人大小轻重。

用人参一钱,丁香、藿香叶、各半钱,水半盏煎熟,入乳汁少许煎服。

锦囊新制加减五苓散

治胃弱吐逆,手足心热,不进乳食。

神治脾虚湿热作泻。

用陈红曲三钱半,白术一钱半麸炒,甘草炙一钱,为末。每服半钱,枣汤米饮下。

留白广皮 苍术 白术 白茯苓 甘草 白扁豆 泽泻
共为细末,每用黑砂糖调煨姜汤下,量人大小轻重。

治脾胃不和,呕逆恶心,乳食不进。

枳术丸

用浓朴姜制一钱,白术半钱,干姜炮、甘草炙各三分,水一盏,姜二片煎,空心热服。

消痞除痰,乃消也∶健脾迸食,乃补也。

治宿食伤脾,消食快膈。

枳实 白术 为末,荷叶包陈米饭煨干,为丸。

用缩砂仁、橘皮、三棱、莪术、神曲、麦
各半两,香附子一两,各炒,为末,面糊、丸如麻子大。食后白汤下。随大小加减丸数。

东垣曰∶白术甘温补脾胃之元气,共味苦,除胃中湿热,利腰脐间血过于枳实克伐之药一倍;枳实苦寒泄胃中痞闷,化胃中所伤。是先补其虚而后化其伤,则不峻矣。

〔茅先生〕匀气散

荷叶中空色青,形仰象震,在人为少阳胆生化之根蒂也饮食入胃,营气上行即少阳甲胆之气也。胃气元气谷气甲胆上升之气一也。食药感此气化胃气何由不上升乎,烧饭与白术协力滋养谷气,补令胃浓不至再伤其利广矣。

桔梗 甘草 白姜 缩砂仁 陈橘皮 茴香

消食丸

为末。半钱或一钱,霜木瓜煎汤调服,紫苏盐汤亦得。

砂仁 橘皮 莲术 麦芽 香附 神曲 为末,曲糊丸,紫苏或姜汤下。

调理众病醒脾散

遇仙丹

木香 白术 人参 茯苓 草果子 甘草 陈橘皮
浓朴紫苏子上等分,为末。一钱,水六分,姜一片,枣半个,煎四分,通口服。

蓬术 木通 枳实 槟榔 青皮 甘草 小茴香 水煎服。

健脾散 治小儿胃气。

六君子汤

白茯苓 人参 浓朴 苍术陈橘皮 甘草 草果子

去陈皮、砂仁,即四君子汤。

上件为末。每服一钱,姜枣同煎,随大小分减服。

白术 茯苓 陈皮 甘草 人参 砂仁 枣水煎服。有方加神曲;有方加半夏。

调中饮子 治小儿诸疾。

不换金正气散

肉豆蔻 白术 人参 陈橘皮 诃子 茴香 甘草 缩砂仁藿香 桂心 槟榔

藿香叶 浓朴 甘草 苍术 人参 茯苓木香 半夏曲 陈皮 姜枣水煎服。

上为末。每服半钱一钱,用姜枣煎水,随儿大小五分四分煎,通口服。

养脾丸

《宝童》壮脾去积进食。

白术 茯苓 干姜 黄连 木香 肉豆蔻

京三棱 蓬莪术 益智 甘草 陈皮 青皮

共为细末,面糊丸,灯心糯米汤下。

上为末。汤点一钱,不时服。姜枣煎亦得。

脾泄泻方

治患后脾胃虚弱,烦热恍惚,睡中多惊,气急烦乱,温养脾胃,消进奶食,匀气清神,调和脏腑神术散

菟丝子 干姜 大枣一斤捣丸,每早米汤送下三钱。

白术 人参 茯苓 石莲肉 莺粟米 白扁豆 藿香 甘草

受肚泻方

等分,细末。半小钱,枣汤调,空心、日午服。

陈黄米 莲肉 花椒 每早空心黑砂糖调姜汤下,不拘多少。

《圣惠》治脾胃不和,见食欲呕,心胸壅闷。前胡散

参苓白术散

前胡 芦根 桂心 人参 白术 赤茯苓 枇杷叶 甘草 浓朴

治脾胃虚弱,不进饮食,或呕,或泻。

粗罗。一钱,水一小盏,姜少许,煎五分,不时,量温服。

人参 茯苓 白术 甘草 山药 白扁豆砂仁 桔梗 薏苡仁 莲肉
共为细末,姜枣汤调服。

〔张涣〕集香煎 治脾胃虚,不欲食,羸瘦。

脾胃属土,土为万物之母,东垣曰∶脾胃虚则百病生,调理中州,其首务也。脾悦甘,故用人参、甘草、苡仁;不喜燥,故用白术、茯苓;脾喜香,故用砂仁;心生脾故用莲肉,益心,土恶水,故用山药治肾;桔梗入肺,能升能降,所以通天气,于地道而无痞塞之忧也。

藿香叶 浓朴 丁香 沉香 木香 白茯苓 白豆蔻 白术

附子理中汤

上为细末。入麝香一钱,水一升,蜜半斤,大枣三十枚,姜二十片,银石器中慢火熬成膏,去姜枣,通风处阴干,每皂子大,乳前米饮下。

治脾胃虚寒,饮食不化,或手足厥冷,胸腹切痛,或痰气不利,口舌生疮,或呕吐泄下等症。去附子即名人参理中汤。

调中散 治小儿冷热不调,致脾胃不和。

人参 白术 干姜 甘草 附子 每服八钱,水煎服。

木香 人参 青橘皮 丁香 白术 白茯苓 大腹皮
甘草上件,捣罗为细末。每服一钱,水一小盏,入生姜三片,煎五分,去滓温服。

人有元阳,命曰真火,此火一衰则不能生土,而资生之本大虚,今以附子回少火,干姜暖中州,而参,术、甘草为火补气,气旺则火足而脾土自能健运。《经》曰∶气主煦之。又曰∶寒淫所胜,平以辛热。即补火之谓也。夫心上肾下肝左肺右,而脾独居中,中气空虚,四脏不能相生,得此方以理之,则万物之母安而四脏皆得禀矣,故曰理中汤。去参术即名四逆汤,为四肢厥逆者设也。

益胃丹 调冷热,和脾胃。

七气汤

当归 木香 白术 沉香 白芍药 人参 蓬莪术 缩砂仁

治七情郁结,霍乱吐泻。

上件,捣罗为细末,白面糊和,如黍米大。每服十粒至十五粒,点麝香汤下。

半夏 浓朴 白芍 茯苓 桂心 紫苏 橘红 人参 姜枣水煎服。

量儿大小加减。

通脉四逆汤

丁香黄 散
治小儿脾胃虚弱,不能饮食,已渐伤损荣卫,致令肌体羸瘦,时时下痢,面色青白。

附子 干姜 甘草 冷汗面赤者,格阳于上也。加葱九茎以通阳。

丁香 绵黄 人参 白术 当归 鳖甲胡黄连 甘草

喻嘉言曰∶阳虚之人,虽有表症,其汗仍出,其手足必厥。才用表药,立至亡阳。不用表药,外邪不散,故用前汤加葱为治。如腹痛者,真阴不足也,加芍药二两以敛阴;咽痛阴气上结也,加结梗一两以利咽;利止脉不出,加人参二两以助阳补气血;呕吐加生姜二两以散逆气。以上皆通脉四逆汤加减法也。

上件,捣罗为细末。每服一钱,水一盏,入生姜二片,枣二枚,同煎至五分,去滓温服,食前。

白术膏

《千金》地黄丸 治胃气不调,不嗜食生肌肉。

补胃健脾,和中进食。

干地黄 大黄 茯苓 杏仁 柴胡 当归

白术十斤,取于潜出者,先煮粥汤待冷浸一宿,刮去皮,净,切片,用山黄土蒸之,晒干,再以米粉蒸之,晒干。止用水百碗,桑柴火煎至三十碗,加白蜜二斤,熬成膏,每服一酒杯,淡姜汤点服。

上为末,蜜丸如麻子。每服五丸,日三。

太阴主生化之元,其性喜燥,其味喜甘,其气喜温,白术备此三者,故为中宫要药。配以白蜜和其燥也,且甘味重则归脾速,陶氏颂云∶百邪外御,六腑内充,味重金浆,芳逾玉液,岂无故而得此隆誉哉!

《婴孺》治三七岁儿不食,或呕,或头热,或下利,或渴,或手脚热,有时冷。每日一剂,便能食。

胃苓汤

鳖甲 当归 甘草 升麻 椒

即五苓散平胃散合。

上切,水一升,煮八合,为三服,相去人行六七里,再服,觉身上润,衣盖取汗,微汗勿深。

苍术 浓朴 陈皮 白术 泽泻 猪苓茯苓 甘草 肉桂 姜枣水煎服。

保和丸

山楂 神曲 半夏 茯苓 陈皮 连翘 莱菔 为末,炊饼丸,白汤下。

治中汤

人参 甘草 干姜 白术 青皮 陈皮 上用水煎服。

呕甚者,加半夏。

建中加木瓜柴胡汤

桂枝 芍药 甘草 胶饴 生姜 大枣木瓜 柴胡 每服一两,水煎去渣,入饧两匙服。

人参安胃汤

治脾胃虚热呕吐,或泄泻不食。

人参 黄 生甘草 炙甘草 白茯苓 白芍陈皮 黄连 水煎服。

脾胃虚伤,补中益气,或四君子、异功散可也。此独于其温剂中加芍药之酸寒、黄连之苦寒,盖因乍虚而内有燥热,故暂用以伐标也。白术为补胃上药,何不用乎?此名安胃与补胃不同,胃气纯虚,术为要品,今虽虚而有燥热,则胃不安未至纯虚也,故不用术耳。以三钱之参
,投以二分之炒连,与世之肆用苦寒者不同也。

藿香正气散

治外感风寒,内伤饮食,头痛寒热,或霍乱泄泻,或作疟疾。

桔梗 大腹皮 浓朴 升麻 茯苓 甘草 藿香紫苏 姜枣水煎服。

正气强旺则外无感冒之虞,脾胃健行则内无停食之患。稍有不足,外感内伤交作,以甘、桔、紫苏辛甘散其外邪;浓朴、大腹苦辛通其内滞;藿香为君主,内可和中,外可解表,统领诸剂,成功正气,赖以复矣,故名藿香正气。

糯皮竹茹汤

治久病虚羸,呕利不已。

橘皮 竹茹 人参 生姜 甘草 大枣

久病而虚,肺金失下降之,令心火肆炎上之权,呕逆所由也。滋以生姜、橘皮辛温导其下降;竹茹、生草、甘寒禁其上炎;人参、大枣强胃扶脾而安其转输之职,呕自止矣。如因于寒者,以丁香代竹茹,毋守株而不变也。

大半夏汤

治胃虚呕吐。

半夏 人参 白蜜 水二碗和蜜扬之二百四十遍,煮八分温服。

治干霍乱神方

用生明矾、食盐各六七分,共研极细,用热水凉水各碗许调和,令患人顿饮。即探吐之,如此一二次,无不愈者。

姜橘汤

橘皮 生姜 水一钟,煎六分服。

葛花解酲汤

专治酒积,上中下分消。

白豆蔻 砂仁 葛花 木香 青皮 陈皮 白茯苓 猪苓人参 白术 神曲 泽泻 干姜
水煎服。


之积,令人腹痛,盖中州受伤气逆而湿郁也。豆蔻、砂仁推逆气有功,且兼辛散之力;葛花独入阳明,令湿热之毒从肌肉而解,故以三味为君,解上焦之醒也;茯苓、猪苓、泽泻令湿热之毒从小便而出,故以三味为臣,解下焦之醒也;参、术、木香二皮、干姜中气赖以调和湿热,捣其巢穴,解中焦之醒也/。

桂枝麻黄汤

方见伤寒门。

张子和曰∶飧泄以风为根,风非汗不出,有病此者,腹中雷鸣,水谷不分,小便滞涩,服涩药温药不效,炙中脘脐下数十,燥热转甚,津液枯竭,延予视之,脉浮大而长,身表微热,用桂枝麻黄汤加姜枣煎,连进三大剂,汗出终日至旦而愈。次以胃风汤,和其脏腑,食迸而安。《经》曰∶春伤于风,夏必飧泄。故可汗而愈。按∶风属木,脾属土,木克土故泄也。

四神丸

治脾肾虚寒,大便大实,饮食不思。

肉果 五味子 补骨脂 吴茱萸

为末,生姜八两,红枣一百枚,煮熟,取枣肉去皮,和丸桐子大,每服四钱,空心米饮下。

茱萸断下丸

治脏腑虚寒,腹痛泄泻,大效。

吴茱萸 赤石脂 干姜 缩砂仁 艾叶 肉豆蔻 附子
共为细末,面糊丸,每服三钱,米饮送下。

二神丸

破故纸 肉豆蔻

为末,以枣四十九个,生姜四两,同煮烂,去姜取枣肉和丸,每服五十丸,盐汤下。

椒附丸

治泄泻久重,其人甚虚。

椒红 附子 山萸肉 桑螵蛸 鹿茸 龙骨 为末酒糊丸,每服五十丸,空心米饮下。

当归浓朴汤

治肝经受寒,面色青惨,厥而泄利。

当归 浓朴 官桂 良姜 每服三钱,水煎服。

《经》曰∶肾司闭藏,肝司疏泄,肝肾气虚为病泄泻,何也?盖肾者,所处在下,大小二便之门户,而肝者,又为门户约束之具,肝肾气实,则能闭、能束,故不泄泻。肝肾气虚,则闭束失职,故泄泻也。又肝者,脾之贼,肝经正虚邪盛,木能克土,亦作泄泻。此当归浓朴汤所以实肝而止也。

香茸丸

治日久冷泻。

鹿茸 乳香 肉豆蔻
每个作两片,入乳香在内,面里煨,为末,陈米为丸,每服五十丸,空心米饮下。

天下受拜平胃散

治脾胃不和,呕吐痰蒸,胸膈痞滞,饮食不甜。

浓朴 陈皮 生姜 炙甘草 南京小枣 茅山苍木
水五升,煮干,捣作饼子,晒干,再研为末,每服二钱,盐汤点服。泄泻,姜五片,乌梅二个,水盏半,煎服。一方加藿香、半夏曲。

养胃汤

治脾胃虚冷,不思饮食,呕吐翻胃。

人参 丁香 砂仁 肉果 附子 白豆蔻 甘草 沉香 橘红 麦芽 神曲
共为细末,每服二钱,姜盐汤下。

旋复花汤

治中脘伏痰,吐逆眩晕。

旋复花 半夏 干姜 橘红 槟榔 人参 甘草 白术 每服四钱,姜水煎服。

济主竹茹汤

治热呕,或因饮酒过度而呕者。

葛根 甘草 半夏 加竹茹、生姜煎服。

小柴胡加竹茹汤

治发热而呕哕,胃热多渴不食。

柴胡 半夏 橘皮 竹茹 黄芩 人参甘草 姜水煎服。有方加枇杷叶、赤茯苓、麦冬。

四柱散

治真阳耗散,脐腹冷痛,泄泻不止。

白茯苓 附子 人参木香 各等分,
咀,每服四钱,水一钟,姜五片,盐少许,煎七分,空心温服。一方加两豆蔻、诃子,名六柱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