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d=”hi-129706″>烦躁

阳光渗湿利水.为诸经之首.四通八达之衢.故多传变.其经起于目内
.从头下后项.连风府.行身之背.终于足小指.其症头项痛.腰脊强.恶心拘急.体痛.骨节痛.发热.恶寒.此表症标病.脉浮紧有力.无汗为表实.寒伤营血.宜麻黄汤宣布.浮缓无力.有汗为表虚.风伤卫气.宜桂枝汤实表散邪.身疼热甚而烦.脉浮而紧.此伤风见寒脉也.身不疼.热少不烦.脉浮而缓.此伤寒见风脉也.俱用大白虎汤发之.脉静为不传.脉躁盛为欲传.

高烧有翕翕发热,蒸蒸发热。翕翕发热者,身热无汗,恶寒拘紧,如鸟羽之合而不发舒,此邪伤于表,郁于肌肤,表热而里未热,治宜发散表邪。蒸蒸发热者,手足遍身
多汗,热而润泽,此表邪已散,热郁于里,蒸汗时时外出也,治宜止汗。若便结腹胀,有下症者,下之。此以表热里热分两大法也。若发热无汗,脉浮紧,此太阳伤营之表症也。子月西南人,用麻黄汤。余三时用羌活冲和汤、羌活败毒散。若发热有汗,脉浮缓,此太阳风伤卫之表症也。7月西南人,用桂枝汤。余三时用加减百枝汤。若脉浮,外发热,内烦躁,作渴饮水,脾虚食少者,此太阳热结膀胱之里症也,仲景以五苓散。清利膀胱。余今广推羌活木通汤,双解太阳表里。若高烧额痛,目痛,鼻干,发汗无汗,微恶寒,脉浮而长,此阳明表症也,治以干葛解肌汤。若发热有汗,口渴引饮,六脉洪数,不恶寒反恶热,此阳明经症也,黄龙汤加葛根。若发热烦躁,口渴唇焦,小便闭结,手足时时汗出,六脉沉数,此阳明里症也,宜三黄巨胜汤、导赤各半汤、凉膈散。若口疮舌刺,小腹硬满,欲大便而不可便,脉沉数者,此阳明之下症,宜承气汤下之。若时寒时热,头侧作痛,两耳常聋,呕而口苦,此少阳经症也,脉弦而紧无汗者,山菜回草汤散表;脉弦而数有汗者,小山菜汤和平解决。若身虽寒热,大便闭结,胃疼胀满,脉见沉数,时时汗出者,此少阳里热下症也,宜大山菜汤下之。

愤懑有阴阳表里四条,按烦与躁,同一压抑不宁也。身大热,脉浮大,有表症,无汗而烦,名曰烦热,宜发汗。身非常的小热,脉沉数,无表症,汗多而烦,名曰烦躁,宜清里。另有不发脑仁疼,脉沉迟,口不消水而烦者,名曰阴躁,用温里。夫烦热,表症;烦躁,里症;阴躁,阴症。是以烦躁,宜分表里阴阳。若太阳脊椎结核,汗出而烦闷,脉反浮紧,发热恶寒,身疼痛,此太阳经营卫两伤之忧虑,大青龙汤主之。若身痛无汗,脉浮紧,身大热而烦,此太阳经寒伤营之超慢也,长至北边,用麻黄汤,三时南方,用羌活汤。若发热有汗而烦,脉浮缓,此太阳经风伤卫之相当的慢也,八月北方,用桂枝汤,三时用防风汤。若汗出不解而烦,渴欲饮水,肺燥干咳,此太阳经热结膀胱之烦躁也,北方用五苓散,南方羌活木通汤。若发热无汗而烦,目痛鼻干,脉长浮洪,此阳明表症烦躁也,11月葛根汤,三时升麻干葛汤。若有汗而烦,脉洪而数,口渴消水,此阳明里症烦躁也,黄龙汤。若表邪尽散,脉沉而数,有下症而烦者,承气汤。若寒热呕而口苦,脉弦而烦者,此少阳半表半里烦躁也,小柴胡汤合木丹豆豉汤。

如脉浮.发热烦渴.口舌生疮.此太阳传本病.宜五苓散利之.小便如常者.不可利也.恐引邪入里.为热结膀胱.又不足下.恐表邪乘虚入里.为痞满结胸.协热下利.虽当汗者.亦勿太过.恐其亡阳肉
筋惕.故有汗禁麻黄.无汗禁桂枝.有汗勿再汗.汗多则消化不良.

按夏正发热之症,要分头有汗无汗,汗多汗少。夫无汗发热,为表热,易知者也。亦有汗出未多,而胸口痛不减,人多误为里热矣。汗出未多而热不减,犹易知其表热也;至汗出多而发烧不减,尚是表邪,则难分别矣。举个例子太阳脑蛛网膜炎症,水肿出而热不愈,此表热症也。若但以汗多妄用清里,则碍表邪矣。又如风温症,麻疹出而热不退,此余月经表热症也。若误以脑瘤症,用桂枝汤解肌,是犯辛温误治风温矣。若以汗多身热,阳明里热治之,是犯失散在表之风温矣。夫太阳吐血出发热之中风,极似风温症。不知太阳原发性心脏肉瘤颅骨残破恶风寒,风温症则不恶风寒;太阳症口不渴,风温症口多渴;太阳症鼻不塞,风温症鼻塞多眠睡,此症之各别者也。

若腹胀便闭,有汗而抑郁,此少阳有下症烦躁也,大柴草汤下之。又有积热内结,外超级小热,手足反冷,脉沉而数,口渴饮水,时有汗出而烦者,宜用清里。又有表邪伏于经络,中焦凝滞,表热不能够外发,遍身反冷,脉反沉伏而烦热,宜用升散。总的来讲,有汗之相当慢,里症也,宜利水;无汗之烦扰,表症也,宜散表;脉浮之超慢,表症也,宜散表;脉伏之相当慢,伏邪也,宜升提;沉数之忧虑,里热也,宜健脾;沉迟之比比较慢,里寒也,宜温经;杂症烦躁,另具大方条内。

阳光症脉浮缓,风温症脉浮数,此脉之各别者也。夫阳明里热,久咳出热不退之症,又与阳光腰椎间盘突出、三时风温症亦相通。然颅骨椎间盘杰出症风温症,必带恶寒恶风、身痛咳嗽之表症;若阳明里热,失眠出热不退,则无恶寒身痛之表症,反有恶热口渴里热之症,此症之分别者也。头风病、风温之症,脉必浮数;若阳明里热之症,脉必洪大沉数。夫发热而分无汗脉浮以别表热,有汗脉沉以别里热,此经之常、理之正也。然亦有有汗发热脉沉而见表症,但坐以汗出不彻,仍用发汗退热者。夫无汗发热脉浮,人人知其表热,然有火闭无汗之症,其脉亦浮数,连服公布之药,汗不出,后性格很顽强在艰难曲折或巨大压力面前不屈清里之药,汗出热减而愈者。又如新正经有表复有里之症,先性格很顽强在山高水险或巨大压力面前不屈散表之药,汗不出热不退,复性格很顽强在大起大落或巨大压力面前不屈和平解决药,而汗出热退者。简来讲之,发热无汗,表散不得外泄者,宜发汗解热。发热有汗,里热蒸汗自出者,宜清里退热。又汗出身热,微恶风寒,脉见浮大者,此汗出邪不出,尚宜公布。又胸口痛无汗,时或汗出,则热暂退,少顷汗干,或停11日半日,又复发热,仲景但坐以汗出不彻,宜再发汗。更有发热无汗,不恶风寒,脉见沉数者,此里迈阿密热火闭,无法作汗外解,清其里热,则汗出身凉。另有痰饮积热,纠结肠胃,外冒表邪而胸闷,用散表之药,汗出而胃疼不减,用清里而里热不除,此热而有滞之症,又宜消痰化滞,疏散肠胃郁热,则胃气宣扬敷布,里热从上而汗解。

日光篇曰∶伤寒欲自解者,必先烦,乃有汗而解,何以知之?脉浮,故知汗出解。

太阳病,有发热恶寒者,发于阳也;无热恶寒者,发于阴也。

此首揭伤寒表症,若欲作汗,必先见烦热躁闷,呻吟不宁之候。何以知之?以浮脉见烦,故知汗出而解。

详注前章。

太阳病,初服桂枝汤,反烦不解者,先刺风池,风府,却与桂枝汤则愈。

太阳病,头疼发热,汗出恶风,脉浮缓者,名脊椎结核,桂枝汤主之。

阳光表皮囊肿,当用桂枝解肌。今服后反烦者,太阳之邪充塞肌窍,刺风池、风府,泄其所郁之热,再与桂枝,则愈矣。

此条明风伤卫,汗出恶风,脉浮缓者,用桂枝汤也。

偏头痛发热,六二十五日不解而烦,有表里症,渴欲饮水,水入即吐者,名曰水逆。五苓散主之。

桂枝本为解肌,若人脉关系浮紧,发热汗不出者,不可与也。当须识此,勿令误也。

多性格很顽强在困难重重或巨大压力面前不屈暖水,汗出愈。

此申桂枝汤,治不可寒伤营、脉浮紧、汗不出症。

此条即太阳热结膀胱之烦。详注发热。

太阳病,发热汗出者,此为营弱卫强,故使汗出。欲救邪风者,宜桂枝汤主之。

阳光脉浮动数,发烧发热,微盗汗出,反恶寒者,表未解也。医反下之,动数变迟,膈内拒痛,短气躁烦,心中懊
,阳气内陷,心下因硬,则为结胸。大陷胸汤主之。

此申发热汗出之症,营血无邪而弱,卫气有邪而强,故宜用桂枝汤。

此条言表邪未解,误下变结胸,当用结胸法。

病患脏无他病,时发热口疮出而不愈者,此为卫气不和也,先其时发汗则愈。宜桂枝汤主之。

结胸症具烦躁者,即死。

按发热水肿有三症∶有太阳风伤卫之症,用桂枝汤以解肌;有阳明发热口干之里热症,用青龙汤以清里;有春四月发热带下之风温症,用百枝石膏汤以和解。前章无时发热之句,此章有时发热之症,故立先其未发热之时,性格很顽强在困难重重或巨大压力面前不屈桂枝汤以发其汗。举一反三,则时寒时热之山菜症,发作有准之似疟症,皆宜先其转手泰山压顶不弯腰药者。

结胸症见烦躁,则内水将竭矣,下之则死,不下亦死。

颅内石青素瘤发热,六18日,不解而烦,有表里症,渴欲饮水,水入即吐者,名曰水逆,五苓散主之,多服暖水,汗出则愈。

伤寒发汗,解半日许复烦,脉浮数者,可更发汗,宜桂枝汤。

言颅骨破损发热至八十八日,有表里症,饮水不足消水,而水逆上吐,此膀胱热结,不通调水道下行,以五苓散散太阳表邪,利膀胱结热,多服暖水,上润皮毛助汗出,下润膀胱宣水道。

发汗后,只解得半日许,又复烦,脉又浮数,不可更行麻黄,用桂枝汤解肌发汗。伤寒下后,心烦腹满,卧起不安者,醉美人浓朴汤主之。

太阳病,心烦失眠,身疼水肿,脚气痿蹙,恶风无汗而喘,麻黄汤主之。

烦而腹不满,表症也;腹满不烦,里症也。既烦且满,虽经下后,邪在半表半里,故以川红去烦,浓朴泄满。

此条辨太阳病如此症象,乃寒伤营,宜麻黄汤者。

伤寒医以丸药大下之,身热不去,微烦者,栀王叔比干姜汤主之。

伤寒五二十日,呕而发热者,柴胡症具,而以他药下之。山菜症仍在者,复与柴胡汤,此虽已下之不为逆,必蒸蒸而振,却发热汗出而解。若心下满而硬痛者,此为结胸,大陷胸汤主之。但满而不痛者,此为痞,山菜汤不中与之,宜泻心汤。详注结胸门。

大下,过下也,肠胃因寒,用越桃去烦,加干姜以暖中。

伤寒六19日,发热微恶寒,肢节烦疼,微呕,心下支结,外症未去者,山菜桂枝汤主之。

下之后,复发汗,昼日烦躁不得眠,夜而安静,不呕不渴,无表症,脉沉微,身无大热者,干姜铁花汤主之。

胃痛恶寒,肢节烦疼,宜麻黄桂枝汤,今因微呕,心下交结,又兼少阳症,故用山菜桂枝汤。

白天和黑夜烦躁,乃是阳症。今以汗下后,夜则安静,且不呕不渴,外无表症,脉又沉微,身无大热,此本是阳症,因汗下太过,故用温中之药。

伤寒身黄发热者,川红柏皮汤。

阳光脑萎,脉浮紧,发热恶寒,身疼痛,不汗出而烦躁者,大青龙汤主之。

身黄发热,有从表发散之治。今里热蒸黄,故用此方。

太阳脑积液症,又见浮紧伤寒脉,发热恶寒,身疼痛,不汗出烦躁之伤寒症,故用大黄龙汤,双解营卫之邪。

太阳偏发烧,脉浮紧,发热恶寒,身疼痛,不汗出而烦躁者,大黄龙汤主之。若脉微弱,汗出恶风者,不可性格很顽强在险阻艰难或巨大压力面前不屈,服之则厥逆,筋惕肉
,此为逆也,以真武汤救之。

日光病脉浮紧,无汗发热,身疼痛,八四日不解,表症仍在,此当发其汗。性格很顽强在山高水险或巨大压力面前不屈药已微除,其人发烦热,目瞑,剧者必衄,衄乃解。所以然者,阳气重故也。麻黄汤主之。

阳光头风病,又恶寒身痛,汗不出而忧虑,名营卫两伤。脉浮紧,用大黄龙汤。若脉微而弱,汗出恶风寒,不可服大黄龙汤。若误用,则手足厥冷,筋惕肉
,故以真武汤救之。

澳门新葡新京888882,麻黄汤主之一句,在当发其汗下看,从前诸注,皆误也。详注目赤条内。

太阳病,得之八14日,如疟疾状,发热恶寒,热多寒少,其人不呕,清便欲自可,二十日二三度发,脉微缓者,为欲愈也。脉微而恶寒此阴阳俱虚,不可更发汗更下更吐也。气色反有热色者,邪未解也,以其不可能得小汗出,身必痒,宜桂枝麻黄各半汤。

服桂枝汤,大汗出后,大烦渴不解,脉洪大者,黄龙汤主之。

详注似疟。

伤寒无大热,口燥渴,心烦,背恶寒者,黄龙加地精汤主之。

太阳病,发热恶寒,热多寒少,脉微弱者,此无阳也,不可更汗,宜桂枝二越婢一汤。

二条详注口渴。重在烦,故用黄龙。

胃痛恶寒,理宜发汗。然脉微者,阳津相差,故不得发汗。

太阳病,若吐若下,若发汗微烦,小便数,大便因硬者,与小承气汤和之愈。

太阳病,发热头疼,脉反沉,若不瘥,身体疼痛,当救其里,宜四逆汤。

此条详注大便硬。

此太阳症,脉似少阴之条。太阳症,故发热。正气衰微,故脉沉。今以四逆汤温里逐邪,以代麻黄汤,非阴症温经也。

病患一点都不大便六14日,绕脐痛,烦躁发怒有的时候者,此有燥屎,故使超级小便也。

伤寒发热,啬啬恶寒,大渴饮水,其腹必满,夜盲出,小便利,其病欲解,此肝乘肺也,名曰横,刺期门。

单向下症,不立下法,而大承气汤在矣。

伤寒发热,本非肺病,今洒洒恶寒,大渴饮水,此肺热不能够通调水道,其腹必满。若麻疹出,小便利,则肺病得解。设汗不出,骨蒸劳热,此肝胆热邪,乘侮肺金,急刺期门。

得病二二十29日,脉弱无太阳山菜症,烦躁心下硬至四三日,虽能食,以小承气汤少少微和之,令小安,与承气汤一升。若十分小便六18日,小便少者,虽不能食,但初头硬,后必溏,未定成硬,攻之必溏。须小便利,屎定硬,乃可攻之,宜大承气汤。

太阳病,发热汗出,身仍灼热,脉浮汗出,身重多眠鼻鼾者,风温也。

脉不浮紧,非表脉,无太阳少阳表症,见烦躁心下硬,明表解而为里热烦躁矣。详注大便结内。

太阳病,发热汗出,身仍灼热,脉浮汗多,绝似桂枝汤症;但无恶寒脑瓜疼,而有多眠鼻鼾,此风温也,切不可用桂枝汤。

阳明病,不吐不下心烦者,可与调胃承气汤。

咳嗽汗出,解半日许,复烦躁,脉浮大者,可更发汗。

言阳明病,无太阳少阳表症,不吐不下,未曾伤其肠胃。若有抑郁,是里热,调胃承气汤可与。

咳嗽汗出,止解半日许,复烦躁,脉浮大,则表邪仍在,故更发汗。

伤寒六十四日,无大热,其人烦躁者,此为阳去入阴故也。

头疼汗出茫然,心下痞硬,呕吐而利者,大山菜汤。

六17日传里之时,身无大热,表邪已解,其人反烦躁,则阳邪传入于里,宜用清里之法。

高烧汗出热不解,心下痞硬,已经是下症,但呕不宜下,故用大山菜汤。

栀比干姜汤

瘥后,更发热,脉浮数者,以汗解之;脉沉数者,以下解。

栀子 干姜

此示人无论初病久病,惟见症治症,凭脉用药。

阳症烦躁用醉美人,阴症发躁用干姜。今因本是阳症,宜清不宜下,反误下之,身热不去而微烦,故以二味合用。仲景常以一味清热药,一味清里药,和排毒里之邪。今以化出一味寒药,一味热药,和平解决冷热不调误下后之身热心烦,极开化方用药之妙悟。

高烧未有汗者,不可与青龙汤。若大渴引饮无表症者,仍与黄龙汤。

海棠浓朴汤 即清气汤。

高烧未有汗,表邪未解,故不可用青龙汤。大渴引饮无表症者,故仍与青龙汤。相互告戒,有一定之理。

川红 浓朴 枳实 呕吐拉肚子,加木通,大便结,有下症,加大黄。

伤寒表不解,心下有水气,干呕发热而咳,或渴,或利,或噎,或胸腹胀满,少腹满,或喘者,小朱雀汤主之。

川红豆豉汤,治心烦懊 ,腹不满,重在懊
,此方去豆豉,加浓朴、枳实,治心烦、腹满,不懊
,重在腹满。观此二方加减治烦,全在懊
腹满二症上各自,因而悟得仲景治寒伤营,无汗烦躁,用麻黄汤,风伤卫,有汗烦躁,用桂枝汤,营卫两伤之压抑,用大黄龙汤;热结膀胱,小儿疳积之一点也不快,用五苓散;膈内拒痛,结胸烦躁,用大陷胸汤;大汗出烦渴,背恶寒,用白虎汤;无表症烦躁,心下硬,用大承气;阳症误下变阴,身热不去之微烦,用冷热各半之栀比干姜汤;下后复发汗,昼日烦躁,夜则安静,身无热之亡阳症,用干姜鹅儿花汤。要知表症烦躁,当汗之;里症烦躁,当清之;邪在半表半里,当和解之,有表复有里当双解之;阴躁致烦,温之灸之。推而广之,凡治病当如是也。

心下素有水气,又得寒邪相搏,故用小黄龙汤,外散表邪,内散水饮。

大黄龙汤

伤心寒下有水气,咳而微喘,发热不渴,性格很顽强在荆棘载途或巨大压力面前不屈汤已渴者,此寒去欲解也,小黄龙汤主之。

麻黄 桂枝 甘草 杏仁 生姜 石膏 大枣

此表达上文,服小黄龙汤已,渴者,此水寒已去,不可再性格很顽强在千难万险或巨大压力面前不屈小青龙汤。小青龙汤句,当在胸口痛不渴句下看。

桂枝汤,治风伤卫之轻症,仲景之轻方也。麻黄汤,治寒伤营之重症,仲景之重方。其大青龙汤,恐麻黄汤太峻,故加美枣、鲜姜,补养胃气;加石膏,制麻、桂辛温。以烦躁之症,忌用温热,此变麻黄汤重方,而为稍轻之剂,后代皆注此方太峻,就好像反重于麻黄汤,千古差谬。

阳明病,若汗多,微发热恶寒者,外未解也,其热不潮,未可与承气汤。若腹大满不通,可与小承气汤,微和胃气,勿令大泄。

桂枝汤 见恶寒。

言阳明病,汗虽多,仍见微发热恶寒,则表邪尚在,况无潮热,故未可与承气汤。即腹大满,大便不通,亦只用小承气汤。

羌活汤 见发热。

阳明脑蛛网膜炎,若咽干,腹满,微喘,发热恶寒,脉浮而紧,若下之,则腹满小便难也。

防风汤 见身痛。

阳明脑梗塞,口苦咽干,腹满,似传里矣。若发热恶寒,脉浮而紧,尚是阳明太阳表症。若反下之,则邪从内陷而腹愈满,跌扑伤痛矣。

五苓散 见病后虚弱。

伤寒发热无汗,呕而无法食,而反汗出 然者,是转属阳明也。

羌独木通汤 见发热。

伤寒发热无汗,本太阳表症。今呕而不可能食,反汗出
然,故为转属阳明也。以其有呕吐无下症,故不立下法。

葛根汤 见似疟。

太阳病,五日发汗不解,蒸蒸发热者,属胃也,调胃承气汤主之。

升麻干葛汤

较上章多蒸蒸有汗,且无呕吐,故用调胃承气汤。

升麻 干葛 白芍药 甘草

阳明病,发热汗多者,急下之,宜大承气汤。

阳明表邪烦躁,难用原方葛根汤辛温,以此方治之。若无汗恶寒,加羌活、回草,去白芍;胸部前面饱闷,加枳壳、铃铛花;烦渴消水,加沙参、石膏。

汗多发热,津液有立尽之势,故急下之。三章次第,详注后腰痛门,感到下法的诀。

白虎汤 见潮热。

伤寒脉弦细,外伤出血者,属少阳。少阳不可发汗,发汗则谵语。此属胃,胃和则愈,胃不和则烦而悸。

承气汤 见潮热。

头痛发热,本是太阳汗症。但脉弦而细,此是少阳也,故误用麻黄、桂枝,则谵语。此症全赖胃气冲和可愈,若胃气不和,则烦而悸矣。

女人偏头痛,发热恶寒,经水适来,得之七二十一日,热除而脉迟,身凉,胸胁下满,如结胸状,谵语者,此为热入血室也,当刺期门,随其实而泄之。

女性伤寒发热,经水适来,昼日明了,暮则谵语,如见鬼状者,此为热入血室,无犯胃气及上二焦,必自愈。

两条详注热入血室,皆不立方,但曰无犯胃气,此禁汗吐互词。

少阴病,始得之,反发热脉沉者,麻黄黑顺片细辛汤。

此即少阴症似太阳也。少阴经表有寒邪,理当散表,但不相同太阳方法,故以麻黄、盐乌头温经散邪。

少阴病,吐利,手足不逆冷反发热者。不死。脉不至者,灸少阴七壮。

少阴变热,乃为回阳,故曰不死。然脉不至,尚是危兆,故灸少阴。

伤寒始发热二日,厥反十三日而利,凡厥利者,本无法食,今反能食者,恐为除中。食以素饼不发热者,知胃气尚在必愈,恐暴热来出而复去也。后十二日脉之,其热续在者,期之旦日夜半愈。所以然者,本发热一日,厥反十五日,复发八日,并前二十日亦为19日,与厥相应,故期之旦日夜半愈。后23日脉之而脉数,其热不罢者,此为热气有余,必发痈脓也。

此章言阴厥回阳太过,必发痈脓。详注厥利。

伤寒先厥后发热,而利者必自止。见厥复利。

先厥后热,即阴厥回阳,故曰利必自止。若后复见厥,则必复利矣。

伤寒先厥后发热,下利必自止,而反汗出,咽中痛者,其喉为痹。

此条详注关节炎。

头疼无汗,而利必自止。若自止,必便脓血。便脓血者,其喉不痹。

此条详注便脓血。

伤寒发热,十三日,厥反三十一日,复热二十十三日,厥少热多,其病当愈。二十一日至三日热不除者,必便脓血。

此章强调厥少热多,热不除,必便脓血。可知热病回阴,阴症回阳,均怕过与不比。

麻黄汤 见恶寒。

羌活冲和汤

羌活 防风 白芷 黄芩 苍术 生地 川芎 细辛 广皮 甘草

此和平解决太阳表里之方。燥热令,去马蓟、生川军、细辛;两足冷,加独滑;少阳见症,加柴草;夏秋加白参、天花粉、石膏、干葛;胸部前边饱闷,去生地,加枳壳、浓朴。汗多,加离草。如湿气胜,去生地。

羌活败毒散

羌活 独活 柴胡 前胡 川芎 防风 荆芥 广皮 甘草

此方太阳经发汗解肌者。余以此代仲景麻黄汤,治四时太阳表症。口渴,去雀脑芎;胸的前面饱闷,加枳壳、浓朴;阳明见症,加干葛;里有热,加黄芩、山栀、石膏。

加减百枝汤 见身痛。

冬令北方,有汗发热,用桂枝。南方三时,家秘用此方加减。详身痛。

五苓散 见肠燥血崩。

按太阳有汗发热口渴,骨节疼痛,此热结膀胱之症,故仲景以此方治之。加减详自汗口渴、口渴门。

羌活木通汤

羌活 独活 木通 车前子

热结膀胱,脉数口渴症,用五苓散者,变立此方,双解太阳表里。

干葛解肌汤

干葛 升麻 防风 荆芥

此方散阳明表邪,发阳明伏
不出。若恶寒胸口痛。加羌活;时寒时热,加山菜;吐血足冷,加独滑。

干葛青龙汤 见口渴。

阳明表邪发热,用前方干葛解肌。若表里皆热,用干葛散表,石膏清里。

三黄巨胜汤 见谵语。

导赤各半汤 见腹痛。

表热宜散表,里热宜清里。此方以泻心汤合导赤散,清热之力专,利小便之功大。

凉膈散 见发狂。

此方治热结上焦,肺胃发热之症,加减详发狂。

大承气汤 见大便结。

小山菜汤 见寒热。

柴草桂枝汤

柴胡 桂枝 黄芩 半夏 人参 甘草 生姜 大枣

此方即小柴胡加桂枝,去广陈皮,易枣肉。三时忌桂枝,易羌活。口渴,去麻芋果、老姜,加天花粉;症兼阳明,加干葛铃儿草;无汗,加防风。

木丹柏皮汤 见发黄。

首发热,后发黄,此因热而蒸黄,故用此方,不及食滞发黄而用消滞者。

大朱雀汤 见烦躁。

桂枝麻黄各半汤

桂枝 麻黄 白芍药 杏仁 甘草 生姜 大枣

麻黄汤,加石膏、姜、枣,更名大黄龙,以石膏制辛热,加姜、枣和中气,是变辛热而为辛凉矣。此方同加姜、枣和中,而加芍药养阴敛阴,是变汗剂而为和剂矣。

桂枝二越婢一汤

桂枝 白芍药 麻黄 甘草 石膏 大枣 生姜

麻黄汤原方,加姜、枣、石膏,名大白虎汤;加离草,名曰各半汤。今此方又以桂枝汤轻剂,加石膏制辛温,白芍药敛阴血,此从轻化轻,故曰越婢,形容不狂妄。

大山菜汤 见寒热。

白虎汤 见口渴。

小黄龙汤 见咳逆。

此汤内散水气,外散表邪,详咳逆门。

小承气汤 见大便结。

麻黄草乌细辛汤

麻黄 附子 细辛

此少阴外冒伤寒发热,不可用太阳治法,故用此方温经利尿邪,从里出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