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d=”hi-18890″>肝炎杂说

肝硬化之病无论归属何证,多与湿浊内蕴相关。故其医疗,亦一概不能够除外以理湿为之根本。有症状不生硬,由化验而确诊之肝硬化病人,四诊亦无明显湿浊见征,以清化湿热为治多能获效。

罗凌介(以下尊称 “罗老” )为第三批全国名老 中医药行家,
黑龙江省立中学保健站高管医务卫生人士, 山西省名老中 医。 罗老从事中医诊疗40余载,
在医疗鼻渊方面资历 丰裕, 主张: ①分期辨治, 灵活用药; ②内治向外调拨运输, 重视爱护。 创造了 “急肝二方” 作为医治阴挺 的 基本方。 复苏期以 “慢迁肝方”
为功底方。 且在治病 水肿进度中, 罗老重申 “内治向外调拨运输, 重视保养” , 每每获得良效。 现与同道分享如下。惊痫病因病机罗老以为,
自汗首假设由湿热之毒侵略身体所 致。 该病多来自病者受疫毒、 药毒、
酒毒所伤, 或失 治、 误治, 或伤者素体薄弱、 嗜食肥甘厚味、 情志所
伤等, 湿热蕴遏于中焦脾胃、 留滞和解表里, 熏蒸肝胆, 肝胆失于疏泄,
胆汁不循肠道, 上熏头目, 泛溢肌肤, 投注膀胱, 故临床表现为目黄、
身黄、 尿黄; 因胁肋 为肝之所布, 故可伴见胁痛; 牛皮癣刚开始阶段归拢表证者,
多因外邪袭表, 郁而不达, 湿热蕴结中焦, 故除夜盲 外, 常并见恶寒、
发热等表证; 湿热之毒内侵气分, 留恋不化, 正气渐伤, 正不胜邪,
邪入血分, 血行不畅 而成瘀, 可以见到其米红晦暗, 舌见瘀斑或瘀点或夹青见
紫, 更有甚者, 热毒入血, 而致失眠、 发斑等。 脏腑 功用失调,
肝胃不和形成胃气上逆可以知道恶心呕吐; 肝 郁气滞, 木郁土虚,
脾胃运化失司故见风湿痹痛、 肢 体乏力等; 久之热郁而化火, 内外之热结合,
使 清肝明目湿热蕴结成毒, 导致肝阴耗损, 终损及肾阴, 可 见淋病、
腰膝酸软等; 另有感触寒湿之邪, 或素体阳 虚, 或病久阴虚, 湿从寒化,
心悸多晦暗不泽, 伴有 神疲乏力、 肢冷等展现, 此类失眠多为阴黄 [1] 。
所以肝经湿热之邪是形开支病的重视原因, 瘀和毒也是 引致本病的根本病因
[2] , 湿为阴邪, 其性黏滞, 故本 病复杂多变, 病程迁延。今世经济学中,
水肿多由于胆红素代谢障碍而引 起血清内胆红素浓度进步所致。
当血清总胆红素波 动在17.1-34.2μmol/L之间, 而肉眼看不出咽痛时, 称
隐性口干或亚临床水肿; 当血清总胆红素浓度超越 34.2μmol/L时,
临床的面上就可以发现黄疸, 也称之为显性黄 疸。 该病可以知道于病毒性肝瘟、
火酒性肝病、 脂肪肝、 药物性肝损害、 胆汁淤积性肝结核、 肝脓肿等病痛 [3]
。分期辨治,灵活用药罗老感觉, 医疗水肿, 贵在给邪以出路。 所谓出 路,
或发汗、 或利小便、 或消肿。 而治疗使用中, 除 有表超越利水外,
利小便、 排毒是临床水肿最为重 要的格局。1. 便秘期 罗老在心悸看病上据守《丹台五案》 中 “水肿之证, 皆湿热所成” 之理, 以 《伤寒论》 茵陈
蒿汤为底子方, 创造了 “急肝二方” 作为医治水肿 的基本方。 方药组成:
绵茵陈, 大黄, 海棠, 神曲, 鸡内金, 鸡骨草, 田基黄, 乌拉尔甘草等。
方中绵茵陈结束泻 利湿退黄的要药, 海棠清泄三焦湿热, 大黄降泄胃肠 瘀热,
茵陈配醉美人, 使湿热从小便而去; 茵陈配大黄, 使瘀热从大便而解,
三药相合, 使邪有出路, 湿热从 二便而去。 方中田基黄, 即 《中药大词典》
所载之 “地 耳草” , 产于本国南方田基、 沟边潮湿草丛中, 性味辛淡微苦微寒, 有止痢利肠府、 渗湿行水、 止痢镇痛作用, 清而不克,
乃治肝炎理想药物, 鸡骨草亦可增强解毒 利湿之效。 插足鸡内金、
神曲固护胃气, 呈现罗老时时 不忘记顾护脾胃的学术观念 [4] 。
当中茵陈用量宜大, 最 大批量可用至30-90g, 大黄 可用至15-60g [5]
。如病变中期合併表证, 伴有人人皆知或大腿浮肿者, 宜宣表清热、 清利湿热,
可接受麻黄连壳赤山豆汤加 减; 若见水肿、 小便量少等热重于湿者,
可在急肝二方 中投入小金英、 半枝莲、 半边莲等以增清热生津解热 之力;
如湿热较重, 病人消化系统反应明显, 呕吐频仍、 难以服用中草药者,
可将急肝二方改为灌肠剂, 或接纳 单味大黄保留灌肠,
亦可到达通腑退黄之目标 [6] 。 若见胸脘痞胀、 口苦而渴或渴相当少饮、
大便溏滞 不爽等湿重于热者, 可在急肝二方幼功上酌减大黄 去越桃,
参预猪苓、 茯苓皮、 泽泻、 薏米仁以增淡渗利 湿之力,
或长夏湿热之际罹患腰痛, 出现标准的三焦 湿热亲眼看见, 医治宜宣畅三焦湿热,
方选急肝三方加 减。 急肝三方组成: 绵茵陈, 杏仁, 扁豆蔻, 六谷子,
金鸡米, 茯苓皮, 藿香, 松香皂, 乌拉尔甘草等。阴黄者, 表现为身目俱黄,
晦暗不泽或如熏制, 身重怕冷, 四肢不温, 腹胀便溏, 口淡不渴, 舌质淡苔
白滑或白腻, 脉沉无力者 [1] , 治法宜温阳化湿、 利尿 解表,
方选茵陈术附汤加减。血崩日久入血, 湿与瘀胶着难解, 故牛皮癣极期罗
老多步向解热化瘀之品, 瘀血消弭, 血复方亚油酸乙酯胶丸畅, 气机 宣通用准则湿浊易消;
水湿得利, 气机畅达, 血脉调理则 瘀血易散, 临床面上多接受木娇客、 郁金、
红根等品, 以 达退黄祛瘀之效。 因肝脏体阴而用阳, 故医疗进程中
罗老还重申应适当顾护阴液, 如在病痛前期现身口 干、
渴欲饮水等湿热熏蒸伤阴者, 参与海腴、 麦冬、 生地以滋阴生津 [4] 。2.
苏醒期 造成水肿的来由是由胆汁不循常 道, 渗入血液而成,
其变化与排泄与肝的疏泄功用密 切相关, 借使肝气疏泄效能反常,
可影响胆汁的分泌 和排放; 另一面, “脾主运化水湿” , 故清化湿热应
爱抚解热, 木郁土虚, 肝脏气机失于调养可影响脾之运化 水湿的效果 [4]
。故气短消退后, 若病者仍然有风湿痹痛者, 多为热 去湿存、 湿邪困脾。
罗老强调游痛症医疗中, 应讲究肝 脾同治帝,
在清利湿热的同不经常常间应留意推动脾胃成效的 恢复生机。 医疗上, 罗老成立 “慢迁肝方”
作为麻疹苏醒 期的根基方。慢迁肝方由 《太平惠农和剂局方》 中的逍遥散加
减而成, 其组成为: 山菜, 干归, 白芍, 丹参, 黄党, 白 术, 茯苓皮,
神曲, 乌拉尔甘草等。 方中柴草系辛散生发之物, 疏肝理气, 顺肝之性,
使之不郁; 西当归、 白芍养血柔 肝, 以涵其肝; 木旺克土, 肝郁乘脾,
《中草药手册》云 “实脾, 则肝自愈, 此治肝补脾之要妙也” , 故出席 中灵草、
茯苓块、 冬白术、 甘草补土, 以培其本, 并以神曲增 壮止汗益胃之功 [7-8] ;
加入大红袍解痉化瘀, 今世药理 钻探说明丹参能遏制或减轻肝细胞变性、
坏死及炎 性反应, 推进肝细胞再生, 并有抗纤维化成效 [9] 。 全
方共奏疏肝利尿之功。内治向外调拨运输,珍视保养治疗心悸进程中, 罗先生强调“内治向外调拨运输, 重视 保养” 。 内容首要包蕴: 安息、 情志和饮食 [4,10] 。
三者 对于风肿的医疗效果及预测有关键影响。首先, 注意休憩。 因肝主藏血,
“人卧则血归属 肝” , 优异的休息可使肝脏丰裕获得血液濡养, 有帮忙崩漏的还原。 临床中, 罗老提出患儿晚上睡觉时间 不宜超过20: 00。其次,
调畅情志。 人体是贰个有机整体, 人的精 神状态、 情感展现,
除由心脏藏神所主宰外, 还与肝 脏疏泄功用紧凑相关,
并且对人身病魔的发生、 发展 都有非常的大影响。
在医疗进度中病者心境不宜抑郁, 也 不宜急躁, 应尽量扑灭伤者理念负责,
令开心, 肝气调达, 极利于病魔的还原。再者, 合理饮食。
《景岳全书·水肿》曰: “因饮 食伤脾而得者, 曰谷疸; 因酒后伤湿而得者,
曰酒 疸” 。 表明饮食成分对腰痛的产生以至医治均有影 响。
原则上成功既要补充蛋白质, 又要相宜忌口。 以易 消食、 平淡少油腻为主,
可为病者制订合理的饮食计 划、 补充须要的蛋氨酸。 别的, 应忌烟酒、
辛辣及生冷 食物。 因辛辣食物多生热, 生冷食品多生湿, 故热盛
者少食辛辣食品, 湿偏盛者则少食生冷。其余, 治疗吐血进程中,
应注意观察病情, 如舌 苔颜色及便血程度的变动, 平常的话, 舌苔黄由深
变浅至消失, 舌由红络变木色, 苔由黄厚变薄白, 脉 由弦数或弦迟变为平缓,
均为顺证, 为病情好转的表 现, 反之则病情加重 [10] 。验案举隅病人某,
男, 27周岁。 二零一三年5月二十五日因 “身目黄染 10d”就诊。
伤者10d前饮酒前边世身目黄染, 未经 管理, 症状慢慢深化, 遂来诊。 症见:
身黄、 目黄, 伴 右胁胀闷, 关节炎苦, 乏力, 纳寐差, 小便色黄, 大便偏
干。 既往开采乙肝15年余。 查体: 全身肌肤巩膜重度 黄染, 剑突下轻压痛,
肝区压痛, 轻叩痛。 舌浅淡红, 苔黄腻, 脉弦。 肝功效: T-BIL:
121μmol/l, D-BIL: 72.1μmol/L, AST: 578U/L, ALT: 1 557U/L。 西医诊断: 慢性便秘型胆汁返流性胃炎; 中医诊为 “失眠-阳黄” 范畴, 证属湿热蕴结。
治以去除风湿开胃、 通腑退黄, 急肝二方 加减, 拟方: 生大黄 20g, 茵陈20g,
木丹15g, 鸡 骨草15g, 黄芩15g, 瓜仁草15g, 半枝莲15g, 田基黄 15g,
神曲15g, 鸡内金15g, 菩提子20g, 泽泻15g, 赤 芍15g, 牡丹皮15g,
甘草10g。 4剂, 水煎服。 同盟西药 护肝明目降酶。 嘱戒酒, 雅淡饮食,
注意安歇。 二诊 (2012年十月12日) : 伤者身目黄染减退, 右胁胀闷缓 解,
小量游痛症苦, 乏力, 纳寐差, 小便色黄, 大便溏 烂, 约3-4次/d。 肝功效:
T-BIL: 56.7μmol/L, D-BIL: 36.1μmol/L, AST: 322U/L, ALT: 1
105U/L。 HBV- DNA: 6.03×10 3 copies/mL。 腹部彩色B超: 胆囊隆起样 病变,
息肉? 既效守方, 继服7剂。 三诊(二零一一年7月24 日 ) :
伤者巩膜高度黄染, 余症较前缓和, 复查肝功 能: T-BIL: 29.6μmol/l,
D-BIL: 19.4μmol/L, AST: 90U/L, ALT: 462U/L。 中中草药守方去黄芩、
泽泻, 改茵 陈为15g、 生大黄10g, 并加入红根30g。 7剂, 水煎性格很顽强在千难万险或巨大压力面前不屈。
四诊(二〇一二年十月一日 ) : 病人皮肤及巩膜无黄染, 仍 一丢丢右胁胀闷,
偶牛皮癣苦, 少些乏力, 胃纳稍差, 眠 可, 小便珍珠白, 大便溏烂,
约2-3次/日。 舌水绿, 苔薄 黄, 脉弦略细。 结合舌脉, 辨为肝郁血虚证,
治疗原则改 予疏肝利肠府为主、 肝经为辅, 方选慢迁肝方加 减, 用药:
山菜15g, 秦哪10g, 白芍15g, 双批七15g, 白 术15g, 茯苓皮15g, 神曲15g,
鸡内金15g, 丹参30g, 木可离 15g, 茵陈15g, 田基黄15g, 白茅根20g,
乌拉尔甘草5g。 中中草药7 剂, 水煎服。 五诊(2012年2月6日 ) : 病人首要症状消
失, 守方去茵陈、 田基黄, 继服7剂。 随同访谈1月, 肝功用 平常,
病情无一再。按语: 本病当属中艺术学之 “口干-阳黄” 范畴, 患 者长时间嗜酒,
酒水乃湿热之品, 加上呼吸系统感染受乙型病毒性肝性疫毒, 湿热蕴结于中焦, 交蒸于肝胆,
肝失疏泄, 胆汁不循 常道, 浸淫肌肤, 投注膀胱, 故见身目小便俱黄; 湿邪
为阴邪, 阻遏气机, 脾胃运化反常, 故见右胁胀闷、 乏 力、 纳差。
舌青绿, 苔黄腻, 脉弦均为湿热蕴结之象。 医疗上以清热生津、
通腑退黄为主, 拟急肝二方加减。 二诊症状好转, 既效守方, 继用7剂。
三诊伤者经医治 后症状及实验室目标已分明好转, 湿热之象较前减 退,
故去前黄芩、 泽泻, 并减茵陈、 生大黄用量, 以减 清热散毒之力,
以免大剂量苦寒药物伤及阴液, 并加 入丹参以利尿化瘀、
又可清心凉血以退瘀黄。 四诊患 者进入苏醒期, 心悸基本消散, 仍右胁胀闷、
乏力、 纳 差, 结合症状及舌脉辨为肝郁血虚证, 医疗以疏肝健 脾为主、
清利湿热为辅, 方选慢迁肝方加减。回看本病例, 本案证属湿热蕴结,
医疗上以开胃 利湿、 通腑退黄为主, 拟急肝二方加减; 复苏期证属
肝郁气虚, 医疗予疏肝利肠府、 兼以清利湿热。 罗老认 为,
烧伤多以湿热为主要原因, 与瘀、 毒相关, 医治上, 黄 疸期以驱邪为主,
根据湿、 热、 瘀、 毒的弘扬不一致, 审 证求因, 辨证论治,
攻邪注意中病即止; 复苏期以扶 正为主, 兼以驱邪, 防止闭门留寇。
治疗进程中, 治疗 与爱护相结合, 时时不要忘顾护脾胃与阴液 [4,10] 。参 考
文 献[1] 田德禄.中医骨科学.日本首都:人卫书局,2005:237-238[2]
公培强,薛博瑜.疏肝化瘀解表法在减缓乙型肝脓肿诊疗中的
应用.中华南医药杂志,二零一三,27:1838-1840[3]
陈瀚珠,林业果业为,王吉耀.实用外科学.14版.法国巴黎:人卫书局,2011:1881-1887[4]
杨永和,程亚伟,蔡媛媛,等.罗凌介教授调护肝病经验介绍.
新中医,二〇〇九,42:144-146[5]
贾效元.大黄用量与慢性咽肿型胆道出血的医疗效果关系观望.中医
中药,二零一五,12:282-283[6]
吴建,王际云,徐伟,等.中草药保留灌肠对重度口疮肝炎的退黄
作用观望.江西农业和林业院学报,二零零七,31:91-93[7]
程亚伟,蔡媛媛,杨永和,等.罗凌介“肝脾同治帝”诊疗慢性乙
型肝脓肿经验.台北药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学学报,二〇一三,30:416-418[8]
程亚伟,蔡媛媛,杨永和,等.罗凌介“肝脾同治”医疗慢性乙
型胆总管结石的学术观念研商.湖南中医杂志,2012,40:230-232[9]
吴燕燕,孙煜,王易.丹参多酚酸盐宁心化瘀功能的多元化药
理功能.中中原人民共和国今世选拔药学,2009,27:975[10]
程亚伟,蔡媛媛,杨永和,等.罗凌介教师个人保健及诊治调剂观念和措施研商.世界科学本事-中医药现代化,贰零壹伍,16: 2034-2037 蔡媛媛;
程亚伟; 蔡敏;

此症西医名日肝癌,而中医定其病位不全在肝。其钴黄疸型者与真情关系相比较紧凑,晋朝《景岳全书》“口疮”篇中已云:“胆伤则胆气败,而胆液泄,故为此证。”已初识阴挺与诚意损伤有关。

无阴挺型所蕴湿浊,虽亦不离于肝,然多涉及脾胃。《内经》论脾胃之生理功效曰:“饮入于胃,游溢精气,上输于脾,天性散精,上归属肺,通调水道,下输膀胱。”则脾胃为肉体水液代谢之主要脏器。若脾胃运化水湿之功力稍有阻力,于浩瀚弥漫之湿浊不可能廓清时,则易敛本病。故余治结石性胆囊炎,除慢性期湿热较盛者及不宜镇痛者外,于辨证方中均加苍术,脾胃健运则湿浊易化,湿浊化尽则肝复其常矣。且仲圣曰:“见肝之病,知肝传脾,超超过实际脾。”而张景岳之意见更为直捷:“肝脾俱实,单平肝气可也;肝强脾弱,舍肝而救脾可也。”此法对于甲型慢迁肝而现中气不足者更为实用。中脾虚甚者,上党参、黄芪、菩提子、茶豆之属亦可酌情到场,无须过虑“湿热不可补”之说。盖那时候虽有湿邪留着,已是“大势已去”,难穿鲁缟矣。正须扶其正气,以除余邪。倘病者中土犹健,而气血阴阳有所不足,或肝肾心肺成效有亏,亦宜于辨证方中参入相关调养之品。经曰:正气存内,邪不可干,犹此之谓也。

二、姜春华先生治急性结石性胆囊炎复苏员和转业氨酶方

姜春华先生生前曾授余治慢性肝癌复苏员和转业氨酶方,药物甚简,仅七味:

高丽参、双批七、黄芪、杞子、垂盆草、田基黄、白花蛇舌草。

师嘱曰:连服2~1月,转氨酶渐可复常。

初得此方余未特意,至八十时代初有卫姓干部前来咨询,谓其子四年前高级中学完成学业,报名考试大学战绩合格,不意体格检查时查得G、PT高达100之上,昔年曾患肝脓肿,那个时候一度恢伤愈康,后未复查。由是一败涂地,必须要边服药,边复习,边打工。一年后再行报名考试,成绩确佳,体格检查又因G、PT升高被黜。及至第八年离高等高校统一招考独有3月时,先活动至医务所化验,G、PT为70u上述,其父急来商治。那时余未见病人,不恐怕面诊,询知肝功能化验时除G、PT以外,其他类型为主日常。病人体力仍可以,四年来打工不辍,有的时候稍感疲劳而已,并无别的见症。余思伤者病已多年,惟姜先生此方最为联合拍戏。方中垂盆单、田基黄、白花蛇舌草,均具化湿通大便、复苏肝功用之功。久病肝瘟中气必亏,肝肾易伤,黄党、米参、黄芪、杞子以清热开胃、滋养肝肾。全方扶正祛邪、虚实统筹,可谓的对之良方。于是录方与之。一星期后其父来告:G、PT已降到50余。又四日降低到40余,第三周恢复生机符合规律。伤者水滴石穿服药至高等高校统一招考体验时,顺遂经过化验关,高榜题名而得遂升学之愿。

因而病例临床得效,余始识此方看似经常实非平时,未来用治慢性胆总管结石多节节应手,故告之同好。

三、大山菜汤医治关节炎肝瘟

大柴草汤出《伤寒论》,为治少阳阳明兼病之方。当今验证医疗胆道疾患如胆囊炎、胆汁返流性胃炎、胆道蛔虫症等,每收捷效。肝胆相为表里,甲胆乙型病毒性肝性同归于木,不唯有于病理上可相互作用,且治法与谴方用药亦多相同之处。如大柴草汤治心悸胆囊癌,其利胆退黄之力恒在诸方之上。乃因关节炎肝硬化不仅仅热郁肝胆,且兼肠胃湿浊蕴结。木士同病。或竟缘脾胃湿热、熏蒸肝胆,反侮其所不胜而成病,故治法亦宜兼备肝胆脾胃,既行清肝解郁,亦泻阳明里实。据于此种机理,则大山菜汤自属不易之方。

余治陈媪,曾患无肠痈型肝结核,经西看病后因症状消失,遂不在意。越数年忽发心悸,全身色黄如染柏汁,急送某卫生所,入院仅数日即公告出院。于是转入专科医务室,化验血清胆红素为567μmol/L,G、PT150u/ml,该院确诊为梗塞性自汗胆道出血。经用两种流行高速药物及激素,水肿持续不下。病房总管谓乃夫曰:“进来轻松出去难,生还指望仅50%。”佣工为其擦身,盆水色呈玉米黄,妻儿老小深为忧虑餐风沐雨求医。得余朋侪之助,再三强余为治。余允勉为全力,未许必效。诊见病者全身肤色金黄,神疲乏力,愠愠泛恶,胃纳强制选拔而脘腹不舒,喉腔难受烦,右胁痞满,大便数日一行,心绪调节,畏恐特甚。左脉大而兼迟涩,右脉按之软,舌淡苔白而干,焦点至舌根呈灰石黄。据此脉证为肝胆湿热蕴结,疏泄之令不行,引致肝郁气滞,犯胃则脘胀鼻渊,侵脾则中气消损,运化失健。治法当疏肝解毒、利湿消黄、兼解表扶中、利尿化浊。拟大山菜汤加减。方为:

生黄芪15g、太子参9g、柴胡9g、生大黄6g、赤芍9g、炒枳实9g、姜半夏9g、郁金9g、茵陈30g、厚朴6g、黄芩9g、白英30g

上面性格很顽强在困难重重或巨大压力面前不屈6贴后血清胆红素由5六17回减低到480。皮肤黄染显明流失,眼结膜浅灰消失过半。胃纳转佳,精气神愉悦,舌上灰黑之苔亦除。惟上下腹胀满不适。在上方中投入浙玄参子、苏梗、山豆根等,服7帖后胆红素下跌203。但见两手振颤难以持物,于原方中减去山豆根,振颤即止。未来随证加减,服16帖胆红素降低到9r7,未来渐次下滑。

患儿于医疗时期曾现身较为严重里面枢神经症状,胃痛、自汗、心烦易怒、惊愕畏惧,以致闻及雷声而钻入床的下面。因此必须要更方予性格很顽强在山高水险或巨大压力面前不屈数周。神经症状调控后,右眼球结膜充血严重,又经Samsung期始得渐消。肺痈未有后胃纳极佳,难免进食海鲜,致化验数据曾数十次波动江小鱼常值上下。总的来讲该伤者之医治颇费周折,方药之中山大学黄有夺取关隘之应,药后大便日行二、一回,成形而质软,通畅无阻,则乐得胸腹宽转,安适非凡,十16日不便则腹中闷瞀。曾有已经大黄用至9g、也不更衣,不得已加芒硝1.5g、冲性格很顽强在荆棘丛生或巨大压力面前不屈,大便即畅,如芒硝加至3g、则觉头疼。

山豆根一药,医刊报纸发表参与对证方中湮灭口干极平价用。本例病人五遍加用皆见大效,然三回均见单臂振颤,停用后振颤即止,个中缘由尚待研究。别的,方中白英不惟舒筋活络,亦擅利胆退黄。

四、中药治肝病

俗语云“中草药一味,气死名医”,草头方药简效宏者真有无法相信之妙。《本草推陈》载有治肝脓肿方,仅用佛祖对坐草、三白草、老耳三物。因余习于旧贯使用古板中药材,此方虽屡见之而终没有用。

现年元日甫过,有某单位孙乡长之子忽患肝硬化,G、PT329,γ一谷氨酰转肽酶155。总胆红质20,二对半化验中七个中性(neuter gender卡塔尔:表面抗体、e抗原和c抗体均为中性(neuter genderState of Qatar。孙区长家境贫穷,爱子不惑之年尚无正规专门的职业,由此用药务求效高价廉,余即思及上方,三白中草药市无货,改用垂盆草,越发茵陈、平地木、方为:佛祖对坐草30g、垂盆草20g、马蹄草20g、茵陈20g、平地木20g

服用3剂复查G、PT71,γ-谷氨酰转肽酶77,其他项目均已正常。又服10剂,再一次复查,全数化验项目总体符合规律。患者脉略弦,舌偏红,苔则薄白。即于原方加生地12g、、麦门冬9g、嘱性格很顽强在荆棘塞途或巨大压力面前不屈30日以资加强,从今将来竟愈。

五、茵陈四苓散的应用

古板中治疗肠痈,有通利大小便之法,已早为医家所习用。仲景之茵陈蒿汤为化湿祛浊之代表方剂,现制作而成“茵栀黄”成药,于甲型病毒性肝炎流行之间一度建功立业,蜚声医林矣。至于利肠府祛湿以治肝癌之代表方,可借用仲景之五苓散加茵陈,热重者去桂枝之温热,即用茵陈四苓散也。据八十时代太仓名医王雨三汝霖氏之经历,用此方之指征,须见“身热口渴,小便赤涩,左脉沉弦者”始为合辙余于1988年夏诊一高级中学男学员,于大考后即得甲型病毒性肝硬化,自觉倦怠纳差,小便色黄如染,其区核心医务所嘱其住院诊疗八个月,而其暑假仅二十天,为不影响学业屏绝住院,至余处门诊,并必要于暑期内将其痊瘉。余诊其脉正好左脉沉弦,但无身热之象,故去桂枝,仅投茵陈四苓汤方,药仅五味,服及10日,体力复原,小便转清,性格很顽强在暗礁险滩或巨大压力面前不屈二十剂复查,肝成效恢复生机正常,后即安然照旧。

六、慢性肝瘟的看病

暂缓肝硬化病者,可以知道肝肾阳虚兼以湿浊留滞,故治法亦须两全,既护肝肾之阴以固其本,又祛湿浊之邪以除其标,本固标清,病多可愈。然育阴祛湿之方王道无近功,不可操之过急,但使药病分外,久性格很顽强在险阻艰难或巨大压力面前不屈自效。

余治盛女士,年仅四十又三。于1990年二月生育后即患慢性胆囊炎,G、PT200u上述,经住院医疗三月后降低到正规。而此外化验目的大概一切异形,医嘱长期性格很顽强在艰难险阻或巨大压力面前不屈用益肝灵及泛酸E,迁延五年,病情依旧,屡欲复工而不可能。1990年3月24日余处初诊。自诉患病二年,两胁之痛缠绵不已,夜寐则盗汗淋漓;梦扰纷繁;白昼,巅顶及两阳光穴疼痛常作,晚上则疼痛转向心口;脾胃虚亏,麻疹饮水不解,胃纳极差;大便干结艰涩,非性格很顽强在险阻艰难或巨大压力面前不屈通便之药无法行;月经数月未至;脸色土色,呈显然迟缓病容。脉左小弦带滑,右脉松软。舌偏红,苔薄而腻。据此脉证,为湿热郁于中国土木工程公司脾胃,反侮其所不胜,致肝木受殃,湿热久蕴伤及肝肾阴分,遂至调整两难。盖纳差、便结、面浊、苔腻,均为湿热累积中焦使然。而胁痛、盗汗、脑瓜疼、舌边色红,为肝胆湿热之象。体倦、黄疸、经汛衍度,乃属肝肾阴亏。至于脉象,右脉松软为痰饮湿浊留蓄肠胃,左脉小弦为肝肾阳虚内热,弦滑为痰热,于此则主湿热伤肝。及其治法,当以芳化湿浊与育阴护肝仁同一视。拟方薏米、茯苓、佩兰、川朴花、蔻仁、三步跳以芳香化湿兼扶脾胃;以石斛、女贞、团鱼壳、牡蛎养阴护肝,合郁金、川楝实软坚散结、清肺化痰。其方即为:

佩兰12g、生炒米仁各15g、茯苓皮15g、川朴花3g、蔻仁3g、半夏9g、石斛12g、炙团鱼壳15g、生牡蛎30g、女贞子12g、川川楝实9g、郁金9g

如上方加减前后相继服用四十余剂,诸症递解。肝作用化验多次正常,遂于五月上班复工,随访三年未有再三。

七、肝病胁胀的医治

肝病无论急急性肝脓肿抑或肝肿大,恒见右胁痞胀疼痛一症。推其机理,总以湿热阻滞于活血散淤、肝郁气滞或由气及血,血行不畅而致瘀结肝络等,最为临床所平淡无奇。慢性时期投以疏肝解毒、化湿和中之剂,肝功用复苏则肝痛亦渐消失。慢性及迁延性肝区疼痛常多持续缠绵。至于用药,气滞者无非山菜、香附、金铃子、青橘皮、枳壳之类,而血瘀又不外大红袍、郁金、延胡、山鞠穷、桃仁之属。理虽如此而其效终难。某年,余治一慢性肝癌病者,因消化系统溃疡发作较甚,先拟理其脾胃,方中用瓜蒌薤白展中阳以解毒浊滞气,不意性格很顽强在山高水险或巨大压力面前不屈后肝区疼痛稍然消失,且历久不发。自此余治肝病而见右胁疼痛之病人,每于对证方中步向前药,常收药到复健、立竿见影之效。盖肝病之肝区疼痛,有与胸痹邻相像之机理。余亦曾治一顽固性胸中塞闷病人,诸药罔效,参人蒌皮、枳实.头痛顿解。可以预知一症自有一症的对之药,亦属医家着意之处。然《阿比让堂随笔》虽云“瓜萎最润肝燥”,而傅青主则曰胸中虚而用之者,“心如遗失”,余尝见虚证胸痹误投瓜蒌而心甘情愿胸中荡然无物、吸吸少气而不紧凑之所在者。一物而有利弊如此,此非药物本人之过,全在医家之学识本领而已。

八、肝恢复健康后

肝病日久或病虽愈而体质未复,人身气血阴阳失于平衡,每易渐入损途。病者常症状超多而不知其主症何在,纳差神疲,倦怠乏力,情绪相当的慢,沉默寡欢。惟宜详参四诊,留意推究五藏六府之虚实,气血阴阳之盛衰,以至病情进退,服药机变,综合思索用药方案,始能投剂合辙。

如余治某公司陈首席营业官之室胡氏,45虚岁。1990年曾患甲肝,愈后十年间频繁复查,除乙型病毒性肝性表面抗体中性(neuter gender卡塔尔国外,其他项目均属符合规律。就算,而常自感不适,时或中脘作胀,时或肝区疼痛,时或腰酸特甚,时或经汛衍期,时或夜寐欠安。胃纳压迫能够而疲劳懒言,微微动作,则感体力不支,面萎色黄,精气神儿疲惫。视其脉小而不畅,两尺均弱而右关稍强。舌质土黑,苔薄微带浊腻。余辨其病位虽涉及心肝肾脾胃诸脏腑,而重要在于脾胃中国土木工程公司气阴两虚,痰食阻滞,肝胃湿浊未净,而自发肾元已伤。

就此用参术解痉,鬼盖养胃,夏贝蠲痰,楂菔消食,川断、狗脊

益肾强腰,佐红根、半枝莲、兔拳头菜活血化浊兼通肝络,方为:

海腴20g、炒苍术9g、南莱阳参各20g、姜羊眼半夏9g、象药实15g、山里红9g、山萝卜子9g、狗脊9g、川断9g、大红袍9g、牙刷草30g、兔娃儿菜15g

服三帖,六脉涩象已解,舌上浊苔自除,时觉面热升火。原方加生地15g、中华枸杞12g、元参9g、。服7月后至香岛铁道大学附设甘泉医务所复查,乙型病毒性肝性表面抗体转阴,其他类型均符合规律。而自觉症状已逐步消散,纳佳神旺,轻劲多力,面色红润,情感开朗。以往稍有月事不调,予以调治将养即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