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d=”hi-137534″>火

心火内炽烦躁干.急宜泻火清心源.若因久病元气虚.法用养阴病即痊.

外因之病,风为最多;内因之病,火为最烈。风者天之气,火者人之气也。火之为物,本无形质,不能孤立,必与一物相为附丽,而始得常存。故方其静也,金中有火,而金不销也;木中有火,而木不焚也;水中有火,而水不沸也;土中有火,而土不焦也;但见有金、有木、有水、有土,而不见火也。五行各有其用,五行惟火无体,火之体,即以金木水土之体为之体也。及其发而莫可遏也,销金烁石,焚岗燎原,而炎威乃不可响迩矣。

发热蒸蒸咳嗽频.涕流鼻孔泪满睛.面浮眼肿双腮赤.此是天行麻毒侵.

麻本火候.火者手少阴心经主之.心火内炽.故烦躁不宁.若麻症火邪太甚.烦渴便闭.致麻不出.危笃之极.宜清心、泻火、清金.以清阳汤除升麻、桔梗、甘草、生姜.倍用麦冬、黄芩、玄参.以三剂与服.而麻即出.或以加味人参白虎汤去人参、甘草、粳米.加黄芩、元参主之.若系久病之人.元气虚弱.或变烦躁口渴.麻竟不收.凝滞在皮肤间者.此血虚故也.则不宜用前二方.当以养阴汤主之.此乃养阴配阳之义也.

人身之火,何独不然,方其静也,肺气肃而大肠润,金不销也;肝气平而胆气清,木不焚也;肾气充而膀胱通,水不沸也;脾气健而胃气和,土不焦也。一经激发,则金销水涸,木毁土焦,而百病丛生矣。其因于风者为风火;因于湿者为湿火;因于痰者为痰火。阳亢者为实火;劳伤者为虚火;血虚者为燥火;遏抑者为郁火;酒色受伤者为邪火;疮疡蕴结者为毒火。又有一种无名之火,不归经络,不主病症,暴猝举发,莫能自制,则气血偏胜所致也。种种火症,或由本经自发,或由他经侵克,或有数经合病,必察其所以致病之由,方能对病施治,业医者尚慎旃哉!

发热蒸蒸咳声频.目肿面浮气上行.坐卧不安痰唾少.肺叶焦举热邪蒸.

朱曰
烦渴便闭.致麻不出.亦麻证之至险者.知泻火清金之法.虽险必安.至本条所示清阳汤及加味人参白虎汤.内中皆有散药.所以为佳.

肺火

麻症百声咳不歇.初热未出正相宜.不咳少咳皆不顺.启咳须要用陈皮.

养阴汤

肺火自本经而发者,缘燥气相逼,清肃之令不能下行,故肺气焦满,微喘而咳,烦渴欲饮,鼻端微红,肌肤作痒,润燥泻肺汤主之。

正收收尽宜无咳.此时有咳须早医.清金泻肺为先务.若待危时悔已迟.

熟地黄 牛蒡子 当归 白芍药 麦冬 荆芥 川芎 薄荷 元参 连翘
二剂、水煎服.后剂.加黄连二分五厘.

润燥泻肺汤

麻毒连绵上气咳.发作百声终不歇.胸高肩耸衄长流.摆手摇头泉下客.

玉竹 蒌皮 桑皮 沙参 麦冬黄芩 贝母 杏仁 苡仁 梨汁

天行麻疹.与伤寒相似.惟麻则喷嚏、鼻流清涕、眼胞肿、目泪汪汪之为异耳.但见此等症候.便是麻症.夫麻原发于心.心火内亢.则肺金受克.以致肺叶焦举.故有咳嗽.法当清金泻火.以加味人参白虎汤去人参、甘草、糯米.加牛蒡子、连翘主之.有用白虎汤去甘草、糯米.加牛蒡子、薄荷叶治之者.或以三味消毒散合泻白散二方俱去甘草治之.方中桑白皮.采取鲜者.多用为妙.热甚烦渴者.加知母、天花粉、石膏、黄芩之类.如咳甚者.以二母散或麦门冬汤.除去升麻、赤芍、甘草.或清肺汤去桔梗、甘草.加苏子.或秘本清肺汤去桔梗、甘草.或聂氏清肺饮去柴胡、陈皮、桔梗、甘草等方.随症而用之.然确宜清热透毒.不可止咳.故古人多用清扬饮子去甘草加连翘主之.慎勿用五味子及收敛等药.秘塞肺窍.令咳嗽终身不已.只宜清余热、消痰壅、而咳自止.贝母麦冬饮.除甘草、桔梗.加连翘、牛蒡子、黄连、黄芩之类.前后咳嗽.

此方用玉竹、沙参、麦冬、贝母、蒌皮、杏仁,同于清金保肺汤。而梨直用汁,因火之烈尤甚于燥。金本畏火,东垣治肺热如火,烦燥引饮而昼甚者,用一味黄芩汤,以泻肺金气分之火。先生因之,再加栝蒌、桑皮、苡仁,而肺家之实火可以下行而出矣。祖怡注。

俱可施用.夫麻有咳.则肺气疏通.毛窍开豁.而麻则易于出透.所以麻症初热未出之先.最喜咳嗽.多咳则为顺候.俚言所谓扑麻是也.麻疹出透.则心经火息.肺无克伐.而咳自止.正出之际.若无连声咳嗽.及少咳与不咳者.则腠理闭密.麻难透表.急于升发药中.多加留白陈皮.以启其咳.使毛窍开泄.腠理舒畅.而麻自易出透矣.已出之后.

心火

及将收收后.则又以无咳为佳.如麻已出而咳不止.身热作渴.烦躁不食.脉洪者.以古方黄连解毒汤加生地黄、鲜骨皮治之.肺热如咳喘者.用生地黄散去陈皮.加黄芩、葶苈、桑白皮治之.喘甚者.加栝蒌霜、白芥子、苏子、莱菔子治之.出尽及收后微微咳嗽者.此余邪未尽.肺气未平也.不须服药.若欲治之.则以泻白散合三味消毒散.俱去甘草与服.如肺燥塞不利而咳者.以利金汤去陈皮、桔梗、甘草、生姜.加麦冬、牛蒡子、黄芩、桑白皮治之.麻尽透而壮热咳嗽大便闭者.以除热清肺汤去赤芍、甘草.加黄连、黄芩、地骨皮、火麻仁、枳壳以清利之.或加大黄下之.如出尽及收后.咳嗽甚而仍不止者.是属瘀热.治宜清热降火.佐以消痰之品.以清咽滋肺汤去玉竹、桔梗、甘草.加黄连、枯黄芩.或聂氏清肺饮去陈皮、柴胡、桔梗、甘草.

心火炽盛,五中烦燥,面红目赤,口燥唇裂,甚则衄血吐血,加味泻心汤主之。

加贝母、黄连主之.出尽收后.咳嗽不止而多痰者.以清咽滋肺汤去玉竹、麦冬、桔梗、甘草.加枳壳、茯苓、陈皮治之.或聂氏清肺饮去柴胡、桔梗、麦冬.加枳壳治之.若麻至五六日.而仍咳嗽气粗.外热不退.乃尚有余毒留于肺胃.宜用孟介石清肺饮.除僵蚕、柴胡、陈皮、桔梗、甘草.加地骨皮、桑白皮、葶苈治之.或以静远主人清肺饮.去桔梗、甘草.加石膏、黄芩治之.如麻后咳嗽.声音不清.不思饮食.眼目不清.唇口干燥者.以清肺消毒化痰汤去桔梗、甘草、治之.

加味泻心汤

若麻后气喘.咳嗽连声不住者.此乃毒流于肺经.肺中伏火.金虚叶焦.故咳嗽连声不住也.以秘本门冬清肺汤.或用骨皮清膈散.俱去桔梗、甘草、糯米治之.如体热者.亦以秘本门冬清肺汤.去甘草、桔梗、糯米.加黄连、黄芩、牛蒡子治之.咳嗽甚而气喘连声不住.甚至饮食呕水者.

黄连 犀角 蒲黄 天冬 丹参元参 连翘 茯苓 甘草 淡竹叶 灯芯

此热毒乘肺而然也.亦以秘本门冬清肺汤去甘草、桔梗、糯米.加蜜炙枇杷叶治之.见血者.再加茅根、阿胶治之.如咳嗽有吐血者.以麦冬清肺汤去楂肉、桔梗.加生地黄主之.兼有呕水者.

此方以黄连清气分之火,以犀角解血分之热,丹参、元参、天冬、甘草以清养心脏,连翘、蒲黄、竹叶、灯芯以佐连、犀。再以茯苓佐甘草之甘淡,所以顾脾胃也。泻心家实火,而不忘脾胃,所谓毋使过之,伤其正也。《内经》之真理,吾于先生得之矣。祖怡注。

亦以此方除楂肉、桔梗治之.如麻后咳嗽气急者.以枳壳前胡汤除甘草、桔梗.以苏子易苏梗.

心血大亏,心阳鼓动,舌绛无津,烦燥不寐,加味养心汤主之。

加芥子、莱菔子、葶苈、栝蒌霜以治之.然亦有加沉香者.在麻后似亦无害.如麻后但气粗者.以聂氏清肺饮仍除柴胡、桔梗、甘草.加芥子、苏子、莱菔子、葶苈治之.如麻后咳嗽不止.内热不清.心神不宁.夜卧不安.以天真膏除黄
、白术、薏苡仁.加酒炒黄连、酒炒黄芩、辰砂主之.如麻后咳嗽失声发热者.以葶苈丸加地骨皮、天花粉、酒炒黄连、黄芩.水煎与服.麻后咳嗽、腹胀、喘急、烦躁、泄泻、声哑、唇青、口青者.以贾兰峰传方.除麻黄、陈皮、桔梗、甘草、白芍、加麦冬、骨皮、芥子治之.或不除白芍.更加柴胡亦可.此在麻后治法.变通在乎其人.然切不宜遽用白术等味.如麻后久咳不止.以生地黄、当归身、白茯苓、川贝母、桑白皮、杏仁、柿霜等味.以养血、凉血、清金.而咳自止.然竟有以四物汤合枳桔二陈汤.加栝蒌霜、杏仁治之者.虽曰无碍.反不若以前之七味治.药简而功捷也.如兼渴者.加麦冬、枳壳.兼喘者.加苏子、芥子治之.或更加葶苈、莱菔子亦可.其有感触风寒.咳嗽烦闷.呕逆清水.眼赤咽痛.口舌生疮者.以防风败毒散加生黄芩治之.如咳嗽气喘唇焦.热结在内.烦躁不宁.或口鼻出血.不拘前后.并宜以犀角解毒化痰汤.去赤芍、甘草.加麦冬、杏仁、葶苈治之.或用聂氏清肺饮.去陈皮、柴胡、淡竹叶、甘草、桔梗.加黄连、当归尾治之.收后如见此候.以加味人参白虎汤去人参、甘草、糯米.加生地黄、地骨皮、黄芩以滋润之.倘或久咳不止.面浮目肿、胸高如龟、肩耸气喘、摇手摆头、口鼻出血、面色或青或赤、或白而枯、鼻燥昏闷者.皆不治之症也.

加味养心汤

三味消毒散
治咽喉疼痛.及麻疹已出未出.与未出匀.又治一切疮毒.并能凉膈消痰.

天冬 麦冬 生地 人参 丹参龟版 当归 茯神 柏仁 枣仁远志 甘草 淡竹叶

牛蒡子 荆芥穗 甘草 研末.每用三钱.水煎服.

同一心火,同一烦燥,前证为实火,此由阴血虚。用天王补心丹方,去桔梗、元参、茯苓、五味,而加龟版、茯神、甘草、竹叶,不独心肝脾可资挹注,主血三脏俱已顾到,即与血同类之肺肾阴分,亦未放过。此方与心受燥热养心润燥汤,大半相同,所不同者彼用犀角,此用龟版;彼只用天冬,此兼用麦冬;彼兼用松仁,此只用柏仁;彼用藕汁,此用竹叶;更加枣仁、远志,异中有同,同中有异。初学制方选药,必须于异同中求之。治心方如此,其他诸方,亦何莫不然。祖怡注。

泻白散 治喘嗽.并脾肺经有热.目黄.口不吮乳.

肝胆火

桑白皮 地骨皮 炙甘草
糯米一百粒引.水煎.食后服.加人参、白茯苓、知母、黄芩.名加减泻白散.治肺炎喘嗽.

肝胆火盛,肋痛耳聋,口苦筋痿,阴痛,或淋浊溺血,加味丹栀汤主之。

二母散 治麻后咳嗽甚.及肺热咳嗽.

加味丹栀汤

知母 贝母 生姜一片引.水煎服.或为末.白水下一钱.

丹皮 山栀 赤芍 龙胆草 夏枯草当归 生地 柴胡 木通 车前 灯芯

麦门冬汤

此条见证,与本门后附见龙胆泻肝汤相仿佛,而去黄芩、泽泻、甘草,加丹皮、山栀、赤芍、夏枯草、灯芯,同样能去肝胆实火。方虽小异,效力则大致相同。二方皆用当归、生地、补血凉血,以肝乃藏血之脏,泻其腑必须顾其脏,且以舒其筋也。祖怡注。

麦冬 葛根 熟石膏 茯苓 赤芍药 升麻 炙甘草 水煎服.

脾火

清肺汤 治麻后咳甚.

脾有伏火,口燥唇干,烦渴易饥,热在肌肉,加味泻黄散主之。

枯黄芩 贝母 桔梗 防风 炙甘草 水煎服.

加味泻黄散

秘本清肺汤 治不时咳嗽.寒热唾红.

防风 葛根 石膏 石斛 山栀茯苓 甘草 荷叶 粳米

黄芩 当归 麦冬 防风 赤茯苓 生地黄 连翘 苏叶 前胡 桔梗 甘草

本方用泻黄散去藿香而加葛根、石斛、茯苓、荷叶、粳米;从白虎汤法,去知母而添升阳散火意,清中有发,发中有清,阳升火散,而无抑遏之患。此条当与先生《医方论》泻黄散对比观之,更易明白。祖怡注。

桑白皮 水煎服.

肾火

聂氏清肺饮 治麻后气粗咳嗽.

肾火者,龙火也。龙不蛰藏,飞腾于上,口燥咽干,面红目赤,耳流脓血,不闻人声,加味肾热汤主之。

桑白皮 地骨皮 麦冬 天花粉 元参 柴胡 桔梗 黄芩 川木通 熟石膏 生地黄 陈皮
生甘草 淡竹叶、灯心引.水煎.加羚羊角磨汁对服.

加味肾热汤

清扬饮子 麻疹主方.

磁石 牡蛎 生地 白术 白芍人参 元参 甘草 猪肾

西河柳 麦冬 元参 牛蒡子 葛根 知母 蝉蜕肚 薄荷叶 荆芥穗 甘草

生地、元参、白芍、猪肾,养阴益肾,显而易见。加磁石以镇之,牡蛎以潜之,二味肾家药,亦显而易见。用参、术、草等中州药者,龙火上腾,必是脾胃砥柱失守所致;中州有砥柱,龙火必无由而上腾矣。祖怡注。

淡竹叶 水煎服.

阳火可泻,阴火不可泻,况龙性难驯,逆而折之,反肆冲激。故丹溪滋肾丸,于滋阴药中,加肉桂一味,导龙归海,从治之法,最为精当。兹更推展其意,制潜龙汤主之。

贝母麦冬饮

潜龙汤

贝母 麦冬 薄荷叶 元参 栝蒌仁 桔梗 甘草 水煎服.

龙齿 龟版 生地 龙骨 知母黄柏 人参 元参 蛤粉 肉桂 鲍鱼

生地黄散 治麻肺热喘咳.斑疹身热.口干心烦.

黄柏、知母、肉桂,取一阳居二阴之中,成为坎象。不用肉桂,则龙不肯归海。既用肉桂,尚恐知、柏之力不足以驾驭,故加人参、元参、生地以佐之。再用龙骨涩而兼镇,龙齿但镇不涩;龟版、蛤粉、鲍鱼,则潜阳即所以潜龙。而一味肉桂,处于群阴之中,当亦驯服,而潜藏不显矣。祖怡注。

生地黄 麦冬 杏仁 款冬花 陈皮 水煎服.准绳有甘草.一书并有桔梗.

胃火

利金汤 治肺燥塞不利而咳.

胃火炽盛,烦渴引饮,牙龈腐烂,或牙宣出血,面赤发热,玉液煎主之。

贝母 茯苓 枳壳 陈皮 桔梗 甘草 生姜、白蜜引.

玉液煎

除热清肺汤 治麻尽透而壮热咳嗽.大便闭结.

石膏 生地 石斛 麦冬 玉竹葛根 桔梗 薄荷 白茅根 甘蔗汁

石膏 麦冬 元参 生地黄 贝母 栝蒌根赤芍药 甘草 水煎温服.

此方与胃燥玉石清胃汤,同样用石膏、玉竹、生地、麦冬、石斛、蔗汁,而去人参、山药、茯苓者,火之烈更甚于燥也。花粉、蛤粉,未尝不能清化热痰,去之而加葛根、桔梗、薄荷、茅根者,胃火已及血分,宜升阳散火,兼清血分也。以此方与玉石清胃汤比,彼为清润,此为清散。观于玉、石二味之互为重轻,亦可识其用意之所在矣。祖怡注。

清咽滋肺汤 治麻后余热.咳嗽声喑.

小肠火

元参 牛蒡子 荆芥 贝母 麦冬 栝蒌根 马兜铃 明玉竹 桔梗 甘草
水煎服.此方缪仲淳有薄荷.无马兜铃.

心经之火,移于小肠,溲溺淋浊,或涩或痛,琥珀导赤汤主之。

孟介石清肺饮

琥珀导赤汤

熟石膏 生地黄 麦冬 淡竹叶 陈皮 元参 柴胡 当归尾 黄芩 知母 桔梗 僵蚕 甘草
灯心五十寸引.

琥珀 天冬 丹皮 生地 麦冬木通 赤芍 丹参 甘草梢 淡竹叶 灯芯

静远主人清肺饮 治麻后传肺胃二经.咳喘急.

此方用导赤散之生地、木通、草梢、竹叶全部,而加琥珀、天冬、麦冬、丹参、丹皮、赤芍、灯芯,兼清心小肠之火,而照顾金水,使火气去而津液长。以琥珀为主者,不但能清心小肠之火与湿热,而并善解毒,为淋浊症圣药也。祖怡注。

麦冬 牛蒡子 防风 茯苓 桑白皮 地骨皮 知母 桔梗 甘草 水煎服.

大肠火

清肺消毒化痰汤

肺经之火,移于大肠,大便硬秘,或肛门肿痛,槐子汤主之。

牛蒡子 荆芥穗 防风 贝母 连翘 黄芩 前胡 茯苓 枳壳 桔梗 甘草
水煎.作十余次徐徐服.

槐子汤

秘本门冬清肺汤

槐米 蒌仁 麦冬 枳壳 天冬苏子 玉竹 麻仁 杏仁 甘草 金橘饼 白芝麻

天冬 麦冬 知母 贝母 杏仁 石膏 骨皮 牛蒡子 款冬花 桑白皮 马兜铃 桔梗
甘草、糯米引.水煎服.

槐米为大肠火重,大便见血之主药。再加火麻仁、白芝麻、蒌仁、杏仁、苏子,凡仁皆润,即通用之五仁丸。

骨皮清膈散

加金橘饼以顾胃,枳壳以宽肠,玉竹、甘草以顾脾胃,天、麦冬以保金水,与小肠火之琥珀导赤散,有异曲同工之妙。祖怡注。

黄芩 石膏 滑石 地骨皮 当归 知母桑白皮 紫菀茸 白茯苓 桔梗 甘草
姜三片引.水煎服.此方加人参、柴胡、白芍、白术、黄..名人参清膈散.治肺热.鼻干涕唾稠粘.

风火

麦冬清肺汤

风助火势,其性上升。面红目赤,口燥咽疼,法当清润上焦,使阳邪不能侵犯,兼用轻扬解散之品,俾上升者一举而熄,消风散火汤主之。

麦冬 知母 贝母 黄芩 杏仁 天花粉 枳壳 陈皮 丹皮 楂肉 桔梗 水煎服.

消风散火汤

枳壳前胡汤

天冬 麦冬 元参 茯苓 桔梗柴胡 薄荷 蝉衣 桑叶 连翘牛蒡子 蒌皮 竹叶 黑芝麻

枳壳 前胡 防风 赤茯苓 苏梗 桔梗 甘草 水煎服.气急者.以沉香磨水对服.

桑、麻、柴、薄、牛、蝉、元、翘、桔、蒌、茯、竹,轻扬解散,清而不遏。加天、麦二冬,壮水即所以制火;三方皆用之,可以见二冬之功力所在矣。祖怡注。

天真膏 治麻后咳嗽不止.内热不清.心神不宁.夜卧不安.或生疮疥.

湿火

生地黄 麦冬 元参 白茯苓 紫菀茸 知母 陈皮 桑白皮 沙参 生黄 薏苡仁枣仁
丹皮 茯神 当归身 白术 此方以生地、麦冬、元参、沙参、黄
、苡仁、炒白术为君.白茯苓、炒枣仁、茯神、当归、丹皮、陈皮、紫菀茸为臣.炒知母、桑白皮为佐.入砂锅内.

重阴生阳,积湿化热,湿火相乘,渴饮舌白,胜湿清火汤主之。

以长流水浸.用桑柴文武火煮两时之久.水减.再添水于内.取出去滓.将药水澄清.复入砂锅再熬.加蜜和成膏.以瓷
收贮.每用三匙.滚水调服.

胜湿清火汤

葶苈丸 治麻出气喘.将成龟胸.

茅术 白术 茯苓 苡仁 石斛石膏 知母 猪苓 泽泻 荷叶

葶苈子 汉防己 牵牛子 杏仁 莱菔子 煎服.大便溏滑者.除牵牛.

方以二术、苓、苡、泽泻、猪苓胜湿,即以石斛、石膏、知母清火。苍术白虎汤去甘草、粳米之甘润,加荷叶者,降药已多,以升清者为反佐耳。祖怡注。

贾兰峰传方

痰火

黄连 黄芩 连翘 元参 知母 杏仁 干葛 麻黄 牛蒡子 陈皮 浓朴 白芍 桔梗甘草
水煎服.

痰为顽浊之物,一得火势,其性愈劣,甚则阳狂烦躁,语言错乱,清火涤痰汤主之。

枳桔二陈汤

清火涤痰汤

半夏 陈皮 白茯苓 甘草 枳壳 桔梗 姜引.水煎服.

丹参 麦冬 茯神 柏仁 贝母 化橘红 胆星 姜蚕 菊花 杏仁 淡竹沥 姜汁

犀角解毒化痰汤 治麻后咳嗽气喘.唇焦结热.或烦躁不安.或口鼻出血.

绳甫先生云∶火本无质,得痰则实;痰本湿生,得火则燥。由此观之,痰与火结,有不扰其神明者乎。南星除痰之力,更大于半夏,以牛胆制之,则燥性杀,而兼清肝胆之火矣。化橘红比普通之橘红力大,以产地适当有礞石也。再以竹沥、姜汁、杏贝佐之,能开而且降,痰火有出路矣。用茯神、丹参、柏仁,顾其灵明之本也。再以麦冬之生胃津,菊花之清肝风。以狂必由火而起,火必因风而动,风火熄而灵明复,则扰动者得返其清静之常,真精心架构之方也。祖怡注。

犀角 丹皮 连翘 贝母 天花粉 薄荷 紫草茸 甘草梢 当归 牛蒡子 赤芍 生地黄
黄连 淡竹叶 水煎服.

实火

气分偏胜,壮火升腾,发热错语,口燥咽干,阳狂烦躁,加味三黄汤主之。

加味三黄汤

黄连 黄芩 黄柏 连翘 丹皮薄荷 赤芍 山栀 水三钟,煎一钟,热服。

三黄为泻心、肺、肝、肾实火之方。加山栀名黄连解毒汤,见本门后第一张古方。再加薄荷、连翘散心肝,丹皮、赤芍凉血分,轻扬透发而不抑遏,以发热烦躁,火郁必须发之也。此方见证阳狂烦躁,与痰火同,而有发热、口燥、咽干,明明是气分之火而不是痰火,从异点上着眼,故此方与痰火方无一味药相同。祖怡注。

虚火

虚火者,饥饱劳役,正气受伤,阳陷入阴,发热神疲,饮食减少。东垣于此等证,用补中益气汤,以升、柴升举阳气,又为之补脾和胃,此正有得于《内经》虚者温其气之旨,故甘温能除大热,开治阳虚一大法门。无如世之学东垣者,不辨阴阳虚实,虽阴虚发热及上实下虚者,动辄升、柴,祸不旋踵矣。因自制和中养胃汤,以明宗东垣者当师其意云。

和中养胃汤

黄 人参 茯苓 白术 甘草当归 料豆 柴胡 薄荷 广陈皮砂仁 苡仁 枣 姜

此方即补中益气汤,去升麻加薄荷以代之,有逍遥散之意。再加茯苓以和脾,料豆以安肾,砂仁、苡仁以和中化湿,升中有降,不犯下焦,用东垣意而不执其法,制方煞费苦心。祖怡注。

燥火

燥火者,血虚之所致也。血能养气则气不妄动,而阴阳得其平。营血一亏,则内失所养,而脏腑皆燥,火亦随生,令人毛发衰脱,肌肤枯槁,身热咽干,雪乳汤主之。

雪乳汤

生地 当归 白芍 麦冬 熟地五味子 天冬 玉竹 山药 人乳藕汁 水二钟煎服。

血不养气,气不化津,脏腑皆燥,土焦水涸,二地、二冬、玉竹、山药、当归、白芍,所以养血壮水者至矣。而方名以雪乳,用人乳、藕汁,润至极矣,而更以五味之酸收以敛之,是合固本、生脉于一方,于肺燥肺火外,又别出手眼也,神乎技矣。祖怡注。

郁火

所欲不遂,郁极火生,心烦虑乱,身热而躁,解郁合欢汤主之。

解郁合欢汤

合欢花 郁金 沉香 当归 白芍 丹参 柏仁 山栀 柴胡 薄荷 茯神 红枣 橘饼

此方用柴胡、当归、白芍、薄荷,逍遥散之半,去茯苓、白术、甘草、煨姜,而用合欢、郁金沉香、山栀、橘饼,舒郁顺气,清火达木,即所以安胃。又用丹参、柏仁、茯神、红枣,则所以养心脾而缓肝急,使君火与相火俱安,而脾胃亦得太和矣。识得郁火与肝胆之火之分别,而后知两方各有其合处。祖怡注。

邪火

酒色太过,下元伤损,腰膝无力,身热心烦,甚则强阳不痿,加味三才汤主之。

加味三才汤

天冬 地黄 人参 龟版 女贞子旱莲 茯苓 丹皮 泽泻 黄柏 杜仲 牛膝 红枣

此方以三才合二至,加黄柏、丹皮、茯苓、泽泻,得知柏八味之半而强。红枣与参合用,而解苦顾胃;龟版、杜仲与牛膝合用,而潜虚阳,引虚火下行,以固其肾气,则水火可以既济,而邪火可望不动矣。祖怡注。

毒火

痈疡初起,肿痛大热,烦渴引饮,黄金化毒汤主之。

黄金化毒汤

黄连 金银花 赤芍 丹皮 连翘土贝 花粉 菊花 薄荷 甘草 淡竹叶

毒火

黄连解毒汤
治一切火热,表里俱盛,狂躁烦心,口燥咽干,错语不眠,吐血衄血,热甚发斑。

黄连 黄芩 黄柏 栀子 水煎服。

升阳散火汤
治表里俱热,扪之烙手,及胃虚过食冷物,抑遏阳气于脾土,并宜服此。

柴胡 防风 葛根 升麻 羌活 独活 人参 白芍 炙甘草 生甘草

共为末,每用五钱,姜、枣煎汤服。

凉膈散
治心火上盛,中焦燥实,烦躁口渴,目赤头眩,口疮唇裂,吐血衄血,大小便秘。

连翘 大黄 芒硝 甘草 栀子黄芩 薄荷 共为末,每服三钱,加竹叶,生蜜煎。

当归龙荟丸
治一切肝胆之火,神志不宁,躁扰狂越,头晕目眩,耳鸣耳聋,胸膈痞塞,咽嗌不利。

当归 龙胆草 栀子 黄连 黄柏黄芩 大黄 青黛 芦荟 木香 麝香 蜜为丸,姜汤下。

龙胆泻肝汤 治肝胆经实火,胁痛耳聋,胆溢口苦,阴肿阴痛,白浊溲血。

龙胆草 黄芩 栀子 泽泻 木通车前 当归 生地 柴胡 甘草 水煎服。

泻青丸 治肝火郁热,不能安卧,多惊多怒,筋痿不起,目赤肿痛。

龙胆草 山栀 大黄 川芎 当归 羌活 防风 蜜为丸,竹吐汤下。

泻黄散 治脾胃伏火,口燥唇干,口疮烦渴,易饥,热在肌肉。

防风 藿香 山栀 石膏 甘草

共研末,每用三钱,蜜酒调服。

清胃散
治胃有积热,上下牙痛,牵引头脑,满面发热,或牙宣出血,唇口肿痛。

生地 丹皮 黄连 当归 升麻 石膏 水煎服。

甘露饮 治胃中湿热,口舌生疮,吐衄齿血。

生地 熟地 天冬 麦冬 石斛 茵陈 黄芩 枳壳 甘草 枇杷叶

每服五钱,一方加桂、苓,名桂苓甘露饮。又《本事方》加犀角。

泻白散 治肺火,皮肤蒸热,洒淅寒热,喘咳气急。

桑白皮 地骨皮 甘草 粳米 水煎服。易老加黄连。

导赤散 治小肠有火,便赤淋痛,面赤狂躁,口糜舌疮,作渴。

生地 木通 甘草梢 淡竹叶 水煎服。

莲子清心饮
治忧思抑郁,发热烦躁,火盛克金,口苦咽干,渐成消渴,遗精淋浊,五心烦热。

石莲肉 人参 黄 茯苓 柴胡 黄芩 地骨皮 麦冬 车前 甘草

水煎服。

导赤各半汤
治伤寒后,心下不硬,腹中不满,二便如常,身无寒热,渐变神昏不语或睡中独语,目赤,口干不饮水,与粥则咽,不与勿思,形如醉人。

黄连 黄芩 犀角 知母 山栀 滑石 麦冬 人参 甘草 茯神

加灯芯、姜枣煎。

普济消毒饮 治大头时瘟,头面肿盛,目不能开,咽喉不利,口渴舌燥。

黄芩 黄连 广皮 甘草 元参连翘 马勃 薄荷 板蓝根 牛蒡子 僵蚕 升麻 柴胡 桔梗
水煎服。便秘加大黄。

紫雪 治内外烦热,狂易叫走,发斑发黄,口疮香港脚,热毒菌毒。

寒水石 石膏 滑石 磁石 升麻元参 甘草 犀角 金箔 羚羊角 沉香 木香 丁香 朴硝
硝石

辰砂 麝香
前药共研细末,先将朴、硝二石两味熬化,再入前药末,微火煎,用柳木棍搅透,候汁将凝,加入辰砂、麝香,退尽火气,密贮听用。

人参清肌散 治午前发热,气虚无汗。

人参 茯苓 白术 炙甘草 半夏曲当归 赤芍 柴胡 葛根 加姜、枣煎。

白术除湿汤 治午后发热,背恶风,四肢沉困,小便色黄。又治汗后发热。

人参 赤苓 炙甘草 柴胡 白术生地 地骨皮 知母 泽泻
共研末,每服五钱。如有刺痛,加当归七钱。

清骨散 治骨蒸劳热。

银柴胡 胡黄连 秦艽 鳖甲 地骨皮青蒿 知母 炙草 水煎服。

二母散 治肺劳有热,不能服补气之剂者。

知母 贝母 研末,姜汤服三钱。

元参升麻汤 治发斑咽痛。

元参 升麻 甘草 水煎服。

清斑青黛饮 治热邪传里,里实表虚,阳毒发斑。

青黛 黄连 犀角 石膏 知母 元参 栀子 生地 柴胡 人参 甘草

姜、枣煎,加醋一匙和服。大便实者去人参,加大黄。

玉屑无忧散 治喉风喉痹,咽物有碍,或风痰壅塞,口舌生疮。

元参 黄连 荆芥 贯众 山豆根 茯苓甘草 砂仁 滑石 硼砂寒水石
共研末,每用二钱,清水化服。能除三尸,去八邪,辟瘟疗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