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d=”hi-82800″>衣服类第六

图片 5

寝衣式

夏月衣霉,以东瓜汁浸洗,其迹自去。

我每天生活上最大的烦恼莫过于缺钱和洗衣服了。

寝衣
即今之禅衣似也。《论语》记∶孔子必有寝衣,长一身有半,上如衣领,有肩坎,下阔如轮,以杀缝之。长八尺,阔一丈,约用梭布六丈。外青里褐,用花约四斤,用绵只二斤,尤轻妙。内用迳尺绵团一个,随身携带。冬天早晚披衣而坐,闭目定息,凝神片刻,诚为至要。士商家不可不备也。

北绢黄色者,以鸡粪煮之即白,鸽粪煮亦好。

每次换完衣服后我看着桶里满满一桶的衣服

龙虎衣
修养家有龙虎衣,夜卧必用,以固济丹田、肾堂、玉道,实为外护要法。甫谓凡人必用之衣,盖日夜不可须臾离也。其法用帛三尺三寸,迳五寸,内用熟艾叶掺以花椒、茴香、檀香为末,薄铺用线钉缝,自后循前,以丁
幅往上插贴丹田,此为人身元气根本之地,不可以不慎也。

墨污绢,调牛胶涂之,候干揭起,则墨与俱落,凡绢可用。

图片 1

龙虎衣式

血污衣,用溺煎滚,以其气熏衣,隔一宿以水洗之,即落。

图片来源于网络

抱朴子云∶先寒而衣,先热而解。

绿矾百草煎污衣服,用乌梅洗之。

洗衣服也就算了,万一衣服上弄点难洗掉的污渍

令人伤寒头痛,食不消。

鞋中着樟瑙,去脚气。

图片 2

《千金方》云∶湿衣及汗衣皆不可久着,令人发疮及风搔。大汗不可偏倚乘风,令人偏风,半身不遂,汗衣宜急易。

用椒末去风,则不疼痛。

图片来源于网络

《诗》云∶绿衣黄里,心之悲矣。黄为中央之正色,为君之服色。而反以为里,则是阴阳颠倒,故弗宜也。诗人引喻贵外家而贱妻,亦室家之索也。红紫不以为亵服,意亦如此。

洗头巾,用沸汤入盐摆洗,则垢自落。

就算再不情愿洗,还是得撸起袖子干。

凡人旦起,着衣反者便顺,反而着之吉。

一云以热面汤摆洗,亦妙。

现在的我们洗衣服一般使用肥皂、洗衣粉、洗衣液,碰到洗不掉的污渍便去网上百度搞汽油啊,牙膏啊,洗发露啊,醋啊,酒精啊!

沈存中《志》云∶衣服勤浣洗,以香沾之,身数沐浴,令洁净,则神安道胜也。

槐花污衣,以酸梅洗之。

对付污渍,我有108种方法。

齐人《千金月令》曰∶衣服巾栉枕镜不宜与人同也。衣服不宜买故衣,恐衣不祥。

绢作布夹里,用杏仁浆之,则不吃绢。

图片 3

凡衣服忽闻香气,主有喜庆,忽闻臭秽即知疾凶。

伏中装绵布衣,无珠;秋冬则有。

可是我为什么还是不开心(图片来源于网络)

衣服忽生斑痕,忽染脂粉及有孔穴者,并不祥。

以灯芯少许置绵上,则无珠。

咳,言归正传。在古代没有洗衣粉没有肥皂没有洗衣液,那他们用什么洗衣服呢?用什么去除难以洗掉的污渍呢?

伏中装绵人衣则无珠,秋冬装绵则有珠。法以灯芯少许铺绵上,则无珠出也。

茶褐衣缎,发白点,以乌梅煎浓汤,用新笔涂发处,立还原色。

果然是到考验智慧的时候了啊!

凡绢衣用木绵布为里,以杏仁或银杏擂浆浆者,不吃绢。

酒醋酱污衣,藕擦之则无迹。

《夜航船》卷十九 物理部 衣服
这一章节记录了洗衣服的方法,古代人的智慧真的不是我们能够想象的。

白衣服用洗白米泔浣之一日,自洁白。热白饮汤浣之亦洁白。

霉征衣,以枇杷核研细为末,洗之,其斑自去。

图片 4

北绢黄色者,以鸡粪煮之即白。

毡袜以生芋擦之,则耐久而不蛀。

图片来源于网络

用面扑之,或以水调面敷之一日夜,尽脱。又法∶滑石、天花粉不拘多少,为末。将污处以炭火烘热,以末糁振之,未尽,再烘再糁,甚者不过五度。一方以蚌粉浓糁污处,以熨斗坐糁处则去。一法以炭火熨之,或以萝卜汤洗之。

红苋菜煮生麻布,则色白如苎。

北绢黄色者,以鸡粪煮之即白,鸽粪煮亦好。

用杏仁细嚼,擦之自去。再以热汤一洗,尽去无迹。一方嚼枣肉洗之。墨污绢,以牛胶涂之候干,揭起胶墨则落。一方以白梅捶烂洗之。一方用饭擦,以水洗之。

杨梅及苏木污衣,以硫黄烟熏之,然后水洗,其红自落。

我很想知道是谁发现用这个方法把衣服上的黄渍洗掉的

以萝卜搓之自去。又以净水逐口漱过,洗之自去。

油污衣,用蚌粉熨之,或以滑石、或以图书石灰熨之,俱妙。

鞋中着樟瑙,去脚气。

以藕擦之无迹。

膏药迹,以香油搓洗自落,后用萝卜汁去油。

这对有脚气的朋友简直就是福利啊!

杏仁、川椒等分烂研,揩污处,净洗之。

墨污衣,用杏仁细嚼擦之。

用椒末去风,则不疼痛。

一云以热面汤摆洗,亦妙。

槐花污衣,以酸梅洗之。

绢作布夹里,用杏仁浆之,则不吃绢。

茶褐衣缎,发白点,以乌梅煎浓汤,用新笔涂发处,立还原色。

酒醋酱污衣,藕擦之则无迹。

霉征衣,以枇杷核研细为末,洗之,其斑自去。

毡袜以生芋擦之,则耐久而不蛀。

红苋菜煮生麻布,则色白如苎。

膏药迹,以香油搓洗自落,后用萝卜汁去油。

墨污衣,用杏仁细嚼擦之。

洗毛衣及毡衣,用猪蹄爪汤乘热洗之,污秽自去。

葛布衣折好,用蜡梅叶煎汤,置瓦盆中浸拍之,垢即自落,以梅叶揉水浸之,不脆。

油污衣,用白面水调罨过夜,油即无迹。

去墨迹,用饭粘搓洗,即落。

用蟹腮揩之即去。又法∶用橙子穣擦之自去。

洗毛衣及毡衣,用猪蹄爪汤乘热洗之,污秽自去。

作者你敢说你不是个吃货?

皂角一枚,去皮弦,枣子五枚,滑石半两,豆豉一两末,以杏仁捣和,干收之。遇有油墨污,以水蘸湿用。

葛布衣折好,用蜡梅叶煎汤,置瓦盆中浸拍之,垢即自落,以梅叶揉水浸之,不脆。

罗绢衣垢,折置瓦盆中,温泡皂荚汤洗之,顿按翻转,且浸且折,垢秽尽去。

弃前水,复以温汤浸之,又顿拍之,勿展开,候干折藏之,不浆不熨。

颜色水垢,用牛胶水浸半日,温汤洗之。

洗白衣,白菖蒲用铜刀薄切,晒干作末,先于瓦盆内用水搅匀,捋衣摆之,垢腻自脱。

洗绢衣,用萝卜汁煮之。

洗皂衣,浓煎栀子汤洗之。

黄泥污衣,用生姜汁搓了,以水摆去之。

洗油污衣,滑石天花粉不拘多少为末,将污处以炭火烘热,以末糁振去之。

如未净,再烘,再振,甚者不过五次。

漆污衣,杏仁、川椒等分研烂揩污处,净洗之。

墨污衣,用杏仁去皮尖茶子等分为末糁上,温汤摆之洗,字则压去。

油罗极细末糁字上,以火熨之。

又法:以白梅捶洗之。

蟹黄污衣,以蟹脐擦之即去。

梅叶捣取汁,以水和浸布,后用清水漂之,带水铺净地上晒干,未白再浸再晒。

油污衣,用白面水调罨过夜,油即无迹。

蟹黄弄脏了的,蟹脐就能擦掉,以后吃螃蟹就不怕把衣服弄脏了,嘿嘿。

用米泔浸二日,取起折贴,用板夹之,水尽晾干,污自去,勿搓。糨则用浆水入山栀汤和极稀,浸一时,亦折夹之尽,用熨斗熨之,平直如新。

去墨迹,用饭粘搓洗,即落。

血污衣,即以冷水洗之即去。

洗油帽,以芥末捣成膏糊上,候干,以冷水淋洗之。

不可揉,揉则随手破折。须折叠,以隔宿米泔浸半日,却用温水淋,以手按或以板夹,垢自去。

罗绢衣垢,折置瓦盆中,温泡皂荚汤洗之,顿按翻转,且浸且折,垢秽尽去。

感谢辛勤劳作的人民为我们找到了那么多洗净衣服污渍的方法

清水揉梅叶洗其衣不脆。或以叶捣泡汤滤洗之亦可。

弃前水,复以温汤浸之,又顿拍之,勿展开,候干折藏之,不浆不熨。

图片 5

松子肉 细,和糨中不脆。又法∶用茶浓汁入香油一二滴,糨之亦佳。

颜色水垢,用牛胶水浸半日,温汤洗之。

图片来源于网络

煮萝葡汁洗之垢去。烂捣汁洗之亦净。

洗白衣,白菖蒲用铜刀薄切,晒干作末,先于瓦盆内用水搅匀,捋衣摆之,垢腻自脱。

猪蹄爪煎汤,乘热洗之,污自去。

洗绢衣,用萝卜汁煮之。

凡罗绢衣稍有垢,便折之桶中,以皂角汤温泡之,以手拍洗,频翻之,又浸且拍,垢腻尽出。却过净器,以温汤浸之又拍,勿展开,迳搭竹竿上,候水滴尽,乃展开穿晾。不浆不熨,候干折。

洗皂衣,浓煎栀子汤洗之。

凡彩色垢衣,先用牛胶水浸半日,温汤洗之。

黄泥污衣,用生姜汁搓了,以水摆去之。

先用便桑殊汤煮熟了,然后用猪胰炼绢之法,须候灰汤大滚,下帛候沸,不住手搅,提转。

洗油污衣,滑石天花粉不拘多少为末,将污处以炭火烘热,以末糁振去之。

勿过熟,过熟则烂;勿夹生,夹生则脆。验生熟法∶煮绢时就手扭些,随手散则未熟,再煮数沸,候扭住不散为度。用胰法∶猪胰一具,同净灰捣成饼,阴干。用时量绵多少,剪用稻草一条,折作四指长条,搓汤浸帛。

如未净,再烘,再振,甚者不过五次。

如无胰,只用栝蒌去皮,取穣捣碎,入汤化开,浸帛尤好。

漆污衣,杏仁、川椒等分研烂揩污处,净洗之。

凡梅蒸衣服成斑迹,以枇杷核捶碎为末,泡汤洗之自去。

墨污衣,用杏仁去皮尖茶子等分为末糁上,温汤摆之洗,字则压去。

以灯芯蘸水擦之则去。

油罗极细末糁字上,以火熨之。

凡茶褐衣服发白花斑点者,以乌梅煎浓汤,用笔涂迹上,立还原色。

又法:以白梅捶洗之。

纸被旧而毛起将破者,用黄蜀葵梗五七茎捶碎,水浸涎刷之则如新。或以木槿针叶捣水刷之亦妙。

蟹黄污衣,以蟹脐擦之即去。

芝麻萁烧烟薰纸被不作声。

血污衣,即以冷水洗之即去。

海螵蛸、滑石、龙骨、白垩土,共为末用。铺油污之上以熨斗熨之。大凡油污多时已干者,仍以油渍,大透不妨。否则以水浸湿,半干上药亦可。

洗油帽,以芥末捣成膏糊上,候干,以冷水淋洗之。

用梅叶或杏叶揉水洗之不脆。

古典文学原文赏析,本文由作者整理于互联网,转载请注明出处

肉案上抹油布,以热浆水加入猪胆汁洗之,油自去。

以帛二十两为则,用土红为细末四两,先擂和水三碗成浆,然用热汤一斗入缸盆中搀和匀。再入明矾末一两,滚汤泡入,用帛入揉良久扭起,将原水浇滚,少入皂矾。又将帛入其内揉之,则成芦褐色。皂矾多则黑,皂少则红,要看浅深着色尤妙。有用苏木煎汤,胜于土红。

先将帛染作深蓝色,再入槐花汤。入明矾染之,则成油绿。如要深色,再用槐花汤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