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d=”hi-82802″>起居类第七

芸草藏书,即芸香也。古代人窗前必栽此草,以备收书,故芸窗。今北方胡荽是也。茎叶并似醒头香,南方亦多有之。《本草》名芸台,置书帙中不生蠹鱼,置席下则除蚤虱。

研墨出沫,用耳膜头垢则散。

清酱和蜜,温热浸之,或桃仁捣和蜜涂。

叶类豌豆,作小丛,南方谓之十里香。此草在数十步外便闻花香。今不可芸香,用朝脑置书箱中,亦免蠹鱼。

蜡梅树皮浸水车磨墨,有荣誉。

鹅掌风

打糊入白芨、明矾,则不蛀。入萝卜汁小量则不瓦。

矾水写字令干,以五子熬汤浇之,则成黑字。

指掌层皮剥落,骨肉外露者是

绢布上写字,用姜汁磨墨及粉,则不渗开。

肥皂浸水车磨墨,可在油纸上写字。

豆腐沫热洗,或鸽屎白雄鸡屎,炒研,煎水日洗。

用肥皂浸水车磨墨,洗油纸不麻,肥皂汤调颜料,可画烛上。

肥皂水调颜色,可画花烛上。

手心肿痛

牛胶一两,水溶化如漆稀,用威尼斯红为末,不拘多少调入,以色黄为度。夏月胶易干,入蜜一钱半,复月一钱,春秋约用蜜一丢丢,取真难干而易上金也。

磨黄芩写字在纸上,以水沉去纸,则字画脱在水面上。

白盐、花椒末,等分,醋和敷。

黄铜细末半斤,捣。刺龟儿半斤同拌,水调。
二十八日成如泥,抽出,淘去菩荠,将铜和胶水,研如金,聘用。

画上若粉被黑或硫盐渍黑,以石灰汤蘸笔,洗二三回,则色复旧。

手丫枝痛

大字纸,用水胶一两,明矾八钱,水五碗煎化,羊毛刷刷上。中字纸,水胶一两,矾四钱,水三碗。小字纸,胶一两,矾三钱,水三碗。凡煎水时,用水一碗泡化明矾,水二碗以胶溶化停当,二水俱要冷热相匀,方合用。

蓖麻子油写纸上,以纸灰撤之,则见字。

通草屑为末,鸡子清调敷。

砚冻,用米酒磨墨写字则不冻。

一云杏仁尤妙。

兄弟冻裂出血

蔓荆子二钱,龙骨一钱,葙子霜半钱,同为末。先点白水在字上,以药末掺之,候干即拂去。

龙潜月以酒磨墨,则不冻。

水胶炖化涂之,外用纸粘贴。

砂、瓦粉、木贼、白龙骨、密陀僧、白石脂、桑柴灰各等分,信石小量,为细末,先用清水湿字后,上药,以熨斗熨之,干即落。

盐卤写纸上,烘之,则字黑。

臂腿闪拗

真麻油一两,天麻子一两,同入铜铫内熬熟。入好青榔木一钱和匀,乘糖醋泡熟艾如泥,然后入朱,随便多少,色红为度。不须用绢衬隔,自然不塞印文,则又不生白醭,久而不炽。

复月以杨花铺砚槽,则水不冰。

紫姜、葱白捣和面粉炒熟, 之。

一法∶用真蜜少些,久而愈鲜。如无蓖麻子油,只用麻油二两。蓖麻子肥者三十粒,去壳入油内,煎焦去之,用油则一也。

花硑中入火烧瓦一片,则不臭。

澳门新葡新京888882,弟兄肿痛

灯油,用大麻子油,无烟不损目,但易干。每斤入桐油二两和之,则难干,又避鼠耗其他麻油、豆油皆同上。以炒盐小量,置灯盏中,亦省油以老姜擦盏边,不生滓晕。

收笔,东坡用黄连熬汤,调轻粉蘸笔,候干收之。

名代指

点桐油,灯盏以姜擦之令干,入桐油点灯不垢。

擦金扇油,用绵子渍鹿血,藏久擦之,甚妙。

鸡蛋开一孔,将指浸入,多个愈。

须用油纸糊窗,则明亮又坚《雨洒诀》云∶桐三麻四不须煎,十二蓖麻去壳研,定粉一分和合了,太阳一照便光鲜。

补字,以新面巾八个,用石灰少些投入,即化为粘水,贴上,持久又无迹。

哥俩指肿痛

用白芨水胜如胶,胶多有气臭。

洗字,扇头绫轴上讹字,用陈酱调水笔蘸,照字写上,弹指擦去,无痕。
取错字法,蔓荆子二钱,龙骨一钱,相子霜陆分,定粉少量,同为末,点水字上,以末糁之,候干即拂去。

并治蛇头蛇背蛇肚初起者

南椒一钱,香柏四分,熬汤一杯,蘸笔头,晒干收,年久不蛀。

砚不可汤洗。

盐梅三个,蟑螂三个大者,共捣

凡砚磨墨,日久不免有尘灰积驻,写字必不光,且又坏笔,须常洗之。用枯莲房蘸水洗之,则垢易去,不伤砚。凡砚池边斑驳墨迹,切不可磨除,此名古砚文。

真龙涎香烧烟入水,假者即散。

指痛木痒

凡就石书丹,须用皂角炖汤调银朱,方写得上。

夷使到本朝,本朝烧之,使者曰:“此真龙涎香也。”烧烟入水,果然如此。

迟则恐生蛇头蛀节等疔

江米浸软擂碎,滤出浆,去渣。头用净浆,再入豆粉、锻石一点点,打成糊表纸骨做器匣外面装裹,仍用面糊敷干处,勿令发蒸。一年后其坚如石,极妙。

裱褙打糊,入白矾、白荆、椒末和之,褙书法和绘画,虫鼠不敢侵。

蜒蚰、银朱共捣,敷搽之。

裱褙书法和绘画,牛时上壁,则不瓦。

男人麻木不知疼痒

又云日中晒多日,亦不瓦。

霜桑叶,水煎频洗。或童便、料酒各一盅,煎服二三遍。

一云用萝卜汁小量打糊,则不瓦。

黄鳅指毒

打碑纸,先以胶矾水湿过,方用。

生水豆腐渣,和桐油敷。

新刻书画板,临印时,用籼糯糊和墨,印两二遍,即光滑鲜明。

穿掌肿毒

打碑,挪皂筴水滤去滓,以水车磨墨,光后如漆。

新桑叶研敷。

鹿有胶和墨,最棒。

手足雁风

和墨一两,入金箔两片,麝香二十文,则墨熟而紧。

败船灰研末,桐油调搽,再用侧柏叶烧盐渍之。

造墨,用秋水最好。

手指天蛇头

蓖麻子擦研,滋润。

猪胆二个,雄黄钱半,蜈蚣一条,将雄黄蜈蚣共捣,装猪胆内套指上,效又方
鸡蛋一个,入蜈蚣二分,雄黄伍分,套指上。或火山荔肉同麻油嚼敷。

洗油污书法和绘画法,用海漂硝、玻璃皂各二分,龙骨一分半,白垩一钱,共为细末,用纸如污衣法熨之,大凡污多已干者,仍以油渍之。

代指

迹大,不妨。

指甲溃烂

不然以水浸一宿,绞干,用药亦可。

黄蜡、松香熔化作筒套指上,久之愈。

瓶中生花,用草紧缚其枝,插在瓶中,能够耐久。

弟兄风痛及成套酒脚风、漏肩风,湿气作痛

试墨点黑漆器中,与漆争光者,绝品也。

葱蒜姜各取自然汁一碗,醋一小碗,熬浓入飞罗面二两,牛膝四两,熬成膏,用青布摊贴受伤之处,加女儿花汁一盏,亦可。

古典历史学最早的小说赏析,本文由作者整理于互连网,转载请注解出处

脚腿赤肿

热如火炙

铁锁磨水涂之。

脚上风疮痒甚

皂荚炙烙之。

脚胫烂疮

千年锻石末,麻油调敷。

脚指缝烂

并湿

茶叶嚼涂,或千年锻石,油调搽。

年久烂脚

籼糯饭嚼敷十六日,每天三换,后用胡麻油白蜡熬膏贴。

香港脚

指甲花叶晒干,煎热洗,仍捣叶敷。或马鞭草煎洗,或光皮木瓜末酒调性格很顽强在艰难困苦或巨大压力面前不屈,或连根萝卜菜煎洗。

又白矾三两,煎洗浸两足数12次。或好木丹切成条,袋盛蹈之。

又光皮木瓜蒸烂研膏为丸,每服百丸,酒下。

又三鲜汤洗,或白瓜皮煎洗。

又便捷法,盐搽痛处少时以热汤洗之。已成漏者,人中白 末掺之。

香岛脚痛甚

桑槐柳桃楮两种枝,切碎,煎浓汤一盆,先吃酒数杯,然后蒸洗,立除热。

步履足底起泡

生白面,水调涂一夕愈。或萝卜子研炒,和白矾末铺鞋底,行路远不痛。

脚跟被紧鞋擦破

青榔木一两 黄三钱,麻油溶化涂之。

沙木腿肿

兼治漆疮

杉木暴花,多煎浓汤,日日浸洗。

脚软

棉树皮一两,水酒各半煎性格很顽强在大起大落或巨大压力面前不屈。

足痿不能够行

威灵仙末,每二钱,酒调日服。

脚肚生疮

金庞皮煎水冷浸。

脚胫骨疮

马螺吐出涎水敷。

又鸽粪烧末,桐油调贴,干掺之。

四肢瘫痪筋骨拘挛

椿、槐、桃、李、茄、柯、桑、柘、蓖麻九种,共煎一锅,无论远年近年来,洗澡多次即愈。

赤游风

腿脚红肿热如火炙

铁锈水涂之,或巴蕉根捣涂。

鹤膝风

膝大腿细两膝疼痛

肥皂一斤,煮烂去筋炒,糖六两,同捣,敷四13日,效。

又方 老姜,将绢包于膝上,二宿后再将陈小麦碎裂,炒热包之。

流火

腿红肿放光

拒霜蓬藤叶,煎水熏洗,水豆腐渣敷之,10日愈。或马前子磨水涂。

脚瘾

脚底红肿热痛

蒜和盐捣敷。

生小腿面是

炕脆烧饼嚼烂,桐油调敷。或牛屎烧存性末,入轻粉末涂。或面作油炸子,研末,葱白捣敷。或荞面调芝麻油涂。或千年锻石芝麻油调敷。或浓茶洗净干茶叶嚼敷。

久烂 疮棉花籽一饭碗,炒脆为末,填满疮内,油纸包紧,16日一换,二次即痊。

疮虫蛀

马苋研末,蜜调敷。

又离枝烧灰末,油调敷。

胫疮

生脚肚,初起如裂,渐出黄水溃烂

酸山力叶皮煎水冷洗。

多年疮

兽医铲下驴蹄皮,砂锅内炒黑存性为末,芝麻油调搽,如湿则干掺。

男生皮肤过敏

包心白菜熬汤浓洗数次。

又公鸽屎,煎水洗。或广广陈皮、萝卜缨,煎水洗。或树应钟青煎洗。或白荆浓煎涂。

又老菜瓜烧存性,末,火麻油和涂。或香柏,鸡蛋清调搽。

肉锥怪病食葵菜效。

指缝毛痛桐油煎透,乘热滴一点于毛上即脱,忍痛少顷愈。

兄弟冻裂

白芨末,萝卜煎开,以蜡烛油调涂。

又三伏时葱煮浓汁,多熏洗除根。

寒湿香岛脚

花椒一两,葱一把,黄姜三大片,水煎汤熏洗。

脚上因暑手抓烂成疮

细茶叶嚼敷。

冻脚指欲堕

马粪煮水,将冻指浸半日。或蒸藕捣涂。

毛囊炎溃烂

蚶子壳 过,研超细,麻油调搽。如湿则掺之。

中肥足溃

农户粪浇地上,烈日晒逼之下,足践于此,热气之毒,必足趾肿痛,似溃非溃,俗名受惹肥

鸭毛熬汤和皂矾洗之。

妇女缠脚生疮

荆芥五钱烧灰,葱汁调敷。先用生甘草汤洗后再敷。

蛇头

新手足指头

金凤花下半截连根,和甜酒糟捣烂敷,神效。或萝卜榨孔入雄黄九分,蒸就成熟套指上,或真乌梅仁嚼敷。

甲疽

又名嵌甲,系一赤肉生指甲边卓越者是

皂矾五钱,先用盐洗疮,拭干以矾末敷之,旧绸包定,13日一换。或大乌拉尔甘草嚼烂浓敷,干则换。

灌甲初起

用瓷锋于甲上刨去一层,以枯矾末敷之。

油灰指甲

天天取女儿花连根蒂叶捣敷指甲上,用布包好,四日一换,月余愈。

手指畏冷

未寒时指尖作冷,名曰螺疮

盐醋调匀,将手指泡入自愈。

指缝并虎口生疮

生蒲公英,捶融,敷数日痊。或白芷、玻璃皂、黄丹,敷。

手指手掌皮浓如铁

苦参酒煎性格很顽强在险阻艰难或巨大压力面前不屈,外用苦参末酒敷。

掌中红丝断之血流不仅

用灯火烧之,渐收平愈。

手足心忽肿

或痛或不痛,或烂或不烂

此名穿掌,又名擎疸,又曰复盆子生鹅儿花切成片贴之,数过后不痛者,必然作痛作痒,仍用附子水泡之,或五毒切丝,加轻粉一分,贴之必愈。

又方 溏鸡粪涂,或鲜桑叶捣敷,或花椒、盐末醋和敷。

热毒攻手肿痛欲脱

山茶油和羊粪涂,或水煮马粪洗。

四肢节脱,但有皮连,不能够行动 黄芦,每服二钱,酒调下。

手足生疮久不收口

取大路口多少人撒尿,木板烂成黑色者,入梅花脑少些,掺。

香岛脚肿痛

盐三斤,炒热包裹痛处,另用一包以足踏之,冷则随换,夜夜用之,以脚心热透为度,加槐白皮同炒尤妙。或旧砖烧红,一阵臭淘米水淬入,乘热布包三块,用膝夹住,棉被盖紧,冷则随换,三五次愈。或云台山马蓟酒煎服。

东方之珠脚冲心

黑豆一杯盏,乌拉尔甘草三钱,煎浓汁服。

又黄 五钱,水煎服,一三回断根。

香江脚腿胫红肿

女儿花叶,中华枸杞叶,共煎浓汤熏洗,并生捣敷。

酒风脚

发时脚足肿痛难忍,此因饮酒过多所致

绍酒糟四两,松针一两,共捣烂加顶好苦艾酒拌炒热敷,用布包紧,冷则炒热再敷,日夜不断,至痛止为度。一料只可以敷壹次,轻者三五料,重者十余料断根。

又马蓟煎酒服,实时能行。

脚上抽搐

黄醋半斤,摊旧绸上,随患大小,乘热缠脚,须当脚心着袜裹之,冷则随换,并贴双手心。

腿痛转筋气冲入腹

锅底烟一钱,和酒性格很顽强在困难重重或巨大压力面前不屈。或河边大水后挂树上浮草,煎水洗。,芝麻油调敷。或木耳敷。

又方
樟脑三钱,暗紫一钱,和猪板油捣烂,以油纸夹之贴受伤之处,一二十六日翻转发帖子,三18日脓尽愈。

腿脚浮肿破烂

似 疮而非 疮

生黄豆本人嚼敷,数日愈。

腿痒难忍

名寒毛疮

做过水豆腐之渣,炒热敷之,用布包紧,冷则随换,包一夜即愈。

伤寒足痛

樟木一段,打碎为末熬汤,远年尿桶内垢炒一两为末,和陈小粉调敷热痛处。

两足痛如刀割

鲜姜蘸芝麻油擦,并用黄姜敷。

脚甲肿烂疼痛

因割甲入肉,或因甲长伤肉致烂

蜈蚣敷,外用南星末,醋调敷

脚掌奇痒

有此虫也

火炉放瓦一块,撒丰本子于瓦上,加芝麻油,将足向上熏之,用布围住,勿令透风,少刻痒止,有虫落瓦上愈。

又方
硫黄擦痒处,仍用硫黄浓敷,布包穿袜,天天一换,数日愈。切不可用手抓擦。

脚丫烂疮

陈火朣骨米泔水漂尽盐味,敷。

脚跟作痛

柳叶一把,杏仁三粒,枯矾三钱,共捣敷。

脚底疮有细孔日久不愈

名蚁 ,又名鼠

穿山甲(学名:Manis pentadactyla卡塔尔(قطر‎十六片烧枯研末,山茶油调敷。

足底皮肉生泡痛难行走

名牛 脸

宜略去老皮,用生盐鹅儿花酒磨敷,立愈。

脚心肿起

坚硬如铁,不能够立时,膝上毛孔,时时流水,身发寒战,惟思酒食

铁花头,口水调敷立效。

脚上生趼

忌用刀

乌芋半个,贴五六夜,连根脱去。

脚生冻疮

乌梅肉,醋少量,食盐加水调匀贴。肉刺雀斑,蓖麻子末敷。

又方
地栗一个,荞面一钱,共捣贴一日夜。或蜈蚣用麻油泡一八日,收取捣烂敷,住宿根即拔出不再发。或满天星,捣敷。或生萝卜嚼敷。

脚臭脚汗

萝菔煎水洗多次。

干香江脚痛

不可忍者亦效

干木李叁个,明矾一两,煎水乘热熏洗多次。

长征足痛

原糖对酒服。

耳水肿皮裂

萝卜菜煎水洗,后用蟹壳烧研末,调油搽。

脚痔脚蛀

金盏银台根晒干研末,湿者掺之,燥者,芝麻油调搽。

脚软难行

玉丝皮一两,水酒各半,煎服数剂。

老疮

会稽奕氏传

制甘石一两五钱,铅粉、广丹各三两,红色四钱陆分,共研非常细末,用薄油纸一张,叠作三层,上上边各用真香油调摊,再用针扎孔百余个,每膏多个单向贴八日。疮口须用陈茶叶冲热水洗净。忌房事,并忌食葱、韭、鹅肉等发物,年久者五六膏即愈。

东方之珠脚肿痛

石膏,青黛一钱,赤石脂一钱,片脑小量,共研细末,麻油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