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d=”hi-92981″>妇人小儿外科用药赋

蒜豉灸以拔毒,

百枝通圣散 治诸疮肿毒神效。

隔蒜灸法
治一切疮毒,大痛或不痛,或麻木。如痛者,灸至不痛,不痛者,灸至痛,其毒随火而散。盖火以交通,拨引郁毒,此从治之法也。

隔蒜灸法
先以湿纸覆上,立候纸先干处为疮头,记定,然后用独头蒜去五头,切中间六分浓,安疮头上,用艾炷于蒜上灸之,每五炷,换蒜再灸;如疮大有十数头作一处生者,以蒜捣烂摊受伤之处铺艾灸,蒜败再换。治一切痈疽肿毒大痛,或不痛,或麻木。若痛灸到不痛,不痛灸至痛,其痛乃随火而散,此拔引郁毒从治之法,有回生之功。若疮色或白或紫不起发,超级小痛不作脓,不问日期,最宜多灸,未成者消,已成者杀其大方向。

隔蒜灸法
治一切恶疮毒、大痛或不痛、或麻木。如痛者,灸至不痛;不痛者,灸至知痛而止。

用独头独头蒜去皮,切三文钱浓,安疮头上,用艾壮于蒜上,灸之三壮,换蒜复灸。未成者,即消;已成者,亦杀其动向,不可能为害。如疮大,用蒜捣烂摊伤处,将艾铺上,烧之,蒜败再换。如不痛,或不作脓,及不起发,或因疮尤宜多灸。灸而仍不痛,不作脓,不起发者,不治,此气脾虚之极也。

豆豉饼
淡豆豉为末,用唾津或漱口水和作饼如钱大,半分浓,置伤处,以艾炷饼上灸之,饼干又易。治痈疽肿硬不溃,溃而不敛,并全体顽疮恶疮,未成即消,已成即溃。不效者,气阴虚败也。

其毒随火而散。盖火有畅达之义,此从治之法也,大有回生之验。用大独蒜切三文钱浓,安疮头上,用艾壮与蒜上灸之三壮,换蒜复灸。未成者即消,已成者即败,大势不可能为害。如疮大,用独蒜捣烂摊疮上,将艾铺上烧之,蒜败再换。如不痛或不作脓,不起发或残暴痛,更宜多灸。灸而仍不痛、不作脓者不治,此气气虚也。

葱熨法
治虚怯人肉体患肿块,或疼痛,或不痛,或风袭于经络,身体疼痛,或四肢筋挛骨痛,又治流注,跌扑伤损肿痛杖打,刺痛及妇女吹乳,乳痈阴证腹部痛,手足厥冷。

葱熨法
治虚怯人患肿块,或痛或不痛,或风袭于经络、身体疼痛,或四肢筋挛骨痛;又治流注、跌扑损害肿痛、棒打刺痛及女子吹乳、阴症腹部疼、手足厥冷并治。

球葱细切,杵烂炒熟,敷受伤之处,冷则易之。再熨肿痛即止,其效如神。

桑葱熨以去除风湿。

用玉葱细切杵烂,炒热敷伤处,冷则易之再熨,肿痛即止,如神。

豆豉饼 治疮疡肿硬不溃,及溃而不敛,并全体顽疮恶疮。

桑枝灸法
治发背不起发,不腐。用桑枝燃着吹息火焰,以火头灸受伤之处,日三九回,每一趟说话,取瘀肉腐动为度;若腐肉已去,新肉生迟,宜灸四围;阴疮、瘰
、流注、
疮,寒邪所袭久不愈者,尤宜用之,未溃则拔毒宁心,已溃则补接阳气;其阳证肿痛
甚,或重如负石,初起用之,水出即消;其经数日者,用之虽溃亦浅,且无苦楚。

豆豉饼 治疮疡肿硬不溃及溃而不敛,并全体顽疮恶疮。

山东淡豆豉为末,唾作饼子如钱大,浓如三文,置受伤之处,以艾壮于饼上,灸之,干则易之。如背疮用漱口水调作饼,复受伤之处,以艾铺饼上灸之。如未成者即消,已成者能消其毒,如有不效者,气阴虚故也。

葱熨法
生葱捣烂炒热,频熨伤处,至冷再换。治流注结核,骨痈鹤膝等证。先用隔蒜灸,余肿尚存,用此熨之,以助气血、行壅滞,其功甚大。又跌扑损害,清热解表散血之良剂也。

用辽宁豆豉为末,以唾调作饼子三文钱浓,置伤处上,将艾壮灸之,干则易之。如疮势大及发背,用水漱口水调作饼,覆受伤之处,以艾铺饼上灸之。如未成即消,已成即败,其毒势易愈。如不效者,气阳虚也。

洪宝丹 治一切肿毒,散血解毒,治汤荡火烧,金枪打扑,出血不唯有,如神。

天花粉 白芷 赤芍药 郁金

洗毒肉汁易求,

一体无名肿毒

上为末,热用茶调,冷用酒调涂伤处,如自汗不仅,水和涂后项上,最能绝血路。

洗毒散
蛇床子、清肺降火、紫花地丁草、麻黄、荆芥、百枝、枯矾各三钱,葱白三根,水三碗,煎至二碗,于无风处洗之。治诸般恶疮,及风湿阴蚀疮。

洪宝丹 治一切肿毒,败血利肠府,及汤烫火烧、金疮打扑,血出不仅仅并效。

隔纸膏 治一切恶疮肿毒顽疮。

肉汁汤
白芷、甜草、羌活、蜂房、黄芩、赤芍、金当归各一钱,用猪蹄爪肉一斤煮汁,分叁遍去油花肉渣,方入前药煎十沸,俟温以绢蘸汤揩洗,恶血随洗而下。忌风冷、妇人、猫、犬。治一切疮疽有口。

天花粉 白芷 赤芍 郁金

鸡屎 松香 百草霜 雄黄 枯矾

上为末,热毒用茶调,冷用酒调,涂伤处。脾虚食少,冷水调涂颈项上。此药最绝血路。

上为末,香酒调,用伞纸贴伤处,摊药于纸上,再将原纸返展盖住。

点瘀炉灰当审。

三白散 治一切肿毒、诸疮疼痛。

神捷膏 治诸般顽疮,及左右
疮,久年不愈者。麻油半斤,先煎,入川蜡一两,松香五钱,温火熬至滴水成珠,不散为度,抽取候冷,加后药。

炉灰膏
用响糖炉内灰一升半,风化锻石一升炒红,以竹箕盛贮,用滚汤三碗,稳步淋自然汁一碗,铜锅盛小火熬如稀糊,先下大叶双眼龙末,次下蟾酥各二钱,白公丁香末伍分,炒锻石一钱,搅匀,再熬如干面糊,取起俟冷,以瓷罐盛贮,勿令泄气。每用时以簪头挑一点点放指甲上研,口呵气,调匀如泥,将伤处用针拨动,以药点之。

白芨 白蔹 白矾

乳香 没药 轻粉 血蝎 儿茶膏 枯矾龙骨 川椒

治一切无名氏肿毒、恶疮及肛周脓肿瘰
、气粟,除瘤点痣等症,有脓者蹴,无脓者就散,惟好肉及眼上忌用。如点瘰
,去蟾酥,加轻粉一钱;畏痛加乳香、没药各一钱;日常消瘤点痣,只用灰膏,不必加药。

上为细末,用时入药于水碗中即沉底,外用桑皮纸托水搭于伤处。热则再易。连搭连易,直待其肿处极冷,将药敷上,顿时即消。

上为细末,搅之煎膏内,瓷器收贮。若遇顽疮,先用花椒、细茶、艾叶浓煎水,再三温洗令净。却用油纸以封刺孔,比如疮口大,俱刺遍伤,药将孔面贴疮上,七十五日换三遍,一日后换二十日一遍,每换药必得洗净方贴,效。

去恶散
雄黄一钱,大叶双眼龙七个,同研如泥,入乳香、没药各末少量,又再研匀。如诸疮毒有恶肉无法去者,每取小量点上即去。

千金消毒散
治一切恶疮、无名肿毒、发背阴挺、便毒初发,脉洪数弦实、肿甚欲作脓者。

敛疮镇痛生肌散 治诸疮及痈疽、黄水、热泡等疮。

青翘 黄连 木玉盘盂 归尾 金牌银牌花 皂角刺 牡蛎 大黄 天花粉芒硝

官粉 黄柏 黄连 乳香 没药 孩儿茶

敷分阴阳,

上锉,酒、水各半煎性格很顽强在千难万险或巨大压力面前不屈。

上为末,掺患处。

阴阳散
木玉盘盂生血镇痉去风,白芷去风生肌止痢,石山菖蒲和气行血、能破肿硬,五倍子利尿生肌,各二两;独滑三两,止风动血;紫荆皮五两,破气逐血消痈。为末,葱酒或醋调敷。治痈疽肿毒流注。此药平和,故曰阴阳。

祛毒汤 治一切无名氏肿毒、疼痛初起神效。

散解毒 治诸疮肿毒,并喉闭、赤眼爆发疼痛。

抑阳散
天花粉三两,山姜黄、川白芷、草离草各一两,为末,茶汤任调敷。治痈疽属阳症。

贝母 穿山甲 僵蚕 大黄

雄黄 白硼砂 胆矾

抑阴散
草乌二两,白芷、赤芍、南星各一两,大红袍五钱,葱汤或热酒调敷。治痈元阴虚寒、肿不收敛,或不溃敛,或筋挛骨痛,一切冷证神效。

上锉作剂,水煎热,用好生酒一盏搅匀,空心热服。渣再煎服,以利为度。

上共为细末,治疮,或将苦艾酒,或吐津抹喉肿上,将末药着指磨上,立消。治眼用津抹湿眼胞,将药抹之,立消。喉闭,吹喉中。

鸡血散
用雄鸡剪去冠尖小量,倒提滴血疮上,血尽再换,可是五六鸡,痛止毒消,其疮自愈。内以人葠六两,分作伍回,尽日煎服。治痈疽属阴证。

追风停痢汤 治血风疮,并湿热生霉,其形如钉高起寸许者。

铁箍散
乳香、没药、大黄、侧柏叶、黄连、南星、和姑、百枝、羌活、皂刺、木鳖子、栝蒌根、阿胶、乌拉尔甘草节、五毒各等分为末,醋调成膏,砂锅内火熬碧绿,敷之,寒者热用,热者寒用。治痈疽肿痛、赤晕随意,及诸般疮疖。

漫天恶疮洗法∶

青翘 黄芩 海棠 香柏 回草 荆芥 羌活 独滑 全蝎僵蚕 蒺藜 金牌银牌花 威灵仙 归尾
木娇客 乌拉尔甘草

铁井栏
荷花叶菊花节前采,苍耳叶正阳节前采,烧存性,为末,蜜水调敷。一切肿毒背痈,以此药围定,不复拌开。

洗毒汤 治一切恶疮疥癞。

上锉,各等分,水煎服。

单大叶双眼龙膏
大叶双眼龙炒焦,研如膏,须临用制之,庶不单调。如发背核心肉死,涂之即腐;未死,涂之生肌;恶疮、
疮久不消逝,内有剧毒根,以纸捻蘸药归入,根去即敛;元阳软弱,或因克伐胃气,引致毒瓦斯散漫、大旨肉死,急性格很顽强在险阻艰难或巨大压力面前不屈大补之剂,中涂三四寸许,至五十一日,赤黯之界自裂,纹如刀划状,中心渐溃;若脾性大虚,肉不知痛,急补脾胃,肉多复生。

地葵 用升半炖汤频浴,多次渐愈。

寸金黄 治一切红肿热毒疮疖。

单小粉膏
用隔年小粉,不拘多少,入锅炒之,初炒如饧,炒久则干,成黄深猩红,候冷为末,陈米
调,令稀稠得所,以瓷罐收贮。如全数痈疽发背无名肿毒,初发热未破者,量所肿大小,用浓皮纸铺开,中剪一孔以泄毒瓦斯,粘贴即如水冷,疼痛即止,少顷,觉痒不得揭动,久则肿毒自消,其效如神。

涤法 洗诸般恶毒。

黄连 黄芩 黄柏 大黄 皮硝 青黛 白矾 五倍子

单籼糯膏
拣尽籼糯三升入瓷盆内,于蒲节前六15日以冷水浸之,十一18日两度换水,时以轻手淘转,勿令米碎,至天中节日抽取,用绢袋盛之,风干,每旋取小量炒黑,为末,冷水调成膏,量疮口大小贴之,绢帛包定,直候疮愈为度。若金疮误犯生水,疮口作脓,急以此药裹定,肿处已消,直至疮愈;若痈疽毒疮,初觉
肿叱腮,并贴项下及肿处;若竹木签刺入肉者,临卧贴之,前日其刺出在药内。若贴肿毒,干即换之,常令湿为妙,惟金疮水毒不可换,恐伤疮口。

艾叶 细茶 葱白 桃柳枝 花椒。

上各等分为末,鸡清调搽。

上锉,水煎,入盐一点点,频洗。

线有三品。

优等锭子
专治一十二种痔漏。红矾二两半,乳香、没药、朱砂各三钱,牛黄四分半,
砂一钱熟、六分生,白信火 一两。

中品锭子
专治翻花瘿瘤等症。白矾三两八钱半,乳香、没药各五钱半,朱砂三钱,牛黄八分半,
砂陆分熟、六分生,金信一两半,火 黑烟止,用淡清烟。

起码锭子
专治发背淋病等症。红矾三两二钱,乳香六钱,没药五钱,朱砂三钱,牛黄五分半,
砂二钱五分,四成熟半生,白信三两,火
黑烟尽,半日取起用。各依据法律制度为末,面糊和匀,捻成锭子,看疮漏大小深浅,插入锭子。如肉内墨蓝,勿上生肌散,直待黑肉去尽,方可上生肌散。若疮无头者,用太乙膏加后药一粒贴之∶白矾二两,乳香三钱二分,没药三钱八分,朱砂六分,牛黄伍分,白信二两,火
烟尽,半日取用,巴霜三钱,白丁子香二钱半,黑心姜三钱半,为末。或唾津调敷,11日换一回,但疮破插上前锭子。

通用青金锭子
淡紫三钱,青矾、胆矾、轻粉、砒霜、白丁子香、苦葶苈各一钱,艾片、麝香各一点点,为末,面糊,或石饴加白芨末为锭子如麻黄大,二三寸长,看疮口深浅插入,疼者可治,不痛者不治。如开疮口用生砒;去死肉用
砒;生好肉,去砒加枯矾。

取久疽久痔漏中朽骨法 用乌骨鸡胫骨,以信石实之,盐泥固济,火
通红,地上出火毒,取骨为末,饭丸如粟米大,以皮纸捻送入窍内,外用膏药封之,其骨自出。

取脓射脓透脓,

隔皮取脓法
驴蹄肉焙,甜荞粉炒各一两,白盐五钱,铁花四钱,为末,水调作饼,温火炙微荧光色,去火毒,为末,醋调成膏,摊浓纸上贴受伤之处。水自毛孔而出,其肿自退,诸般肿毒皆效。

射脓法
枯矾、黄丹各一钱,砒霜伍分,为末,面糊为丸、捻作锭子,每用粘药于头欲出处,以膏贴之自溃。治诸疮疖脓水已成,即当针开,夹出陈臭恶瘀,若恶瘀不出,须当用此药以射其脓。

又方 用陈坏米一钱,
砂陆分,白公丁香三十八粒,为末,珍珠米粥丸香米大。每用一丸粘疮上,以膏贴之,其脓自溃。

透脓散
蚕茧四个,烧灰酒调服,即透三个疮口;若用两多个,即透两多少个疮口;或用青榔木作小丸性格很顽强在勤奋费力或巨大压力面前不屈之,俱不可多服。治诸痈疮及附骨疽不破者,不用针刀,一服即破。

生肌完肌平肌。

生肌定痛散
乳香、没药、龙骨、朱砂、雄黄各一钱,血竭、乌爹泥、海螵蛸各二钱,赤石脂五钱,白芨、白蔹各一钱半,梅冰一分,或加天灵盖一钱,为末糁之。外贴膏药,生肌住痛如神。

生肌长肉膏
龙骨三钱,川白芷二钱半,血竭二钱,黄丹、辰砂各五钱,石膏一两,樟脑小量,为末,先将青榔木一两融化,入麻油小量,然后入药未搅匀得所,捻成条子塞疮口内,肌肉自长。如痛吗加乳香,没药各二钱。

完肌散
蛋氨酸、枯矾、黄连、乳香、龙骨各二钱,黄丹、轻粉各一钱,为末糁之。

平肌散
狗头骨,露蜂房、男头发各烧存性一钱,桑白皮伍分,麝香、轻粉各一点点,为末,津液调敷。治漏疮及整个
漏经久不合。

易简方
重午节日采一去半含花蕊,量入古坟内、旧屋脊上,旧舡底上三样锻石,捣烂阴干为末,干糁,干者麻油调搽,不问金刃、跌扑、狗咬、汤火所伤,神效。

断血金毛无踪。

断血药 金毛狗脊一两,明矾三钱,血竭少量,为末糁上,其血即止。

又方
寒水石、花蕊石、龙骨、黄丹、没药各五钱,黄药子七钱半;一方加白芨、乳香、轻粉,为末敷上,以绢帛扎定。治金疮出血不仅仅,及诸疮疼痛、脓血不干、久不生肌。

敛口木槟有准。

敛口药
轻粉、独步春、黄连、白芨为末,临肉满糁之,诸疮不合口者皆效。若用之太速,毒瓦斯舒泄未尽,必于其傍复发大疽。

古香槟散
独步春、槟榔各等分为末糁上,干者重油调涂。生肌敛肉,益气甚速。一方加黄连、金当归各等分。

单方
用经霜桑叶为末频糁,治疮大窟不敛,外又以树叶炖汤洗之,或加白蔹、白芨、鸡
之类亦好。外贴内服。

太乙云母麒麟兮,神应万应千槌欲成丹;

太乙膏
玄参、白芷、土当归、大红袍,大黄、红木芍药、生地各一两,用油二斤半浸,夏三、冬十、春秋13日,方入铜锅内,文武火煎至药枯黑,滤去渣,入黄丹十四两,以桃枝不住手搅,煎至滴水成珠,软硬得中,即成膏矣。治一切痈疽肿毒,不问时间浓度、已未成脓者并宜。如发背,先以热水洗拭,摊绯绢贴之,更用凉水送下;血气不通,温酒下;赤白带,当归身煎酒下;头痛及喉闭缠喉风,绵裹含化;一切风赤眼,贴两太阳穴,更以山栀炖汤下;打扑伤损外贴内服,橘皮炖汤下;膝痛外贴内性格很顽强在山高水险或巨大压力面前不屈,盐汤下;唾血,桑白炖汤下;妇人经闭腹块作痛,贴之经行痛止;一切汗疱症,别炼油少些和膏涂之;虎犬蛇蝎、汤火金疮伤,并外贴内性格很顽强在山高水险或巨大压力面前不屈;诸瘰漏疮疖及白蒂梅疮毒溃烂,先用盐汤洗净贴之,并用温酒下三三十丸,梧子大,以蛤粉为衣。其膏可收十年不坏,愈久愈烈。

云母膏 南椒、白芷、木可离、半天腰、金当归、藏菖蒲、黄
、白芨、胡藭、筋根、苦龙龙胆草、白蔹、百枝、浓朴、铃铛花、山菜、丹参、马蓟、黄芩,黑顺片、茯苓皮、良姜、百合皮、松脂各五钱,乌拉尔甘草、柏叶、桑白皮、槐枝、柳枝、橘皮各二两,用清油八十两,浸封14日,文武火煎,以柳木不住手搅,候匝沸乃下火,沸定又生气,如此者三回,以药枯黑滤去渣再熬,入黄丹三千克,没药、食用盐、血竭、麝香、乳香各末五钱,云母、硝石各末四两,以槐枝不住手搅,滴水成珠,不软不硬为度,瓷器收贮,候温将水银二两以绢包定,以手细弹,铺在膏上,名养膏母。用时先刮去水银,或丸梧子大服,或摊绛布上贴,随宜用之。如发背,败蒲炖汤,洗拭贴之,内服一两,分壹次温酒下,未成者即愈;乳痈瘰
,骨疽毒穿至骨,外贴内服一两,分一遍酒下,甚者即泻亚物;水肿内服五两,分陆次,乌拉尔甘草熬汤下,未成脓者消,已成脓者,随药下脓,下后每天仍酒下五丸,脓止住泰山压顶不弯腰;发颐、发鬓、发眉、发耳、脐痈、二氧化硫中毒、牙疼、瘤赘,及成套疮疖肿毒,并外贴实时毒消痛止而愈,甚者内性格很顽强在艰难曲折或巨大压力面前不屈;风眼贴两太阳穴;小肠气谷香煎酒下一分,日二性格很顽强在山高水险或巨大压力面前不屈即愈。羊膜带综合征温酒下一分;血晕欲死,姜汁和童便温酒下十丸即醒;死胎,榆白皮炖汤下五钱即生。壁虎、蜘蛛咬,外贴留疮口;虎豹咬,乌拉尔甘草熬汤洗拭贴之,每一日一换;蛇犬咬,外贴,内性格很顽强在艰难险阻或巨大压力面前不屈十丸,生油下。箭头入肉,外贴,每天吃熟绿豆少些,箭头自出;中毒药酒下一分,每一天一性格很顽强在千难万险或巨大压力面前不屈,11日泻出恶物立瘥,但全体苦,药到即愈,忌羊血,余无所忌。如收此药防身,以蜡纸裹,不令控干,可收四十年,不损药力。

麒麟竭膏
土当归、木鳖肉、虎须、五倍子、细辛,川白芷各五钱,槐柳枝各十八寸。一方用山燕尾草、红芽大戟、大叶双眼龙各五钱,用芝麻油三两半同前八味入锅属性武火煎,以柳枝不住手搅,煎至药枯黑,滤去渣,入松香末十两,沥清末二两,仍不住手搅,如沸溢即下火搅之,再上火一茶顷,滴水成珠,不软不硬,即入血竭三钱,轻粉、麝香各二钱,雄黄四钱,乳香、没药各末五钱,徐徐而下,速搅极匀,凝则再发个性,勿令沸溢,倾入水中浸半日,后以手搏之,稳步软软,番覆揉扯如金丝之状。再入水浸之,如前揉扯,春夏频换水,多浸愈妙,急切亦浸两宿。治一切痈疽五发毒疮,生者贴之即散,熟者即穿,逐败生肌,首尾可用,一切疔肿结核并贴受伤之处,
疮先用齑汁、白矾入汤洗净,以大力子叶或金刚藤叶先贴半日,取尽恶水,然后贴膏,刻日可愈;一切臀股黄湿痒痛等疮,并洗拭贴之;一切打扑伤损、闪挫气闷等症,并贴受伤之处。发烧贴两太阳穴,赤眼贴眼胞鱼尾,暴伤风冷嗽贴脊心,牙疼刮药塞牙缝,面肿贴面。小儿疳痢等疾,为丸绿豆大,米饮下二四十丸;一切尿少涩痛臂腿疼痛,俱贴痛处,无不有效。

神应膏
麻油一斤,入乱发一团鸡子大,于铫粤语武火熬至发枯,入杏仁一两再煎枯黑,滤去渣,入黄七钱半,玄参五钱,熬一二时久,住火,候火力稍息,入带子蜂房一两,蛇蜕五钱,以柳木不住手搅,大火熬至枯黑,滤去渣,入黄丹五两,不住手搅匀,滴水成珠,不软不硬,瓷器收贮,随便摊贴。治诸般吐血疖毒,妇科神药,人多忽之。

万应膏
独步春、生川军、牛膝、生地、细辛、白芷、秦艽、归尾、枳壳、独滑、百枝、大枫子、羌活、黄芩、南星、蓖麻子、羊眼半夏、马蓟、药实、木可离、杏仁、白蔹,茅香、五头尖、艾叶、连壳、川乌、乌拉尔甘草节、黄金桂、良姜、续断、威灵仙、荆芥、
本、公丁香、金牌银牌花、丁皮、藿香、红花、青风藤、乌药、苏木、玄参、白藓皮、僵蚕、盐鹅儿花、桃仁、五加皮、山栀、牙皂、苦参、穿山甲(学名:Manis pentadactyla卡塔尔、五倍子、降真节、骨碎补、苍耳头,蝉壳、蜂房、上甲、全蝎、麻黄、白芨各一两,大黄二两,蜈蚣二十九条,蛇蜕三条,桃、柳、榆、槐、桑、楝、楮七样树皮各三十九寸,用香油十七斤浸,春五夏白藏七冬31日,方入铜锅内,文武火煎至药枯黑,滤去渣,瓷器收贮;另用松香一斤溶化。入前药,油二两同熬,滴水成珠,不软不硬,仍滤入水中,翻覆揉扯,如大青即成膏矣。治一切风气寒湿、手足拘挛、骨节酸疼、哥们痞积、女孩子血瘕及腰疼胁痛诸般疼痛、结核转筋。顽癣、顽疮积年不愈,肿毒初发,白蒂梅肿硬未破者,俱贴伤处。肚腹疼痛、疟痢俱贴脐上,痢白而寒者尤效。脑仁疼痰喘,受寒恶心,胸隔胀满,男妇面色痿黄,脾胃等证及心痛,俱贴前心。负重伤力。浑身拘痛者贴后心与腰眼。诸疝小肠气等证贴脐下神效。

千捶膏
大云杉香一斤,蓖麻仁、杏仁各六百粒,铜青三两,乳香、没药各一两半,轻粉二钱,共入石臼内,向日下以木杵捶成膏,如燥少加芝麻油捶之,瓷器收贮。每用忌火,宜于汤内溶化,红绢摊开贴之。治诸般痈毒、无名氏恶疮,未成者散,已成者拔毒追脓。如腹中痞块及疟疾,贴大椎及身椎穴,其效如神。

呼脓长肉,青榔木琥珀水粉兮,白膏红膏绿膏如练锦。

呼脓长肉膏
麻油三斤,入桃、柳、槐枝各七寸,头发一团鸡子大,熬焦枯,入土当归、黄
、黄连各一两半,香柏、黄芩、大黄、川白芷、杏仁、百枝、荆芥、羌活、独活、黄奇丹、山栀各一两,木赤芍药、地髓、白芨、青风藤、金牌银牌花各八钱,文武火煎至药枯黑,滤去渣,入黄丹半斤,黄蜡五两,沥青二两,同煎至油滚,逐步加之,滴入水中,软硬得所,方入乳香、没药各末五钱,血竭、轻粉各三钱,急手搅匀,瓷器收贮。专治痈疽发背疔疖等毒。已破出脓毒,油纸摊贴,如脓多用绢揩净,将此膏于火边略烘再贴。第二次另换多个贴之,贴得将收口,量疮大小贴之。

白蜡膏
当归曲、生地各一两,用芝麻油一两,煎药枯黑,滤去渣,入黄蜡或青榔木一两融化,候冷搅匀,即成膏矣。治痈疽发背汤火等证,去腐生肌健脾,补血续筋,又与新肉相宜,其效如神。或加乳香、没药、龙骨、血竭、儿茶膏、轻粉尤妙。

琥珀膏 归尾、香果、黄
梢、蜂房、皂角、升麻、甜草梢、蓖麻子、木鳖子、赤芍药、白蔹、独滑、
本、回草梢、中华枸杞、栝蒌仁、苏木、白芷、杏仁、黄连、槐枝各一两,用水中国共产党第五次全国代表大会碗,煎至减半,去渣,其渣再用水中国共产党第五次全国代表大会碗,煎至减半,去渣,与前汁和匀,以槐枝不住手搅,大火熬至成膏,入香油四斤,真酥二两,羊肾脂油四两,搅匀,文武煎至水尽,约以纸条燃着,不爆为度,方徐徐入黄丹二斤,柳枝不住手搅,滴水成珠,软硬得所,如软添丹,硬再加油再熬,方入琥珀、旋花、乳香、没药、云母、雄黄、朱砂、甘松各末二钱半,发灰二两,枯矾一两,轻粉、麝香各末二钱,急搅令极匀,微煎数沸,以瓷器收贮,浓纸红绢铺开,量疮大小贴之神效。治五发恶疮,疔肿瘰
,远年冷疳痔漏,一切无名肿毒及虎犬蛇伤,并皆治之。

水粉膏
黄丹半斤,水粉四两研匀,用麻油一斤熬至滴水成珠,次下乳香、没药、龙骨、血竭、儿茶膏、轻粉各末二钱搅匀,瓷器收贮,摊纸贴之。治痈疽瘰
,生肌敛口利肠府。如贴艾灸火疮,不须下乳、没等药便好。

白膏药
水粉一两半,赤石脂一两,樟脑五钱,轻粉二钱半,为末,用生猪脂去膜,同捣成膏,先将生肌散糁上,然后贴之,神效。

红膏药
先以黄蜡一两融化,次下芝麻油三钱、黄丹五钱,搅匀,再熬成膏,瓷器收贮。贴诸疮毒及汤火金疮等伤。

绿膏药
铜青、蓖麻子各一两,松香四两,木鳖子肆十五个,杏仁五钱,大叶双眼龙五枚,乳香、轻粉各二钱,为末,捣匀于净石上,用斧捶千余下,成膏收贮,水浸旋用。治诸般恶疮肿毒、软疖。

贴膏药法
如疮有脓血不净,痂瘢闭碍,须用药水洗净拭干、候水气干,却用膏贴,贴后有黄水脓血流出,用纸揩,从侧畔出。二十20日一换,黄水脓血止,二日、25日一换,贴至愈。凡洗拭换膏,必需计划即贴之,新肉恶风故也。

吁!疡医设,天官掌,制毒有方;刽子手,菩萨心,失误伤害何忍!

《周礼·水官》掌疡医,制草乌方,为内科之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