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新葡新京888882id=”hi-87165″>改正内景之图

改正内景之图(图缺)

十二经脏腑图

经义

心系七节,七节之旁中有小心,以肾系十四椎下,由下而上亦七节。《内经》无命门之名。命门始于越人《三十六难》,而曰肾有两,左为肾,右为命门,男子藏精,女子系胞。夫右肾既藏男子之精,则左肾将藏何物?女子之胞,何独偏系于右耶?盖命门居两肾之中,而不偏于右,即妇人子宫之门户也。子宫者,肾脏藏精之府也,当关无气海之间,男精女血,皆聚于此,为先天真一之气,所谓坎中之真阳,为一身生化之源,在两肾中间而不可偏于右。两肾属水,有阴阳之分,命门属火,在二阴之中。《脉经》以肾脉配两尺,但当云左尺主真阴,右尺主真阳,而命门则为阳气之根,随三焦相火,以同见于右尺则可耳。若谓左主于肾,而右为为命门,此千古传说之伪也。冲任皆起于胞中,而上行于皆里,即子宫也,为男子藏精之所,惟女子于此受孕,因名为胞,旧图有精道循脊背,过肛门,且无子宫命门之象,皆误也。今改正之。肺者,相傅之官,治节出焉,为生气之源,其形四垂,附着于脊之第三椎,中有二十四空,行列分布,以行诸脏之气,为脏之长,为生气之源,为心之盖。是经多气少血,其合皮也,其荣毛也,开窍于鼻。《难经》曰∶肺重三斤三两,六叶二耳,凡八叶,主藏魄。肺叶白莹,谓为华盖,以覆诸脏虚如蜂巢。下无透窍,吸之则满,呼之则虚,一呼一吸,消息自然,司清浊之运化,为人身之橐龠。寅时气血注于肺。

太阳小肠足膀胱,阳明大肠足胃当;少阳三焦足胆配,太阴手肺足脾乡;少阴心经足为肾,厥阴包络足肝方。

心者,君主之官,神明出焉。肺者,相傅之官,治节出焉。肝者,将军之官,谋虑出焉。胆者,中正之官,决断出焉。膻中者,臣使之官,喜乐出焉。脾胃者,仓廪之官,五味出焉。大肠者,传道之官,变化出焉。

肺图(图缺)

此歌上者为手。

小肠者,受盛之官,化物出焉。肾者,作强之官,伎巧出焉。三焦者,决渎之官,水道出焉。膀胱者,州都之官,津液藏焉,气化则能出矣。

肺者,市也,百脉朝会之所也。凡饮食入胃,不敢自专地道,卑而上行,朝于肺,肺乃大道,下济而光兴。大肠为传道之官,变易出焉,上受胃腑之糟粕,下输于广肠,旧谷出而新谷可进,故字从内。易,又畅也,通畅水谷之道也。回肠当脐,左回十六曲,大四寸,径一寸半,长二丈一尺,受谷一斗,水七升半。广肠傅脊,以受回肠,乃出滓秽之路,大八寸,径二寸,寸之大半,长二尺八寸,受谷九升三,右八分合之一,是经多气多血。

十二经脏腑表里图

○心者,生之本,神之变也;其华在面,其充在血脉,为阳中之太阳,通于夏气。肺者,气之本,魄之处也;其华在毛,其充在皮,为阴中之太阴,通于秋气。肾者主蛰,封藏之本,精之处也;其华在发,其充在骨,为阴中之少阴,通于冬气。肝者,罢极之本,魂之居也;其华在爪,其充在筋,以生血气,为阳中之少阳,通于春气。脾、胃、大肠、小肠、三焦、膀胱者,仓廪之本,营之居也;名曰器,能化糟粕,转味而入出者也,其华在唇四白,其充在肌,此至阴之类,通于土气。凡十一脏,皆取决于胆也。

《难经》曰∶大肠二斤十二两,肛门重十二两。按∶回肠者,以其回叠也;广肠者,回肠之更大者;直肠,又广肠之本节也,下连肛门,是为谷道,后阴一名魄门,总皆大肠也。卯时气血注大肠。

十二经脏腑表里图

○五脏者,藏精气而不泻也,故满而不能实;六腑者,传化物而不藏,故实而不能满也。

胃者,仓廪之官,五味出焉,水谷气血之海也。胃大一尺五寸,径二寸,长二尺六寸,横屈受水谷三斗五升,其中之谷,常留二斗,水一斗五升,两满。是经常多气多血。《难经》曰∶胃重二斤一两。辰时气血注于胃。

十二经纳甲歌

○肝见庚辛死,心见壬癸死,脾见甲乙死,肺见丙丁死,肾见戊己死。

大肠图(图缺)

甲胆乙肝丙小肠,丁心戊胃己脾乡,庚属大肠辛属肺,壬属膀胱癸肾脏。三焦阳府须归丙。

○天气通于肺,地气通于嗌,风气通于肝,雷气通于心,谷气通于脾,雨气通于肾。六经为川,肠胃为海,九窍为水注之气。

大肠上口即小肠下口

包络从阴丁火旁。

○酸入肝,辛入肺,苦入心,咸入肾,甘入脾。

胃图(图缺)

旧云∶“三焦亦向壬中寄,包络同归入癸方。”虽三焦为决渎,犹可言壬;而包络附心主,安得云癸?且二脏表里皆相火也。今改正之。

○心为噫,肺为咳,肝为语,脾为吞,肾为欠为嚏,胃为气逆、为哕、为恐,大肠、小肠为泄,下焦溢为水,膀胱不利为癃、不约为遗溺,胆为怒。

胃之上口名曰贲门,饮食之精气从此上输于脾肺,宣播正诸脉。胃者,汇也,号为都市,五味汇聚,何所不容?万物归土之义也。

十二经气血多少歌

○精气并于心则喜,并于肺则悲,并于肝则忧,并于脾则畏,并于肾则恐。

胃之下口即小肠,上口名曰幽门。

多气多血惟阳明,少气太阳同厥阴,二少太阴常少血,六经气血须分明。

○心恶热,肺恶寒,肝恶风,脾恶泾湿,肾恶燥。

脾者,仓廪之官,五味出焉。形如刀钱,与胃同膜,而附其上之左俞,当十一椎下,闻声则动,动则磨胃而主运化,其合肉也,其荣唇记,开窍于耳,是经多气少血。《难经》曰∶脾重二斤三两,广扁三寸,长五寸,有散膏半斤,主裹血,温五脏,主藏意与智。滑氏曰∶掩乎太仓。华元化曰∶脾主消磨五谷,养于四傍。已时气血注于脾。

经络周流解

○心为汗,肺为涕,肝为泪,脾为涎,肾为唾。

脾图(图缺)

人身正脉,十有二经。每于平旦寅时,营气始于中焦,上注手太阴肺经,自胸中而出于中府,至于少商。以次行于手阳明大肠等十二经,终于足厥阴肝经,而复始于太阴之肺也。凡手之三阴,从脏走手;手之三阳,从手走头;足之三阳,从头走足;足之三阴,从足走腹。周流不息,如环无端。前三图者,诵后十二经营行次序逆顺歌,则其首尾一贯,按图可悉矣。

○辛走气,气病无多食辛;咸走血,血病无多食咸;苦走骨,骨病无多食苦;甘走肉,肉病无多食甘;酸走筋,筋病无多食酸。

遗篇《刺法论》曰∶脾为谏议之官,知周出焉。

十二经营行次序逆顺歌

○心藏神,肺藏魄,肝藏魂,脾藏意,肾藏志。

脾者,卑也。在胃之下,裨助胃气以化谷也。脾胃属土,俱从田字,胃俱正中,田字亦中,脾处于右,田亦偏右。心包络一经,《难经》言其无形。一滑伯仁曰∶心包络一名手心,主以脏象,校之在心下,横膜之上,竖膜之下,其与横膜相粘而黄脂裹者心也,脂膀之外,有细筋膜如丝,与心肺相连者心包也。此说为是,言无形者非。又按《灵兰秘曲论》下,“十二官独少心包,一官而多膻中者,臣使之官,喜乐出焉”一段,今考心包藏居膈上,经始胸中,正值膻中之所,位居相上,代君行事,贵臣使也。此一官即心包无疑矣。戌时气血注心包。

肺大胃脾心小肠,膀肾包焦胆肝续;手阴脏手阳手头,足阴足腹阳头足。

○心主脉,肺主皮,肝主筋,脾主肉,肾主骨。

心包络图(图缺)

经络次序

○肝脉弦,心脉钩,脾脉代,肺脉毛,肾脉石。

包络者,护卫心主,不使浊气干之,正犹君主有当城也。

十二经络,始于手太阴。其支者,从腕后出次指端,而交于手阳明。手阳明之支者,从缺盆上挟口鼻,而交于足阳明。足阳明之支者,从跗上出大指端,而交于足太阴。足太阴之支者。从胃别上膈,注心中,而交于手少阴。手少阴无支者,直自本经少冲穴而交于手太阳。手太阳之支者,别颊上至目内
,而交于足太阳。足太阳之支者,从膊内左右别下合
中,下至小指外侧端,而交于足少阴。足少阴之支者,从肺出注胸中,而交于手厥阴。手厥阴之支者,从掌中循小指次指出其端,而交于手少阳。手少阳之支者,从耳后出至目锐
,而交于足少阳。足少阳之支者,从跗上入大指爪甲,出三毛,而交于足厥阴。足厥阴之支者,从肝别贯膈,上注肺,入喉咙之后,上额循巅,行督脉,络阴器,过毛中,行任脉,入缺盆,下注肺中,而复交于手太阴也。

心小,则安,邪弗能伤,易伤以忧。心大,则忧不能伤,易伤于邪。心高,则满于肺,中
而善忘,难开以言。心下,则脏外,易伤于寒,易恐以言。心坚,则脏安守固。心脆,则善病消瘅、热中。心端正,则和利难伤。心偏倾,则操持不一,无守司也。

心者,君主之官,神明出焉。心居肺管之下,膈膜之上,附着脊之第五椎。是经常少血多气,其合脉也,其荣色也,开窍于舌。《难经》曰∶心重十二两,中有七孔三毛,盛精汗三合,主藏神。心象尖圆,形如莲蕊,其中有窍,多寡不同,以导引天真之气,下无透窍,上通乎舌,其有四系,以通四脏,心外有赤黄裹脂,是为心包络,心下有膈膜与脊胁周旋,相着遮蔽,浊气使不得上熏心肺也。午时气血注于心。

十二经脉起止歌

○肺小,则少饮,不病喘喝。肺大,则多饮,善病胸痹、喉痹、逆气。肺高,则上气、喘息、咳。肺下,则居贲迫肺,善胁下痛。肺坚,则不病咳、上气。肺脆,则苦病消瘅、易伤。肺端正,则和利难伤。肺偏倾,则胸偏痛也。

心图(图缺)

经始太阴,而厥阴最后。穴先中府,而终则期门。原夫肺脉,胸中始生,出腋下而行于少商,络食指而接乎阳明。大肠起自商阳,终迎香于鼻外。胃历承泣而降,寻厉兑于足经。脾自足之隐白,趋大包于腋下。心由极泉而出,注小指之少冲。小肠兮起端于少泽,维肩后上络乎听宫。膀胱穴自睛明,出至阴于足外。肾以涌泉发脉,通俞府于前胸。心包起乳后之天池。络中冲于手中指。三焦始名指之外侧,从关冲而丝竹空。胆从瞳子
穴,连窍阴于足之四指。肝因大敦而上,至期门而复于太阴肺经。

○肝小,则脏安,无胁下之病。肝大,则逼胃、迫咽、苦膈中,且胁下痛。肝高,则上支贲切,胁
为息贲。肝下,则逼胃,胁下空则易受邪。肝坚,则脏安难伤。肝脆,则善病消瘅、易伤。肝端正,则和利难伤。肝偏倾,则胁下痛也。

心者,惺也。言心气旺则惺惺而运其神明也。卮言曰心,深也,言深居高拱,相火代之行事也。

十二经脉起止图

○脾小,则脏安,难伤于邪。脾大,则苦凑 而痛,不能疾行。脾高,则
引季胁而痛。脾下,则下加于大肠,脏苦受邪。脾坚,则脏安难伤。脾脆,则善病消瘅、易伤。脾端正,则和利难伤。脾偏倾,则善满、善胀也。

小肠者,受盛之官,化物出焉。后附于脊,前附于脐上,左回叠积十六曲,大二寸半,径八分,分之少半长二丈二尺,受谷二斗四升,水六升三合之大半。小肠上口,在脐上二寸,近脊,水谷由此而入,复下一寸,外附于脐,为分水穴,当小肠下口,至是而泌别清浊,水液渗入膀胱,滓秽而入大肠。是经多血少气。《难经》曰∶重二斤十四两。未时气血注小肠。

周身经络部位歌

○肾小,则脏安难伤。肾大,则善病腰痛,不可以俯仰,易伤以邪。肾高,则苦背膂痛,不可以俯仰。肾下,则腰尻痛,不可以俯仰,为狐疝。肾坚,则不病腰背痛。肾脆,则善病消瘅、易伤。肾端正,则和利难伤。肾偏倾,则苦腰尻痛也。

小肠图(图缺)

脉络周身十四经,六经表里督和任。阴阳手足经皆六,督总诸阳任总阴。诸阳行外阴行里,四肢腹背皆如此。督由脊骨过龈交,脐腹中行任脉是。足太阳经小指藏,从跟入
会尻旁,上行夹脊行分四,前系睛明脉最长。少阳四指端前起,外踝阳关、环跳里,从胁贯肩行曲鬓,耳前耳后连
尾。大指次指足阳明,三里、天枢贯乳行,腹第三行通上齿,环唇侠鼻目颧迎。

○胃为水谷之海。冲脉者,为十二经之海。胆中为气之海。脑为髓之海。

小肠上口即胃之下口

足有三阴内联廉,厥中少后太交前。肾出足心从内踝,侠任胸腹上廉泉。太厥两阴皆足拇,内侧外侧非相联。太阴内侧冲门去,腹四行兮挨次编。厥阴毛际循阴器,斜络期门乳肋间。

○气海有余者,气满,胸中
息面赤;气海不足,则少气不足以言。血海有余,则常想其身大,怫然不知其所病;血海不足,亦常想其身小,狭然不知其所病。水谷之海有余,则腹满;水谷之海不足,则饥不受谷食。髓海有余,则轻劲多力,自过其度;髓海不足,则脑转耳鸣,胫酸眩冒,目无所见,懈怠安卧。

小肠下口即大肠上口名曰阑门

手外三阳谁在上,阳明食指肩
向,颊中钻入下牙床,相逢鼻外迎香傍。三焦名指阳明后,贴耳周回眉竹凑。太阳小指下行低,肩后盘旋耳颧遘。还有三阴行臂内,太阴大指肩前配,厥从中指腋连胸,极泉小内心经位。手足三阳俱上头,三阴穴止乳胸游;唯有厥阴由颡后,上巅会督下任流。经脉从来皆直行,络从本部络他经。经凡十四络十六,请君切记须分明。

忧愁思虑则伤心,形寒饮冷则伤肺,恚怒气逆则伤肝,饮食劳倦则伤脾,强力入水则伤肾。

膀胱者,州都之官,津液藏焉,气化则能出矣。膀胱当十九椎,居肾之下,大肠之前,有下口,无上口,当脐上一寸,水分穴处,为小肠下口,乃膀胱上际,水液由此别回,肠随气泌渗而入,其出其入,皆由气化。入气不化,则水归大肠,而为泄泻;出气不化,则闭塞下窍,而为癃肿。后世诸书,有言其有上口无下口,有言上下俱有口者,皆非。是经多血少气。《难经》曰∶膀胱重九两二钱,纵广九寸,盛溺九升九合,口广二寸半。申时气血注膀胱。

十六络者,自十五络之外,复有胃之大络,名曰虚里也。

脏象应天地

膀胱图(图缺)

十二经流注时序歌

人身首尊而足卑,天地定位也。脾胃相为子母,山泽通气也。肝胆主怒与动,雷风相搏也。心高肾下,水火不相射也。八卦相错,人亦肖之。妙哉《易》也!

下连前阴,尿之所出。

肺寅大卯胃辰宫,脾巳心午小未中,膀申肾酉心包戌,亥三胆子丑肝通。

脏腑贵贱

膀胱者,言其横于前阴之旁,以通水也。胱者,言其质之薄而明也。合而言之,以其出虚而实旁通水道,通身虚松,可以蓄水,渐渍而渗入胞中,胞满而尿出也。肾者,作强之官,技巧出焉。肾附于脊之十四椎下,是经常少血多气,其合骨也,其荣发也,开窍于二阴。《难经》曰∶肾有两枚,重一斤二两,藏精与志。华元化曰∶肾者,精神之舍,性命之根。肾有两枚,形如豇豆相并,而曲附于脊之两膀,相去各一寸五分,外有黄脂包裹,各有带二条,上条系于心,下条趋脊下大骨,在脊骨之端,如半手许,中有两穴,是肾经带多处,上行春髓,至脑中,连于髓海。酉时气血注于肾。

此歌出子午流注等书及张世贤等注释。其以十二时分发十二经,似乎近理。然而经之长短,穴之多寡,大相悬绝,又安能按时分发?且失五十周于身之义。今亦录之,以俟辨正。

《内经》十二脏之相使贵贱,则脏如一家中之上人,各藏其神、魂、意、魄、志,为神明之脏,运用于上,传注于下。所谓劳其心者也。腑如一家中之奴婢,块然无知,承接上令,各司乃职,溲便糟粕,传运启闭。

肾图(图缺)

手太阴肺经

所谓劳其力者也。惟心肾两家更劳,犹一家中之主人、主母,坎离互为其配,水火互为其根。盖神明之用,无方无体。医者可不加意于心肾二家者欤?

肾者,任也,主骨而任周身之事,故强弱系之。《甲乙经》曰∶肾者,引也,能引气通于骨髓。危言曰∶肾者,神也。妙万物而言也。命处于中,两肾左右开合,正如门中张阑,故曰命门,一阳处二阴之间,所以成坎也。静而合,涵养乎一阴之真水,动而开,鼓舞乎龙雷之相火,静为阳本,阴为阳基也。

中府 云门 天府 侠白 尺泽 孔最 列缺 经渠 太渊 鱼际
少商肺者,相傅之官,治节出焉。其形四垂,附着于脊之第三椎中,有二十四空,行列分布,以行诸藏之气,为藏之长,为心之盖。是经常多气少血。其合皮也。其荣毛也。开窍于鼻。《难经》曰∶“肺重三斤三两,六叶两耳,凡八药,主藏魄。”华元化曰∶“肺者,生气之原,乃五脏之华盖。”肺叶白莹,谓为华盖,以覆诸脏。虚如蜂窠,下无透窍,吸之则满,呼之则虚,一呼一吸,消息自然,司清浊之运化,为人身之橐

脏腑命名释义

胆者,中正之官,决断出焉。《难经》曰∶胆在肝之短叶间,重三两三铢,长二寸,盛精汁三合,水色金精,无出入窍,不同六腑传化,而为清净之腑,受水之气,与坎同位,悲则泪出者,水得火而煎,阴必从阳也。是经多血少气。华元化曰∶胆者,中清之腑,号曰将军,主藏而不泻。子时气血注于胆。

肺者,市也,百脉朝会之处所也。凡饮食入胃,不敢自专,地道卑而上行,上朝于肺;肺乃天道,下济而光明,水精四布,五经并行,下输膀胱,小便自利。岂以肺如都市,聚他处之物,而仍散之他处,故字从肉从市。

肺者,市也。百脉朝会之所也。心者,深也。言深居高拱,相火代之行事也。肝者,干也。其性多动而少静,好干犯他脏者也。脾者,卑也。裨助胃气以化谷也。肾者,任也。主骨而任周身之事,故强弱系之。《甲乙经》曰∶肾者,引也。能引气通于骨髓。《卮言》曰∶肾者,神也。妙万物而言也。胆者,担也。犹人之正直有力,善能担当。《卮言》曰∶胆者,澹也。清净之府,无所受输也。胃者,汇也。五味汇聚,无所不容,万物归土之义也。肠者,畅也。通畅水谷之道也。膀者,言其横于前阴之旁,以通水道也。胱者,言其质之薄而明也。

胆图(图缺)

手阳明大肠经

合而言之,以其由虚而实,旁通水道,通身虚松,可以蓄水,渐渍而渗入胞中,胞满而溺出也。包络者,护卫心主,不使浊气干之,正犹君主之有宫城也。

《六节脏象论》曰∶凡十一脏皆取决于胆也。胆者,担也,犹人之正直无私,有力量,善能担当者也。危言曰∶胆者,担也。清净之府,无所受输,淡淡然者也。肝者,将军之官,谋虑出焉。肝居膈下,并胃着脊之九椎。是经多血少气,其合筋也,其荣爪也,主脏魂,开窍于目,其系上络心肺,下亦无窍也。《难经》曰∶肝重四斤四两,左三叶,右四叶,凡七叶。滑氏曰∶肝之为脏,其治在左,其藏在左胁左肾之前,并胃着脊之第九椎也。丑时气血注于肝。

南阳 二间 三间 合谷 阳 偏历 温溜 下廉 上廉 三里 曲池 肘五里 臂 肩 巨骨
天鼎 扶突 禾
迎香大肠者,传道之官,变化出焉。回肠当脐左回十六曲,大四寸,径一寸寸之少半,长二尺一寸。受谷一斗,水七升半。广肠傅脊以受回肠,乃出滓秽之路。大八寸,径二寸寸之大半,长二尺八寸。受谷九升三合八分合之一。是经多气多血。《难经》曰∶“大肠重二斤十二两,肛门重十二两。”按回肠者,以其回叠也。广肠者,即回肠之更大者。直肠者,又广肠之末节也,下连肛门,是为谷道后阴,一名魄门。

脏腑相通

肝图(图缺)

总皆大肠也。

《五脏穿凿论》曰∶心与胆相通,心病怔忡宜温胆;胆病战栗癫狂宜补心。肝与大肠相通,肝病宜疏通大肠;大肠病宜平肝。脾与小肠相通,脾病宜泻小肠火;小肠病宜泻脾土。肺与膀胱相通,肺病宜清利膀胱;膀胱病宜清肺。肾与三焦相通,肾病宜调和三焦;三焦病宜补肾。此合一之妙也。

肝者,干也。其性多动而少静,好干犯他脏者也。三焦者,决渎之官,水道出焉。是经少血多气。《中脏经》曰∶三焦者,人之三元之气也。主升降出入,总领五脏六腑,营卫经络,内外左右上下之气。三焦通则内外左右上下皆通,其于周身灌体和内调外,营左养右,导上宜下,号曰中请之府,莫大于此也。形色最赤,总护诸阳,非无状而空有名者也。亥时气血注三焦。

大肠为传道之官,有变易之义,上受胃家之糟粕,下输于广肠,旧谷出而新谷可进,故字从肉从易。又畅也,通畅水谷之道也。

五脏应五行

三焦图(图缺)

大肠上口,即小肠下口。

午位居上,火旺于午,人以心应之,故心居上。子位居下,水旺于子,人以肾应之,故肾居下。卯位居左,木旺于卯,人以肝应之,故肝居左。酉位居右,金旺于酉,人以肺应之,故肺居右。中者土位,土居末,人以脾胃应之,故脾胃居中。此五行之定位也。

足阳明胃经

五脏外形

承泣 四白 巨 地仓 大迎 颊车 下关 头维 人迎 水突 气舍 缺盆气户 库房 屋翳
膺窗 乳中 乳根 不容 承满 梁门 关门 太乙 滑肉门天枢 外陵 大巨 水道 归来
气冲 髀关 伏兔 阴市 梁丘 犊鼻三里 上巨虚 条口 下巨虚 丰隆 解 冲阳 陷谷
内庭
厉兑脾胃者,仓廪之官,五味出焉。胃者,水谷气血之海也。胃大一尺五寸,径五寸,长二尺六寸,横屈。受水谷三斗五升。其中之谷常留二斗,水一斗五升而满。是经多气多血。《难经》曰∶“胃重二斤一两。”

齿者,骨之聚也;外肾者,筋之聚也;舌者,肉之聚也;爪甲者,脉之聚也;绉纹者,皮毛之聚也。肾主骨,齿落则肾衰矣;肝主筋,外肾不兴,则肝衰矣;脾主肉,舌不知味,则脾衰矣∶心主脉,爪甲色不华,则心衰矣;肺主皮毛,绉纹多且深,则肺衰矣。老年得之常,壮年则为变。由乎外以测其内也。

胃者汇也,饮食汇聚于此,而为谷之府也。

手足经配合脏腑

胃之上口,名曰贲门。饮食之精气,从此上输于脾肺,宣播于诸脉。胃之下口,即小肠上口,名幽门。

有以十二经问属手足者,何以故?答曰∶此阴阳上下配合之义也。手经之脉,起于手;经之脉,起于足。

足太阴脾经

手经主持于上,足经主持于下。手足经者,所以纪上下也。犹《易》之本乎天者亲上,本乎地者亲下也。《素问》运气篇曰∶心、肺、心包络,皆在膈上,属手经;肝、脾、肾在下,属足经。手同手经,足同足经。手足经脏腑阴阳,相配皆然,乃一合也。

隐白 大都 太白 公孙 商丘 三阴交 漏谷 地机 阴陵泉 血海 箕门冲门 府舍 腹结
大横 腹哀 食窦 天 胸乡 周荣
大包脾者,仓廪之官,五味出焉,形如刀镰,与胃同膜,而附其上之左俞,当十一椎下。闻声则动,动则磨胃而主运化。其合肉也,其荥唇也。开窍于口。是经常多气少血。《难经》曰∶“脾重二斤三两,广扁三寸,长五寸,有散膏半斤。主裹血,温五脏,主藏意与智。”滑氏曰∶“掩乎太仓。”华元化曰∶“脾主消磨五谷,养于四傍。”

脏神所嗜

脾者,卑也。在胃之下,裨助胃气以化谷也。

脏各有神。凡酷嗜一物,皆其脏神所欲,斯脏之精气不足,则求助斯味以自救。如妊妇肝肾不足,则嗜酸咸;老人精血亏,则嗜肉食。故凡病患所嗜之物,只可节之,不可绝之。若久药厌烦,可缓之病,不妨暂停药饵,调进所嗜之味。胃气一旺,便可长养精神。若病势不能勿药者,则宜冲和之药味,易于入口,勿伤胃气。

《遗篇·刺法论》曰∶“脾为谏议之官,知周出焉。”

设不知此,而绝其脏神所嗜之食,强其胃气所伤之药,胃气既伤,化源绝灭,而欲病退神安者,难矣!

手少阴心经

吃泥者,脾病也;吃炭者,心病也;吃果子壳、核者,肝病也;吃纸者,肺病也;吃冷水者,肾病也。一脏病,则外引一气味相近之物以自救。凡食物之有偏嗜者皆然。

极泉 青灵 少海 灵道 通里 阴 神门 少府
少冲心者,君主之官神明出焉。心居肺管之下,膈膜之上,附着脊之第五椎。是经常少血多气。其合脉也。

其荣色也。开窍于耳,又曰舌。《难经》曰∶“心重十二两,中有七孔三毛,盛精汁三合。主藏神。”心象尖圆,形如莲蕊,其中有窍,多寡不同,以导引天真之气;下无透窍,上通乎舌。共有四系,以通四脏。心外有赤黄裹脂,是为心包络。心下有膈膜,与脊胁周回相着,遮蔽浊气,使不得上熏心肺,所谓膻中也。

肺者,相傅之官,治节出焉。其形四垂,附着于脊之第三椎中,有二十四空行列分布,以行诸脏之气,为脏之长。为心之盖,是经多气少血。其合皮也,其荣毛也,开窍于鼻。《难经》曰∶肺重三斤三两,六叶两耳,凡八叶,主藏魄。华元化曰∶肺者生气之原,乃五脏之华盖,以覆诸脏,虚如蜂窠,下无透窍,吸之则满,呼之则虚,司清浊之运化,为人身之橐

心字移右之一点于下之左,即火字也。心主火。

人之初生,惟肺为完,故下地即能哭且息,以其主气,为人生之本也。肝完则能视,脾完则能食,心完则能笑且言,肾完则能行立矣。人长极而真牙生,则完者皆足。惟肺先完,惟肺后敝。故气一息不绝不死。

四脏皆系于心。心者,惺也。言心气旺,则能惺惺而运其神明也。

大肠

手太阳小肠经

大肠者,传道之官,变化出焉。回肠当脐,右回十六曲,大四寸,径一寸,寸之少半,长二丈一尺,受谷一斗,水七升半。广肠附脊以受回肠,乃出滓秽之路,大八寸,径二寸,寸之大半,长二尺八寸,受谷九升三合八分合之一,是经多气多血。《难经》曰∶大肠重二斤十二两,肛门重十二两。回肠者,以其回叠也。广肠即回肠之更大者,直肠又广肠之末节也,下连肛门,是为谷道后阴,一名魄门。

少泽 前谷 后 腕骨 阳谷 养老 支正 小海 肩贞 俞 天宗 秉风曲垣 肩外俞
肩中俞 天窗 天容 颧
听宫小肠者,受盛之官,化物出焉。小肠后附于脊,前附于脐,上左回叠积十六曲,大二寸半,径八分分之少半,长二丈二尺。受谷二斗四升,水六升三合合之大半。小肠上口在脐上二寸,近脊,水谷由此而入。复下一寸,外附于脐,为水分穴,当小肠下口,至是而泌别清浊,水液渗入膀胱,滓秽流入大肠。是经多血少气。《难经》曰∶“小肠重二斤十四两。”

小肠上口即胃之下口。小肠下口即大肠上口,名阑门。

胃者,仓廪之官,五味出焉。水谷气血之海。胃大一尺五寸,径五寸,长二尺六寸,横屈受水谷三斗五升,其中之谷,常留二斗,水一斗五升,是经多气多血。《难经》曰∶胃重二斤十四两。

足太阳膀胱经

胃处腹中,犹灶中之火,谷在腹外,犹灶外之薪。薪不得灶内之火则不燃,故谷气要胃气腐之;火不得灶外之薪则易熄,故胃气要谷气充之。究竟火之燃薪,只是要变其体质,以为发端。既变后,莫非取彼之体,助我之用。薪在灶内,燃动薪势,莫非火势。谷在腹中,运化谷气,莫非胃气。当此薪火合势炎炎不息时,自有一种升腾蔟动之象,氤氲而发为焰者,充盈于灶内,此即胃家之有中气也。胃气指腑言,中气指焦言。凡火之能熟腐一切,使釜中之气充盈蒸润,能升能溢者,皆焰之力也。焰力到,则釜中之气足。釜中之气,在人身即膻中之气也。所谓洒陈六腑,调和五脏者,皆此气透上华盖,而肺得之以输布周身者也。故凡肺气虚者,膻中之气乏也。膻中之气乏者,釜底之焰微也。欲盛其焰,须是火足。欲足其火,须是薪添。薪之为言,谷也。谷入于阴,长气于阳,则宝此谷者,非阳而何?然则胃之有阳气,又何气也?曰∶阳气之与胃气,一而二,二而一者也。胃气从宣发处见,虽是宣发,只有其体。阳气从包蕴处见,虽是包蕴,用则无穷。究而言之,阳气即胃中所禀之性,犹夫火之云热也。火性热,故釜底热,则釜中无火之处无不热。火不能化一切之非火而为火,而火性之热,则能化一切非热而为热。故谷气足,则胃气充,尚是后一层事,而阳气充,则谷气化,实是先一层事。犹火将欲化,彼之非热而为热,自不得不先化此薪之非火而为火也。所以此处之阳,专隶在胃上言。非与阴字对看。乃胃之具以统乎五脏六腑也。苦脾之为器,不过为胃行其津液。平常只可与胃作对峙,而在此处,犹之薪火接合处用之作抽添煽扬力者。火非抽添煽扬则不炎,胃无消磨健运则不化。故言胃气,内已该括及脾气矣。

睛明 攒竹 眉冲 曲差 五处 承光 通天 络却 玉枕 天柱 大杼 风门肺俞 厥阴俞
心俞 督俞 膈俞 肝俞 胆俞 脾俞 胃俞 三焦俞 肾俞气海俞 大肠俞 关元俞
小肠俞 膀胱俞 中膂俞 白环俞 上 次 中下 会阳 附分 魄户 膏肓 神堂 噫嘻
膈关 魂门 阳纲 意舍胃仓 肓门 志室 胞肓 秩边 承扶 殷门 浮 委阳 委中 合阳
承筋承山 飞扬 跗阳 昆仑 仆参 申脉 金门 京骨 束骨 通谷
至阴膀胱者,州都之官,津液藏焉,气化则能出矣。膀胱当十九椎,居肾之下,大肠之前,有下口无上口。当脐上一寸水分穴处,为小肠下口,乃膀胱上际,水液出此,别回肠,随气泌渗而入。其出其入,皆由气化。

入气不化,则水归大肠而为泄泻;出气不化,则闭塞下窍而为癃肿。后世诸书有言其有上口无下口,有言上下俱有口者,皆非。是经多血少气。《难经》曰∶“膀胱重九两二铢,纵广九寸,盛溺九升九合;口广二寸半。”

脾者,形如刀镰,与胃同膜,而附其上之左俞。当十一椎下,闻声则动,动则磨胃而主运化,其合肉也,其荣唇也,开窍于口,是经多气少血。《难经》曰∶脾重二斤三两,广扁三寸,长五寸,有散膏半斤,主裹血,温五脏,主藏意智。脾胃属土,俱从田字,胃居中,田字亦中;脾处右,田亦偏右。

膀者,言其横于前阴之旁以通水也。胱者,言其质之薄而明也。合而言之,以其由虚而实,旁通水道也。

脾之所以消磨水谷者,非如磨之能砻,杵之能舂也。以气吸之,而食物不坠焉耳。食物入胃,有气有质,质欲下达,气欲上行,与胃气熏蒸,气质之去留各半,得脾气一吸,则胃气有助,食物之精得以尽留。至其有质无气,乃纵之使去,幽门开而糟粕弃矣。

下联前阴,溺之所出。

足少阴肾经

心者,君主之官,神明出焉。心居肺管之下,膈膜之上,附着脊之第五椎,是经常少血多气。其合脉也,其荣色也,开窍于舌。《难经》曰∶心重十二两,中有七孔三毛,盛精汁三合,主藏神,心象尖圆,形如莲蕊,其中有窍,多寡不同,以导引天真之气,下无透窍,上通乎舌,共有四系,以通四脏。心外有赤黄裹脂,是为心包络。心下有膈膜,与脊胁周回相着,遮蔽浊气,使不得上熏心肺也。

涌泉 然谷 太 大钟 水泉 照海 复溜 交信 筑宾 阴谷 横骨 大赫气穴 四满 中注
肓俞 商曲 石关 阴都 通谷 幽门 步廊 神封 灵墟神藏 中
俞府肾者,作强之官,伎巧出焉。肾附于脊之十四椎下。是经常少血多气。其合骨也,其荣发也。开窍于二阴。《难经》曰∶“肾有两枚,重一斤二两。主藏精与志。”华元化曰∶“肾者。精神之舍,性命之根。”肾有两枚,形如豇豆,相并而曲附于脊之两傍,相去合一寸五分。外有黄脂包裹。各有带二条,上条系于心,下条趋脊下大骨,在脊骨之端如半手许,中有两穴,是肾带经过处,上行脊髓,至脑中,连于髓海。

上智人心七窍三毛,中智人心五窍二毛,下智人心三窍一毛。常人心二窍无毛,愚人心只一窍。无窍则神无出入之门。

肾,任也。主骨而任周身之事。故强弱系之。

○心有七孔应七星,三毛应三台。心至诚则无所不应。

手厥阴心包络经

《经》云∶心者,君主之官,神明出焉。又云∶心者,五脏六腑之大主。邵子云∶心为一太极,而四肢百骸、脏腑阴阳,尽皆禀命于心。所谓天君泰然,百体从命也。凡人之心,上有肺之华盖遮覆,下有包络橐
护围,状如圆镜,明如止水,乃虚灵不昧者也。其间藏性、藏情、藏神、藏液,又为枢机之象。如神不守舍,心枢摇也;神思迷惑,心机塞也;七情感触,心枢动也;颠倒无恒,心机乱也;液藏于中,心枢守也;汗达于外,心机发也。或曰∶枢机之病,独心脏有之,何也?盖心家诸病,不能出开阖之理。如不寐,心之开也;善寐,心之阖也;喜笑,心之开也;不乐,心之阖也;不汗,心之阖也;妄汗,心之开也。病情不一,而无形不能出枢机之象,有形不能越开阖之理。岂可不知心之为心乎?

天池 天泉 曲泽 门 间使 内关 大陵 劳宫
中冲心包一藏,《难经》言其无形。滑伯仁曰∶“心包一名手心主,以藏象棱之,在心下横膜之上。竖膜之下,其与横膜相粘而黄脂裹者,心也。脂漫之外,有细筋膜如丝,与心肺相连者,心包也。”此说为是。凡言无形者非。又按《灵兰秘典论》有十二官,独少心包一官,而多“膻中者,臣使之官,喜乐出焉”一节。

《经》曰∶七节之傍,中有小心。或指下第七节命门穴为小心者,非也。王注小心者,真心神灵之宫室,以心系并脊膂贯脊髓,正当七节之间。自杨上善认小心为肾神,乃倒数脊骨下七节,致后人即以命门为小心,由此误也。滑伯仁《心经注》云∶心系有二,其一上与肺相连;其一由肺系而下,曲折向后,贯脊髓,正当七节之间。又按五内图,果如所云,据此观之,小心即心包络也。何一阳亦谓包络发原,正在心五椎下二节七节之傍,正与膻中平对,井不可紊。设如彼逆数之,则心当在十五椎,肺在十九椎下矣。自《素问》以来,未闻此倒数法也。

今考心包藏居膈上,经始胸中,正值膻中之所;位居相火,代君行事,实臣使也。此一官者,其即此经之谓欤。

《素问》食气入胃,浊气归心,淫精于脉一节,此浊气归心,不得其解。因思心者,君主之官,神明出焉。果浊气归心,焉得虚灵不昧,具众理而应万事者乎?按此心字,必脾字之误。考《灵枢》曰∶受谷者浊,受气者清。又曰∶营者,水谷之精气也,调和于五脏,洒陈于六腑。又曰∶阴清而阳浊,诸阴皆清,足太阴独受其浊。夫腑为阳,脏为阴。既曰诸阴皆清,则心之受清可知。既曰足太阴独受其浊,则浊气归脾之外,更无一脏再受其浊可知。是浊气归脾,经文无不印合。

包络者,护卫心主,不使浊气干之,正由君主云有宫城也。

小肠

手少阳三焦经

小肠者,受盛之官,化物出焉。后附于脊,前附于脐,上左回叠,积十六曲,大二寸半,径八分,分之少半,长三丈二尺,受谷二斗四升,水六升三合,合之大半,小肠上口,在脐上二寸近脊,水谷由此而入,复下一寸,外附于脐,为水分穴,当小肠下口。至是而泌别清浊,水液渗入膀胱,滓秽流入大肠,是经多血少气。

关冲 液门 中渚 阳池 外关 支沟 会宗 三阳络 四渎 天井 清冷渊消泺 会 肩 天
天牖 翳风 脉 颅息 角孙 耳门 和
丝竹空三焦者,决渎之官,水道出焉。是经少血多气。

《难经》曰∶小肠重二斤十四两。

《中藏经》曰∶“三焦者,人之三元之气也,总领五脏六腑、营卫经络、内外左右上下之气。三焦通则内外左右上下皆通,其于周身灌溉,和内调外,营左养右,导上宣下,莫大于此。”

膀胱

三焦者,统上中下而言,故曰三;切近于脏腑,故曰焦。

膀胱者,州都之官,津液藏焉,气化则能出矣。膀胱当十九椎,居肾之下,大肠之前,有下口,无上口,当脐上一寸水分穴处,为小肠下口,乃膀胱之际,水液由此别回肠,随气泌渗而下,其出其入,皆由气化。入气不化,则水归大肠而为泻。出气不化,则闭塞下窍而为癃。诸书有言其有上口无下口,有言上下俱有口者,皆非。是经多血少气。《难经》曰∶膀胱重九两二铢,纵广九寸,盛溺九升九合,口广二寸半。

上焦出于胃上口,主内而不出。中焦当胃之中脘,主腐熟水谷,蒸津液,化精微,上注于肺,化而为血,以奉生身。下焦起阑门之下,主出而不内。

膀胱上口,《灵》、《素》未言有无,后世或言有上口而无下口者,乃以气化则能出之句而误会也。若无下口,焉得气一化则遂若此通利哉!是无下口之说,不必论矣。或言有下口而无上口者,张景岳、李士材俱主是说,第无上口,则交肠之易位而出者,粪从何处入乎?张三锡以为上下俱有口是也,但语焉而未详。夫水道既从小肠下口以入膀胱,则清浊不分者,何独并于大肠之水泻人所常有,而粪入膀胱之交肠患者甚少乎?谛思其故,必系膀胱有上口而常闭,乃为平人之常,水之人于膀胱者,乃是三焦化入,而非从上口以入者也。或腑气大虚,则力乏而窍不能闭;或邪热伤腑,则热主开泄而窍亦不能闭,以致粪从小肠下口入于膀胱上口,并随小便而出矣。譬如人身之外窍,亦有常闭而不通者,脐孔与两耳、两乳,无故则常闭而不开,有故则或出脓血,或通乳汁,膀胱之上口,亦可以类推矣。

足少阳胆经

世人皆以为无上口者,一则宗景岳、士材之书,一则见兽脬之止有下口也。不思天地之生物,各有不同者,如毛虫则上五脏俱全,羽虫则无肺而无前阴。即人身亦有不同者,男子肋骨二十有四,女子肋骨二十有八。男子头骨八块,女子头骨六块。人与人尚有异焉,人与兽岂无异乎?

瞳子 听会 上关 颔厌 悬颅 悬厘 曲鬓 率角 天冲 浮白 窍阴 完骨本神 阳白
临泣 目窗 正营 承灵 脑空 风池 肩井 渊液 辄筋日月 京门 带脉 五枢 维道 居
环跳 风市 中渎 阳关 阳陵泉 阳交外丘 光明 阳辅 悬钟 丘墟 临泣 地五会 侠
窍阴胆者,中正之官,决断出焉。《难经》曰∶“胆在肝之短叶间,重三两三铢,长三寸,盛精汁三合。”是经多血少气。华元化曰∶“胆者,中清之府,号曰将军。”主藏而不写。

○膀胱者,州都之官,津液藏焉,气化则能出矣。王太仆注云∶得气海之气施化,则溲便注泄;气海之气化不及,则
隐不通。故曰气化则能出矣。王太仆为注释之开山,历代诸家,各仍其说,莫不以津液即为溲便。殊不思气化则能出者,言膀胱之津液,得太阳之气而后能出于皮毛,非津液下出之谓也。且津自津,液自液,小便自小便,逐字考之,《内经》各有明文,《灵枢》曰∶腠理开泄,汗出溱溱,是谓津;谷入气满淖泽,注于骨,骨属屈伸泄泽,补益脑髓,润泽皮肤,是谓液。又曰∶津脱者,腠理开,汗大泄,骨属屈伸不利。又曰∶三焦出气,以温肌肉,充皮肤者为津;其流而不行者为液。是津液二字,各有着实,不得以津液小便混而莫辨矣。自古以来,接《内经》之统,以继往开来者,其惟仲师乎?其治太阳病无汗用麻黄汤,有汗用桂枝汤,此津藏于膀胱,气化则能出之一证也。《金匮》用栝蒌桂枝汤,以治柔痉;葛根汤以治刚痉。因邪伤太阳,液不养筋,故助太阳之气化,以营运于皮毛,以流通津液,则筋脉得以濡润,此液藏于膀胱,气化则能出之又一证也。以《经》注《经》,而治法又与《经》旨符合,则津液之非小便,尚何疑哉!又饮入于胃,上升于肺,以下布于三焦者,谓之水。水湿壅而不通,则小便不利,轻为腹膨,重为肿胀,此水在三焦而未入膀胱者也。其既入膀胱以后,水之上升而汗出溱溱者,谓之津。所谓下输膀胱,水精四布也。贮于膀胱而下出者,则谓之溺,溺孔闭涩则为癃秘。《内经》之胞痹等证是也。《素问》曰∶膀胱不利为癃,不约为遗溺。《灵枢》曰∶实则闭癃,虚则遗溺。窃意三焦不能化入膀胱者,其病多虚。故历来治肿胀者,总以气不化水为主也。因溺窍不通,膀胱之内水胀者,其病多实。故统观《内经》诸篇,癃闭则皆有实而无虚也。又按津之外出者为汗,津之内出者为溺。故汗多不得利小便,恐其阴从下脱也。失小便者,亦不得发汗,虑其阳从上脱也。小便之与汗,俱为津之所化,同出异名者也。液为水谷之精华,即津之流而不行,随气以运于周身,则润皮肤,泽筋骨,补脑髓,聚于膀胱,布于经络,宜藏而不宜出。故十二官之神明等俱言出,而此独曰藏者,言津液之液藏也。气化则能出者,但可指津而言也。若液从溺窍而出,则为膏淋等证矣。尚得谓之气化哉!

胆者,担也。言其有力量,善担当者也。

《六节藏象论》曰∶“凡十一藏皆取决于胆也。”

肾者,作强之官,伎巧出焉。附于脊之十四椎下,是经少血多气,其合骨也,其荣发也,开窍于二阴。

足厥阴肝经

《难经》曰∶肾有两枚,重一斤二两,藏精与志。华元化曰∶肾者,精神之舍,性命之根。

大敦 行间 太冲 中封 蠡沟 中都 膝关 曲泉 阴包 五里 阴廉 急脉章门
期门肝者,将军之官,谋虑出焉。肝居膈下,上着脊之九椎下。是经常多血少气。其合筋也,其荥爪也。主藏魂。开窍于目。其系上络心肺,下亦无窍。《难经》曰∶“肝重二斤四两,左三叶,右四叶,凡七叶。”《刺禁论》曰∶“肝生于左。”滑氏曰∶“肝之为脏,其治在左;其脏在右胁,右肾之前,并胃,着脊之第九椎。”

《经》曰∶肾者主水,受五脏六腑之精而藏之,故五脏盛乃能泻。是精藏于肾,非生于肾也。五脏六腑之精,肾藏而司其输泻,输泻以时,则五脏六腑之精,相续不绝。所以成其坎位,而上交于心,满而后溢,生生之道也。《经》又曰∶阴之所生,本在五味。褚澄曰∶精血者,饮食五味之秀实也。故东垣立言,首重脾胃。

肝者,干也。其性多动而少静,好干犯他脏者也。

脾胃一亏,则生化之源绝矣,精何由生?肾气虽强,可坐而败也。可怪今之治虚损者,专以补肾为事,是不明肾者主水之文。若以精为肾之所专主,则何不曰肾气盛,乃能泻,而曰五脏盛,乃能泻也?藕塘居士有云∶钱粮贮在库中,库中不出钱粮,所谓民脂民膏者是也。善补肾者,当于脾胃求之。

任脉

命门

会阴 曲骨 中极 关元 石门 气海 阴交 神阙 水分 下脘 建里 中脘上脘 巨阙
鸠尾 中庭 膻中 玉堂 紫宫 华盖 璇玑 天突 廉泉 承浆

两肾中间一点明,逆为丹母顺为人。

督脉

命门穴,不在右肾,而在两肾俞之中。

长强 腰俞 阳关 命门 悬枢 脊中 中枢 筋缩 至阳 灵台 神道 身柱陶道 大椎
哑门 风府 脑户 强间 后顶 百会 前顶 囟会 上星 神庭 素 水沟 兑端 龈交

命门为精血之海,脾胃为水谷之海,均为脏腑之本,然命门为元气之根,为水火之宅,五脏之阴气,非此不能滋,五脏之阳气,非此不能发。而脾胃以中州之土,非火不能生。然必春气始于下,则三阳从地起,而后万物得以生化。岂非命门之阳气在下,正为脾胃之母乎?

任督解

○命门有火候,即元阳之谓也,即生物之火也。然禀赋有强弱,则元阳有盛衰;阴阳有胜负,则病治有微甚。此火候之所以宜辨也。

任督二脉;为人身阴阳之纲领。任行于腹,总诸阴之会,故为阴脉之海。督行于背,统诸阳之纲,故为阳脉之海。二脉皆起于会阴。启玄子曰《甲乙经》、《图经》以任脉循背者,谓之督脉;自少腹上者,谓之任脉,亦谓之督脉。则是以背腹阴阳别为名目耳。然冲脉亦起于胞中,并足少阴而上行,是任脉、督脉、冲脉,乃一源而三岐者。故人身之有腹背,犹天地之有子午;任督之有前后,犹二陆之分阴阳也。”

○命门有生气,即干元不息之机也。无生则息矣。盖阳主动,阴主静。阳主升,阴主降。惟动惟升,所以阳得生气;惟静惟降,所以阴得死气。故干元之气,始于下而盛于上,升则向生也;坤元之气,始于上而盛于下,降则向死也。

十六络穴图

○命门有门户,为一身巩固之关也。《经》曰∶仓廪不藏者,是门户不要也;水泉不止者,是膀胱不藏也。故有为癃闭不通者,以阴竭水枯,干涸之不行也;有为滑泄不禁者,以阳虚火败,收摄之无主也。阴精既竭,非壮水则必不能行;阳气既虚,非益火则必不能固。此固其法也,然精无气不行,气无水不化,此其中又有可分不可分之妙用。

十六络穴图

○命门有阴虚,以邪火之偏胜也。邪火之偏胜,缘真水之不足也。故其为病,则或为烦渴,或为骨蒸,或为咳血、吐血,或为淋、浊、遗泄。此虽明是火证,而本非实热之比。盖实热之火,其来暴而必有感触之故;虚热之火,其来徐而必有积损之因。

《经脉篇》止十五络。《平人气象论》曰∶“胃之大络,名曰虚里。”是共十六络也然足太阴络曰公孙,而复有脾之大络曰大包;足阳明络曰丰隆,而复有胃之大络曰虚里;故诸经之络皆一,而惟脾胃之络皆二。

心包络

宗营卫三气解

心包络一经,《难经》言其无形。滑伯仁曰∶心包络一名手心主,以脏象较之,在心下横膜之上,竖膜之下,其与横膜相粘,而黄脂裹者,心也。脂膜之外有细筋膜如丝,与心肺相连者,心包也。此说为是,言无形者非。按《灵兰秘典论》十二官独少心包一官,而多膻中者臣使之官一段,今考心包藏居膈上,正值膻中之所,位居相火,代君行事,实臣使也。此一官即心包无疑矣。

宗气积于胸中,出于喉咙,以贯心脉而行呼吸。《决气篇》曰∶“上焦开发,宣五谷味,熏肤充身泽毛,若雾露之溉者,是谓宗气。”宗之为言大也。

《经》云∶膻中者,臣使之官,喜乐出焉。李士材云∶膻中即包络之别称。《类经》云∶包络为君主之外卫,犹帝阙之重城。所以心之有包络,如莲花之有橐
,橐
空虚,则莲子动摇;包络充足,则神明安逸。如善寐神清,心血有余;怔忡惊悸,心血不足。血不足,则心如干涸,
似火炽矣。要之,包络血少,不能荣养其心,致有心烦
杂等证。故治心病,必先以养包络为主。包络得养,则心神安足,何有惊悸怔忡之患耶?

营气者,阴气也,水谷之精气也。其精气之行于经者,为营气。营气出于中焦,并胃中,出上焦之后,上注于肺,受气取汁,化而为血,以奉生身,莫贵于此。其行始于太阴肺经,渐降而下,而终于厥阴肝经,随宗气而行于十二经隧之中。故曰∶“清者为营,营行脉中。”

或问曰∶《难经》言脏有六,心、肝、脾、肺、肾五而已,余一脏,乃右肾也。手厥阴心包络,既是十二经中之一经,与少阳为表里矣。乃不以包络为脏,而以右肾当之何也?答曰∶心包络,乃包心之脂膜,非若右肾之有形质者比也。以其质无特形,故不得为特脏也。又问右肾既为六脏之一矣,何十二经中,不以右肾之有形者足其数,乃以手心主当之。其故何哉?答曰∶《难经》虽有右肾命门为一脏之说,然外无经络所属,且云其气与肾通,则亦皆肾而已矣。此二而一,一而二者也。

卫气者,阳气也,水谷之悍气也。其浮气之
疾滑利而不循于经者,为卫气。卫气出于下焦,渐升而上,每日平旦阴尽,阳气出于目之睛明穴,上行于头,昼自足太阳始,行于六阳经,以下阴分;夜自足少阴始,行于六阴经,复注于肾。昼夜各二十五周,不随宗气而自行于各经皮肤分肉之间。故曰∶“浊者为卫,卫行脉外。”

三焦

面部分位

三焦者,决渎之官,水道出焉,是经少血多气。《中藏经》曰∶三焦者,人之三元之气也。总领脏腑、营卫、经络、内外、左右、上下之气,三焦通,则内外、左右、上下皆通矣。

《五色篇》曰∶“明堂者,鼻也。阙者,眉间也。庭者,颜也。蕃者,颊侧也。蔽者,耳门也。其间欲方大,去之十步皆见于外,如是者寿必中百岁。

尝读《难经》、叔和、启元诸贤三焦论,皆谓有名无形。又读《灵枢》曰∶密理浓皮者,三焦浓;粗理薄皮者,三焦薄;勇士者,三焦理横;怯士者,三焦理纵。则似乎有形矣。及观李士材曰∶肌肉之内,脏腑之外,为三焦,亦无形也。而士材又以无形为误,而以《灵枢》之浓薄纵横、如雾、如渎、如沤,以征其形,则三焦究属有形耶?无形耶?谨赘一言以辨之。夫三焦者,即胸、膈、腹内三空处也。诸贤皆谓有名无形者,所以别其不同于他脏他腑之自具一形耳。非曰无形,即无其处,正欲指空处,故曰无形也。《灵枢》浓薄谓纵横者,即指胸膈腹之腔子里面为言,非另具一形而为浓薄纵横也。《经》又曰如雾、如沤、如渎,而中焦又有作余沥者,盖即指胸膈腹内空处之水气为喻,即士材所谓肌肉之内,脏腑之外,虽有其处,原无其形,何反以无形为误?岂其意以既有其处,即不得谓之无形耶?然处与形不同,有其处,《内经》所以云云;无其形,诸贤所以定论。

“明堂骨高以起,平以直,五脏次于中央,六腑挟其两侧,首面上于阙庭,王宫在于下极,五脏安于胸中。真色以致,病色不见,明堂润泽以清,五官恶得无辨乎!”

先圣后贤言似异而旨实同也。惟陈无择言有形如脂膜,疑未妥协。盖脂膜乃身中原有之物,三焦之形如之,则又一层假脂膜也。假脂膜与真脂膜,其何以辨哉!故敢谓其未妥。

脏腑色见面部

或问三焦既无形,何《气府篇》有少阳脉气所发者,三十二穴,《缪刺篇》有少阳之络,《经脉篇》有三焦少阳之脉,《经别篇》有少阳心主之正,《经筋篇》有少阳心主之筋,《卫气篇》有少阳心主之本等语,似涉有形。今曰无形,然则彼皆非耶?余曰∶所谓有形者,指其经根据附各属经络而流贯者言也。因有此经,故有此病。云无形者,非若五腑称长若干,重若干,受盛若干云云,若独指其经脉起止俞穴主病等语,便谓有形,不思奇经冲任督等脉,皆有起止,亦皆主病可指,如有形府例看否耶?有形之说不辨而其谬自明矣。

庭者,首面也。阙上者,咽喉也。阙中者,肺也。下极者,心也。直下者,肝也。肝左者,胆也。下者,脾也。方上者,胃也。中央者,大肠也。挟大肠者,肾也。当肾者,脐也。面王以上者,小肠也。面王以下者,膀胱、子处也。

“男子色在于面王,为小腹痛,下为卵痛,其圆直为茎痛;在女子为膀胱、子处之病。散为痛,抟为聚。”

胆者,中正之官,决断出焉。《难经》曰∶胆在肝之短叶间,重三两三铢,长三寸,盛精汁三合,是经多气少血。按华元化曰∶胆者,中清之府,号曰将军,主藏而不泻。

肢节色见面部

勇者气行则止,怯者着而为病。《经》言最宜旁通。凡人之所不畏者,皆是也。遇大风不畏,则不为风伤。遇大寒大热不畏,则不为寒热中。饱餐非出于勉强,则必无留滞之患。气以胆壮,邪不能干。故曰十一脏皆取决于胆。

“颧者,肩也。颧后者,臂也。臂下者,手也。目内
上者,膺乳也。挟绳而上者,背也。循牙车以下者,股也。中央者,膝也。膝以下者,胫也。当胫以下者,足也。巨分者,股里也。巨屈者,膝膑也。此五脏六腑肢节之部也。”

肝者,将军之官,谋虑出焉。肝居膈下,上着脊之九椎下,是经多血少气。其合筋也,其荣爪也;主藏魂,开窍于目;其系上络心肺,下亦无窍。《难经》曰∶肝重二斤四两,左三叶,右四叶,凡七叶。

附:腔子、脂膜

常考《类经》,以三焦指腔子而言。但腔子未必尽属三焦,而实包罗乎三焦。如藏者为里之里,所谓心、肝、脾、肺、肾是也;出者为里之表,所谓魂、魄、神、志、意是也。是腔子之内,尚有表里之别,而腔子之阴阳,顾可不分晰乎?夫五脏所藏魂、魄、神、志、意及精、血等类,运于里而通于表,阴中有阳也。六腑所藏水谷、溺秽、津液等类,泄于表而根于里,阳中有阴也。腔子内,其精者,为神、为气、为性、为情;其粗者,为脂、为膜。所生者神,所运者气。禀于天,有刚、柔、纯、杂为性;触于感,有喜、怒、哀、乐为情。

医者审其神气,察其性情,不独因病别方,仍须因人别病。故有同一病而不同一治者,非偶然也。至于脂膜,亦有分别。人止言腔子脏腑有阴阳,不言脂膜有表里。《内经》云∶心主身之血脉,肝主身之筋膜。《类经》云∶三焦其体,有脂膜在腔子之内。景岳以三焦指腔子,余更以脂膜分表里。凡肥者为脂、为表,瘦者为膜、为里。近肉者为脂、为表,裹骨包脉者为膜、为里也。苟不明脂膜之理,则脏自为脏,腑自为腑,肉之为肉,骨之为骨。骨肉脏腑不相联系,则躯壳腔子岂不散乎?脂膜表里既已辨晰,则因其深浅、浓薄,而治法之次第,可得而分矣。

膜者,非皮、非肉,与脂相附。五脏六腑,以此遮护。豕腹内版油贴处,即此物也。裹肠曰花油,贴腔子曰版油,皆脂之谓也。膜在脂外肉内,形如薄皮,内护腔子,如纸糊壁,在人身半表里之间,与少阳为六经之半表半里不同,故腔子上膜为疫邪所伏,疫邪从口鼻吸入,不能循经,又为后来真气所逼,故遇脂膜,即以少休,因而潜伏膜原。邪入无所知觉,由乎此也。积久不安,以时发作。

或正气搜索及此而驱逐之,或外触时气而出,内外分传。惟其所向,谓其入里多而达表少者,外肉坚难走,内脂柔易趋故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