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美了?长胖了?后悔了?该吃吃该喝喝就是不长肉的减肥药is coming

图片 2

摘要:

药明康德/报道

每逢佳节胖三斤,但这又能怪谁,还不是因为好吃的太多了。面对美食的诱惑,不吃,实在是暴殄天物,而选择吃的话,又会一不小心长胖。而长胖的可怕之处就在于,变胖容易变瘦难。

减肥的关键在于消除过量的脂肪,但是怎么做才能真正起到效果呢

大家都知道,肥胖跟许多疾病有关,但麻烦的是,肥胖的人却越来越多。最近一项研究发现,导致现在肥胖流行的原因之一,竟是防止我们远古祖先挨饿的一种进化“优势”。

据说,减肥界流传着两种绝对科学有效的减肥秘籍少吃和多动,然而当今能做到这两点的人,则是少之又少。奇点糕作为一只吃货,也一直在想能不能有一种办法,既能控制肥肉堆积,又不影响对美食的摄入。尤其是随着春节的到来,这种想法愈加强烈。2018年年初,来自德克萨斯大学加尔维斯顿医学分部的研究人员,还真的找到了这么一种神奇的抗肥胖药物,能够抑制脂肪堆积,而且不会抑制食欲。动物实验研究表明,这种药物通过增加脂肪细胞的代谢,选择性地收缩多余的脂肪,并且显著降低肥胖小鼠的体重和血液胆固醇水平,而不会影响食物摄入量[1]。不让吃好吃的,还过什么年呐必须要强调的是,奇点糕不厌其烦地叨叨减肥话题,真心不是嫌弃什么美丑的问题,而是因为肥胖这种疾病,真的真的会对健康造成严重的不良影响。据统计,目前全世界已经有19亿人被列为超重,其中6亿肥胖患者。不仅如此,有充足的科学研究证实,脂肪过多是包括2型糖尿病、心血管疾病、炎症、中风、非酒精性脂肪肝以及癌症在内众多疾病的主要风险因素,全球每年至少有280万人的死亡可归咎于超重或肥胖[2]!这么看来,大家能明白奇点糕苦口婆心讲减肥,真的是为他们的健康考虑了吧。但正如前面所说,包括饮食和锻炼在内生活方式的改变,是最有助于逆转肥胖和改善慢性疾病的办法,但想要让大家做到这一点难度不是一般的大。那么除了节食和运动之外,有没有什么其它更容易实现的减肥方法吗?比如神奇小药丸之类的。理论上,是存在肥胖症的药理学治疗方法的,比如通过药物抑制下丘脑的食欲,比如通过一些激素促进脂肪直接分解或抑制脂肪合成,但不幸的是,目前大多数批准上市的抗肥胖药物,仅具有适度的功效,甚至会产生严重的副作用,更不提朋友圈或某宝上的那些三无减肥神药了。因此,寻找更有效的药物干预措施以改善甚至逆转肥胖及其合并症,已经成为科学研究的热门领域。这其中就不得不说烟酰胺-N-甲基转移酶。NNMT是一种胞质酶,在调节细胞能量稳态方面发挥重要作用[3]。在肥胖和糖尿病小鼠的白色脂肪组织中NNMT的表达被上调,而且在饮食诱导的肥胖小鼠中,白色脂肪组织中NNMT活性显著高于棕色脂肪组织、肝脏和肺部组织[4]。此外,NNMT反应产物1-甲基烟酰胺的血浆水平与脂肪NNMT表达、个体体重指数和腰围在临床上密切有关[5]。更有趣的是有研究表明,减少小鼠脂肪NNMT的表达,即使饲喂高脂饮食也不会导致小鼠肥胖[6]。NNMT也就无疑成为了治疗肥胖和相关T2D的新型作用靶点。按照本次研究论文通讯作者、UTMB副教授StanleyWatowich的说法,随着脂肪细胞变得越来越大,它们开始过度表达一种蛋白质,这种蛋白质作为一种代谢抑制剂,会减缓脂肪细胞的新陈代谢,使得这些细胞更难燃烧积累的脂肪。但是有了靶点,只是完成了八字第一撇,总不能为了像做实验一样,动不动就把NNMT相关基因敲除了吧。真正万里长征的开始,就是寻找有效的NNMT小分子抑制剂。基于靶点结构特征,研究人员通过设计并筛选出了三种选择性和膜渗透性NNMT抑制剂5-氨基-1MQ、7-氨基-1MQ和2,3-二氨基-1MQ。为了验证这些化合物的效果如何,研究人员在前脂肪细胞和脂肪细胞中使用5-氨基-IMQ处理,结果发现能够显著降低细胞内1-MNA的水平。接下来,研究人员通过对小鼠进行高脂肪饮食喂养,直到他们都变成大胖子,然后接受药物或安慰剂治疗。在治疗10天后,研究人员发现,接受实际药物治疗的肥胖小鼠体重减轻了超过7%,白色脂肪组织的质量和细胞大小比安慰剂组下降了30%。此外,药物治疗的小鼠中血液胆固醇降低至正常水平,类似于非肥胖小鼠。相反,安慰剂治疗的小鼠在整个研究过程中继续累积白色脂肪并增加体重。关键是,在整个研究期间,药物治疗组和安慰剂组中的小鼠消耗相同量的食物,这一方面表明NNMT抑制剂没有影响到小鼠的食欲,另一方面表明小鼠吃胖之后又减肥成功,并不归功于节食。UTMB生物化学和分子生物学研究科学家、论文第一作者HarshiniNeelakantan表示[7]:阻断脂肪细胞中NNMT的作用,提供了一种创新的特异性机制来增加细胞的新陈代谢,减少白色脂肪的沉积,从而从根本上治疗肥胖症和相关代谢疾病。这些最初的实验结果令人鼓舞,并支持这种新的更有效的对付代谢性疾病方法的进一步发展。说了这么多,奇点糕表示饭局赶紧接着约,毕竟唯良辰美景不可辜负,过年的美食都不吃更待何时。

得克萨斯州立大学一个医疗研究小组受到癌症治疗过程中杀灭癌细胞的启发,将肥胖患者的多余脂肪细胞也作为对人体有害的一种细胞,并采取药物措施进行灭减。

本文来源:e药环球

研究小组仔细分析了脂肪层血管的生物化学特征,专门试制出一种特殊的抗肥胖注射药物。注射这种药物后,会针对脂肪层的血管发生生物化学反应,使得脂肪层血管产生肿胀形式的药物病变,从而可以大大减少脂肪细胞的供血量,达到灭减多余脂肪细胞的减肥效果。

研究人员说,如果动物能够把多余的能量储藏下来,到没东西吃的时候再释放出来,它们就更有可能存活下来。所以,如果动物难得吃到一次大餐,进化的结果会倾向于把过多的能量作为脂肪储存下来,因为有可能很快又会挨饿。

在进行的动物实验中,一只老鼠在经过6个月的催肥后,体重由25克飙升至50克,但从尾部注射了这种抗肥胖药物后,仅仅一个月体重就骤降了30%。因为对于这种药物的副作用还有待进一步研究和确认,所以目前还仅仅处于动物实验阶段,预计三至五年后可以进入临床实验阶段。

纽约大学医学院内分泌学教授Ann Marie
Schmidt博士说:“我们发现了一种抗饥饿机制,这种机制在富足时期已经成为一种诅咒,因为它会把过度进食对细胞造成的压力当成类似于饥饿造成的压力——于是就会抑制我们燃烧脂肪的能力。”

图片 1

图片来源:Pexels

7月16日在线发表在《细胞报告》(Cell
Reports)杂志上的最新研究显示,脂肪细胞表面有一种叫做RAGE的蛋白质,它的自然功能是在面临压力时阻止储存的脂肪分解。

脂肪燃烧的刹车

研究人员指出,就进化创造的抗饥饿机制而言,最高效的方式来自远古的系统,这些系统能帮助动物利用食物获取细胞能量,以及从损伤中恢复。一种名为肾上腺素的激素也与这些原始的机制有关,当动物试图摆脱其他动物的捕食时,肾上腺素是将脂肪转化为能量的信号,当动物感到寒冷时,肾上腺素则是利用脂肪来产生热量的信号。

由于这些过程都通过相同的信号蛋白来起作用,这就意味着RAGE蛋白可以阻止饥饿、受冻、受伤、恐慌等外界压力(甚至还包括过度进食)引起的
“脂肪燃烧”。这些压力可能使体内产生一些分子,来启动RAGE蛋白。

Schmidt博士指出了一种不太好的可能性,那就是许多现代人吃得比自己的祖先多,于是许多蛋白质和脂肪会交织、堆积起来,激活RAGE蛋白这个“刹车”。

松开刹车

图片 2

图片来源:pexels

最近这项研究发现,在小鼠中除去脂肪细胞中的RAGE蛋白,与保留RAGE蛋白这个刹车的小鼠相比,在3个月的高脂饮食喂养过程中,尽管食物摄入量和体力活动量相等,体重增长却要少75%。将缺乏RAGE蛋白的脂肪组织移植到正常小鼠体内,也能减少高脂饮食喂养期间的体重增加。

在两组实验中,从脂肪细胞中去除RAGE蛋白,相当于把抑制能量消耗的刹车给松开了。一旦松开刹车,能量消耗就会增加,这有助于减少高脂饮食期间小鼠的体重增加。

研究团队已经发现了一些实验化合物可以阻断RAGE蛋白,从而恢复“脂肪燃烧”的连锁反应过程。

研究小组计划,一旦他们优化了这些“RAGE抑制剂”的设计,就将开始在减肥手术患者和接受药物减肥治疗的患者中,检验这些药物是否能阻止体重反弹。

作者指出了很重要的一点,RAGE蛋白在代谢压力下比在日常功能中活跃得多,这表明它可以通过药物来安全干预。

Schmidt博士补充道,因为RAGE蛋白是从免疫系统中进化出来的,阻断它也可以减轻与糖尿病、动脉粥样硬化、癌症和阿尔茨海默病等风险相关的全身炎症。

当然,这还只是一个美好的设想,目前要想减肥,还得靠“管住嘴,迈开腿”。

参考资料

1] Researchers ID mechanism that may drive obesity epidemic. Retrieved
Jul 17, 2019, from

2]Pozo, et al. . Cell Repor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