卢永兵虚实论治老年眩晕

摘要:头痛是临床常见的自觉症状,见于多种疾病的过程中。本文论述的头痛,是指溺毒证中所表现以头痛为主症者。头为“诸阳之会”“清阳之府”,又为髓海之所在,居于人体之最高位,五脏精华之血,六腑清阳之气皆上注于头,手足三阳经亦上会于头。

卢永兵认为老年眩晕有内因、外因,以内因为主。病机可概括为“痰”“火”“虚”“风”“瘀”“湿”六个方面。辨证施治要注意老年多虚、老年多瘀,立足全局调整阴阳气血平衡,重点调治肝、肾、脾与心。老年眩晕有虚有实,虚者言其根,实者言其症。常是虚实夹杂,虚者为多。总体来说,可以从五个方面进行辨证论治。肾精不足,髓海空虚肾主藏精生髓,脑为髓海。老年肾虚,髓海不足,则眩晕耳鸣,精神萎靡不振,腰酸膝软,失眠多梦、健忘。临证可分三型。肾阴虚
肾阴虚常兼肝阴虚,水不涵木,下阴亏而上阳亢,常伴面色潮红,五心烦热,潮热盗汗,失眠,多梦,耳鸣,口干溲赤,舌红,舌中常有裂纹,少苔,脉细数。治宜滋肾育阴,方用左归饮加减,药用干地黄、山茱萸、怀牛膝、女贞子、白芍、龟板、知母、泽泻、麦冬、石决明、北沙参。白芍、石决明、龟板,养阴潜阳,用量宜大,一般用30~40克。肾阳虚
常伴有形寒肢冷,面色白光白,口淡,溲清长,阳痿滑精,五更泄泻,舌淡苔白,脉沉细。治宜温补肾阳,方用右归饮加减,药用熟地黄、山茱萸、枸杞子、人参、杜仲、附子、桂枝、鹿茸、葫芦巴、益智仁。肾阴阳两虚
常伴面晦无华,神疲体倦,视物模糊,身体瘦弱。治宜滋阴益阳,方用龟鹿二仙胶加减,药用熟地黄、山茱萸、杞子、鹿胶、龟胶、人参、怀山药、巴戟。肾之阴阳互用,要善于阴中求阳,阳中求阴,不宜一派阳药,或一派阴药。气为阳药,肾阳虚衰明显者,应酌加人参、黄芪之类,以助阳气运行。气血虚弱,脑失所养老年脾胃虚弱,气血生化之源不足,易导致气血虚弱,脑失所养,头目空虚则眩晕,常因劳累眩晕加剧,神疲乏力,声低心悸,纳少,腹胀,便溏,面色无华,白光白或萎黄,舌淡常伴齿印、苔白,脉细弱。治宜补气健脾益血,方用归脾汤加减,药用人参、黄芪、白术、炙甘草、大枣、当归、熟地黄、白芍、茯苓、陈皮、木香、川芎、丹参。老年气血虚弱常伴不同程度血瘀,适当配合川芎、当归、丹参等活血化瘀药,以活血生血。风阳亢盛,上扰清空平素肝阳亢盛,化火生风,风升火动,上扰清空而眩晕。眩晕常因情绪激动,或过食辛热之物,或天气酷热而发,面红目赤,头部胀痛,烦躁易怒,口苦咽干,耳鸣耳聋,大便秘结,小便短赤,舌红,苔黄燥,脉弦数。治宜清肝泻火息风。方用羚羊角汤加减,药用羚羊角、水牛角、龙胆草、生地、白芍、杭菊花、夏枯草、石决明、龟板、大黄、葛根。卢永兵用葛根,常用40~50克,其有很好的升清降浊功效,并有扩张心脑血管的药理作用,若眩晕而疼痛明显,不论偏正疼痛,屡用屡效。痰浊壅盛,湿蒙清窍脾主湿,为生痰之源。老年常脾虚,脾失健运,水湿内停,湿壅生痰,痰浊内阻,清阳不升,蒙蔽清窍而发眩晕。症见眩晕头重如裹,胸闷,痰多,肢体困乏沉重,纳呆,便溏,舌胖有齿印,苔白厚腻,脉滑或缓。治宜健脾燥湿祛痰。方用半夏白术天麻汤加减,药用法半夏、白术、天麻、茯苓、陈皮、炙甘草、党参、泽泻、枳实、代赭石、羌活。湿与痰互为因果,常是并存,术、夏、苓三味用量宜重。血络瘀阻
气血不通老年久病多瘀,血液常处浓、黏、凝、聚状态,或跌仆损伤,瘀血内停。血瘀气滞,脉络不通,头目失养而眩晕。此型眩晕常伴头痛,且痛多有定处,面色暗晦,失眠、健忘、唇舌紫黯,舌有瘀斑或瘀点,脉弦涩或结代。治宜活血化瘀,行血清经。用通窍活血汤加减,药用当归、赤芍、丹参、川芎、桃仁、红花、蒲黄、天麻、白芷、黄芪、生地。黄芪益气通血脉,与活血药合用,能促进血运,改善微循环,用量宜大,常用30~50克。老年眩晕,多为脑性眩晕,常见于高血压或低血压,脑动脉硬化,椎-基底动脉供血不足。临床常见证型为阴虚阳亢易化风,风动痰升。因此滋阴、潜阳、息风、化痰是治疗本病的基本大法。老年常脉络瘀滞,在各证型常有出现,在各治法中兼以活血通脉,能收到更好疗效。气通血活,何患不除。老年体质虚弱,用药注意弃刚用柔,同时注意不宜过于寒凉,以免气虚败胃。当眩晕欲倒,头痛欲裂,恶心呕吐,气促心悸,手足颤动,血压暴升等高血压危象出现时,要及时中西医结合抢救。老年本虚为多,一旦标实得以缓和,应注意转为培本,才能巩固疗效。(卢灿辉
郑婷 卢友祥)

偏头痛是反复发作的一种搏动性头痛, 是众多头 痛类型中的 “大户” ,
其表现为搏动样、 中重度头痛, 且 多痛在一侧, 持续时间一般为 4 ~ 72h,
可同时伴有恶 心、 呕吐等症状 [1] 。偏头痛是常由疲劳、 情绪紧张等因
素诱发, 在青春期发病, 部分患者有家族史 [2] 。英国的 一项调查表明,
7.6% 男性和 18.3% 女性在过去 1 年 内有过有先兆或无先兆偏头痛发作 [3]
。世界卫生组织 将严重偏头痛定为最致残的慢性疾病 [4] 。偏
头痛主要是由于外邪侵袭, 肝阳上亢, 肝风上扰, 阴血 亏虚, 痰浊内阻,
肾精亏虚, 瘀血阻络所致, 病因复杂。
中医治疗偏头痛有着悠久的历史和良好的疗效, 结合 临床经验辩证论治,
可改善或治愈患者的偏头痛。孔 立教授为山东省名中医, 从医 30 余载,
临床经验丰富,
尤其在治疗偏头痛方面有其独特的见解和方法。病因病机偏头痛, 属中医
“头痛”范畴。从西医角度来讲, 偏头痛致病因素有: 遗传因素、 精神因素、
神经因素、 饮食方面、 物理刺激、 外界环境等。根据中医基础理 论,
分外感和内伤, 外感头痛多为外邪上扰清空, 壅滞 经络, 经络不通。所谓
“伤于风者, 上先受之” “高巅 之上, 为风可受” , 外感头痛以风邪为主,
多兼寒、 湿、 热等。风寒凝滞血脉, 风热上扰清空, 风湿阻遏清阳,
皆可致头痛。内伤头痛多与肝、 脾、 肾三脏的功能失 调有关。脑为髓海,
依赖于肝肾精血和脾胃运化而来 的精微物质的充养。肝主疏泄, 喜调达,
若肝失疏泄, 气郁化火, 上扰清窍, 可致头痛; 或因肝肾阴虚, 肝阳
偏亢导致。肾主骨生髓, 脑为髓海, 房劳过度和先天 禀赋不足可致肾精亏虚,
无以生髓, 髓海空虚导致头 痛。脾胃后天之本, 气血生化之源,
倘若脾虚可致气 血亏虚, 清阳不升, 头窍失养而致头痛; 或脾失健运,
痰浊内生, 清窍被蒙而致头痛。久病入络, 气血瘀滞, 脉络不通可致头痛。
《医宗必读 ·头痛》 : “雷头风, 头 痛而起核快” 。可见偏头痛的发病特点:
头痛暴作, 痛 势急剧, 一侧头痛, 或左或右, 可反复发作, 经年不愈,
痛止如常人。关于偏头痛的病因病机, 现代医家有各 自的见解: 张辉锋 [5]
认为 “风、 火、 痰、 瘀、 虚”为偏头 痛主要致病因素,
病机为脉络痹阻而致神机受累, 清 窍不利, 病位在脑, 与肝、 脾、
肾三脏有关; 丁元庆 [奥门新葡新京赌场,6] 则 指出偏头痛在急性期病机以风、 火、 痰、
寒等标实为 主, 而在缓解期以肝脾肾等脏腑功能失调和本虚为主; 杨洪军等
[7] 认为肝失疏泄是偏头痛的发病基础, 气机 失常是始动因素, 气血逆乱、
络脉失和为病机关键; 孔 立教授认为: 所谓 “不通则痛, 不容则痛” ,
是故脏腑失 调、 气机逆乱为本病的基本病机。辨证特点辨外感与内伤,
外感头痛属实证, 起病急, 痛势 剧, 兼见发热、 恶寒或恶风、 舌淡苔薄,
脉浮; 内伤头 痛, 以虚证或虚实夹杂证为多见, 虚者是指脏腑气血
阴阳亏虚, 实者多指六淫外邪、 痰饮、 瘀血等阻滞。就 六经辩证来说,
头为诸阳之汇, 手足三阳经皆循头面,厥阴经亦上汇于巅顶, 太阳头痛,
头后部, 下连于项; 阳明头痛, 在前额部和眉棱骨等处; 少阳头痛, 在头两
侧; 厥阴头痛在巅顶, 或连目系。治疗原则根据虚实辨证而言, 虚则补之,
实则泻之。外感 头痛属于实证, 以风邪为主, 治疗主以疏风散邪为主。
内伤头痛者多以虚实夹杂为多见, 其虚实的主次、 缓 急各不相同,
故治疗时应当有所兼顾。根据六经辨证 来说, 依据头痛的部位和特点,
辨经施治。虚实辨证 与六经辨证相结合, 方可更加准确地把握患者的证 型,
准确治疗。孔立教授善用疏风通络止痛, 平肝潜 阳、 熄风, 燥湿化痰,
养阴补肾, 活血化瘀等治法对症 治疗。对症治疗1 疏风通络止痛头为清阳之府,
诸阳之汇, 外邪侵袭, 清阳不运, 脉络不通, 可致头痛起病急, 疼痛较剧,
痛连项背, 多 以掣痛、 跳痛为主, 舌苔薄白, 脉浮。孔立教授认为外
邪入侵经络, 扰乱清阳, 气血受阻, 不通则痛, 遂以祛 风解表、
活血止痛为治则, 方选川芎茶调散加减, 方药: 川芎、 薄荷、 荆芥、 羌活、
白芷、 防风、 清茶。方中川芎 祛风活血之瞳; 羌活擅治太阳经头痛、
白芷擅治阳明 经头痛、 细辛擅治少阴经头痛; 防风散头部风邪以疏 风止痛;
清茶上清头目、 兼制约风药的温燥。若风热 头痛, 头胀如裂, 风热恶风、
面红目赤者, 可见菊花, 桑 叶、 蔓荆子以清热疏风止痛; 若风湿头痛,
头痛如裹、 肢体困重者, 可加苍术、 厚朴、 陈皮、 以燥湿宽中; 恶心
呕吐者, 加半夏、 生姜以降逆止呕。2
平肝潜阳熄风肝阳上亢是导致偏头痛的常见原因。由于情绪急 躁,
导致肝气郁结, 肝气旺盛, 或肝肾阴亏, 阴不敛阳
致肝阳上扰神明引发头痛。肝阳上亢, 气血随肝阳上 冲头目则致头掣痛,
伴双目赤涩, 肝气郁结失于疏泄, 心神不宁则急躁易怒, 失眠或多梦;
肝肾阴虚筋脉失养 则腰膝酸软。阴虚生内热则见五心烦热, 面部烘热, 舌 红,
脉弦有力或弦细数。孔立教授以为肝肾阴虚, 阴不 敛阳, 浮阳上越,
气血上逆, 是以平肝潜阳为原则, 采 用天麻钩藤饮加减, 药用天麻、 钩藤、
石决明、 川牛膝、 黄芩、 栀子、 槲寄生、 杜仲、 全蝎、 地龙。方中天麻、
钩 藤、 石决明潜阳熄风, 黄芩、 栀子以清肝降火, 川牛膝 活血利水,
直折亢阳, 肝肾阴亏, 腰膝酸软者, 可加槲 寄生、 杜仲, 瘀血阻络,
头部刺痛者, 可加全蝎、 地龙。3 化痰降浊健脾脾主运化水湿, 若脾失健运,
则痰湿内生, 痰蒙清 阳, 清阳不升, 浊阴不降产生头痛。头为清阳之位, 浊
阴上逆, 上干清阳, 滞留腠理, 伏于膜原, 则头部疼痛、 昏胀, 如蒙如裹;
脾失健运, 痰无以化, 干扰气机, 则胸 腕痞闷、 舌苔白腻; 脑失清宁,
则记忆减退。孔立教授 治疗上选用半夏白术天麻汤加减, 方药: 半夏、 陈皮、
白术、 茯苓、 天麻、 白蒺藜、 蔓荆子。方中半夏、 陈皮和 中化痰; 白术、
茯苓健脾化湿; 天麻、 白蒺藜、 蔓荆子平 肝熄风。若湿郁化热, 口苦便秘,
舌红苔黄腻, 可加黄 芩、 竹茹。恶心呕吐明显, 可加厚朴、 枳壳、 生姜。4
补肾填精益髓《证治准绳 ·杂病》 : “下虚者, 肾虚也, 故肾虚头 痛”
。肾主藏精, 肾精的盛衰影响着脊髓和脑髓的充 盈。脊髓上通于脑,
髓聚成脑, 故有 “脑为髓之海” 的 说法。因此若肾精不足, 髓海空虚,
脑失所养, 则可以 出现头痛, 精神萎靡, 思维迟钝等症状。孔立教授采
用补肾填精益髓的方法, 方选大补阴丸加减, 方药: 熟 地、 枸杞、 女贞子、
杜仲、 续断、 龟板、 山萸肉、 山药、 人 参、 当归。方中熟地、 枸杞、
女贞子滋肾补阴, 杜仲、 牛 膝补益肝肾; 龟板滋阴益肾; 山萸肉养肝益精;
山药、 当归、 白芍补益气血。若肝肾阴虚, 虚火上炎者, 头痛
而晕头面烘热, 时伴汗出, 加知母、 黄柏; 若肾阳不足 者, 症见头痛畏寒,
面色晄白, 四肢畏寒者, 可加附子、 干姜、 肉桂。5 活血化瘀通络久病入络,
血行受阻, 瘀血内生, 气机不畅而致头 痛。脉为血之府, 以通为用,
血行郁滞, 气机不通, 不 通则痛, 可见: 头刺痛、 失眠、 心悸,
精神不振, 面唇紫 暗, 舌有瘀斑, 脉涩。孔立教授以活血化瘀通络为原 则,
方选通窍活血汤加减, 方药: 川芎、 赤芍、 桃仁、 红 花、 白芷、 菖蒲、
当归、 地龙、 全蝎。方中川芎、 赤芍、 桃 仁、 红花活血化瘀; 白芷、
菖蒲通窍理气; 当归养血活 血, 地龙、 全蝎活血通络。身疲乏累,
少气自汗者, 可 加黄芪、 党参益气活血; 畏寒肢冷者, 可加桂枝、 附子。
案例分析某女, 42 岁, 2015-9-12 号初诊, 自述有 20 余年 偏头痛病史,
每周发作 1-2 次, 每次持续 6-7h, 发病时 头痛欲裂, 前额胀痛,
且伴有恶心欲吐, 用止痛药无明 显效果, 曾在济南某市级医院诊为
“神经精神性偏头 痛” , 经过 30 多天治疗后无明显效果, 前来求诊。平素
眠差, 多梦易醒, 舌暗, 脉弦。平时工作压力大, 情绪 易激动。行化验、
颅脑 CT 检查示: 均无明显异常。孔立教授根据辩证论治,
结合患者平时生活工作日常, 认 为其由于工作压力和精神因素致使肝失疏泄,
气行受 损, 血行不通, 且耗伤肝阴, 阴不敛阳, 上扰清阳所致,
治当以平肝敛阳, 疏肝养阴, 补气行血之法, 拟中医 汤药治疗方案为: 当归
20g, 黄芪 60g, 清半夏 12g, 人 参 15g, 桃仁 15g, 甘草 20g, 黄芩
30g, 红花 20g, 川芎 20g, 石菖蒲 20g, 香附 20g, 郁金 20g, 牡蛎
30g, 鸡血藤 50g, 草决明 30g, 龙骨 30g, 丹参 50g, 日一剂, 服 10
剂。 复诊: 头痛减轻, 发作次数减少, 时有头晕, 眠浅, 脉弦缓,
舌暗淡, 余症如前。拟安神潜阳以候证, 上方 加夜交藤 15g 酸枣仁 20g 天麻
20g。继服三周, 患者 诉几乎不再复发, 至今无再犯。

生活中的很多琐碎小事,都让人心烦意乱、头痛不已。说起头痛,很多人都亲身经历过,只是很多人都觉得是小毛病,多半是不以为然,但很多时候,头痛让人难以忍受呀!其实,头痛无论轻与重,都该积极治疗,如何治?小编今天与您分享几个妙方,或能有益,不妨收藏哟~

头痛是临床常见的自觉症状,见于多种疾病的过程中。本文论述的头痛,是指溺毒证中所表现以头痛为主症者。头为诸阳之会清阳之府,又为髓海之所在,居于人体之最高位,五脏精华之血,六腑清阳之气皆上注于头,手足三阳经亦上会于头。中医学认为,肾乃先天之本,藏精纳气,乃元阴元阳之所在,溺毒日久,肾精始衰,故常出现头晕健忘、视物模糊、耳鸣、腰酸腿软、夜尿多等症状,皆属肝肾阴虚的表现。溺毒证日久,痰浊、瘀血痹阻经络,壅遏经气,或肝阴不足,肝阳偏亢,或气虚清阳不升,或血虚头窍失养,或肾精不足,髓海空虚,均可导致头痛的发生。头痛有外感、内伤之别,溺毒所致头痛辨证多为内伤,治疗当辨脏腑虚实。

一、肝阳头痛

主症:头昏胀痛,两侧为重,心烦易怒,舌红苔黄,脉弦数。

分析:溺毒证患者长期精神紧张、忧郁,肝气郁结,肝失疏泄,络脉失于条达则烦躁易怒,拘急而头痛;或平素性情暴逆,恼怒太过,气郁化火,日久肝阴被耗,肝阳失敛而上亢,气壅脉满,则见夜寐不宁,口苦面红,或兼胁痛;清阳受扰而头痛,舌脉均为肝火上炎之象。

治法:平肝潜阳息风。

方剂:天麻钩藤饮加减。

常用药物:天麻、钩藤、石决明、栀子、黄芩、牡丹皮、桑寄生、杜仲、牛膝、益母草、白芍、首乌藤。

方解:天麻、钩藤、石决明平肝息风潜阳;栀子、黄芩、牡丹皮苦寒清泄肝热;桑寄生、杜仲补益肝肾;牛膝、益母草、白芍活血调血,引血下行;首乌藤养心安神。

加减:若因肝郁化火,肝火上炎,而症见头痛剧烈,目赤口苦,急躁,便秘、溲黄者,加夏枯草、龙胆、大黄;若兼肝肾亏虚,水不涵木,症见头晕目涩,视物不明,遇劳加重,腰膝酸软者,可选加枸杞子、白芍、山茱萸。

二、血虚头痛

主症:头痛隐隐,甚时昏晕,心悸、失眠,面色少华,神疲乏力,遇劳加重,舌质淡,苔薄白,脉细弱。

分析:溺毒日久,脾肾亏虚,气血化生不足,营血亏损,气血不能上营于脑,髓海不充,窍络失养则见头痛;气血不足,不能上荣,则见面色少华;气血亏损,心失所养,神失所主则见心悸、失眠;气血虚少,则见神疲乏力,遇劳加重;苔薄白,脉细弱俱为血虚之象。

治法:养血滋阴,和络止痛。

方剂:加味四物汤加减。

常用药物:当归、生地黄、白芍、何首乌、川芎、菊花、蔓荆子、五味子、远志、酸枣仁。

方解:当归、生地黄、白芍、何首乌养血滋阴;川芎、菊花、蔓荆子清利头目,平肝止痛;五味子、远志、酸枣仁养心安神。

加减:若因血虚气弱者,兼见乏力气短,若阴血亏虚,阴不敛阳,肝阳上扰者,可加入天麻、钩藤、石决明、菊花等。神疲懒言,汗出恶风等,可选加党参、黄芪、白术。

三、痰浊头痛

主症:头痛昏蒙,胸脘满闷,纳呆呕恶,舌苔白腻,脉滑或弦滑。

分析:由于肾病迁延日久,气化失常,升降失司,三焦阻遏,气机逆乱,浊毒壅滞,脾失健运,肾失温化,以致水湿内生,聚湿生痰,痰浊壅滞,引动肝风,风痰上扰清窍,因而头痛昏蒙,脘闷纳呆,甚或泛恶;痰阻脑脉、痰瘀痹阻、气血不畅,均可致清阳阻遏、精血失充、脉络失养而痛。诚如朱丹溪所谓头痛多主于痰;苔白腻,脉滑或弦滑,主风主痰,为痰浊头痛之象。

治法:健脾燥湿,化痰降逆。

方剂:半夏白术天麻汤加减。

常用药物:半夏、陈皮、生姜、白术、茯苓、天麻、僵蚕、天南星。

方解:以半夏、生白术、茯苓、陈皮、生姜健脾化痰、降逆止呕,令痰浊去则清阳升而头痛减;天麻平肝息风,为治头痛、眩晕之要药;加僵蚕、天南星以加强化痰息风之力。全方具有健脾化痰、降逆止呕、平肝息风之功。

加减:头痛甚者,加蒺藜、蔓荆子以祛风止痛;呕吐甚者,加赭石、旋覆花以镇逆止呕;若痰郁化热显著者,可加黄芩、竹茹、枳实清化热痰;兼气虚者,酌加党参、黄芪以益气健脾化浊。

四、肾虚头痛

主症:头痛且空,眩晕耳鸣,腰膝酸软,神疲乏力,滑精带下,舌红少苔,脉细无力。

分析:肾病历久,肾精久亏。肾主骨生髓,髓上通于脑,脑髓有赖于肾精的不断化生。若肾精亏虚,髓海不足,脑窍失荣则会发生头痛;真阴不足,阴不敛阳,虚阳上越则见眩晕耳鸣;精亏血少致腰膝酸软,神疲乏力;肾失封藏则见滑精带下;舌红少苔,脉细无力均为肾精亏虚之象。

治法:养阴补肾,填精生髓。

方剂:大补元煎加减。

常用药物:熟地黄、枸杞子、女贞子、杜仲、续断、龟甲、山茱萸、山药、人参、当归、白芍。

方解:方中熟地黄、枸杞子、女贞子滋肾填精,杜仲、续断补益肝肾,龟甲滋阴益肾潜阳,山茱萸养肝涩精,山药、人参、当归、白芍补益气血,诸药合用,滋肾填精、大补气血。

加减:若头痛而晕,头面烘热,面颊红赤,时伴汗出,证属肾阴亏虚,虚火上炎者,去人参,加知母、黄柏,以滋阴泻火;若头痛畏寒,面色?白,四肢不温,腰膝无力,舌淡,脉细无力,证属肾阳不足者,当温补肾阳,选用右归丸或金匮肾气丸加减;若胸闷脘痞、腹胀便溏显著者,可加苍术、厚朴、陈皮、藿梗以燥湿宽中,理气消胀;恶心,呕吐者,可加半夏、生姜以降逆止呕;纳呆食少者,加麦芽、神曲健胃助运。

五、瘀血头痛

主症:头痛经久不愈,痛处固定不移,肌肤甲错、舌紫暗,或有瘀斑,瘀点,脉细或细涩。

分析:肾病历久,瘀浊内阻,络行不畅,气滞血瘀,清窍阻遏,不通则痛,遂见头痛反复,经久不愈,痛处固定不移,甚或痛如锥刺;脉络瘀滞,气血运行不畅,四肢、肌肤、筋骨失于濡养,则有面暗、腰痛、肌肤甲错;舌、脉均为瘀滞之象。

治法:活血化瘀,通窍止痛。

方剂:通窍活血汤加减。

常用药物:麝香、生姜、葱白、桃仁、红花、川芎、赤芍、大枣、郁金、石菖蒲、白芷、牛膝。

方解:麝香味辛性温,功专开窍通闭、解毒活血,为主药,与姜、葱、黄酒配伍更能通络开窍,宣通气血运行;赤芍、川芎行血活血,桃仁、红花活血通络,佐以大枣缓和芳香辛窜药物之性。加郁金、石菖蒲、白芷以理气宣窍,温经通络;用牛膝以补肝肾、强筋骨,引瘀浊下行。诸药合用,起宣窍通络、活血化瘀、滋肝益肾、引浊下行之功。

加减:头痛甚者,可加全蝎、蜈蚣、土鳖虫等虫类药以收逐风邪,活络止痛。久病气血不足,可加黄芪、当归以助活络化瘀之力。